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剛剛得到情報,陸司寒根本沒死,和秦凌予帶著警員就往這邊過來,不單單是這樣,陸司寒手中還有印章,我們根本不是他們對手。」

「我們現在可以做的,就是趕緊跑,跑的越快越遠,必須出國!」

「三少爺,不是有架直升飛機嗎,趕緊發動起來,我們逃!」慕阮楓慌慌張張的說,心神不寧。

戰材昱挑眉,難怪申徽浩剛剛沒有接通電話,看來濱城已經攻破。

不愧是他哥哥,不愧是父親一直看好的繼承者。

戰材昱以為這次計劃周密,現在看來,的確計劃周密,不過不是他的計劃周密,而是陸司寒計劃周密!

陸司寒很明顯就是假死,然後想要扳倒申徽浩和自己!

「戰三少爺,不能這樣發獃下去,再晚一些,陸司寒的車就要開到琉璃別院,到時候我們鐵定逃不出去,趕緊做出決定吧。」

「立刻走。」戰材昱說完,走到房間拿出行李箱,行李箱內裝滿現金,然後戰材昱將銀質項鏈戴在脖頸,朝草坪走去。

「三少爺,傅南初就在琉璃別院裡面,要不要我們殺死傅南初再走?」

走到樓梯間,慕阮楓開口說道,憑什麼未來等待他們的就是亡命天涯,而傅南初可以繼續快活生活。

戰材昱腳步微頓,確實答應過少女,要殺死傅南初的。

但是南初是徐希希朋友,是徐希希將項鏈送出去,都要保護的朋友。

「還殺什麼殺,趕緊走,再不跟上來,時間就要來不及。」戰材昱不自然的說完,拿著行李箱下樓。

直升飛機已經停到草坪處,等待戰材昱上去,慕阮楓一個手下,根本沒有話語權,此刻拿著行李箱緊緊跟在戰材昱身後。

慕阮楓同樣沒有辦法,前段時間,自己這樣對待權離亭,一旦陸司寒回來,一旦權離亭從監獄出來,恐怕第一個不會放過的就是他。

「三少爺,我們現在去哪?」飛行員問道。

「這時候怎麼還問這種白痴問題,當然是出國!」慕阮楓忙不迭的說。

「去濱城。」

「三少爺,這時候怎麼能去濱城,去濱城凶多吉少!」

「我說去濱城就是去濱城,如果你不想去,現在就滾下去。」戰材昱淡淡的說。

戰材昱自然明白這個時候應該逃到國外,躲避追捕,但是一旦出國,想要回國就非常困難。

徐希希是執念,好不容易找到徐希希下落,戰材昱必須問清楚,為什麼當初明明說過不愛他的,還要將他送的銀質項鏈貼身保存。

陸司寒與秦凌予來到錦都,在機場分開。

秦凌予直接前往馮德港目前住的別墅。

馮德港正與馮青青一起坐在客廳看電視。

「爺爺,這是秦凌予簽的離婚協議,當初不肯同意讓他去濱城,那個傢伙索性簽下離婚協議,離婚協議上面說的好好的,秦家幾幢別墅,資產都是我的。」

「到時候等到三少爺懲罰秦凌予,也是與我無關。」

「其實早在雲城那個地方住膩,終於可以回到錦都住下,真是痛快。」馮青青笑眯眯的說,認為自己做出一個正確選擇。

馮德港點點頭,不愧是自己孫女,做事半點都不拖泥帶水。

秦凌予雖然各方面都強,但是始終不肯聽話,這樣等於沒有半點用處,是該將他放棄。

說的正高興,門口傳來敲門聲音,馮德港和馮青青沒有當回事情,直接讓女傭開門。

女傭剛剛將門打開,一名警員直接拿槍抵著女傭額頭。

「別墅裡面所有人,蹲下身體,舉起雙手,不準反抗!」

馮德港與馮青青聽到這話,轉身朝後看去,秦凌予一身軍裝,英姿勃勃,進入客廳。

馮德港與馮青青驚的張開嘴,這是什麼情況,秦凌予應該在濱城找一個死透的人,應該在幾天後被三少爺懲罰。

「你你你,你怎麼過來這邊的,秦凌予,難道你是真的不怕死嗎?」馮青青指著秦凌予的鼻子說道。

馮德港同樣站起來,走到秦凌予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凌予,有句老話,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個時候歸順戰三少爺,才是良策。」

