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外面出什麼事了?我剛才想出去,志玲姐不讓我出去呢。」趙輝皺眉道。

「你幸虧沒有離開空間隔離,否則你十分危險,剛才外面兩個小領主被殺了!」江帆一臉嚴肅地道。

趙輝露出吃驚之色,「呃,老大,兩名小領主被殺,小領主怎麼到這裡來了?」趙輝驚訝地望著江帆。

「這就是志玲的計策,目的就是把這附近的小領主全部引到這裡來,沒想到那個神秘傢伙竟然截殺那些小領主!」江帆皺眉道。

李志玲雙臂交叉,皺眉道:「這樣看來,那些小領主不敢來了,就算來了,也會被半途截殺。」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看來我們的計劃失敗了!」江帆搖頭道。

「什麼計劃失敗了?」趙輝驚訝地望著江帆道。


江帆望著趙輝,現在已經不需要保密了,「志玲的計策是讓這附近的小領主得到消息,如果不想我去找它,就到這裡來見我。因為我只要去找任何一位小領主,小領主就會莫名其妙地死去,所以那些小領主就被迫到這裡來的。」江帆解釋道。

趙輝馬上明白了,「哦,原來這麼回事啊,可是被那個神秘人識破了,它半途截殺那些小領主,那些小領主肯定不敢來這裡了,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呢?」趙輝望著江帆道。


江帆摸著下巴,他徘徊著,他想起小領主黃鮑魚獸臨死前說了一個「大」字,這個「大」是指誰呢?難道是大領主?或者和「大」有關的水怪?

江帆正在思索的時候,突然納甲土屍驚呼起來,「哦,主人小的聞到那個氣味了,他在西南面!」納甲土屍驚呼道,手指著西南方向。

江帆立刻使出空間轉移,嗖的一聲,他瞬間到了水府外面,緊接著又是幾個空間轉移,他聽到一聲慘叫。

江帆沿著慘叫聲發出地方空間轉移,他看到了一頭渾身綠色和黑色相間的水怪趴在地面上,一動不動的,沒有發現有其他水怪。

江帆迅速到那水怪身邊,伸出探它的鼻息,鼻息已經沒有了,透視發現它的元神珠碎裂,又是被那個神秘傢伙殺死了。

江帆拍著額頭,「我靠,老子一定會查出你是誰的!」江帆氣憤地道,他發現自己一直被對方耍,心裡十分氣憤。


「主人,那傢伙出現東南方了,您趕緊去!」納甲土屍傳音道。

江帆立刻使出空間轉移,嗖的一聲,他瞬間到了東南方了,只見一道影子一閃,一聲慘叫,一頭渾身藍色和紅色相間的水怪倒了下去。

「有種別走!」江帆朝著影子追趕過去,可是影子消失不見了。

江帆急忙傳音給納甲土屍,「傻蛋,你知道那個神秘傢伙在什麼地方嗎?」江帆問道。

「主人,那神秘傢伙消失了!小的不知道它什麼地方了。」納甲土屍傳音道。

「我靠,這傢伙肯定是藏匿起來了!」江帆望著四周,他仔細感應四周,看看有沒有能量波動。

江帆的感知延伸到幾百里之外,都無法感覺到那神秘傢伙的存在,江帆皺眉道:「我靠,好高明的隱匿術,我竟然無法感知到它的存在,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

