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等一下。」

葉渝汐輕笑,讓他稍安勿躁。他站起來,先將房內自己的東西收起,才帶著荀影下樓。

兩人退了房間,葉渝汐直接抱起荀影,在旅店門后就飛起。一眨眼,兩人消失在這個城內。

「師父,我們要去哪啊?」

空中,荀影攀著葉渝汐的肩問道。

「我們閉上眼,數十聲,然後降落,降到哪算哪好不好?」

葉渝汐也不知道要去哪,他對這個世界和荀影其實是一樣的,都不大熟悉,只是他比徒弟多了些常識可以讓他更快了解。

老公,情深不淺! 「好呀!」

葉渝汐提出的這個想法其實帶著一點玩樂性質的,他一說,荀影馬上應下,下一刻就閉上眼睛開始數數。

「一、二、三……十!師父,十到了。」

「好。」

葉渝汐按照約定,開始慢慢向下降落,而荀影,睜大眼睛努力想透過身下的雲層,瞧瞧他們會降到哪裡。

這次降落的地方不是任何一個城池,而是在一片一望無際的平原上。

眼前是碧綠的田地,被化成一個個方塊,分割的十分整齊。

葉渝汐一看就知道他們兩人這是到了城外的村莊,這裡是村裡人種的田地。

不過葉渝汐知道,荀影可不知道,他大眼睛看看面前除了田地,其他什麼也沒的平原,回看向葉渝汐時眉頭已經皺起。

如果註定是你 「師父……我數快了!」

可憐巴巴的一句話,他以為是自己數的不對,因此才會到這個沒有一絲人煙的地方。

葉渝汐聽到這句話就失聲笑了出來,笑了一聲立馬收起,揉揉懷中的小人,「小影沒數快,這是一片田地,田地里種植著我們吃的糧食。

一般在田地里會有忙碌的農民打理植作,這樣才好結出很多很多糧食出來,在田地附近也會有一片村莊,只是現在是正午,所以在田地忙碌的村民都回去吃飯了。

我們往前走走就能看到村莊了,在村莊上方會有人家做飯時燃起的炊煙,也是很美的。」 明天早上更新連著兩個不想,葉渝汐決定任性一把,她下了床,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開機,開始在文檔內編輯。

他編輯的是一封辭職信,信中辭職理由那一欄很囂張的寫到:太簡單,不想學了!

寫完便找到帶教老師的郵箱,點擊一鍵發送,然後關上電腦,把它隨意扔到床上一處。

接著往後猛的一倒,以大字型躺在床上,還抱著被子歡快的打了個滾。

她勇於對別人說不,真棒!

給自己了一個大大的贊,葉渝汐再次接收剩下的記憶。

其實辭職這件事,原身一直也想著干,最後也確實付諸行動了,就在病毒爆發的前三天,他向老師遞交了辭呈,不過終究沒有辭成。

林熙池是一個特別優秀的學生,在醫學上天賦很高,雖然為人高冷不愛與人交流,但對於帶他的老師來說,是得意弟子。

因此一看到自己郵箱里的那篇辭職信,就立刻先給他學校打了電話,讓學校聯繫他父母,然後自己再打電話過去。

三方壓制,林熙池最後還是辭職成功,因為病毒爆發,大家都忙於逃命,自然也沒人去管他辭不辭職的事了。

並且不但辭職成功,在這次病毒爆發中,還成功升級成正式醫生,當喪屍清理結束后,被拎走一起去研究這次的病毒。

可以說林熙池一生的運氣是真的很好,他在研究喪屍病毒的過程中,有了一個重大發現,成功獲得最高醫學獎項。

他活到一百歲自然而終,一生順暢,功德圓滿,只除了那個唯一的一個遺憾,單身了一輩子!