「爺爺,還和他說什麼有的沒的,這人就是一塊木頭,根本不懂人情世故。」

「的確,的確我是不懂人情世故,但我懂得什麼叫做情義,懂得什麼叫做盡忠。」

「馮爺爺,從前一直將你當做榜樣,但是現在看來是我做錯,沒有想到國難面前,你的選擇居然是戰材昱,真是讓我失望。」

「現在,司寒已經回到琉璃別院,所有一切都到清算時候,這次過來,就是將你們帶走調查。」

「還有青青,青青和我已經簽過離婚協議,從此以後不用回到雲城,我們終於不用兩看相厭。」

「當初欠你一個孩子,但你整整折磨我四年,也該還清。」秦凌予身體站的筆直,一副公事公辦口吻。 郝健完全被驚呆了,還來不及反應,大腦來不及接收這些訊息,怔了怔笑道:“小寶貝們,你們好,我叫郝健。你們能告訴哥哥你們會些什麼嗎?”

“我會給主人打扇!”

“我會賣萌逗主人樂!”

湛紫靈:佞王休妃 “我會抱主人大腿!”

說完後,誰知他們三個一下子就湊了過去,甲殼蟲,扒在郝健的肩膀上給他扇風。獨角獸彎下腰,撅起屁股在地上跳舞,還把他的獨角湊過去給郝健摸。哈士奇二話不說就抱着郝健的大腿,用舌頭舔來舔去,衝他直搖尾巴!

看他們三個這麼萌蠢的樣子,郝健忍不住在每個萌寵的頭上都摸了一下,眼神極其寵溺,溺愛的看着他們溫聲細語道:“乖,真乖,你們三個都很乖。”

“去吧,給你們三分鐘,先熟悉一下生存的環境。”郝健指了指整棟大樓和小區窗外,關切地叮囑着他們,寵溺的說道:“對了,你們要注意隱藏自己的身份,避免被壞人傷害。我們這個世界壞人還是挺多的,你們要小心呢!”

郝健的話還沒說完,甲殼蟲就在他的肩膀上翅膀抖抖,搖頭晃腦一陣後,院裏院外巡視一番,就在空中飛來飛去。哈士奇衝郝健汪汪犬吠了兩聲,然後就尾巴搖搖大步流星地在房間裏和院子裏走來走去。

他倆很快就適應了環境和角色,開始在房間和樓上逛來逛去了。

獨角獸屁股甩甩大步的走開,可他發現自己的體積太龐大,走路容易破壞建築物,很快他就把自己給變小了,小的就像只甲殼蟲般大的獨角獸,居然像只螃蟹一樣橫着跑出去的,跑到窗前,爬上窗臺,嘴裏發出一段機械音:“獨角,獨角,獨角。”

咣噹,就從窗戶跳了出去。

“哈哈,這三個萌蠢,我很喜歡!”看着他們這麼聽話,郝健心裏開心極了。“這系統送的禮物果然很強大!”

那株開了花,結了果的紅芽並沒有枯萎,它居然又自動退回成那株小綠芽兒!

郝健心裏不覺有點驚喜,難不成這顆神奇的種子還可以循環利用?!

果然短信下面還有幾行小字。

5、摘取一次果實,召喚一次萌寵,週期爲:周,月,年,四季,世紀。營養成分:逐日翻倍。萌寵:逐日變強。生長時間:逐時翻倍。

(也就是說,這次召喚成功以後,要一週以後才能再次召喚了。下一次培育新芽需要喂的精血和太陽花會逐日增倍。嫩芽長成新芽的時間也會逐日增倍。而且一次召喚比一次召喚的萌寵要更加厲害。)

郝健找了個靠陽着地方,將盆栽繼續放在陽光底下曝曬。他知道現在已經過了正午,大概需要二十來個小時才能夠再次讓嫩芽變成新芽了。反正他已經得到了三個萌寵,他也不心急,心裏美滋滋的。

站立在窗前,望着院裏院外,郝健擡手伸出男士金錶,看了看時間,三分鐘的時間快到了。郝健就回到沙發上給自己泡了一杯濃郁咖啡,加上一小撮白砂糖,輕輕攪拌幾下,嗅了嗅,味甘澀苦,感覺還不錯喔。

他享受着咖啡的香濃,坐等三個萌寵寶貝凱旋歸來。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三段悅耳動聽的聲音陸續傳入郝健的腦海裏。原來不用動嘴就可以和他們溝通啊,真是太棒了。

“甲殼,甲殼,甲殼,空氣塵埃正常,沒有發現異常生物,沒有發現異常生物。”

“很好,你做的很棒,快回來吧!”郝健臉上露出一絲愉悅。

“哈巴,哈巴,哈巴,院裏院外安靜,沒有發現小偷,沒有發現小偷。”

“不錯,做的很棒,快回家吧!”郝健臉上露出一絲喜悅。

“獨角,獨角,獨角,水池下水道污染嚴重,是否清理,是否清理?”

