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已經基本可以確認就是中華閣乾的這件事情,中華閣現在與我已經是徹底撕破臉皮了,沒有必要藏著掖著,」林逸冷哼一聲道:「按照你現在說的,那個死士的的家人都被你控制了?」

「嗯,是啊!」劉帥帥趕忙道:「他的家人就是滇南人,所以我們很輕鬆就控制了他的家人,已經用盡所有手段問過了,沒有任何線索。」

「不需要那些線索,」林逸擺了擺手:「問那些沒用的事情幹什麼?我只交代你一件事情,那就是讓他們緊緊的咬住,這件事情就是中華閣的人乾的,那個梁宏信不是和我結的仇最深么,就說是梁宏信讓他們乾的。」

劉帥帥一愣:「哥,這樣沒有任何證據,是不是……」

「管他證據不證據,反正我們有人證,」林逸擺了擺手:「你馬上去做,把所有的細節都編好,讓他們咬住中華閣。」

「是,我馬上去辦!」劉帥帥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聞聲趕來的林若煙,此時正穿著睡袍,聽到了林逸和劉帥帥的對話,忍不住黛眉輕蹙了起來,等劉帥帥離開之後,這才望向了一旁的林逸:「和中華閣要撕破臉皮了?」

「在他們綁架你的那一刻,已經撕破臉皮了,」林逸冷聲道:「正好借著這個機會,上中華閣山門,問清楚這件事情,我倒要看看他們中華閣還要不要臉,敢對我怎麼樣!」

聽著林逸的話,林若煙有些擔心:「不會出事吧?」

「能出什麼事情?」林逸不屑道:「現在要擔心的不是我們,而是中華閣那群人,到時候我可要找中華閣給我一個說法,如果給不出來,我就有辦法讓他中華閣的名聲臭了,反正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看看誰厲害!」

林逸的表情當中儘是冷意,林逸最不怕的就是玩這種手段,當初林逸玩這種手段的時候,中華閣的人還在穿開襠褲呢。

倒是林若煙,輕輕的點了點頭:「好,我相信你,還是那句話,我不希望你出任何事情!」

林若煙緊緊的盯著林逸那堅毅的臉龐,表情當中儘是信任。

倒是林逸,微微一笑,輕輕的拍了拍林若煙的肩膀:「他們中華閣敢動我林逸的女人,我就讓他們見識一下我的厲害。」

聽林逸說自己是他的女人,林若煙那粉嫩的俏臉之上也忍不住紅潤了一下,雖然和林逸說這種話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可每一次都讓她這樣害羞。

倒是另一個房間裡面的櫻子,剛剛從房間裡面出來,聽到林逸和林若煙的對話,俏臉之上忍不住也有些紅潤了起來,也說不清是為什麼,一時之間居然有些羨慕林若煙,有一個男人這樣為她。

女人在愛情上面都曾有過幻想,可是後來也大多會接受事實,櫻子也幻想過,只是現在她不奢求愛情,可是看到林逸和林若煙這樣,內心當中隱隱的有些悸動了起來。

…… 就不怕錯付嗎?

欺世盜國 看著全跪了的人,葉靈有點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她的能力真的不是很大,靠她可能真的不是那麼靠譜……可這些話她不敢說出來。

放別人全部希望壓在你身上,你說你不行的時候,別人該是何等失望?

「老人家,你們先起來再說。」

力勸,才讓人坐在路旁說話。

葉靈不是沒看到楚洋的緊張,可是這些人在她面前,她無法不管不顧。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大人!我們真的無路可走了啊!」

發生在他們家族的事情,葉靈聽完都找不到什麼詞語來形容。

「我們全族的人,做錯了什麼?!竟遭此厄運,我們本分守紀,怎耐天災人禍!一年又一年的旱災,對於老百姓來說,是滅頂之災啊,收回來的糧食連自家人都無法養活,如何讓我交更重的稅啊!大人大人,我們若不保住那一點點糧食,讓我們怎麼活啊?!」

所以你們反抗,拒繳,然後被打壓……

「那你們這是……?」離家出走?

