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我又沒有錯,憑什麼要我下跪!」東方豹一副死不悔改的架式。

「給我閉嘴,還不向你大哥賠罪!」東方天霸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個沒出息的兒子,老大不小了竟然做事如此不顧後果!


東方豹是百般不願,但父親吩咐他又不敢不從,正欲下跪,卻在這時,東方龍插話道:「我可受不起你這一拜,剛剛我已經說得十分明了,你我恩斷義絕,從此再無半點關係。」

轉頭看向東方天霸:「義父,恕我失陪,我要去看看小兒情況!」

說完,也不待東方天霸說什麼,轉頭出了大廳。

一場好端端的滿月酒,卻落得這樣的收場。

東方天霸心中企盼著他這個小孫兒千萬別有什麼大事,不然,東方龍和東方豹兩人,將難以言歸於好!

然而,事與願違,後面發生的事卻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房間內,東方修哲平躺在一張軟床上,床邊圍了一群人。

藺牙子坐在床邊表情凝重地忙活著,一會掐人中,一會翻眼皮,一會把脈……他是越檢查越驚奇。

「藺叔,我兒怎麼樣?」謝秋萍雙手揪著衣襟,神情十分憔悴。

藺牙子沒有說話,只因小公子的這種情況十分怪異,讓他不知該如何解釋。

藺牙子想不明白,小公子被那個女人狠狠摔在地上,身上竟然找不到一處傷痕,頭上更是連個包都沒有,這實在是太怪異了。

就算是一個大人,如果受如此撞擊,身上應該也會留有點痕迹,但小公子的身上卻是完好如初。

如果說小公子一點事也沒有吧,可偏偏又昏迷不醒,實在怪哉!

就在這個時候,東方龍由外面推門而入,快步走至床邊,也是一臉關切地詢問:「軍師,我兒怎麼樣?」

「小公子現在這個情況……」

藺牙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床上的東方修哲突然張開了嘴巴,在他的舌尖之上竟然停留著一顆紅赤色的小藥丸。

「咦,那是什麼?」東方龍一眼就看到了那顆藥丸。

不只是他,床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是一顆紅得分外明顯的小藥丸。

藺牙子的眉頭再次一皺,小心翼翼地將藥丸從小公子的口中取出,放置在一個乾淨的茶盤上。

「軍師,這是何葯?」東方龍有些心驚地問道。

藺牙子用指甲在藥丸之上刮下一點,湊至鼻前聞了聞,然後用兩指捻了捻,最後放下茶盤,神情凝重地說道:「將軍,恐怕有人處心積慮地想要加害小公子!」

此言一出,屋內的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

「此藥名為『噬腦丸』,產於『天竺國』,只對三歲以下兒童有效,此葯特點是會蟄伏近半年的時間才會發作藥效,食此葯的嬰兒,神志逐漸不清,大腦不斷被侵蝕,直至最後成為一個瘋傻痴獃之人!」藺牙子介紹道。

「那我兒現在如何?」東方龍關心則亂,一把抓住藺牙子的胳膊追問。

「小公子應該是有神靈保佑,此葯並未被吞下,真奈不幸中的萬幸!」藺牙子在說這話時,心中卻是有著一個解不開的疑問。

「噬腦丸」這種葯入口即化,可為什麼在小公子的口中被保持得如此完整呢?

奇哉!怪哉!

最後,藺牙子也只能把這視為是一種奇迹!

床上躺著的東方修哲,將藺牙子的話聽得清清楚楚,沒有想到那個妖婦如此狠毒,竟然想讓我變成白痴,看來我給她的教訓還是太輕了!

東方修哲得要慶幸他的陰陽五行術學有小成,不然還真被崔美伶這個妖婦給算計了。

「實力是保命的唯一標準,看來真的不假啊!」

自己出生這才多久,先是差點被人劫持,這一次又差一點被人下藥,看來沒有點實力是真的不行了!

有了這個認識,東方修哲決定不再只修鍊「內道」法術,連同「外道」神功也要一起修鍊。

「恩,就這麼定了!」

在這個危機四伏的世界,技多不壓身!

「將軍,小公子醒了!」貼身丫鬟小翠喊道。

東方龍和藺牙子同時轉過身來,果然瞧見床上的東方修哲睜開了眼睛,也不知是不是自己錯覺,那雙眼睛好似比以往更亮更有神了!

大廳內,其他的賓客基本上已經散去,唯有東方天霸、東方豹和崔美伶還在那裡。

此時的東方天霸還在訓斥著東方豹,就在這時,東方龍陰沉著臉從外面走了進來。

東方天霸的心沒來由地就是一緊,看義子的臉色如此難看,難不成小孫子情況不樂觀?

「混賬東西,竟然闖下這等大禍,等一下看我怎麼收拾你!」東方天霸氣急敗壞地罵了一句。

然後走到東方龍近前,問道:「小孫子的情況怎麼樣?」

東方龍收回投向東方豹和崔美伶兩人身上的凶光,回答道:「暫時還沒有什麼大的情況!」

「這就好、這就好!」東方天霸心中一陣阿彌陀佛,還好事情沒有發展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他正欲說兩句好話,可就在這時,東方龍突然一聲大喝:「崔美伶,你這個蛇蠍女人,可識得我手中之物?」

說罷,張開手掌,露出那粒從東方修哲口中取出的藥丸來。


見到這東西,崔美伶當時就傻眼了,一張臉慘白如紙!

