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

絲絲細微的聲響自不遠處黑暗中漸漸傳入童毅耳際,身影快速閃動,奧義流精溢盪出來,蓄勢待發。

「呼——」

小傢伙拳風似刀,呼呼作響,如天刀劃過長空,向著前方猛然揮舞而去。

「碰——」

」呯——」黑暗中竟然有人影晃動,金光閃動,淡金色的拳頭奔嘯而出,在漆黑夜幕中顯得異常突兀炫眼。

「噗——」

沉悶的撞擊聲,回蕩四周,那道人影如遭雷擊,被童毅可怕的力道給震飛出去。

「該——死——」

一聲悲憤的怒吼聲,徹響天際。童毅連忙拉著小七身形快速倒退,心中甚感詫異,在這陰森恐怖的凶煞之地,竟然出現了活人!心中更是不解小七為何帶她來這裡,這裡真的是捷徑么?

「你是大雄?」一旁的小七很是驚喜的問道。


「咳咳,是我,你是小七?」

粗獷的聲音,斷斷續續,虛弱無比,此刻似乎受傷不輕。小傢伙心中不由一動,看來這一次出手誤傷人了。

方才雖然小傢伙只是試探一擊,但是卻也暗含其許些神力,所形成的巨力也是無法揣度的,哪怕是一般的蠻獸也非重傷不可。

「站——住——別過來——」

黑暗中童毅腳步輕盈,緩緩上前。對方畢竟是個活人, 焰火飛雪

「你們究竟是誰——為何會出現在此地——」大雄眼神一疑,粗獷的聲音再次傳來。

「嘭——」

黑夜中,碩大的拳頭,無聲息間,迅猛的向著童毅腦袋砸來,童毅身軀微微錯開,下肩一沉,片刻間便將迎面而來的巨拳反震開來。

「吼——」

一聲低吼聲自童毅面前傳出,原先那道高大的身影再次襲來。

「大雄——住手!」見此情景,小七不由大叫,連忙上前急忙制止。

此時童毅才發覺,此少年身材魁梧,高大碩壯,此刻卻是滿臉兇橫之氣,一雙虎目正狠惡惡瞪著自己。

「小七,你攔著我幹嘛?」

「是他救了我!」小七平淡說道。

「額,小七你嗓子聲音怎麼了啞了?回頭我給了弄點甘芯草吧。」大雄聲音傳來。

「哦,好的。謝謝大雄了。」小七眼中閃過一絲綠芒,隨即說道。

「俺靠——原來你他娘的是個小屁孩啊——呃——不好意思口誤,口誤,嘿嘿。」高大少年性格粗獷,聞言不由開始破口大罵起來,片刻間便發現不對頭,急忙改口。

通過一番交談之後,小傢伙對這裡大概了解了點,這裡根本不是什麼捷徑,而是一個廢棄許久的村落。

「我跟你說,小兄弟這個地方很是邪門,鬼氣森森的,太嚇人了,要不是蠻獸不來這裡,我說什麼都不來這死地方。」

大雄是個自來熟,大大咧咧,一番洽談之後,便很快與童毅熟絡下來。

小傢伙雙目一凝,神色異樣,盯著正前方那幾具冰冷森然的屍體,剎那間他臉色一變,低喝道:「小心——」。

「轟」廢墟突然一陣劇烈震動,瞬間便將童毅身旁的小七,大雄掀飛了出去。隨即童毅四周黑霧繚繞,各種鬼影層出不窮,似幽冥惡魂一般,煞氣陰森,猙獰恐怖。

「嗡——」

童毅祭出神碗,璀璨奪目,朦朧聖輝瀰漫出來,破除一切邪妄之物。四周魂影如雪花般徹底消融,絲絲黑氣如避蛇蠍般快速隱沒虛空。 「嗖嗖——」高空黑影閃動,呼嘯不斷,慘烈氣息撲鼻而至,童毅雙眸奧義流轉,熠熠生輝,橫掃八方,身形如螺旋般自地面騰升而起,腿如罡刀,犀利懾人,碰碰撞擊之聲絡繹不絕。

