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觀雖然是一流勢力,但這位白衣觀主卻擁有地花巔峰戰力,除此之外,她還修鍊了一種已經幾乎失傳了的媚術,能夠迷惑人心。」

「一流勢力中,你們尤其要注意的,便是這二者了。」

「至於其他的情況,大家到時候真遇到了,需要隨機應變!」

聽到歐陽超說完,眾人紛紛點頭。

陳天龍也咂了咂嘴。

說起來,華山劍派,和他還是有些淵源的。

此前去找乙二護法救妹妹的時候,陳天龍就遇到了華山劍派的大小姐岳松韻,甚至還從幾個聖殿護法手中,救下了岳松韻。

岳松韻曾說有機會一定要到帝都找陳天龍玩兒,陳天龍也不知道她來過沒有,總之他是時常不在帝都的,也許二人錯過了也說不定。

至於白衣觀……

陳天龍也曾多次接觸過白衣觀,知道那是一個全部都是女人的宗門,而且每一個女人都年輕漂亮,很為各大魔教所垂涎。

但因為白衣觀主的所在,聖殿不出手的情況下,其他幾個有名氣的魔教,很難攻下白衣觀。

「既然事情都已經清楚了,那咱們就可以出發了。」

歐陽超環顧眾人一眼,見眾人都沒有提出什麼異議,然後便先行起身,向外走去。

景思怡、秋剛、於猛,緊隨其後。

陳天龍也大踏步跟了上去。

離開龍組,有專人將歐陽超幾人送往機場,在來之前,歐陽超就已經訂好了飛往大興安嶺的門票。

幾人順利上了飛機,向目的地趕去。

一路無話。

當眾人順利抵達目的地城市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一輛軍用車,在機場外面等著歐陽超一行人。

「休息一晚,明早出發。」

歐陽超領着陳天龍等人上車,去了就近的酒店休息。

倒不是歐陽超不想連夜進入大興安嶺,而是他需要一些時間,來分析大興安嶺目前內部的殘圖競爭狀況。

知道他們來的消息,龍組之前已經潛入大興安嶺的人,會出來向歐陽超彙報情況。

在歐陽超的帶領下,很快幾人便來到了就近的一家酒店,成功辦理了入住。

而在陳天龍等人上樓休息的時候,一道黑影,出現在了酒店不遠處。

他穿着一襲黑衣,乍一看和之前陳天龍遇到過的影子大人一模一樣,只不過他的胸前還紋著一個小字:黃。

此人,正是影子軍團,黃隊隊長!

…… 景曜害怕極了,害怕爸爸就這麼離開自己,然後不回來。

好不容易爸爸回來了,他也和別的小朋友一樣,有爸爸媽媽,晚上他們一起給自己講故事,他不想這份快樂就這麼容易失去。

景少承慌了,急忙說:「爸爸還會回來的,就是去一陣子。」

景曜哭得差點喘不過氣來,趴在他的懷裏哽咽。

到家的時候,景少承抱着他,他還在吸鼻子,一張小臉滿是淚水。

秦可遇本來開心地收拾了一下家裏,插花拍了社交圈,結果看到自己兒子哭成這樣了。

「寶貝,怎麼了,是不是同學欺負你了。」

景曜搖搖頭。

秦可遇瞥向景少承,他說:「我和他說我要去京都,他就哭了。」

景曜慌忙說:「媽媽,爸爸說他要走了,不和我講故事了,你讓爸爸別走好不好?」

秦可遇火又開始冒出來了。

就知道這蠢男人不會說話。

她急忙說:「寶貝,是這樣的,爸爸要去京都執行任務,不是不回來,只是去幾天而已。」

「真的嗎?」

「真的。」

「那爸爸可以每天給我打電話嗎?」

「好的,爸爸一定每天給你打電話。」景少承保證。

景曜這才止住眼淚說:「媽媽,對不起,我不該哭的,可是我太難過了,我以為爸爸不回來了不要我了。」

景少承摸摸他的腦袋說:「寶貝,對不起,是爸爸沒有表達清楚,爸爸怎麼回不要你了,好不容易才能回來找到你。」他眼中也有淚花浮現:「之前錯過了那麼多時間,沒有帶你去遊樂場沒有去動物園,也沒有帶你騎大馬,以後我都補回來好不好。」