江帆仔細檢查了被殺死小領主花背甲殼魚,還是元神珠碎裂,這次下手夠狠的,元神珠徹底粉碎了。

「我靠,這傢伙使用什麼手段,讓這些小領主的元神珠粉碎了,這點我都無法做到呢!」江帆詫異地道,他最多可以擊碎小領主的元神珠,但是無法讓它粉碎碎末。

隨後江帆在水府四周轉悠,試圖找到這個那個神秘傢伙隱匿在什麼地方,可是找到了天亮了,江帆也沒有發現絲毫蛛絲馬跡。

江帆回到了水府,對著眾人道:「我們不能在水裡呆了,我們去水面上。」

「老大,我們為何要去水面上呢?」趙輝不解地望著江帆。

「因為那個神秘傢伙是水怪,在水裡我們玩不過它,但是在水面或者陸地上,我們就玩得過它了!」江帆露出一絲冷笑。

他現在的計策就是在水面上,那個神秘傢伙是無法隱匿的,水面上可沒有水草和水洞,只有陽光和空氣,隱匿就困難多了。

江帆等人乘坐大盤獸露出了水面,他們就坐在大盤獸背上朝著大領主的方向游去,江帆的目標還是要見到大領主。只有見到大領主,才能從它手裡搶奪黑色符石,還有冰花雪峰的金靈珠。

沿途之中,江帆不在去那些小領主的水府了,他知道只要去小領主的水府,那些小領主就會被殺死了。因此江帆決定只在水面或者空中飛行,不去小領主的水府。

說來也怪,一連三天,都沒有遇到什麼事情,也沒有聽說小領主被殺的事情。更沒有遇到小領主出現阻攔他們,這點令江帆疑惑不解,小領主似乎憑空消失似的。

「老大,這幾天也太平靜了,我總感覺有什麼陷阱在等著我們呢。」趙輝皺眉道。

江帆望著趙輝,「趙輝,你為何這麼說呢?」江帆微笑道。

「老大,我們前幾天在水下的時候,只要到了某個小領主的水府,那個小領主必定被殺,可是這幾天我們經過了好幾個小領主地盤,不見小領主被殺,也不見小領主出來阻攔,這不是有陷阱等著我們去嗎?」趙輝搖頭道。

江帆笑了,「這幾天是有點奇怪,但是陷阱還說不上,我感覺今天那個神秘傢伙會出現的。」江帆笑道。

「老大,您為何肯定那個神秘傢伙會出現呢?」趙輝不解地望著江帆。

「嘿嘿,因為我們馬上就要達到大領主的水域了,我們去見大領主,如果大領主被殺了,那就是有更加神秘的傢伙存在。如果大領主沒有死,那殺死這些小領主的就是大領主!」江帆推斷道。

「老大,您為何知道馬上要到大領主水域了?」趙輝吃驚地道。

「對啊,你知道肯定要到大領主水域了?」孫薇涵不解地望著江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今天就兩更。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點了點頭,「是的,這些東西都在我手裡,你們是來索要這些東西嗎?」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冷冷望著江帆等人,露出不屑之色。

江帆點了點頭,「是的,我們就是來要這些東西的,你馬上交給黑色符石、金靈珠、水神珠,否則我踏平你的水府!」江帆冷酷地道。

「哈哈,卑鄙的人類,你好大口氣,就憑你們這幾個人還想搶奪這些寶物,你們簡直是痴心妄想!」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望著江帆等人哈哈笑道。

江帆冷冷對望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那些小領主是不是你殺死的?」江帆問道,他想知道那個影子是不是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因為他感覺眼前的大領主千足藍鱷獸不像是那影子。

「嘿嘿,小子,你說對了,那些小領主都是我殺死的,它們想去投靠你們,泄露機密,所以必須死!」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笑道。

江帆露出驚訝之色,他望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真的是你殺死了那些小領主嗎?」江帆冷笑道。

「就是我啊,怎麼了?你還懷疑不成?你們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監視之中,你們趕緊回到符元界去吧,別想得到你們所要的寶物了!」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望著江帆不屑地笑道。

納甲土屍盯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對著江帆傳音道:「主人,這個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氣味絕對不是那個神秘的影子,它是騙人的。」

「嗯,我知道了,我也感覺大領主千足藍鱷獸不是那個影子,看來影子是另外的水怪了。」江帆暗自傳音給納甲土屍。

「是的,主人,小的沒有嗅到那個神秘影子的氣味。」納甲土屍傳音道。

江帆心裡有數了,他望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哼,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別以為我不知道,那些小領主不是你殺死的,是另有其獸吧!」江帆冷笑道。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心裡微微吃驚,但是它表面上沒有露出絲毫,「哈哈,你這人太搞笑了,在水位面除了我這個大領主還有誰可以輕易殺死小領主,你這人也太弱智了!」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望著江帆笑道。