“幹得不錯,清理吧,辛苦你了,速去速回。”郝健皺了一下眉。

瞬間,郝健只感覺地下有點輕微震動,不仔細感覺是不會發現的。

“叮,獨角,獨角,獨角,水池下水道清理成功。”

“好的,乖,快回來吧!”郝健緊皺的眉頭才舒展開來,悠哉悠哉的喝着咖啡,心裏愉悅極了。

看來有了這三個萌寵的強大功能,郝健今後的生活水平、生存環境、生命保障將會變得更好嘍!

果然,不一會兒,三個萌寵陸續飛奔到了大廳。

到了郝健的允許,他們三個開始在大廳裏玩玩鬧鬧。把剩下的太陽花,一瓣一瓣摘下來,你餵給我吃,我餵給你吃。看來他們這是餓了!

難道是剛纔四處巡查了一番,消耗的能量比較大嗎?

“來,全都過來,哥哥有話問你們。”郝健放下咖啡,溫柔地向他們招了招手,他們三個頓時停下手中的動作,乖巧的湊了過來,郝健寵溺的看着他們,貼心的說道:“你們是不是餓了呀?告訴哥哥你們喜歡吃什麼?”

“我們喜歡吃太陽花,吃魚,吃肉,吃植物,我們什麼都可以吃的。”

“那吃太陽花和吃魚吃肉吃植物,有什麼區別?可以告訴我嗎?”

“吃太陽花是很純淨的,不用消化吐納雜質,更有利於我們幻變精靈的成長,還有魔法力量的積蓄喔。吃其他的達不到這種效果,或是效果很慢。”

“那就是說吃魚吃肉吃其他植物,會讓你們消化不良嘍?”郝健有點似懂非懂的問道。

“主人,也不全是啦,我們的消化系統是很強大的,就連石頭鐵塊都可以消化喲。所以,根本不存在什麼消化不良的問題哦。”

“那爲什麼達不到這種效果或者效果很慢?”郝健主要考慮到太陽花不好買,更何況要是突然購買那麼多大量的太陽花,肯定會被別人注意到的。

“這樣說吧,我們吃一朵太陽花就可以維持一天的體能,但如果換成吃魚和肉,我們就要吃一噸纔可以維持一天的體能。”

“你們這樣說我就明白了。”郝健心裏有點驚訝,吃魚和肉要一噸才能維持一天的體能,那以後豈不是要把整個重慶市的魚肉都給吃完啊?看來還是吃太陽花劃得着!

關鍵是太陽花沒了還可以種,沒錯,是個好辦法。

“對了,你們會種太陽花嗎?”郝健撿起地上的太陽花,一片一片的餵給他們吃,突然動作頓了下來問道。

“會呀,主人。”郝健把一把花瓣扔在半空中,哈士奇張嘴一跳,就含在了嘴裏,嘎吱嘎吱的咀嚼了起來。

郝健在心裏想着,到時候工作了掙了錢可以給他們租塊地皮,然後全都種上太陽花,這樣它們的進食問題不就全都解決了嗎?! 第908章吃掉離婚協議

聽到秦凌予的話,馮青青與馮德港均倒退一步,從來沒有想過事情居然變成這樣!

陸司寒不是已經死掉,不是死在那場爆炸中嗎?

怎麼可能還會出現,難道所有一切都是陸司寒的套路?

