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錦諾可愛?」司厲霆哼了一聲,他才不相信這個世上居然還有比自己寶貝更可愛的。

「這個不能比較,諾諾才幾個月,茶茶都幾歲了,而且是個女孩子,超級萌呢,厲霆哥哥,我也給你生個小公主好不好?」

顧錦說來說去又提到了生孩子上面,司厲霆從她手中拿走平板,將她抱去洗手間。

「蘇蘇,我說了,生孩子的事情要看以後你的身體狀況,咱們不能急。」

顧錦頭一扭,「哼,你一點都沒有喬惡魔可愛。」

「喬惡魔是誰?」

「是《帝國爹地霸道寵》裡面的男主,他對女主可好了。」

「蘇蘇……最近我是不是太縱容你了?你居然將我和一個虛幻的人物相比?」

司厲霆沉著臉,「要不,今晚我們換個姿勢?」

「厲霆哥哥,我錯了,我開玩笑的,你比喬厲爵英俊,帥氣,霸道一百倍!」「哼,這還差不多。」 洛嘴角抽了抽:「……」

南宮離也有些茫然,「看樣子他比你年齡大。」

顧柒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冷著一張臉,「我在我們家我位分比較高,像你這麼大的得管我叫外婆。」

妻色撩人:總裁請接招 南宮離怎麼覺得她這句話有點怪怪的,洛忍著笑憋得難受。

這丫頭張口就是胡說八道,經常把人說得一愣一愣的。

本來他還覺得顧柒佔了他便宜憤憤不平,這麼一聽,好歹她是自己的大表叔,南宮離還是外婆呢。

「既如此,這位先生為什麼覺得不合適,這可是中國當代著名畫家的畫作,說他的畫丑爆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到底會不會欣賞,知道人家多厲害嗎?你敢說人家畫的畫丑。

「這幅畫卷上面的是群蝦戲水,你剛剛說送給長輩,蝦等於瞎,這不是在罵長輩眼瞎。

我建議你選擇這幅畫,你看這邊這幅松柏圖檔次就要高很多了。

松柏傲骨崢嶸,且四季常青不衰,送給長輩乃是最適合不過。」

南宮離本來覺得那蝦挺好的,誰知道她這麼一說,他也覺得有些怪怪的。

強婚奪愛:總裁的祕妻 洛則是在心裡佩服這丫頭,一張嘴將死的也都說成了活的,簡直厲害。

在顧柒的胡攪蠻纏之下,最終南宮離選擇了松柏,洛則是替她買下了群蝦戲水。

三人在門口別過,顧柒抱著畫軸笑眯眯,「洛哥哥,謝謝你。」

南宮離聽到一道熟悉的嗓音,他做夢也不會忘記。

那天在游輪上狠狠揍了他一頓,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就匆匆逃離的小混蛋。

他拔腿想要去追,兩人已經上了車絕塵而去。

該死的,那個混蛋竟然是伯納德家族的人!

南宮離看著手中這幅畫,他是不是被耍了?

「該死的!」

洛看著她小臉笑眯眯的模樣,「你就不怕被南宮給認出來了?他今天可是看到了我們買這幅畫。」

顧柒神秘一笑,「洛哥哥,你可真是個傻子,我私下送給爺爺不就完了?」

「小鬼頭,你可別忘了我的事。」

「忘不了,這次是我爺爺大壽,很有可能史密斯家族的人要來,要是凱拉來了,我肯定幫你拿下她!」

「我的終身大事就包在你身上了。」

「兄弟,相信我,沒錯的。」顧柒十分得意。

兩人聊得火熱,突然耳邊響起洛的聲音:「看,是凱拉!上帝啊,已經迫不及待在撮合我們了。」

司機一腳踩了油門,顧柒趴在車窗上,「洛哥哥,你是火眼金睛嗎?這麼遠你都能看得清楚。」

「那當然,事關我凱拉,隔著千山萬水我也能一眼看到她。」

「得,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咱們就開始行動。」

「今天?我們什麼都沒有準備。」

顧柒從他後備箱掏出一跟棒球棍,重新蒙上了臉,「一會兒我扮演好色之徒,你就英雄救美好了。」

洛嫌棄的看了她一眼,「這麼老土的劇情,她會上鉤才怪。」

「切,這可是我研究出來追女十八招中的必殺技,老土是老土,有用就行,你記住出場姿勢一定要帥。」

以洛的身份本不會做這種事,無奈凱拉和他以前遇到的女人完全不同。

以前那些女人壓根就不用他費太大的力氣去追,勾勾手指人家就上來了。

偏偏他之前去追凱拉,被人揍得不輕。

實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他選擇相信顧柒,她一個女人還泡女無數,她說的那就一定管用。

