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盈,你小心點走,你那一路車多。」一個短髮女生說道。

「知道了,阿丹。」盈盈笑道:「這條路我都走了無數遍了。」

「那我們走了啊。」正準備分開走。

「嗤!」一輛火紅色法拉利跑車在三人旁邊停下,盈盈三人都有些奇怪,都詫異的看著這輛跑車。

「啪!」車門打開,一個酷酷的少年手捧一束鮮花走了出來。

「仇天虎!」三個女生驚呼道,阿丹心思一動,上前說道:「哎呀!天虎,這花真漂亮,是送給我的嗎?真是太謝謝你了。」說著就伸手去接那束鮮花。

仇天虎一聽,鼻子差點沒氣歪了,眉頭一皺喝道:「王丹,閃一邊去,想要是不是?」

仇天虎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一摞錢隨手往王丹手裡一扔,「自己買去!」

仇天虎心裡卻想,「好不容易準備的這麼充分,這王丹臉皮可真厚,害得我在盈盈面前又這麼粗魯。」

盈盈也知道王丹是想幫自己,看仇天虎今天的架勢,可能又是來表白來了,不等仇天宇說話搶先說道:「仇天虎,你別白費力氣了,我們才多大,不是談這個的時候,再說了,我也不喜歡你,請你以後不要再糾纏我。」

這時開車的司機也走了出來,看了一眼盈盈,拿著遙控對著跑車一按。

「嗡···」

一陣輕響,法拉利的車頂蓋子就自動縮回了後備箱,展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車的紅玫瑰,清風一吹,沁人心脾的清香惹得路人回頭觀看。

仇天虎一看最佳時機已到,手捧一束鮮花單膝跪下,雙眼透著真誠,看樣子是真喜歡盈盈。

「盈盈,我知道我們還小,不適合做男女朋友,但我仇天虎是真的喜歡你,請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好嗎?我現在的心都在你身上,沒有一刻不思念你。

沒有你,我就像遠航的郵輪,沒有了指南針。

沒有你,就像迷途的羔羊,找不到方向。

沒有你,我就失去了靈魂,失去了嚮往,失去了理想,盈盈!答應我吧······「

肉麻的話說了一大堆,這些話仇天虎可練習好久了,這時候說出來還挺有味道。

路人聽到這麼深情的表白,都有些妒忌這個小女生了,年紀這麼小就有富二代追求,真幸運!

這一幕也被剛好從後面過來的天宇看到,不由的有些好笑,但隨即明白過來,「盈盈給自己寫的那封信估計跟這人有關。」

盈盈看著單膝跪在自己面前的仇天虎,心裡一陣煩躁,不由想起了經常在夢中見到的身影,「如果是小宇哥哥向我表白,那該多好啊,可惜給他寫完信后我都不敢主動聯繫他了,不知小宇哥怎麼想,會不會覺得我們太小不應該說這些,會不會再也不理我了。」

一時想的有些發獃,忘記了眼前還有一個傢伙正跪著呢。

「盈盈···盈盈···」

仇天虎連喊幾聲,見盈盈一直在發獃,心裡得意,還是大哥的方法管用,一下子就鎮住她了,想到這仇天虎大聲喊道:「盈盈!請答應我吧!」

「不答應!」

一聲巨響,震得仇天虎耳膜生疼,扭頭看去,一個少年面帶微笑走了過來。 這少年身高一米七左右,健康的小麥膚色,一身范思哲休閑裝,內穿白色汗衫,胸口掛著一個香囊,一雙狹長的眼睛燦若星辰。

大冬天的穿這麼少衣服,也不怕冷!廣州雖然暖一些,但這點衣服還是不夠,這是路人的看法。

盈盈一下子愣住了,使勁的甩甩腦袋,確信不是做夢,心裡撲通撲通亂響,眼淚不由自主的涌了出來。

這不正是自己日夜思念的人嗎?

為何到了眼前?自己的腳卻走不動了呢,那淡淡的微笑,那自信的眼神,在夢中太熟悉了。

「小宇哥!」盈盈一聲嚶嚀,就撲向天宇,奈何雙腳生硬,一不小心,就要滑倒。

天宇手疾,一個箭步,就抱住了盈盈,盈盈撲在天宇懷裡都不相信這是真的,剛剛仇天虎還在向自己表白,轉眼間朝思暮想的人卻出現在眼前。

一切來的太突然了,她都有些反應不過來,在天宇懷裡小聲的抽泣著,過了一會,不好意思的離開了天宇的懷抱,偷偷看了眼被自己弄濕的地方,小聲的說道:「小宇哥,你什麼時候來的?」

天宇卻沒有回答盈盈,颳了一下盈盈的小瓊鼻,笑著說道:「你呀,還是像小時候一樣,愛哭鼻子,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說著看了一眼已經站起來的仇天虎,指著仇天虎說道:「是不是他?哥給你出氣好不好。」