「啊——」

一聲驚叫聲,瞬間吸引了童毅注意,不遠處,小七,大雄二人此刻狼狽不已,被一具具從天而降的乾屍將兩人砸翻了出去。

「你娘的——真當爺爺好欺負是嗎?」

大雄黑髮披散,艱難站立起來,雙手叉腰,指天罵地,叫囂個不停。

「砰——砰——」

高空之上,陰風怒嚎,煞氣瀰漫,一具有一具仿似永不止境般,砸落下來。大雄避閃不及,再一次被那股可怕的力道給撞飛了出去。

小七速度極快,連連躲避,最終也還是被那密集、恐怖的乾屍給擊飛了。此刻小傢伙卻是無暇顧及他們了,漆黑似墨的夜幕中,彷彿有著一股妖異的力量在針對他,無形的殺機瀰漫四周,凌厲的罡風不斷破空而來,如死亡鐮刀一般割裂一切。


「是——你!」

童毅仰天長喊,聲音像是龍吟九天,又仿似虎嘯山河,滾滾音波如水波般浩蕩開來,可怕氣息涌動四方,虛空動蕩,數丈之內乾屍、鬼影盡皆碎粉。大雄第一時間捂住雙耳,可依舊被震得雙耳齊鳴,氣血翻湧。隨即直接白眼一翻,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可怕吼音,似穿金裂石,山崩海淵一般,附近這片大地都彷彿在顫動。高空墨雲奔涌,黑暗再次籠罩大地,音波浩蕩,劃破長空,震攝八方。然而小七彷彿聽不見一般,原原本本的站在原地。

「轟轟——」

地面顫動劇烈,巨石滾落,罡風呼嘯,此時的小傢伙如一尊神抵般,矗立中央,眸子如銳劍般犀利無比。


凝望著場中央威勢滔天的童毅,小七發綠的眼眸上露出一抹難以掩飾的震驚之色。

「噗——」

無盡黑暗中,兩團綠色幽火自大地裂縫下,騰飛出來。好似鬼火跳動,森寒無比,如一對巨大的魔眼一般,令人發寒。森森邪氣,透發出來,隨即化作兩道綠芒向著正在向著它移去的小七前行的奔襲而去。

同一時間,童毅猛然轉身,眸中迸射出兩抹神光,大步向著小七逼去。

「果然是你!這次我必將滅了你!」

「桀桀——」

陰風舞動,寒氣逼人,凄厲慘笑聲不斷自小七口中傳遞出來。綠色幽光完全入體后的「小七」靈覺敏銳異常,豁然翻身,此刻」小七」神情木訥,綠色鬼氣繚繞,雙眸深處兩抹綠油油的光芒時隱時現,駭人無比。


童毅緩步向前,與其相對而視,兩人此時都未有絲毫動作,就這樣平靜相視。黑幕當中陰風呼嘯不斷,時間點滴逝去,突然「小七」身體綠芒大盛,似一團團熊熊鬼火燃燒一般,幽冷駭人。

童毅隨即將神碗祭出,「轟轟——」好似海嘯奔騰的聲音突兀響起,如鼓鍾般自神碗體內震響起來,下一刻,神碗之內爆發出一陣驚天亮芒,虛空之上,一片金色汪洋呈現出來,金浪洶湧澎湃,驚浪滔天,聲勢浩大,將兩團綠芒卷上高天。

「嗡」一聲巨震,兩團綠光如受驚一般,倉惶從小七體內奔逃出來了,當它看到神碗那一刻,兩團鬼火明顯一陣顫動,凄嚎一聲,狂逃而去。

童毅眸中神光燦燦,一瞬不瞬凝視著小七上空那片金色海洋,海浪陣陣,響徹天際。神碗威力再次增強!這還是他第一次親眼目睹如此強大的神碗之威。感受著那股浩蕩氣息,恍似一尊黃金至尊傲視蒼穹一般,聲威震世,不同凡響,熾烈金芒貫穿蒼穹,神虹道道,炫彩奪目。

