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聽到淺田又在咳嗽宮崎香有些擔心,這兩年對方的身體逐漸的衰弱甚至有些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但他們沒有告訴嘉兒,不希望她擔心。

淺田:「我沒事,我也相信太一他們幾個,嘉兒她會理解我們的苦心。」

…………

「過分!!為……為什麼?!」回到自己的世界后嘉兒終於忍不住了,對巴達獸他們吼道。

「嘉兒,對不起……」巴達獸他們除了道歉就沒有什麼可以做的。

嘉兒:「早……早知道,就……就不應該了解的,媽媽,奶奶……為……為什麼還要這樣折磨我……為什麼明明已經死了,我還……」

高石武:「嘉兒,這不全是巴達獸他們的錯,他們選擇隱瞞也是為了你。」

「嘉兒,想哭就哭吧?」

「嗚嗚!!」太一安慰著妹妹,嘉兒則是在太一懷裡哭了出來,到最後哭累了在太一的懷裡閉上了眼。

「嘉兒,好點了嗎?」再次醒來己經回到了家裡太一拿著一碗水有些擔心的問,阿武己經回去了。

「嗯!好多了,那個……哥哥……」嘉兒接過水喝完后,想對太一說什麼。

「什麼事?」

嘉兒:「你一定很失望吧?搞了這麼久真相卻是這樣,我並不是八神嘉兒。」

太一:「你在說什麼了,不管曾經發生了什麼,你都是我的妹妹。」

「哥哥……嗯!」嘉兒然後看著巴達獸他們三個。

小狗獸:「嘉兒,對不起……」

巴達獸:「我……我們現在就離開你的身邊去數碼世界,不會再來找嘉兒你了。」

「對不起……」

黑大耳獸:「嘉兒?」

「我不應該對你們發脾氣的,你們是無辜的,你們那樣做也是為了我好,我卻那樣對你們……」哭過之後嘉兒也冷靜了許多,她知道自己之前不應該對搭檔發火的。

迪路獸:「嘉兒……」

嘉兒:「是我自己當初沒有考慮周全,沒有顧及媽媽他們的感受,說到底全是我一個人的錯。」

巴達獸:「我們也有責任,沒有保護好你。」

「不過,如今我也滿足了,再次見到了媽媽他們,雖然沒有在一起而遺憾,但是我繼續這樣是不行的,不能一直沉浸在過去,要向前走對吧?」嘉兒看著手中的相冊里以前的照片然後對搭檔說,臉上的表情非常的勉強。

小狗獸:「嘉兒,我們向伯母他們保證了,這次我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黑大耳獸:「我也是!」

巴達獸:「嘉兒,對不起……是我們毀了你的家。」

嘉兒:「沒關係,我能理解,另外就算再來一次我也也不會丟下你們不管,自己一個人苟活的。」

太一:「嘉兒……」

黑大耳獸:「嘉兒,我……我們還是搭檔嗎?」

「不是!」

「誒?」

「像以前說的你們也是家人!以後請多指教了,媽媽他們的事也謝謝你們。」嘉兒說完便向他們伸出右手。

巴達獸:「嘉兒……嗯!」

黑大耳獸:「這次,我們會保護好你的。」

小狗獸:「這不僅是對你,更是對伯母他們的承諾。」

嘉兒:「我相信你們!」

「算我一個!」「我也是!」六個完全不同的手放在了一起,這不僅代表著他們之間的和解,更是嘉兒的生活新的開始、新的起點,雖然曾經有過悲傷,有過被欺騙過後的憤怒,但終究還是被親情、友情、親人祝願化解,一個嶄新的未來也到來。

※※※※※※※※※※※※※※※※※※※※

雖然回來了,但是拓也他們沒有出來,畢竟是嘉兒她自己家的事情,這裡的冷漠和發脾氣只是一時的,因為被欺騙、被拋棄所以這樣也正常,畢竟就算想起來嘉兒以前的性格也是和現在的性格差不多。

其實不想開這個番外的,因為實在是太難寫了想了幾天,這裡媽媽和奶奶都還在,不可能嘉兒一回來就……這裡也遵循前面的設定,雖然不舍但還是讓嘉兒回去,託付太一幾個人照顧好自己的女兒,那種無奈、無力以及凄涼感還是體現出來了。

