「而且他是苗疆的古武者,周雨晴正是中了他的毒!」

秦穆然眉頭緊皺,從剛才龍天賜的再三叮囑,他可以看出,這個毒是多麼的麻煩,否則的話也不會如此的重視了。

「現在最重要的是將他給抓回來,周雨晴中的毒,也就他能解!」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市局的人都鎖定了他的位置了嗎?」

秦穆然問道。

「沒有!」

馮雲宇搖了搖頭,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而且翻牆走壁的,這怎麼找嘛!

「碎屍……碎屍…….他到底想要幹什麼呢?難道是為了練什麼邪功嗎?」

秦穆然喃喃自語,人找不到,只能夠通過他犯案的動機來判斷了。

「老馮,你將這四起碎屍案受害者的資料給我,我要看看,能不能找出他來!」

秦穆然正色地說道。

「好!我這就讓人送過來!」

馮雲宇知道秦穆然要親自出手了,也很是興奮,立刻便是安排人送資料過來,而秦穆然則是轉身再次走進了ICU病房。 李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回到地獄俱樂部裏了,此時,自己正躺在俱樂部裏房間的牀上。

隨後,李肅伸手拿過手機,打開手機看了一下時間,上面顯示早上6點30分,李肅想到今天還要去靈異事務所上班,於是,立刻起牀洗臉、漱口。當李肅走過朱有爲房間的時候,李肅想了想,還是不去打擾朱有爲了,他現在可能還在睡覺,有什麼事,也等下班了,再說吧。

李肅還是和前幾天一樣,來到公交車站等車,差不多等了4分鐘左右,公交車來了,李肅隨後上了車。

車上的人還是和平常一樣,很多,李肅選好一個地方站好,之後往旁邊一看,竟然再次看見那天的那兩個女學生。

只是今天,那兩個女學生沒有聊天,一直坐了好幾站,都是這樣,李肅心裏有點忍不住想要問她們,那個被魔王選中的學生,現在情況如何。

貴女 但李肅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一直坐到了靈異事務所,李肅還是沒有開口問這兩個女學生,最後,只好先下車了。

今天,李肅稍微來得比平常早了一點,一進靈異事務所,李肅看到了陳婷正在吃早飯。

陳婷隨後也看到了李肅,李肅還是那副老樣子,一見到漂亮女生就不知道如何說話了,只是走進來之後,這裏看看,那裏看看,好像是想先看看店裏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然後晚上好過來洗劫一下。

倒是陳婷還大方一點,見李肅好像不擅言語,於是開玩笑說道:“李肅道兄,你今天這麼早就來了,我一定告訴我爸爸,馬上給你加工資。”

李肅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後來才說道:“今天起得早了一點,看到沒什麼事,就早點過來了。”

李肅正好說完,陳天文就從樓上下來了,看到李肅今天來得這麼早,也有一點驚訝。

隨後說道:“李肅老侄,你今天來得這麼早啊,吃了早餐了嗎,沒吃的話,等下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吧。”

李肅回答道:“不用了陳叔,我已經吃過早餐了”,“那好,那你先坐啊,我去吃個早餐”,陳天文隨後說道。

“好”,李肅回答了一聲,表示知道了。這時,陳婷正好也吃完了早餐。

李肅也不知道在靈異事務所裏到底要做些什麼,因爲這幾天一直都沒有客戶上門,所以,倒也覺得有些閒。

扔了吃完的早餐盒,陳婷走過來,看到李肅一個人坐在那裏,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於是問道:“李肅道兄,有件事我想請教一下你,可以嗎。”

李肅見陳婷靠得這麼近,心跳立刻加速,隨後臉也紅了一大片,然後結巴的回答道:“可,可以啊,什,什麼事。”

看到李肅說話都結巴了,陳婷覺得這李肅道兄真有趣,隨後說道:“你那天給我爸的那本《陰陽玄法》,我爸一直不給我看,這本書是你的,你應該都記得裏面的內容吧,不如你直接教我裏面的道術,怎麼樣。”

聽陳婷說完,李肅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但也不能把自己已經失去道法的事情告訴她。

於是說道:“我也很久沒有看那本書了,裏面的內容,我只記得一點點,我相信以後陳叔會給你看的。”

完全失去道法的李肅,雖然說,《陰陽玄法》裏的道術都記得,但是沒有道法的加持,就等於是紙上談兵,本來有威力的道術,現在在李肅這裏也變得沒有威力了,所以,李肅當然不能教陳婷道術,因爲李肅自己本身都做不到了。