「好,一言為定。」

「嗯,一言未定。」

景少承一把將自己兒子撈起來,朝上甩出去然後接住他。

景曜都快被自己老爸甩暈過去了。

但是還是開心到不行。

秦可遇看着他們,不知道為什麼,一時之間心裏有一股子酸澀蔓延出來,那是說不出來的委屈,她默默去了房間。

景少承推門進來,看到她在給他收拾行李,走近一看,她的眼眶通紅顯然是哭過的。

他握住她的手說:「這次就去一周,我會每天都給你打電話的,不管有多忙,都不會忘記。」

秦可遇吸了吸鼻子,應了一聲說:「小曜很怕失去你,所以你不管你做什麼之前,都要想想你有個兒子。」

「我會的,我不會再像是以前一樣莽撞了。」景少承鄭重發誓:「我把你倆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上,這輩子都是。」

「你說到做到。」

「一定做到。」景少承說又問:「小曜不捨得我離開,你是不是也不捨得?」

秦可遇笑出聲:「你愛去哪就去哪?」

「嘴硬,口是心非,在床上你怎麼不這麼說?」

狗男人,這幾天給他好臉色看,慣得他蹬鼻子上臉,說話沒羞沒臊。

她用手捶了他一下,一點都不疼,反而像是情人之間親昵的玩鬧。

於是秦可遇被他摁在衣帽間親吻。

「快放開我,等會兒要吃飯了。」

「再親下。」

「好了沒?」

「晚上再來。」

————

大約是景少承第二天要走的原因,兩人纏綿了好久。

景少承人逢喜事精神爽,這幾天試了幾次好像還可以,於是自信心大漲,迫不及待一振雄風!

秦可遇吃素許久,對此事也不不甚上心,唯一能夠刺激她多巴胺分泌的,就是銀行卡上的巨額數字。

但是和這個男人,總是能達成神奇的契合。

她脾氣不怎麼好,性格也強勢,有時候還得理不饒人,所以好脾氣的景少承那可真是她喜歡的類型,相對於腹黑心機深沉,一句話拐三個彎的江亦琛,景少承可真是耿直的可愛呀!

事後,景少承抱着她去洗澡,耐心將她擦乾淨,吻了吻她的額頭說:「早點睡,我明天早起!」

「睡不着。」

「再做一次?」

秦可遇一巴掌拍在他的胸膛上說:「收起你的心思,我沒力氣了。」

景少承委屈。

不是她說的睡不着嗎?

「陪我聊會天吧!」

「好,你說。」

秦可遇臉靠在他的胸膛上,想了想也不知道說什麼,最後親了親他的臉頰說:「記得早點回來,不要讓我擔心。」

「遵命,女王大人。」

「不當女王。」

當女王已經當累了。

「當我的公主!」景少承捏了她的臉說:「公主殿下,您的騎士會一直守護您。」

秦可遇:「你好土哦!」

景少承:「那換一個,有沒有好的台詞,我看書少,編不出來。」

「這還要編的,景少承,一看你就是對我沒有用心。」

景少承委委屈屈。

他真不擅長這樣膩歪,那句台詞他還是崩了好久說出來自己都覺得不對勁。

看着景少承一臉為難的模樣,秦可遇說:「算了,不為難你了,睡覺吧。」

景少承鄭重說:「可遇,我以後真把你當公主養。」

秦可遇抿唇笑:「知道啦,不過你可別光說不做。」

「做的做的。」他壞笑着,直接吻住她。

————

兩人直接一夜沒睡,第二天一大早,秦可遇叫了輛車陪他去了飛機場,和他依依惜別。

景少承親了親她的臉蛋,轉身快要過安檢又回來親了親她。

「行了,真是膩歪死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