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我死都不會忘的!」

黃哥和身後的一眾小弟連連點頭。

「這樣最好!」

佘雨澤瞥了眼黃哥,也沒有吃麻辣燙的心情了,他要儘快將秦穆然回來的消息告訴五哥,而且陸家,還需要幫秦穆然解決掉!

「陸家!你們竟然有眼無珠的要對然哥開刀,那麼就準備好承受五哥的怒火吧!」

佘雨澤在心中想著,然後便是起身,走出了麻辣燙店。

另一邊,莫輕舞和秦穆然也向著康參集團走去。

一路上,莫輕舞總是不由自主的偷偷看秦穆然,剛剛的那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了,雖然她已經不止一次見識過秦穆然的身手了,但是在銅鑼小巷兼職的那段時間,佘雨澤的名號可是多次聽到,而且據她所指,佘雨澤可是道上很厲害的人物,而他背後的那個神秘的五哥更是厲害。

而剛剛通過秦穆然和佘雨澤的對話,莫輕舞也算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秦穆然竟然是五哥的老大!這簡直是太難以置信了!

「輕舞妹妹,你總是偷偷看我幹嘛?」

秦穆然也是注意到了莫輕舞的眼神,臉上泛起賤賤的笑容問道。

「我哪有!」

被秦穆然發現,莫輕舞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道。

「還說沒有?雖然我知道我長得帥,惹女生喜愛,但是你總是盯著我看,我真的會害羞的!」秦穆然調侃地說道。

「秦大哥,就你還會害羞?」

「當然,我可是個靦腆的人!」

秦穆然恬不知恥地說道。

「秦大哥,你到底是什麼人?」

莫輕舞終於忍不住地問道。

「我啊?我其實是一個超級富二代,坐擁千億資金,豪車,妹子,要多少有多少!」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切!吹牛!我才不信呢!」莫輕舞聽到秦穆然吹牛,忍不住白了一眼道。

「嘿嘿!那你就別問我咯,我說了你又不信!真的是!反正,不管我是誰,你只要記得,你是我妹妹,沒人能夠欺負你就好了!」

這時候,秦小受難得展現出十足的男友力。

「嗯嗯!」

自從母親和哥哥都去世后,秦穆然的出現,讓莫輕舞感受到了闊別已久的家的溫暖。

當來到康參集團的一樓,莫輕舞便是打了下卡,正要走進去的時候,趙友亮卻是出現了。

「趙…趙部長!」

莫輕舞看到趙友亮后,眼神之中有一絲的驚慌。

她可是就在銷售部,而趙友亮就是銷售部的部長,現在被頂頭上司看到自己才回來,要是扣工資,可就慘了。

「輕舞啊,現在可是快要遲到了,你去哪裡了?」

趙友亮自動忽略了一旁的秦穆然,溫柔地問道。

「我出去吃了個午飯,回來晚了。」莫輕舞解釋地說道。

「這麼熱的天,還跑那麼遠吃飯,真的是,你早說啊,我帶你去吃午飯,你看看你,最近都瘦了很多。」

趙友亮看著莫輕舞,有些關心地說道。

「不用麻煩了,趙部長,我覺得我吃的挺好的。」莫輕舞拒絕地說道。

「輕舞,你不能總是和我客氣啊,現在又沒有其他的人,我都說了多少次了,別部長部長的叫,多麼生分啊,叫趙哥!」

趙友亮笑了笑,說道。

「趙部長,這樣不好吧?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沒有熟到那一步呢。」

莫輕舞再次拒絕地說。

「怎麼不熟?叫著叫著不就熟了嘛?日久生情對不對!」趙友亮說著。

「趙部長,若是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去工作了。」

莫輕舞太過單純,聽不懂趙友亮的話外之音,而一旁的秦穆然如何聽不出來。

「嘖嘖,趙部長,沒想到你的文采這麼的好啊!好一個日久生情,真的是!」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頗具嘲諷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秦穆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向著這邊走了過去。