注意這只是一個番外篇,主線劇情里嘉兒並沒有回來,而是在究極魔獸出現前夕由巴達獸、小狗獸告訴嘉兒,也沒有恢復。

。 李廷謙摔倒在地,癟了癟嘴,要哭。

「不許哭!」馬氏厲聲,指著他,「你敢哭,明兒也別吃飯!給我站起來!」

李廷謙爬起來,強忍著眼淚。

馬氏冷冷說:「德善,你看著他,不到一個時辰,不許回屋。」

劈手把李廷謙手裡的食盒拿走,遠遠扔出去。

李廷謙的小身子抖了抖。

德善小心翼翼說:「皇長孫畢竟還小,若是傷著了,陛下那邊追究起來……」

馬氏一個眼刀子過去:「德善,如果一個奴才管不好自己的舌頭,留著倒也沒什麼用,倒不如割了,喂我的貓兒去。」

德善打了個寒顫,忙垂首:「奴才明白了。」

跟皇長孫餓肚子相比,自然還是自己的舌頭最要緊。

皇長孫雖然身份尊貴,到底只是個小孩子,無父無母的,從前煜王在的時候,還能照應著護著他。

如今煜王不在,太子進宮,他就成了小凍貓子。

馬氏走後,德善冷著臉,拉李廷謙到院子里,說道:「小殿下站一個時辰再進去吧,奴才跟您說過,以後您就是太子這邊的人,別跟煜王那邊走得近。您怎麼就是不聽。」

李廷謙站在院子當中,眼淚啪嗒直掉,有些抽噎,小臉青白,一道一道的淚痕。

德善硬是看著他,直到他站足了一個時辰,才背著手走開。

自然是沒有飯菜吃的。

誰敢送進來。

宮婢茉兒跑過來,扶著小謙回屋,把他放到床上。

「太子妃好狠毒的心,怎麼敢這樣對待殿下。」茉兒紅著眼圈兒,「小殿下,您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李廷謙抽噎著:「腿疼……」

「奴婢去打熱水給您泡泡腳。」

茉兒端來熱水,伺候他洗臉泡腳。

李廷謙獃獃坐著。

茉兒小心翼翼問:「小殿下肚子餓嗎?」

「嗯。」李廷謙點頭,眼淚嘩掉下來,「三嬸嬸把小嬸嬸給的吃食扔掉了。我想五皇叔,他為什麼不回來?回來把三皇叔和三嬸嬸都趕走。」

茉兒慌忙噓聲:「我的祖宗,可不敢說這話,被人聽見不得了。您躺一會兒,奴婢去找些吃的來。」

茉兒幫他把被子蓋好,轉身出去。

李廷謙哭了半天,又累又委屈,很快就睡著了。

他是被餓醒的。

睜眼,外頭一片漆黑。

「茉兒?」他喚道。

沒有得到回應。

他掀開被子下了床,打開門,往外看,「來人。」

喊了幾聲,才有個太監不耐煩的應:「小殿下有什麼事啊?三更半夜的不睡覺。這不是成心的叫奴才們不好過么,奴才也是人吶。」

李廷謙問:「茉兒呢?」

「茉兒姑娘在哪裡,奴才可不知道,殿下還有事兒嗎?沒有的話,奴才就回去睡了。」

隨後就沒了動靜。

大多數奴才都是踩高捧低的,尤其是在這宮裡。李廷謙這樣無依無靠的孤兒。奴才們都去巴結太子的兒子女兒了。

誰還理他。

也就個茉兒,一直伺候他,忠心耿耿。

李廷謙有些擔心。

茉兒姐姐說去找吃的,怎麼還沒回來? 不遠處,被關著的裴慶雲也怔了怔。

有那麼一瞬,她看到大股大股的血液從孩子稚嫩的手腕中像泉水一樣湧出來后,她幾乎都要讓妹妹先去救孩子。

可是,最終,當她的腦海里想到自己的兒子。

她又狠狠的閉上了雙眼,然後朝外面喊:「裴茵,快點把鑰匙拿來!」

裴茵立刻又爬了起來,把鑰匙撿起來送過去了。

一分鐘后,這個房門終於打開,而與此同時,溫栩栩和沈副官等人,也已經衝上來了,看到這一幕後,幾人皆是大吃一驚。

「墨墨——」

溫栩栩幾乎是魂飛魄散撲向自己的兒子。

沈副官則是雙目欲裂,立馬朝後面揮了揮手:「給我全上,把這個女人剁了!」

這還是第一次,這個身為軍人的男人,對一個女人下達這樣的命令。

於是,觀海台的親衛全部都出動了,他們蜂擁而上,全都朝這個女人殺了過去。

沒有人知道這個女人的身手到底如何。

因為,當初抓她的時候,是在觀海台她完全沒有擦覺的情況下,霍司爵命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她擒獲的。

所以,這個時候溫栩栩在飛快處理兒子傷口的同時,也看了一眼這起激烈的打鬥。

結果,讓她遍體生寒的是,這個在她面前扮演那副柔弱臉孔足足有半年多的女人,竟然在那麼多人殺到她跟前後,起碼有十幾分鐘,任何人都近不了她的身!

她十分靈活,且又招招狠辣,神宗御親自調教出來的親衛隊,居然沒有任何人奈何得的了她。

「咔擦——」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