葉渝汐現在附身的時間距離病毒爆發還有十天,此時是他帶教老師的休息日,所以林熙池也跟著一起在家休假。

在辭職信發出去後葉渝汐就後悔了,他看完林熙池的一生,就發現,自己辭職的有點早……

再堅持幾天,不但能順利辭職,而且還不用聽老師和他父母的嘮叨了,多好!

不過後悔也沒辦法了,郵件已經發了出去,不可能在撤回。

他翻了個身,正面躺著,眼睛出神的望了會兒天花板后,就收拾好心情,坐起來。

他拿起林熙池的手機,打開。林熙池不愧是被同學稱為高冷男神的人,他手機上除了必備的軟體,其他什麼也沒有,乾乾淨淨。

葉渝汐無奈,只能自己手動下載一些軟體。

他先下了一個微博,然後又下了幾個網游,還有一些好玩的單機遊戲。

下完這些軟體后,他先刷了一會兒微博,然後打開其中一個網游,升起級來。

「池池。」

正玩的起勁,就聽到門外有人敲門,葉渝汐忙把遊戲退出來,剛退出就見到敲門的人不清自進。

葉渝汐皺眉向門口看去,只 今天我太累了,明早更新

因此林母現在準備聆聽兒子的一大堆理由。

只是林母到底還是對自己的兒子期望太高,她等他來一套長篇大論來說服她,結果卻只聽到簡單的三個字。

「太簡單。」

林母:「???」

「沒了?」等了一會兒,依舊還是剛才的三個字,林母無語的問。

「嗯!」葉渝汐點點頭,臉上是理所應當的神情。

林母:「……」

「那我也告訴你,你這理由說服不了我,明天乖乖去上班!」

她高傲的仰著下巴,撂下這句話,然後轉身啪的一聲把林熙池的房門關上。

短時間內她不想再見到這個臭小子了!

也不知道這小子像誰,明明她和他爸爸都不是那麼冷淡的一個人?

會不會是當初醫院抱錯了?

林母心中不由猜測,但是顯然她這個猜測是離譜的,林熙池的五官明顯就是林父林母的組合升級版。

「才不!」

葉渝汐在林母關上門后小聲懟道,說完他就拿起手機,點進遊戲繼續玩了起來,至於林母的話,壓根沒放在心上。

只是他到底沒玩過久的遊戲,正打著boss,一個電話打進來,啪!他死了!

葉渝汐無情的目光盯著手機屏幕上的那個電話號碼,似乎想要把手機屏幕給盯出一個洞。

電話鈴聲還在響著,是他的帶教老師打來的。葉渝汐是個尊師重道的好孩子,盯了一會兒,他還是接下了電話。

絕世神通 「喂,小池啊,我告訴你,你那個辭職我不同意,這不作數聽到沒有,明天你給我乖乖來上班……不,今晚你乾脆去急診值夜班,現在就去!我跟你說,你要學的還很多,年輕人,別有點天賦就不知天高地厚起來,老老實實跟著我學,聽到沒有?」

剛一接通電話,葉渝汐就聽到電話里隱隱約約透出的男聲,一大串話從聽筒里流出。

葉渝汐:「……」

他不說話,乖乖聽著,但是他的手機沒放在耳朵旁,而是放在床上離自己不遠的地方,然後盤腿坐著,用嫌棄的目光看著這部手機。

好不容易等老師一長段話不帶喘氣的說完,葉渝汐才拿回手機將話筒放在嘴邊,慢條斯理的回他一句:「我近期有其他必須要辦的事,去不了!」

說完,立即再次把手機放到原位,繼續看著它。

「你說什麼?」

果然葉渝汐的做法是對的,他剛說完,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咆哮,接著又是一陣由語言組成的槍戰。

「你在跟我說一遍?你有什麼事,還必須要辦,你給我說,如果是正事我可以批給你假期,但是要不是正事,你給我等著!我已經聯繫過你學校了,你的輔導員已經把你家的地址給我了,如果不是正事,你 連著兩個不想,葉渝汐決定任性一把,她下了床,把自己的筆記本電腦拿出來,開機,開始在文檔內編輯。

他編輯的是一封辭職信,信中辭職理由那一欄很囂張的寫到:太簡單,不想學了!