一般人很難學會《陰陽玄法》裏的道術,也只有李肅這種天生陰陽眼的人剛好能學到《陰陽玄法》裏的道術,這本書裏面的道術,除了畫符和唸咒是靠道行以外,其他的都是需要自身的道法來加持的。

而李肅現在恰恰失去的就是自身的道法,也就是俗話說的:道行、修爲。

陳婷知道李肅不像是會撒謊的人,於是說道:“那好吧,那如果我爸一直不給我看呢,那到時候你一直要幫我搶過來,可以嗎”,李肅知道,陳婷是非常想學習《陰陽玄法》裏的道術,只可惜自己現在沒有道法了,不然,李肅一定會教陳婷《陰陽玄法》裏的道術的。

於是,說道:“如果真是這樣,我一定求陳叔給你看的”,聽到這話,陳婷高興得笑了一笑。

之後,李肅沒有再說話,陳婷也只好拿出自己的那本學習道術的書,繼續看。

過了沒多久,吃完早餐的陳天文就回來了。陳天文說道:“昨天晚上,有一個客戶打電話過來說,他今天下午會到我們這裏來,然後和我們談一筆單子,但是我今天下午有事,所以,到時候婷婷,你和李肅老侄一起接待一下。”

陳婷一聽陳天文說,下午有單子,馬上就來了精神。

隨後,陳婷說道:“好的,爸,你就放心吧,我們會接待的,如果事情不是很棘手,我們就做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聽陳婷說完,陳天文接着說道:“嗯,那好,不過,到時候你們自己小心一點,棘手的話,就等我回來再說”,陳婷回答道:“知道啦。”

陳天文隨後又交代了一下,然後就走了。此時,靈異事務所裏又只剩李肅和陳婷兩個人了。

陳天文走後,李肅繼續保持沉默,本來陳婷還想問李肅,以前有沒有見過鬼,或者抓過鬼,這次如果遇到鬼的話,會不會害怕,但看見李肅低着頭,一句話都不說,陳婷最終還是打消了去問李肅這些問題的念頭。

其實,陳婷根本不用擔心這些,李肅見過的鬼比你陳婷見過的,多了不知道多少,至於你說怕不怕,哈哈,哈哈,當然怕啦,難道你不怕,如果是以前李肅有道法的時候,可能李肅還真的不怕,但是,現在李肅肯定也會害怕,必須得害怕了,因爲,鬼不僅恐怖,還會要人命。

李肅一直保持着沉默,隨後靜下心來,想了想上次在任務世界裏,自己打開門之後,是看到了地獄俱樂部裏的房間,那麼朱有爲和陳小東二人看到的是什麼,最後陳小東爲什麼突然就死在了鬼的手裏,而鬼殺了陳小東之後,爲什麼不繼續殺死自己和朱老闆,到底是爲什麼。

如果那種情況下,鬼要想殺死自己和朱老闆的話,也是順帶就可以殺掉,但是,爲什麼鬼卻沒這麼做,是不是隻要弄清楚這件事,以後在任務世界裏,活下來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李肅這樣想着,但隨後就被陳婷打斷了,陳婷說道:“我出去買一下東西,你看一下事務所。”

李肅回答道:“好”,陳婷看了一眼李肅,然後就走了。

陳婷走後,李肅繼續想着這整件事到底會不會有什麼規則,是不是隻要是按照魔王設定的規則做,然後就能夠生存下來。李肅想着,到時候下班之後,回去找朱有爲問個清楚,也許以後就可以不用擔心會死在任務世界裏了,還能救更多無辜的人。 走進ICU病房,姜泰看著秦穆然,問道:「有治療方案了嗎?」

秦穆然搖了搖頭。

「姜老哥,周隊長受的不是一般的傷,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古武界?」

秦穆然看著姜泰問道。

「古武界?!竟然真的存在!」

姜泰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身軀猛然一震。

他是葯岐的關門弟子,也是葯岐最為看重的弟子之一,自然也是知道一些傳聞,當初從葯老那邊知道的時候,姜泰覺得太過迷幻了,但是現在看到秦穆然這麼說,臉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重視。

「沒錯!古武界存在,我現在也跟古武界有關,算是古武者!這個傷,周雨晴是中毒了!」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道。

「中毒?不可能啊!那為什麼儀器沒有檢測出來?」

姜泰有些震驚地問道。

「有些東西不是先進的科學能夠解釋的。你說呢?」

秦穆然看著姜泰,意思很是明顯。

「是!是!」

姜泰連連點頭。

連最為先進的醫療水平都解決不了的癌症問題,都被秦穆然能夠治好,逆天改命,這樣神乎其神的東西,有的時候科學還就真的不好解釋。

「那秦老弟可有辦法了?」

姜泰看著秦穆然問道。

「辦法,目前沒有,解鈴還須繫鈴人,解毒還得施毒人,只有找到那個古武者丁福彪,才能夠真正解開雨晴的毒!」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我現在能做的,只能是控制住她體內的毒素內勁,維持她的生機,不過,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秦穆然說著,便是走到一旁,從針袋裡抽出一根銀針。

手起針出,秦穆然對於力道的掌控已經很是熟練了!