「轟——」

突然天空也是開始迸發出滔天烏光,陣陣海嘯聲轟轟作響,振聾發聵,漆黑如墨的天空中,黑色閃電縱橫交織,籠罩上空,恐怖駭人的氣息充斥整片天地間。一金一黑兩片炫目光芒竟似乎有分庭相抗之勢力! 畫妖師 ,貫穿一方天地,威嚴神聖,璀璨奪目;黑芒蓋世,遮掩無盡虛空,攝人心魂,吞噬一切。

「轟——」

怒浪滔天,烏光熾烈,撕裂虛空,無盡的黑浪,浩瀚起伏,席捲蒼穹,聲威撼天動地,毀滅氣息浩浩蕩蕩瀰漫而出,彷彿末世來臨一般,恐怖異常。烏海浪漸漸被金浪所吞沒,金浪橫空,閃耀蒼穹,黑色烏浪不斷收縮,眼看烏光便要被神碗所吞噬殆盡之時,片刻間烏芒便縮小至一粒黃豆般大小的綠點,像是飛逃一般,快速沒入了大雄體內。

隨即原先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大雄突然翻身坐起,眸中幽幽綠光跳動,陰氣沉沉,甚是悚然。他瞬間站立起身來,發出一聲低沉似野獸般的咆哮,戾氣衝天,下一刻他竟向著昏迷的小七撲去,幽冥鬼爪,寒光森森,鋒銳無比,閃電般向著心臟處抓去。

「砰——」

小傢伙隨即出手,閃爍奧義光芒的拳頭橫空劃過,淡淡神芒閃耀,眨眼間便將森然鬼爪給攔截下來,在小傢伙與之相觸碰的剎那,一股滔天巨力便自對面傳遞過來,身形一震剎那間便飛退而去。

「桀桀——小子——你的身體——」

極度沙啞低沉的聲音從大雄口中吐出,像是野獸在嘶吼咆哮一般。數丈之外,小傢伙眉頭緊皺,目光始終停留在陰氣沉沉的大雄身上,來回掃視著。現在他已經確信小七便是因為這綠色幽光附體,而被引誘到此處。

之前與之交手的那兩團綠色幽光。此刻對方實力讓童毅甚是心驚,不知為何此時竟會突然間變得如此強悍。

「混賬東西,趕快給我離開他的身體!」

童毅看著此時被附體而陰氣沉沉的大雄,大聲喝道。

「桀桀——禁忌——要——」

森寒冷笑,似鬼哭狼嚎,令人頭皮發麻。大雄雙目幽光閃動,在童毅身上臉色貪婪的掃視著。

小傢伙此時目光沉凝,冷冷逼視對面大雄,點滴奧義精華涌動出來,右臂璀璨通明,宛若一般絕世神劍一般,殺機森然,直至前方。

「轟——」

就在這時,狂風四起,飛沙走石,漫天黑霧洶湧,大雄靜靜站立在那裡,臉色猙獰,黑髮狂亂飛舞,眼中幽光閃爍。大片黑霧籠著而下,向著童毅鋪壓下來,死氣浩蕩,陰風刺骨。

童毅右臂神光大盛,道道許寸奧義精芒爆閃而出,瞬間便穿透層層黑霧,漫天神光飛散,似天外流星般耀眼絢麗。轟轟聲響震動天空,黑霧漸漸消散,而此時大雄的身影卻已經消失不見!

廣闊廢墟,死寂一片,陰風放肆咆哮著,煞氣森森,童毅腳踏奧義步伐極速而行,飛馳電掣,瞬息數里。那兩團鬼火太過邪異,兩番交手,這詭異綠色幽光多次試圖尋找機會侵佔自己的身體,每次就在以神碗鎮殺它之時,都讓其脫逃而去,甚是惱怒。

童毅心中一沉,事情漸漸超乎了他的預料。那兩團綠色幽光鬼光來歷神秘,詭異之極。究竟還要不要前行呢?童毅此刻內心也是有些矛盾了。前方兇險難料,危機四伏,不宜貿然前行。