寫完便找到帶教老師的郵箱,點擊一鍵發送,然後關上電腦,把它隨意扔到床上一處。

接著往後猛的一倒,以大字型躺在床上,還抱著被子歡快的打了個滾。

她勇於對別人說不,真棒!

給自己了一個大大的贊,葉渝汐再次接收剩下的記憶。

其實辭職這件事,原身一直也想著干,最後也確實付諸行動了,就在病毒爆發的前三天,他向老師遞交了辭呈,不過終究沒有辭成。

林熙池是一個特別優秀的學生,在醫學上天賦很高,雖然為人高冷不愛與人交流,但對於帶他的老師來說,是得意弟子。

因此一看到自己郵箱里的那篇辭職信,就立刻先給他學校打了電話,讓學校聯繫他父母,然後自己再打電話過去。

三方壓制,林熙池最後還是辭職成功,因為病毒爆發,大家都忙於逃命,自然也沒人去管他辭不辭職的事了。

並且不但辭職成功,在這次病毒爆發中,還成功升級成正式醫生,當喪屍清理結束后,被拎走一起去研究這次的病毒。

可以說林熙池一生的運氣是真的很好,他在研究喪屍病毒的過程中,有了一個重大發現,成功獲得最高醫學獎項。

他活到一百歲自然而終,一生順暢,功德圓滿,只除了那個唯一的一個遺憾,單身了一輩子!

葉渝汐現在附身的時間距離病毒爆發還有十天,此時是他帶教老師的休息日,所以林熙池也跟著一起在家休假。

在辭職信發出去後葉渝汐就後悔了,他看完林熙池的一生,就發現,自己辭職的有點早……

再堅持幾天,不但能順利辭職,而且還不用聽老師和他父母的嘮叨了,多好!

不過後悔也沒辦法了,郵件已經發了出去,不可能在撤回。

他翻了個身,正面躺著,眼睛出神的望了會兒天花板后,就收拾好心情,坐起來。

他拿起林熙池的手機,打開。林熙池不愧是被同學稱為高冷男神的人,他手機上除了必備的軟體,其他什麼也沒有,乾乾淨淨。

葉渝汐無奈,只能自己手動下載一些軟體。

他先下了一個微博,然後又下了幾個網游,還有一些好玩的單機遊戲。

下完這些軟體后,他先刷了一會兒微博,然後打開其中一個網游,升起級來。

「池池。」

正玩的起勁,就聽到門外有人敲門,葉渝汐忙把遊戲退出來,剛退出就見到敲門的人不清自進。

葉渝汐皺眉向門口看去,只 明天替換……因此林母現在準備聆聽兒子的一大堆理由。

只是林母到底還是對自己的兒子期望太高,她等他來一套長篇大論來說服她,結果卻只聽到簡單的三個字。

「太簡單。」

林母:「???」

「沒了?」等了一會兒,依舊還是剛才的三個字,林母無語的問。

「嗯!」葉渝汐點點頭,臉上是理所應當的神情。

林母:「……」

「那我也告訴你,你這理由說服不了我,明天乖乖去上班!」

她高傲的仰著下巴,撂下這句話,然後轉身啪的一聲把林熙池的房門關上。

短時間內她不想再見到這個臭小子了!

也不知道這小子像誰,明明她和他爸爸都不是那麼冷淡的一個人?

會不會是當初醫院抱錯了?

林母心中不由猜測,但是顯然她這個猜測是離譜的,林熙池的五官明顯就是林父林母的組合升級版。

「才不!」

葉渝汐在林母關上門后小聲懟道,說完他就拿起手機,點進遊戲繼續玩了起來,至於林母的話,壓根沒放在心上。

只是他到底沒玩過久的遊戲,正打著boss,一個電話打進來,啪!他死了!