銀針針尖微微震顫,秦穆然以內勁給其迅速的消毒,同時以穩準的姿態,刺入到了周雨晴皮膚表面的穴道上面。

「姜老哥,一會兒幫我穩一下!」

秦穆然看著身旁的姜泰,認真地說道。

「好!」

距離上一次秦穆然施針,已經過了一段日子了,姜泰對於秦穆然的針術一直都是讚不絕口,一個連自己的老師都佩服的國醫聖手,這種學習的機會可不多,不過所幸,姜泰有著機會跟秦穆然好好學習。

秦穆然施針,這一次,他並沒有使用姜泰所知道的太乙神針,而是使用了上一次他對於吳芳所用的鬼門十三針!

太乙神針,雷火神針,鬼門十三針,可以說是夏國三大針灸神術,誰能夠想到,秦穆然如此年紀就會其中兩門絕學!

反穿越之現代公主 這一次,使用鬼門十三針,並不是因為太乙神針不如鬼門十三針,而是因為對於周雨晴體內的毒素內勁來說,用鬼門十三針的效果要比太乙神針要好的多。

將軍請息怒 術業有專攻,對症下藥,一直以來都是中醫的精髓。

「這難道是……」

姜泰雖然也聽聞過鬼門十三針,但是這也是他第一次見識到。

歷史的屋檐 夏國三大針灸神術,名聲在外,同時也近乎失傳,否則的話,第一次見到太乙神針的時候,葯岐也不會那般的失態。

此時,秦穆然再次使用另外一門針灸神術,著實震撼了姜泰!

「鬼門十三針!」

姜泰瞪大了眼睛,連眼睛都不敢眨眼,生怕自己一個眨眼,就錯過了一般。

眨眼間,周雨晴的臉上便是已經滿滿地刺入了十八根銀針。

原本美貌的面容上面,已經被扎滿了。

「呼!」

秦穆然手掌迅速地拂過了十八根銀針的針尾,十八根銀針順勢輕微晃動,發出輕微地聲響。

「轟!」

秦穆然運轉丹田之中的勁氣,勁氣順著丹田,沿著經脈,順著手掌湧入到銀針的針尾之中,再通過銀針進入到周雨晴的體內。

「姜老哥,幫我一下!」

大量的內勁湧入到周雨晴的體內,抵抗著體內的毒素,秦穆然哪怕如今實力再進一步,可是依舊感覺有些乏力。

「好!」

姜泰應聲,迅速出手,一手扶住秦穆然,同時他也是按照秦穆然所說的,依次拔掉了周雨晴身上的銀針。

銀針一動,原本處在昏迷之中的周雨晴竟然是有了一些的反應,手指微微一動,咳嗽了一聲。

「秦老弟,厲害啊!」

姜泰看著秦穆然讚歎道。

不得不說,秦穆然的醫術真的是奪天造化!

整個醫院這麼多的醫生都束手無策,秦穆然一來,便是讓周雨晴的病情有了起色!

「姜老哥,雨晴的病,我基本是穩住了,接下來的幾天還需要你們關注,我會盡量回來給她醫治的!」

秦穆然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有些虛弱地對著姜泰說道。

「好!」

姜泰點了點頭,便是打開了ICU的門,扶著秦穆然出去休息。

看到秦穆然臉色有些蒼白的出來,站在門外的馮雲宇立刻便是迎了過來,攙扶著秦穆然到姜泰的辦公室坐下來休息。

「老馮,受害者的資料都已經帶過來了嗎?」

秦穆然看著馮雲宇問道。

「我已經讓人送過來了,應該已經在路上了。」

馮雲宇回道。

「老大,你沒事吧?我看你臉色不太好啊!」

馮雲宇打量著秦穆然,關心地問道。

「內力消耗大了,剛好你的人還沒有來,我先恢復一下!」

「嗯!」

馮雲宇點了點頭,秦穆然便是坐在一旁,開始運轉《元龍訣》的內功心法,修鍊恢復了起來。

大約二十分鐘,姜泰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馮雲宇走了出去,赫然是他派出去的人將市局搜集的資料都送了過來,而與此同時,秦穆然也從修鍊之中,緩緩睜開眼睛。