江帆臉色沉了下來,「哼,老子不管是誰殺死了小領主,我只要黑色符石、金靈珠、水神珠這三樣東西,你馬上交出來,否則我殺了你!」江帆望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冷哼道。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望著江帆哈哈大笑起來,隨即目露凶光,「小子,你口氣太大了,就憑你還想殺我,簡直不知所謂!就讓你知道大領主的厲害!」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冷笑一聲。

只聽到嘩啦一聲,水咆哮起來,就像驚濤駭浪一般全部湧向江帆。江帆冷笑一聲:「就這點伎倆還想對付我!」江帆一揮手,使出空間隔離,那水浪全部從江帆身邊擦過。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頓時吃了一驚,沒想到自己的千層浪竟然無法傷到江帆,它大吼一聲:「千里冰封!」嘴裡吐出白色寒冰之氣。

白色寒冰之氣從水面上吹過,水面立即結冰,頃刻之間,方圓幾百米的範圍全部被冰凍了。江帆等人被冰凍了,他們陷入冰凍之中,四周都是冰塊。

只有水蓮姑娘沒有被冰凍,因為她有淡黃色符盾護體,她沒有被冰凍,她冷哼一聲,就要釋放符咒攻擊大領主千足藍鱷獸。

突然咔吧一聲,江帆從冰封之中躍了出來,他一揮手,手中出現了誅神劍,「嘿嘿,你的冰封對我無效,我就讓你嘗嘗我的灰飛煙滅吧!」江帆冷笑一聲。

雙手握劍,一道七彩光一閃,江帆渾身被七彩劍光包裹了,他的灰飛煙滅威力又參加了幾層。最近江帆一直在研究灰飛煙滅的威力,他改良了灰飛煙滅,使得灰飛煙滅更加完整了。

江帆的誅神劍對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行狠狠地劈下,一道七彩光一閃,就像電閃一樣,藍色的水咆哮起來,水面激起幾百米高。

七彩的颶風從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尾巴上劃過,咔吧一聲,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尾巴被齊刷刷地砍斷了。這是江帆故意不殺死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的,因為沒有拿到黑色符石、金靈珠、水神珠呢。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的尾巴被砍掉之後足足有幾秒鐘,它才感覺到疼痛,疼得它狂叫起來,「混蛋,卑鄙的人類,你竟敢砍傷我,我要殺死你!」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瘋狂地撲向江帆。

江帆冷笑一聲:「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我剛才可是對你手下留情,看來我錯了,我這次砍掉你頭頂上的角,再次警告你!」

江帆雙手握劍,腳踏水面,藉助水面的彈力,他猛地躍了起來,躍起了十幾米高,雙手握著誅神劍對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頭頂上的角劈下。

碰的一聲,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頭頂上四根角被江帆劈了下來,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慘叫一聲,它發狂了,尾巴對著江帆猛地一擺。

江帆使出空間隔離,砰的一聲,尾巴落在水面上,藍色水濺起上百米高。大領主千足藍鱷獸身體突然暴漲,它的狂吼一聲:「空間冰封!」

只見江帆四周的空間封閉了,藍色的水變成了藍色的冰,把江帆包裹在冰塊之中。江帆被冰塊包圍在裡面,他再次被冰封了,這次的冰封不同,與剛才的冰封千里是有差別的。

這種空間冰封是帶有空間的符咒,那個冰封千里只是純粹的冰封而已,這才是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的絕技。


看到江帆一動不動了,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哈哈大笑起來,「該死的人類,這回你動不了吧?我要把你撕成碎片!」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對著江帆抓下。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爪子距離江帆還有五米多的時候,突然包裹江帆的冰塊碎裂了,江帆從裡面伸出一隻手來,對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一揮手。