「這是何物?」東方天霸問道,他有些搞不清狀況。

「此藥名為『噬腦丸』……」


東方龍義憤填膺地說著,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燒。

這一下, 我要謀國 ,到底是什麼人所為?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這葯入口即化,我明明已經把它塞到了嬰兒的口中……」崔美伶的聲音驟然止住,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

一聲冷笑驟然間由東方龍的口中發出,他原本還在擔心這個女人會矢口否認,現在證據確鑿,而且又是由她親口說出。

「不……不是這樣的!」崔美伶此時想要狡辯,但為時已經晚了。

「來人啊!」隨著東方龍的一聲呼喝,由外面湧進二十多個守衛來。

「把這個女人給我推出去——斬了!」伸手一指崔美伶,東方龍命令道。

「不——你不能這樣做!」崔美伶如同一個瘋婆子,在那裡撒潑耍賴,「你剛剛說過放我一馬的,你想耍賴不成!」

「推出去!」東方龍沒有一點商量的餘地,他現在已經將這個女人恨之入骨。

「父親,快救我!」崔美伶向東方天霸求救,但是沒用,幾個侍衛已經將她牢牢按住並且向外拖去。

「夫君,救我!」崔美伶又轉向東方豹,但後者卻是視而不見。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東方豹,你個混蛋,如果不是你指使我去毒害東方龍的兒子,我怎麼會有今天,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崔美伶嘴上罵著被拖出了門,但卻又被東方龍一聲令下叫了回來。

「你剛剛說是受誰的指使?」

東方龍雙眼如炬地盯著驚魂未定的崔美伶,殺氣卻是逼向一旁的東方豹。 床榻上的東方修哲靜靜地躺著,床邊只剩下母親還有幾位姐姐照看著,其他人都已經散去。

謝秋萍依舊悲傷地暗自垂淚,心中不住地責怪著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把哲兒交給那個女人,哲兒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了。

「娘親,你不要難過了,我想弟弟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沒事的」東方修哲的大姐東方淑穎安慰道。

「娘親,你還是下去休息會吧,剛剛藺伯伯都說了,弟弟沒有什麼事,你就不要再難過了。」東方修哲的三姐東方鈺彤也在一旁勸解。

「那個可惡的女人,我早晚非得親手殺了她!」東方修哲的二姐東方瑾萱狠狠地說道。

聽著幾位姐姐的談話,東方修哲發現二姐東方瑾萱的脾氣很對自己的胃口,對於那個蛇蠍女人,留在世上只是個禍害。

「也不知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東方修哲有些好奇大廳里的情況,但鑒於幾位姐姐和母親在場,他無法施展陰陽五行術進行窺視,只能憑藉耳力偷聽。

床邊的幾人誰都沒有注意到,東方修哲的一雙小耳朵翕動了幾下……

東方天霸可不是一個老糊塗,此時已經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難怪他這義子會如此氣憤,如果這事發生在他身上,他早就拿刀殺人了!

「畜生啊,我怎麼就生了你這樣一個兒子!」

東方天霸盯著東方豹,氣得都快吐血了。他是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能夠做出這等人神共憤的事來,自己的一世英明全都毀在這個兔崽子手裡了。

不用問也知道,一定是東方豹唆使崔美伶給小孫子下的葯,不然就算崔美伶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這樣做!

「我上輩子到底做了什麼孽啊!」東方天霸一下子像是蒼老了許多。

他真恨不得來個大義滅親,親生處決了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生,免得他以後再禍害別人。可真要付諸行動,老爺子又是難以下手,那畢竟是他的親兒子啊!

而且,現在非但不能下手,還要想想怎樣為這個畜生求情?

東方龍的性格他可是知道的,輕易不會動怒,可是一旦動了怒就很難消火。

他相信只要證據確鑿,只要崔美伶指證,東方豹絕對會被推出去斬首示眾!!

那樣的話,他這張老臉可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古有云:家醜不可外揚!

東方天霸雖然知道所有的錯誤都在東方豹,一點都不怪東方龍,但內心還是想將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一旁的東方豹可不清楚他父親的良苦用心,此時見到盛怒中的東方龍下令殺人連眼都不眨一下,再加上那殺氣分明就是針對他而來,不禁心中害怕起來!

他知道,東方龍握有實權,只需一聲令下,便會湧進大批高手將他亂刀砍殺!

「我不能死,我不想死!」

東方豹慘白的臉上已經出現了汗珠,他的視線不由得轉向被拉回來的妻子身上。

你個賤人,死了還要拉我墊被,既然你不忠,就休怪我不義!

誰都沒有注意,東方豹的眼神變得越來越怨毒、越來越怨恨,猶如一匹準備撲食的狼,悄無聲息地向著目標接近。

「崔美伶,你把話說清楚,是誰指使你這麼做的?」

其實東方龍心中早就知道是東方豹指使的,但他就是要崔美伶親口說出來。

「大將軍饒命!」崔美伶雙膝跪倒。

此時的她早已被嚇得魂不守舍,先前的那股潑婦勁早就沒有了,知道這可能是她能夠活命的最後機會,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大將軍,這一切其實都是……」崔美伶一邊說著一邊轉頭看向她那個忘恩負義的丈夫東方豹。

可是映入眼帘的卻是一張邪惡陰冷的臉,以及那雙要吃人的眼神!

赫然就見,東方豹體內積聚的鬥氣迸體而出,整個人猶如一道流光,出掌直擊崔美伶面門。

「賤人,今天我要替天行道!」

誰都沒有想到東方豹會驟然對自己的妻子下此毒手,加上他又是離著崔美伶比較近,當東方龍和東方天霸兩人反應過來時,崔美伶的屍體已經被擊飛了出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