萬一成功了呢?小凱拉,我來了。

兩人協商了一遍,正好凱拉一個人走在一條無人路上。

顧柒掃了一眼那高挑的美女,金髮藍眸,臉生得十分漂亮,尤其是那一雙藍色雙瞳,彷彿要將人吸進去了。

她很喜歡經年的眼睛,但紫色更多的是神秘,藍色不同,藍色是純粹,沒有男人能逃過這樣一雙漂亮的眼睛。

就像是貓兒一樣,慵懶且高貴。

兩人約定好的,等凱拉到她範圍內,她就凶神惡煞蒙著臉出現,洛英雄救美。

計劃很簡單,偏偏這麼簡單的計劃還出了問題。

顧柒在轉角處等著凱拉出現,偏偏就在她之前,洛不知道是太緊張還是太興奮,腳下一打滑直接從牆頭跌了下來。

本來他是遵循顧柒的命令,要以十分飄逸的姿勢出現。

這倒好,一個狗啃泥就撲了下去,正好跌在凱拉身上。

穿著漂亮小洋裙,梳著小捲髮,高貴的小公主被他這一撲,她聽到自己骨骼斷裂的聲音。

這就算了,洛好死不死手還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又是你這個臭流氓,你還有完沒完了,居然敢玩尾隨!」

顧柒一聽到尖叫聲,心道不好,難道有流氓提前下手了?

她提著棒球棍就走出來,看也不看對著洛就是一悶棍。

洛還沒有來得及解釋就被她敲暈,顧柒這才看到是洛。

這笨蛋怎麼比她還先出場,這劇本都被改了,她該怎麼辦?

「救命!」凱拉朝著她呼救。

顧柒只好硬著頭皮自己加戲,「女士,你沒事吧?」

「我手好疼,怕是骨折了,你能不能將我送到醫院去?」

顧柒扶額,別說追女人了,這輩子凱拉都不會答應他了!

「當然可以,能夠幫上你的忙是我的榮幸。」

顧柒將她扶起,「我的車就在那邊,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謝謝,請報警抓著這個流氓,他……他剛剛想……」

凱拉到底只是一個小姑娘,那裡受過這樣的委屈,在她看來某人就是不知廉恥來輕薄她的。

顧柒默默在心裡給洛點了一支香,洛哥哥,對不起,阿彌陀佛。

希望他醒來不要敲碎自己的腦袋,不僅讓凱拉反感,還徹底被打上了流氓的標籤。

「美麗的女士,我會報警,現在先處理你的傷要緊。」

「是。」

凱拉被她攙扶著,凱拉本來有166CM,只不過今天穿著平底鞋。

顧柒加了增高鞋和鞋墊差不多177CM,比起凱拉高了小半個頭。

細碎的劉海斜著垂落下來遮住她的一隻眼睛,眼睛以下被黑色布遮住,給人感覺十分神秘。

髮絲隨風搖曳,顧柒身上有一股很好聞的味道。

「你為什麼蒙著臉?」

「因為做好事不留名,自然也不會留下長相了。」

「你是蜘蛛俠?」凱拉眼睛一亮。

顧柒神秘一笑,儘管凱拉看不到她的笑容,卻看到了她的眼睛里有著星光。

她的眼睛黑黑的,好漂亮!

在黃種人的世界里,有一天出現了一個混血兒,就會覺得他們的眼睛很漂亮。

同理,在見慣了周圍都是藍色或者褐色瞳孔顏色的凱拉,突然看到黑色的眼睛,就像是一顆黑曜石般明亮。

只是一眼,她便已經淪陷。

「不,我是雷鋒。」

「你是中國人?」凱拉並不懂雷鋒這個梗,只是她在發雷鋒兩個音的時候是用中文。

「是,美麗的女士,醫院已經到了,我得離開了。」

醫院本就不遠,顧柒生怕自己貌美如花的洛哥哥被人撿走,她得趕緊趕回去!