天宇若無其事指著仇天虎說著,王丹和另外一個女生也知道盈盈有一個哥哥,但沒見過。

附近圍觀的人一看有熱鬧可看,都好奇起來,本來嘛,就有一些人喜歡看熱鬧,每天的工作壓力這麼大,平時難得有放鬆的時候,這碰上了樂子,還不添把材,把火燒的旺一些,更有甚著還開始起鬨。

「嗨!開法拉利的小子,你那車是開出來玩的嗎?怎麼沒一點用啊!」

「哈哈···肯定是出來泡妞用的,但好像沒啥用啊,人家就當時一坨屎。」

「那車是假的,花可能是真的。哈哈哈···」

「······」

仇天虎的臉色黑的和鍋底一樣,心中的火焰噌噌的往上長,雙拳緊握,手背上青筋跳動,顯然已經怒到了極點,什麼年齡太小,什麼不想這麼小的時候交往,全是放屁!

看著自己喜歡的女孩撲在別人的懷裡,任誰也不好受。

仇天虎的怒火衝天的高,但理智告訴他,事情沒有弄明白之前,還是不要急於發難,問清楚情況后,再說不遲,如果這人真是盈盈男朋友,那就別怪我心狠。

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仇天虎問道:「這位同學,聽盈盈叫你哥,你是盈盈的哥哥嗎?」


這仇天虎的哥哥可是混黑社會的,他從小耳濡目染的,心機比一般的小孩要深的多。

「是啊。」天宇說道:「我從小就保護我妹妹不受任欺負,凡是欺負我妹妹的,都會被我痛扁,你站在這裡不走,是不是想挨扁?」

「不是!」仇天虎說道:「我今天是向你妹妹表白的,正在緊要關頭,你就出現了,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請給個解釋。」

這仇天虎話說的還挺硬,言下之意不給個解釋還真不好說。

天宇怎麼會聽不明白,當即臉色就沉了下來,冷聲說道:「想要解釋是吧,很簡單,我妹妹不喜歡你,她討厭你,行了,快滾吧!」

仇天虎一聽,心頭火起,從小到大,還沒誰說讓他滾的話,他哥哥天龍比他大十幾歲,既是哥,又是父,對自己沒說的,嫂子對自己也跟母親一樣,何時被人如此呵斥過。

「金貴!」仇天虎大喊道。

司機一直都在一邊看著,見二少爺喊自己,連忙走到仇天虎眼前,「二少爺!」

「給我教訓這小子一下,讓他以後說話禮貌點,別跟個鄉巴佬似的,一口一句粗話,一點修養都沒有,真不知道他媽怎麼教他的。」仇天虎恨聲說道。

「嗯!看我修理他。」金貴說道。

天宇聽這仇天虎張口罵人,比自己罵的還難聽,不等那金貴出手,徑直朝仇天虎走去,盈盈和那兩個女生一看,都有點擔心起來。

「嘿嘿···小子,膽子不小啊,在我們的地盤上還敢這麼猖狂,你給我躺下吧···」金貴看那小孩走向仇天虎,怕他打仇天虎,就伸出大手抓向天宇的衣領子。

天宇看金貴的眼神有點憐憫,走路之中迅速踹出一腳,快的根本看不清,踹完之後天宇繼續走向仇天虎。

金貴剛把手伸出去,就感覺腹部一陣大力傳來,身體不受控制的往後倒飛,圍觀的人群來不及躲閃,一下子被砸倒好幾個人,現場一片混亂,圍觀的人呼啦一下子跑開了,免得惹禍上身。

金貴躺在地上呲牙咧嘴,腹中如刀絞一般,腸子都快斷了,血沫子從口中一個勁的往外冒。

仇天虎徹底傻眼了,金貴可是大哥手下的厲害打手,平時來十個八個人都不是對手,今天····他可看的清楚,金貴可是腳不沾地的飛出去好遠,不用說,肯定是這小子動的手。

仇天虎心裡有點慌,從沒有過的感覺,天宇幾步就走到了仇天虎的面前,抓著仇天虎的脖領子,似笑非笑道:「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你幹嘛?」仇天虎驚恐問道:「我告訴你,我哥可是天龍會的老大,你要是動我一根汗毛,我哥一定饒不了你。」