「大人!我們若不離開,就要被全部抓進山了啊!」

帝少掠愛成癮 「進什麼山?」

一群人都只聽說,不清楚。

葉靈看向楚洋,楚洋搖搖頭,他沒有查到這類消息。

「我們只知道進去后再沒人出來過,一個也沒有!」年輕一點的男子說道。

「那,是什麼人都可以進去嗎?」

男子表示不知道,他們聽說,還是有人看見那些被抓走的人進了去,然後再無音訊。

「你去過那個地方嗎?」葉靈問男子。

男子看看其他人,然後對著葉靈搖頭。

葉靈有些失望。

「大人,我知道那個地方……」另一個男子有些怯懦的看向她。

葉靈招手,讓男子細說。

男子看看身邊的人,最後走了出來到葉靈面前:「我只知道一點點,也是聽說的……」

「阿東,別亂說!」

「青哥,我……」

葉靈看看兩人,突然伸了下腰,「如果知道地方,我們可以調查看看,如果像你們說的,進了去的人都沒出來過,那裡面……」一定有些他們不知道的東西,說不定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那個叫阿東的男子最後徵求了老人家意見,還是說出來了。

「那個地方以前也不會有什麼人去,因為去那個地方,經常會聽到一些奇怪的吼聲,後來還有人消失,就沒有人再敢進去那座山,即使是獵人也不會靠近。」

「只是有一次我的朋友被抓去,我偷偷的跟著去了半路,差點被發現,就沒有再跟下去,後來我的朋友再沒回來過,我也聽別人說,去了那座山的人,從來沒有出來過,所以,沒有人敢提那座山……」

「大人!我們不敢亂說!那山的情況我們就知道這麼多。」

葉靈瞄了瞄人,從表面判斷,並沒什麼覺得隱瞞了的地方。

楚洋給她使了個眼色,她並沒有很懂,假裝輕輕的咳了一聲,然後問話:「那座山有名字嗎?」

神醫小狂妃 阿東低著頭,嘴唇動了卻不說話。

葉靈看看人,也不說話。

阿東身子一縮,然後囁懦的開口:「本來沒有名字,但是大家覺得那個地方發生的事不……尋常,於是叫它……鬼陰山。」

葉靈點點頭。

又問了位置。

有點出乎葉靈意外,竟然是在西邊。

她們進來是在南方,而最近的方向以東為多。

果然是在最不起眼的角落?

看來她們應該是錯過了什麼。

「那,你們是城西的居民?」

「大人,我們不住城裡……」

「嗯?」

葉靈眼一抬,但又掩了下來。

「那你們是?」

「我們住在城西方向的那裡……」

男子指的方向,是城門外很遠的某處。

葉靈眯眯眼,看向楚洋,楚洋對她暗暗地搖頭。

的確是很特別的信息。

「那,我可以幫你們什麼?」

葉靈話一出,一群人驚喜莫名。

老人要上前來拉葉靈的手,被楚洋迅速阻止。

「大人!我們需要糧食!」孩子第一時間喊出來,然後被大人立馬攔住!

「大人!我們……」

老人有一刻的遲疑!

「老啊公,我們……」幾人用眼神商量,最後的請求是希望能回到家裡去。

這樣的願望讓葉靈抿了抿唇。

「老人家,不是我不想答應你……」而是事情沒有清楚前,她給不了什麼諾言。

幾人看見葉靈的推搪,眼裡的希翼迅速泯滅。

「你們的家還在嗎?」

「房子還在!」

「那你們回去了,靠什麼生活?」

能逃出來,該帶的應該都帶上了吧?可是他們就一個包袱的,回去了又還有什麼?

為什麼還想回去?

「大人!只要我們還有手有腳,就不會被餓死!只要……」

「只要什麼?」

「只要官兵不再抓捕我們!」

葉靈的目光在一群人身上看了又看,最後微笑的看著老人家:「官兵應該是州主大人的吧?」

「大人!我們真的是走投無路了啊,沒有糧食讓我們怎麼活下去!州主那個狗官!拿著大家的糧食換人的命!也不怕天收了他!」

「此話怎講?」

「大人!越是天災!狗官越是加重賦稅!你看城裡的人! 放開你我怎麼捨得 哪裡缺過糧?!都是拿我們這些老百姓的糧囤起來供他們揮霍!他們浪費的一頓糧食,夠養活我們多少人啊?!大人!你要為我們做主!救救我們這些苦難的百姓吧……」老人聲淚俱下,讓葉靈越聽越皺眉。

「潘岳安竟如此為?」

「大人!你從城裡出來,你是見到城裡的情況!那個狗官,從來沒有當我們老百姓是人啊,一年比一年重的稅不說,還不時的徵兵,把年輕強壯的都拉了去,這兩年輕人要不是躲在山裡,怕也是逃不過啊……」

「當兵……」也不算太糟糕的事吧?