「可以給我你的電話號碼嗎?我想要答謝你。」凱拉紅著臉道。

顧柒的第六感告訴她,她完了,凱拉喜歡上她了!

她本該拒絕的,但是一想自己把洛害得這麼慘,要是自己留了凱拉的電話,有機會將她約出來重新撮合兩人!

顧柒還是將私人號碼留給了凱拉,然後絕塵而去。

凱拉看著她的車子離開,眼中充滿了少女懷春的喜悅。

顧柒緊趕慢趕趕回去,洛剛剛醒來。

「成功了嗎?」

「成功了。」顧柒對上他激動的雙眼悶悶回答。

「我就知道我一定會成功的。」

「不,洛哥哥,成功的不是你,是我。」

顧柒真的不忍心傷害他,洛一臉呆萌,「什麼意思?」「她愛上我了。」 洛足足反應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你這是什麼意思?」

顧柒拍著他的肩膀,「洛哥哥,剛剛我在拐角處等你,誰知道耳邊突然傳來她的聲音,她在叫流氓。

我當時一激動一緊張,以為她說的流氓是別人,著急就一棍子敲到你後腦勺上。」

「這就是你打我的理由?」

顧柒點點頭,「我不是故意的,那種情況多緊急啊,誰讓給你手還亂放的,我心裡哪裡計較那麼多。」

「然後她把我當成流氓,把你當成英雄,從而愛上你了?」

「是這樣沒錯。」

「顧柒,我要掐死你!!!」洛伸手就朝著顧柒脖子掐去。

「哥,我的哥你冷靜一點,我已經要到她的電話,我們還有機會。」

洛冷靜了三秒,接著又是一臉憤怒,「什麼,她居然給了你電話沒有給我,我棒球棍呢,我非要敲死你不可。」

「洛哥哥,我這是為了你才從她那裡要來的電話號碼,現在她已經很相信我,我要撮合你們不是很簡單的事情?

你要是掐死我了,這輩子都無法洗白,留著我吧,我可以讓你洗白的。」

洛這才冷靜下來,「真的是為了我?」

「我的哥,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會喜歡女人吧?我喜歡一直都是男人。

混世小神棍 如果不是為了你,我何必要她的電話號碼。」

「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要是你不能搞定她,我就告訴顧老爺子你在外面的所作所為!」

「洛哥哥,你不能這麼對我!」

「那就要看看你自己了!」

「好,一個月就一個月,保證完成任務,哥,你消消氣,一會兒我就回家指定方案。

這次失敗你也不能將錯誤全都推在我身上,要不是你提前出場,我也不至於方寸大亂。」

「這次就饒了你,下次再不成功……」

「我提頭來見!」

「一言為定。」

兩人雄赳赳氣昂昂,猶如一去不返的將士。

洛這才鬆了一口氣,也不算是沒有收穫,至少她成功打進敵營去了。

顧柒找了一家女裝店,第一時間換了一套女裝。

「小丫頭,果然你還是這個樣子最好看。」

「這樣你就不怕我搶你妹子了。」

顧柒撩了一把頭髮,「洛哥哥,好歹我長得這麼漂亮,為什麼你對我就不動心?難道我就這麼沒有魅力嗎?」

洛本來很想要回一句,你一個男人婆有什麼魅力,不過到了嘴邊卻成了:「你我性格太像,和你在一起,就要做好被綠一頭的準備!我可不想別人在我腦袋上放羊。」

如今的顧柒每天都在花草裡面穿梭,他沒有這麼大的勇氣收了她。

這樣的妖孽,也不知道什麼妖孽能收了她。

「哪有那麼誇張,我平時就是和女孩子們玩一玩,哪能真的傷害她們?

再說你什麼時候看到我和男人廝混的,放羊什麼的絕對不存在。」顧柒笑了笑。

「總之我可不敢沾染。」

顧柒嘟著嘴,「我要是真的喜歡上了一個男人,必定一心一意的對他和愛他。」

「那你找到那個男人了嗎?」

「當然沒有了,好啦,我回顧家了,改天見。」

顧柒提著裙擺,拿著畫軸到了顧家。

「小姐回來了。」家裡的僕人們看到她回來都很開心。

此刻的書房,顧老爺子笑眯眯,心情十分好。

「南宮小子,我很多年沒有見到你了,一眨眼的功夫你就長這麼大。」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