葉渝汐無情的目光盯著手機屏幕上的那個電話號碼,似乎想要把手機屏幕給盯出一個洞。

電話鈴聲還在響著,是他的帶教老師打來的。葉渝汐是個尊師重道的好孩子,盯了一會兒,他還是接下了電話。

「喂,小池啊,我告訴你,你那個辭職我不同意,這不作數聽到沒有,明天你給我乖乖來上班……不,今晚你乾脆去急診值夜班,現在就去!我跟你說,你要學的還很多,年輕人,別有點天賦就不知天高地厚起來,老老實實跟著我學,聽到沒有?」

剛一接通電話,葉渝汐就聽到電話里隱隱約約透出的男聲,一大串話從聽筒里流出。

葉渝汐:「……」

他不說話,乖乖聽著,但是他的手機沒放在耳朵旁,而是放在床上離自己不遠的地方,然後盤腿坐著,用嫌棄的目光看著這部手機。

好不容易等老師一長段話不帶喘氣的說完,葉渝汐才拿回手機將話筒放在嘴邊,慢條斯理的回他一句:「我近期有其他必須要辦的事,去不了!」

說完,立即再次把手機放到原位,繼續看著它。

「你說什麼?」

果然葉渝汐的做法是對的,他剛說完,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聲咆哮,接著又是一陣由語言組成的槍戰。

「你在跟我說一遍?你有什麼事,還必須要辦,你給我說,如果是正事我可以批給你假期,但是要不是正事,你給我等著!我已經聯繫過你學校了,你的輔導員已經把你家的地址給我了,如果不是正事,你 就如林母說的那樣,葉渝汐當晚在酒店住了一晚,沒有回家。不過他第二天還是拎著他昨天抓的那五副中藥按時去醫院上班。

「喲,來了啊!」

一進醫院,帶教老師的辦公室,葉渝汐就聽到蔡醫生陰陽怪氣的問候。

「在辭職沒有得到應允前,我是不會無故曠工的。」葉渝汐放下手裡拎著的中藥,拿起放在老師辦公室的白大褂,一邊穿著一邊一本正經的對蔡醫生回話。

「那就好——」

聽他這麼說,蔡醫生才鬆口氣,手在腹前交叉著,背部輕鬆往椅子上一靠。

只要這小子不會人性妄為,說不幹就不幹,那他就好辦,壓著他的辭職申請就是!

白班醫生一般在早上七點上班,但是實際上醫生和實習生一般要比病人早到半個小時,這半個小時給他們在辦公室吃飯,休整,準備迎接病人。

而有的病人會提前到來,這樣做也是為了讓提前來的病人不等那麼久。

果然,離七點正式上班還有五分鐘,電腦上就提醒有一個病人掛好號,正在上樓。

「幹活了!」

正翻看著手機的蔡醫生看到從挂號室傳過來的病人信息,放下手機對葉渝汐說道。

葉渝汐此時已將白大褂整整齊齊穿在身上,中藥被他放在原來放白大褂的位置,而在白大褂旁邊的書被他抱在懷中。

他坐在蔡醫生身後的凳子上,和蔡醫生一起等待病人的到來。

「快,醫生!醫生!」

病人還沒到,就聽到他的聲音在醫院的走廊上回蕩。

只見一個父親扶著一個大概十二歲左右的女孩進入診室,面上一副焦急的樣子。

「醫生,我家閨女今早起來,說她肚子疼,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就趕忙送過來你這兒,您給看看怎麼回事?」

他說著,小心點扶著正捂著肚子誒呦,面上看起來萎靡不振的女兒坐在蔡醫生身前給病人準備的椅子上。

「好,您別著急,我來看看。」

蔡醫生聽女孩父親敘述,對他簡單安慰了一下,然後看著小女孩。

「小姑娘哪疼啊?」

「肚子……」

小女孩虛弱的回答,看起來是被疼痛折磨狠了的樣子,額頭上也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汗,臉上全是痛苦。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