馮德港想到這層,感覺背後冷汗不斷冒出。

或許陸司寒就是想要利用這次出事,判斷出來身邊究竟有誰對他持有反對意見。

陸司寒這個行為真的過於冒險,但是不得不說,一旦成功,所有牛鬼神蛇都能知道一清二楚。

如果換做以前,馮德港還能以秦凌予爺爺自居,這樣說不定陸司寒可以看在秦凌予面上,網開一面。

偏偏馮青青這個蠢貨,已經簽下離婚協議。

短短几秒鐘時間,馮德港想到很多後果,最後一把握住秦凌予的手。

「凌予,其實這次青青實在擔心出事,所以用用離婚要挾你的,就在剛剛青青還說非常後悔和你離婚。」

「青青,對嗎?」馮德港轉頭,一雙渾濁的眸,看著馮青青。

馮青青多麼機靈的人兒,爺爺這樣一說,立刻明白過來,目前能救馮家的只有秦凌予,必須抱緊他的大腿。

「對對對,沒錯就是這樣!」

「現在老公已經平安回來,那份離婚協議不算數的!」

「你們這是在拿我開什麼玩笑,簽名都已經簽下,難道還能當做不存在?」秦凌予不耐煩的說。

馮青青聽到秦凌予這樣說,心一橫,直接就拿起離婚協議,唰唰唰撕成碎片。

「在做什麼,停下來!」秦凌予激動的說。

「不要,秦凌予,這輩子你都別想擺脫掉我!」馮青青說完,似乎是在擔心秦凌予將離婚協議重新拼湊,所以直接抓起碎片塞進嘴裡吃進去。

「腦子有病!」

「你們將他們先抓緊拘留所,暫時,暫時不用審問。」秦凌予嫌惡說道。

「是的。」警員應下以後,立刻帶著馮青青,馮德港離開。

琉璃別院裡面,南初心情不安,雙手環胸坐在床邊。

就在半個小時前,外面傳來直升飛機聲音,南初急急忙忙往外看去,發現戰材昱與慕阮楓乘坐直升飛機離開。

南初不知道他們想去哪裡,甚至有些懷疑他們是不是要對陸司寒做些什麼。

但是南初被關在房間裡面,根本什麼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在心中為陸司寒禱告。

雙手合十,南初幾乎是將所有想到的菩薩,神佛名字通通報個遍。

一番禱告結束,突然房間裡面陷入一片黑暗。

南初有些害怕黑暗,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沒有安全感的環境裡面。

南初連忙起身,跑到電燈開關處反覆按,依舊沒用。

看來已經停電,或者說是有人故意為之,就在南初不斷腦補恐怖故事時候,聽到客房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音,緊接著還有鑰匙開鎖聲音。

權離亭,易醒醒,戴禮都在醫院接受治療,這個時候根本沒人可以來到琉璃別院救自己。

南初第一個想法,就是門後面的一定是壞人。

「咔擦。」房門被打開,從外面進來一抹欣長身影。

「是,是誰?」南初說話帶著一股顫音問道。

「過來送你上路的,戰三少爺交代過,不能繼續將你留著。」門口出現一道低沉男聲,啞啞的,聽著格外冰冷。

「不,不行!」

「肯定是你聽錯戰材昱意思,明明我的身上還有很多秘密!」

「戰材昱一直都想知道徐希希的下落,讓戰材昱過來,讓他過來,我們再談談!」南初不住往後退,退的無處可去。

「戰三少爺,自有辦法可以找到徐希希,而你沒有半點利用價值,臨死前有什麼想說的,快點說吧。」

「嗚嗚嗚,陸司寒,陸司寒怎麼還不過來!」南初說著說著掉起眼淚,說話染上哭音。

黑暗中,男人看到南初這個反應,有些慌張,想要過來查看她的情況。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死在你們手上這件事情,雖然早就想到,但是真的來臨還是沒法接受。」

「要是未來,要是未來你能見到陸儲,記得告訴陸儲,媽媽愛他。」

「還有如果可以見到陸司寒,和他說句——」

「說句什麼?」

「算了,不用說什麼,說了只會讓他更加難過。」南初說完還要吸吸鼻子,看上去非常委屈。

緊接著南初感覺有隻手摸在她的頭髮上面。

「知道會難過,幹嘛還要一聲不響,直接就從濱城離開。」

「知不知道這段時間,讓我多麼擔心?」

聽著熟悉語調,南初立刻反應過來,眼前分明就是陸司寒,這個傢伙居然敢嚇自己!

南初『咻』的一下起身,面對足足高出自己一個頭多的陸司寒,氣憤的扁唇。

「這種事情可以拿來開玩笑嗎?」

「知不知道剛才讓我多害怕?」南初氣憤的說,想到剛剛被嚇哭真是有點丟臉。

「如果再晚來一點,如果戰材昱心狠些,將你殺掉再逃,我們還能見面?」陸司寒說起這件事情,就是覺得來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