「空間禁錮!」江帆冷冷地喊了一聲,他這招太出乎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的意料之外了,沒想到江帆竟然可以破解冰封。

只見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四周空間被禁錮了,它一動不動地獃滯在那裡,它被江帆空間禁錮了,它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你,你怎麼會空間符咒,你是什麼人?」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吃驚地在江帆道。

江帆望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冷笑道:「哼,我是什麼人和你沒關係,我只要你手裡的黑色符石、金靈珠、水神珠,你交出來,我就饒你不死,否則,你會死得很慘的。」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露出吃驚之色,「呃,我手裡沒有你說的黑色符石、金靈珠、水神珠這些東西啊!」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搖頭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今天就二更。 江帆的臉陰沉下來,「我靠,據我所知黑色符石、金靈珠、水神珠都在你手裡,你還敢狡辯,看來我要讓你吃點苦頭,你才會交出這些寶貝了!」

「主人,讓小的來折磨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小的絕對讓它交出寶物的!」納甲土屍壞笑著到了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面前。

江帆點了點頭,「嗯,那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就交給你了,你可不要弄死它了!」江帆點頭道。

納甲土屍露出喜悅之色,「嘿嘿,主人,您就放心吧,小的絕對讓它老老實實地交出寶物的。」納甲土屍伸出手掌,掌心出現了一條白色的蟲子。

蟲子大約蠶大小,外形和蠶很像,只是渾身有白色毛,腦袋很奇特,尖尖的腦袋,嘴巴就像針一樣鋒利。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吃驚地望著納甲土屍手裡的白色蟲子,露出疑惑之色,它不知道納甲土屍要怎麼折磨自己。

「嘿嘿,這是老子的骷髏僵蟲,你可別小看它哦,它能夠鑽入你的身體之中,啃噬你的內臟還有你的腦髓。」納甲土屍望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陰險地笑道。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露出恐懼之色,「你,你不要亂來啊!」

「嘿嘿,誰讓你不交出黑色符石、金靈族、水神珠呢!」納甲土屍嘴裡念著咒語,只見他掌心的那條白色的骷髏僵蟲嗖地一聲穿過禁錮空間,趴在了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的鼻子上。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的眼珠盯著白色的骷髏僵蟲,露出驚慌之色,「呃,該死蟲子,你不要鑽啊!」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驚慌道。

那白色僵蟲毫不理會,慢慢地鑽入了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鼻孔裡面,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感覺到鼻孔裡面很癢,要打噴嚏,可是打不出來。

「哦,混蛋,給我出了!」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驚呼道。

那條白色僵蟲很快從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鼻腔鑽入了它的大腦裡面,這種骷髏僵蟲喜歡啃噬腦髓的,它看到白色的腦髓,立即沖了上去,尖尖的嘴巴就吸食腦髓。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感覺腦袋巨疼,立即慘叫起來,「啊!」疼得它嘴巴都合不攏了,如果不是不給空間禁錮了,它就要滿地打滾了。

白色骷髏僵蟲繼續吸食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的腦髓,而且鑽入了腦髓之中,它受不了,那種疼痛是無法忍受的,他慘叫連連。

「哦,快停下,我要死了,我願意交出那些寶物!」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痛苦地喊道。

江帆對著納甲土屍一擺手,「傻蛋,暫時停止折磨它!」

納甲土屍嘴裡念著咒語,白色的骷髏僵蟲停止了吸食腦髓,大領主千足藍鱷獸疼痛停止了,它已經滿頭汗水了。

「千足藍鱷獸,黑色符石、金靈珠、水神珠在什麼地方?」江帆望著大領主千足藍鱷獸冷冷地道。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露出遲疑之色,「這些寶物,不,不在我手裡。」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驚慌地道。

江帆眼裡露出犀利之色,「你他媽敢騙我,看來苦頭還沒有吃夠吧!」江帆惡狠狠地道。

大領主千足藍鱷獸露出驚慌之色,吱唔道:「我,我沒騙您,這些寶物在,在……」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