「那些說征去當兵的,去了也沒有再見過,打聽也打聽不到人。」阿東在後面補充道。

葉靈想想自己在冷清街道上遇到的,似乎真沒有什麼年輕力壯之輩的,難道真如他們所說,真的都被征去當兵了?

「嗯。」

「我還有一個問題,你們是怎麼知道我的事的?」

城外的人都知道她來了?而且還認得出來。 葉靈的問題一出,集體變得沉默。

葉靈也不焦急,嘴角帶著些微笑容,也不給人造成緊迫感。

但是別人顯然不是那麼想。

最後以「我們也是聽說的……」回答她。

葉靈笑笑不說話。

讓楚洋安頓了他們,葉靈又轉了一陣才回到驛站。

事情似乎越來越出乎他們的意料,也越來越丞待解決。

葉靈讓楚洋加緊了調查,自己也不停蹄的四處轉悠,讓白思墨都感到刮目相看。

「你又在憋什麼招?」

葉靈一臉無辜:「我沒有啊。」

她只是想快點把事情解決了。

也許對於自己只是跑跑腿的事情,可是遇見的那些人,他們都在困境中掙扎,有的人甚至是性命之憂,她如何能再靜坐淡然。

「你確定不是在抓瞎?」

「你就不能祝福我馬到成功,一擊即中,雙喜臨門?」

「雙喜臨門?」白思墨瞥了她一眼:「你有喜了?」

「現在沒有,說不定過兩天就有了。」葉靈高傲的昂起頭,誰還不准她連環得手,奇功一件又一件呢,是吧。

「呵,」白思墨一聲冷笑,打掉她多餘的幻想。

「你相信我,我可以的!」

白思墨抿嘴不言。

葉靈還要拉著人說話,人家卻轉身給她一個背影。

唉,來自同僚的不信任。

不過葉靈也沒有灰心,根據得到的線索,決定要探一探鬼陰山。

卻意外的遭到白思墨的阻止。

「不能去!」

「為什麼?」

「危險。」

「危險是正常的啊。」葉靈看著人語重心長的說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聽過嗎?讀書人,風險與成功是相聯的,沒有坐著可以等到的成功。我不能一直坐在屋裡等著事情解決,那樣的話我的用處何在?」

「你看哪個皇帝不是坐在天朝的?」白思墨鄙視的反駁她的理論。

「這個,我只是個微臣,怎能跟他相比呢?對吧,而且你這樣說,會不敬的知不知道。」葉靈一副老人家的心腸。

白思墨輕嗤一聲。

葉靈看著坐在對面且背對著門口的人,有點逆光,但是拿起茶杯抿茶的動作雖然輕柔,可是一點也沒有給人好說話的感覺。

他這麼堅持的性格才使他在眾文人中脫穎而出吧。

堅持學習是件好事。

可這份堅持用在阻止她的事上,似乎又不是那麼好了呀。

「白少師大人,你聽我說……」

那些說過的話再拿來說一說,或者他煩了就答應了,哈哈。

白思墨卻一副屹然不動的神情。

「這位大人,我們是在辦事呀,你不准我也可以自己去的呀。」要是真動起來,你是攔不住的哦。

白思墨理解她的意思,瞬間狠狠的瞪她,眼裡似乎都冒著火。

「嘿,你別生氣,我只是說事實呀。本來我告訴你只是出於道義,想著我們既然是一起來的,信息也應該共享,但不代表你可以阻止我呀。」界線還是劃清楚比較好吧,免得產生什麼誤會非要攔她之類的,她做事也不是沒有考慮的好嗎?如果對的都因為他阻止而做不了就不太好了,當然,葉靈告訴他還有一點小心思,要是她在那出了什麼事,到時還給自己留條後路有個人來救……

想到這,葉靈又變了好臉色:「白少師大人,你看,我們是一起來的,我有什麼也沒有隱瞞你,這就足見我的真心了,我這一次去真的只是去了解情況,危險有一點點,但並不是太大,我會多帶幾個人的……」

「你要是覺得自己無所不能,那你去!」

還是生氣的狀態?

「我沒有說自己無所不能,這次只是一個……小小的調查……」

「為什麼不交給楚洋他們?」明知道危險還自己去闖,是怕自己死得不夠快嗎?

「明知道危險就讓他們去……」他們的命也是命啊。

「於心不忍?然後親力親為?」白思墨像是看懂了她的心思。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