不過又想了想這針對自己的綠色幽光,最終還是艱難前行。漆黑夜幕,也不知道前進了多久,終於逼近廢墟深處了。童毅此時默不作聲,因為此處煞氣陰森,死霧瀰漫,令人毛骨悚然。

「鏘鏘——」

罡風怒嚎,震震作響,如死亡之刀割裂而過,犀利無比,令人肌體發寒。神光通亮,絢麗繽紛,童毅只得運用神碗籠罩,艱難前行。壓抑氣息越發濃烈,森寒刺骨,此地更是極其邪異。

瞬間童毅眸孔微縮,下一刻身速一閃,快速向著那片廢墟間飛馳過去。因為大雄就在哪裡!廢墟之內,狂風浩蕩,巨石崩碎、一片狼藉。

廢墟之上,大雄黑髮狂舞,神色猙獰,周身煞氣瀰漫,涌動出來,背後慘綠色鬼火熊熊燃燒,如從地獄走出的邪魔一般,雙眸中森森幽光閃動,直視童毅,死寂冰冷,讓人發毛。 鬼火翻騰,死氣瀰漫,鬼嘯厲吼聲不絕於耳,大雄出手了!陰森煞氣浩蕩四方,大片鬼霧,鋪天蓋地。

「碰碰——」

大雄周身綠焰大盛,雙手猛力揮動,於虛空劃下道道奧義軌跡,成百上千道森然鬼爪突兀顯現而出,利爪似刀,割裂大地,勢若雷霆,向著童毅奔閃出去。

「轟轟——」

山搖地動,巨石滾落,轟轟作響,浩瀚能量涌動四方,劍芒衝天,絢麗通明,罡風肆虐狂舞,席捲整片虛空。

良久過後,浩蕩能量漸漸消散,寒風吹拂,掀走大片沙塵。廢墟間,殘破石崖徹底飛灰粉塵,童毅此時黑髮披散,身形狼狽,若非神碗護體,恐怕已經身隕此處!。

不遠處巨坑之中,人影晃動,漸漸撐立起來。大雄臉色慘白至極,黑髮散落,周身陰氣環繞,眸中慘綠幽光忽暗忽明,甚為詭異。

小傢伙自然看的出來大雄已經被神碗所反震重傷。隨即摧動神碗,頓時神光四射,金光耀天,威嚴無比。

「神碗,給我滅了它!」童毅更是指著大雄大喝道,顯然忘記了大雄也是無辜的受害者。

隨即神碗的碗口好似貫穿一方天地,威嚴神聖,只見一道金色巨芒直接向著把臉色慘白至極,黑髮散落,周身陰氣環繞的大雄普照而去。

大雄體內兩團綠色幽光彷彿承受巨大痛苦隨即離其身體,在神碗的神芒照射下不斷掙扎,其慘叫之聲,好似鬼哭狼嚎,令人頭皮發麻。只聽見兩團綠色幽光發出陣陣嘆息,「禁忌……看來要變天了……」最終逐漸化為灰燼,徹底消散於這片天地之間。

「你丫的,累死我了。」此時的童毅也是滿頭大汗,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片刻后,童毅起身打算去查看下大雄是生是死,當童毅查看時候,頓時身體猛然一震,此時的大雄身體冰涼,沒有絲毫生命跡象。

心中不禁自責了起來,要不是自己祭出神碗消滅的話,他或者也不會死吧?但是也沒有多自責,隨即轉身猛然向著小七所處地方跑去,同時心中也是有一種不詳預感,看著一動不動的小七,童毅身體微微顫抖起來,當查看之時,隨即猛然坐在地上,果不其然小七也是如同大雄一般,早已失去生命跡象。

「啊——」

一道充斥著悲傷的咆哮之聲,自童毅口中傳出,滾滾音波如水波般浩蕩開來,可怕氣息涌動四方。可怕吼音,似穿金裂石,山崩海淵一般,響徹雲霄,萬獸驚慌,皆是匍匐在地, 網遊之神級機械獵人

翌日,清晨。

童毅突然感覺到了一陣無規律的震動,連忙起身,而且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彷彿有什麼巨大的東西從不遠處過來的一樣,地面都因此被顫動起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