「天龍會?」天宇一想,「不就是鬼哥說的天龍會,聽說在華南五省一手遮天,這小子跟天龍會有關?」

想到這不禁問道:「你哥是天龍對嗎?」天宇說著話就放開了仇天虎的脖領子。

仇天虎以為這小孩怕了,說道:「小子,你今天打了天龍會的人,我哥一定會收拾你,如果你識相的話,跟我道個歉,叫我一聲虎哥,或許還能少受點苦。」

「哈哈哈···」

天宇放聲大笑,好像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

「天龍?實在可笑!」天宇說著話朝法拉利跑車走去,仇天虎不知道天宇要幹嘛,在一邊不停的說著威脅的話。

天宇也不搭理他,走到法拉利跟前,一拳朝玻璃砸去,「嘭!」玻璃應聲而碎,又一腳踢向車門,車門也癟了下去。

「嘭,嘭···」

天宇毫無顧忌,對著跑車拳打腳踢,不一會,火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就已經千瘡百孔了,天宇看了一眼愣在一邊的仇天虎,右拳猛的砸向引擎。

「轟···」整輛車被砸的四分五裂,剛剛還風光無限的超級跑車,轉眼間成了一堆廢銅爛鐵。

仇天虎驚嚇的大氣都不敢喘,他發誓自己的這輛車是真的,不是紙糊的,剛才一肚子威脅的話全部咽回了回去。

而圍觀的人也嚇的不輕,特別是盈盈,王丹三個女生,看著天宇面含微笑朝自己走過來,都懷疑盈盈的這個哥哥是不是人。他們倆早就聽說盈盈有一個小時候的玩伴,厲害的很,盈盈不止一次提起。

但怎麼也想不到會這麼變態。

「盈盈,」王丹小聲的問道:「他真是你的哥哥嗎,怎麼會···」

盈盈雖然也很震驚,但還在可承受範圍內,畢竟她經常和天宇在網上聊天,也和村子里其他的小夥伴聊,知道的多一些,他可是知道她的小宇哥哥可以單手舉起萬斤巨石呢,簡直就是傳說中的超人。

天宇走過仇天虎身旁的時候,小聲說道:「仇天虎,回去告訴你哥,我過段時間會去拜訪他,還有,我討厭別人威脅我,一旦有誰敢威脅我,我會把威脅連根拔起,使威脅化為無形,好了,滾吧!」

留下還在發愣的仇天虎,天宇朝三個女生走去,來到三人面前笑道:「走吧,盈盈,氣也給你出了,今天我請客請你們吃大餐。」

三個女生都是學生,對新生事物接受能力比老年人強的多,雖然剛才震驚,但很快就緩過來了,歡呼一聲就朝一家飯店走去。

路邊圍觀的人也在議論著,剛才的場景簡直太嚇人了,比拍電影還帶勁,有錄像的,有報警叫救護車的,剛才起鬨的幾人早沒了蹤影。

天宇剛離開,人群里就走出兩個人,來到仇天虎身邊,「二少爺,咱回家吧,龍哥在家等你。」

「嗯?」仇天虎一聽有人跟自己說話,才一下子反應過來,不由生氣道:「剛才你二人為何不出現?是不是怕挨揍?「

「二少爺,這是龍哥的吩咐,而且我們也給你發了郵件,但您沒注意。」其中一人說道。 仇天虎抬起手腕說道:「盈盈,查看郵件。「這仇天虎夠乾脆,連通訊器的語音指令都設置成盈盈的名字。

剛發出指令,通訊器屏幕上就顯示出了一封郵件,「二少爺,趕緊離開,不要招惹那小子,危險!!!」

仇天虎一看郵件知道錯怪這二人了,說道:「我先回去,你們留下來報保險,等救護車。」說完也不管遠處的人怎麼看,攔了一輛計程車走了。到家以後,被哥哥天龍嚴重警告,一星期內不能再去招惹那盈盈,說的特別嚴重。


仇天虎追問原因,但天龍沒打算告訴弟弟,這讓仇天虎恨納悶,雖然那小子很厲害,但能敵得過天龍會這種龐然大物?

在弟弟的再三追問下,天龍只說了兩句話,「他比你想象中的要強大的多,你看他砸車只是他實力的萬分之一。」

這句話把仇天虎嚇得不輕。

······


天宇和三個女生找了一家火鍋店,點了一桌子的菜吃了起來,一幫小孩子,很快就熟悉起來,邊吃邊聊,好不熱鬧。

令人意外的是警察沒來,天宇早就準備好了怎麼應付警察,警察竟然沒來,讓天宇開心不少,但也增加了一絲懷疑。

「喂,這位同學,你叫什麼名字啊?」王丹睜著大眼睛問道。

「哦?」天宇看向盈盈,「盈盈,你沒告訴過他們嗎?」

盈盈喝了一口果汁說道:「怎麼沒有,我估計他們比我都熟悉你了,『妙丹貓』『紅霞仙子』就是他們兩個,呵呵···」

「哦!」天宇恍然大悟,笑道:「你們兩個就是『妙丹貓』和『紅霞仙子』啊!給你們視頻你們還不接,原來有陰謀啊。」

「哈哈哈哈······」幾人開心的大笑。

另外一個女生笑道:「我們哪敢接,萬一把某人迷倒了,有個小醋缸還不把我倆淹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