剛才這二十分鐘的修鍊,已經讓他虧損的內勁補充的差不多了,臉色又重新恢復了血色。

「老馮,資料來了?」

秦穆然站起身來,看著馮雲宇問道。

「嗯!老大,你恢復的怎麼樣了?」

馮雲宇問道。

「基本沒事了!卷宗拿給我看下,我要找出這個丁福彪!」

秦穆然目光堅定地說道。

「好!」

馮雲宇也知道秦穆然的個性,他決定要將這個人找出來,便是要風風火火地進行,所以也沒有說其他的話,當即便是將手中的四個卷宗都放在了姜泰的辦公桌上。

秦穆然走到卷宗的面前,拆開來,便是和馮雲宇一起研究起了這四個受害者。 過了幾分鐘,陳婷買好東西回來了。之後,看到李肅還是低着頭,一聲不吭,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麼。

但因爲沒什麼事,陳婷也不好去打擾李肅,本來陳婷從一開始李肅到靈異事務所的時候,聽陳天文說,李肅也是學習道術的,所以,早就對李肅有些好感了,心裏也有很多的話,想和李肅說。

當然,主要都是一些請教道術方面的話和問題,但是,見到李肅經常不大愛說話,所以也不好太主動去聊天。

如果,李肅稍微會聊天一點,我感覺也應該不至於到23歲了,還是處男,當然,這只是猜測而已。

陳婷繼續看着之前那本學習道術的書,李肅則還是在反覆想着,到底是因爲什麼原因,鬼最後沒有殺死自己和朱老闆,也許是自己之前猜的,猜對了。鬼只會殺掉惹怒它的人,只要殺掉了惹怒它的人以後,鬼就不會再殺其他人。

重生嫡女之葯妃天下 但,打開門之後,自己看到了地獄俱樂部裏的假象,這又說明了什麼,這也是李肅最想不明白的地方。

所以,李肅心想,乾脆等中午吃飯的時候,就給朱有爲打電話,問清楚,到底朱有爲打開門之後,看到了什麼。

一上午,很快就過去了,靈異事務所裏還是和前幾天一樣,沒有客戶上門。這期間,陳婷又出去了兩次,倒是李肅,一直坐在那裏,除了上了一次廁所,喝了一次水以外,就再也沒動過。

到了中午12點,陳天文還是沒有回來,於是,陳婷說道:“我爸可能中午不會回來了,我們點外賣先吃。”

李肅說道:“要不要打個電話問一下陳叔,看陳叔中午回不回來吃飯”,陳婷回答道:“沒事的,我爸如果回來了,再點一個外賣就是了,我們先吃。”

見陳婷這麼說了,李肅也沒有再說什麼,於是,陳婷問李肅想吃什麼菜,李肅說隨便都行。

之後,陳婷說道:“那你看一下事務所,我去買兩份飯回來”,李肅回答道:“好”,陳婷看了一眼李肅,然後就走出去了。李肅見陳婷走了之後,立刻拿出手機撥打了朱有爲的電話。

“嘟,嘟,嘟”,“是李肅老弟啊,李肅老弟,我正在吃飯,你有事嗎”,十多秒後朱有爲接了電話說道。

見朱有爲接了電話,也不管朱有爲現在正好在吃飯,李肅立刻說道:“朱老闆,有件事很重要,我想問一下你。”

朱有爲見李肅好像很急的樣子,於是說道:“好,你問吧”,李肅隨後就問道,那天朱有爲打開門之後看到了什麼,朱有爲也告訴了李肅,自己是看到了魚塘,還以爲進去之後,就可以立刻到魚塘那裏去。

後來,正想進去,就被李肅叫住了。李肅聽完朱有爲說的以後,想到:自己打開門之後,是看到了地獄俱樂部裏的假象,朱老闆說,他打開門以後,看到的是之前在那釣魚的魚塘,然後以爲進去之後,就可以立刻到魚塘那裏,從而躲開身後的兩隻鬼。

李肅隨後又想到:朱老闆當時看到前面只有三道門,已經沒有其他的路了,而鬼就在身後,馬上就要到了,這時,朱老闆心裏最想的,肯定就是到一個離鬼遠一點的地方去。

而自己當時看到了地獄俱樂部裏的房間,以爲時間到了,已經迴歸原來的世界了,要不是被陳小東那邊的響聲驚醒,可能也會走進去,但走進去之後,絕對不是真正的地獄俱樂部,最有可能是魔王設定的某一個空間。

那麼,自己這邊的是假象,朱老闆那邊肯定也是假象,都是大家當時心裏最想見到的東西,所以李肅這邊纔會出現地獄俱樂部的假象,朱老闆那邊纔會出現魚塘的假象。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