「秦穆然,怎麼哪裡都有你!真的是陰魂不散!」

趙友亮看到說話的人是秦穆然,一臉嫌棄地說道。

「什麼叫做我陰魂不散,我還說你陰魂不散呢!真是晦氣,剛吃飽回來就遇到這麼一個不開眼的!」

秦穆然自然不懼趙友亮,尤其是剛才說出那種話后,更是氣憤,直言相對道。

「哼!難怪做保安和司機,這種素質,活該!」

趙友亮冷哼一聲,直接人身攻擊道。

「難怪只是一個銷售部的部長,猥瑣腎虛還陽痿!」

秦穆然懟了回去道。

「你!」

聽到秦穆然的話,似乎是戳到了他的痛處,趙友亮氣的臉都紅了。

「我什麼我!你自己什麼樣,心裡沒點數嗎?還日久生情。」秦穆然鄙視地看了眼他道。

「秦大哥,這是我的部長,你少說一句!」

莫輕舞見秦穆然與趙友亮對上了,連忙出言勸阻道,他可是見識到秦穆然的身手的,害怕秦穆然控制不住情緒,對趙友亮出手,他那一下子,還真的有可能把趙友亮給弄出什麼事情來。

「輕舞妹妹,記得離這種人遠一點,別看有的人西裝革履,人模狗樣兒的,但是內心極其的骯髒與齷齪,不得不提防!」秦穆然看著趙友亮好心提點道。

「啊?」

莫輕舞還是太過單純,不懂秦穆然的話外之音,但是秦穆然對待自己如同親妹妹一樣,他的話,莫輕舞還是願意相信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既然讓她遠離趙友亮,那就遠離吧,反正與他也不熟,哪怕他是自己的部長領導。

「秦穆然,你!莫輕舞,來我辦公室一趟!」

趙友亮被秦穆然揭穿了目的,整個人都有些無地自容,也很是惱怒,當即冷哼一聲看了眼莫輕舞后,便是氣呼呼地走了進去,上了電梯。

莫輕舞看著氣呼呼離開的趙友亮,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她能夠感受到趙友亮非常的生氣,但是現在讓自己去他的辦公室,莫非是要懲罰自己?

「秦大哥,趙部長不會是要開除我吧?」

莫輕舞看著秦穆然,不知道該怎麼辦,有些擔心地問道。

「他讓你去你就去唄,放心,我給他八個膽子他也不敢開了你,這康參集團還不是他趙友亮說了算的地方!」

秦穆然自信滿滿地說道。

「嗯!秦大哥,那我先上去了!」

雖然有秦穆然這句話,可是莫輕舞還是有些忐忑。

「沒事的!等人都刷卡了,我就去銷售部看看你!」秦穆然微微一笑說道。

「嗯嗯!」

莫輕舞點了點頭,秦穆然的話彷彿給了她勇氣,於是便是走進了電梯里。 馮亮臉色一變,連忙把我推出門外,然後一臉緊張的進了門。

www ◆тт kán ◆Сo

這是唱的哪一齣?我有點愣了,看着緊閉的門腦袋都疼了,周圍黑漆漆的,就我自個兒站在門外,又覺得陰森又覺得冷,我抱着肩膀直打哆嗦。

不過馮亮過了兩分鐘就出來了,把碗遞給我說,“今天大仙不舒服,你趕緊喝,喝完咱們就回去。”

我狐疑的看了看馮亮,也沒伸手接碗,心裏納悶的不得了,就算是不舒服,也不至於連門都不讓進吧?而且他剛剛看到的時候,好像還挺痛苦的樣子。

馮亮見我不接,有點急了,直接把碗塞到我手裏,粗聲說,“快點兒啊,我回去還有事呢!”

我皺了皺眉,也沒說別的,捏着鼻子就把那一碗東西喝了,擡眼看了看馮亮,他好像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接過碗衝我說,“你等我一會兒,我去把碗放下。”

我應了就等在門外,過了沒兩分鐘馮亮就出來了,衝我笑笑說,“走吧。”上了車,馮亮就直接開車送我去了別墅。

他今天好像挺着急的,連個再見都沒說,我一下車就開着車趕緊走了,我納悶的摸了摸鼻子,心說我又不是洪水猛獸,至於麼?

進去以後發現楚珂還沒有回來,只覺得腦袋暈暈乎乎的困得厲害,也沒等他,直接就回屋睡覺了。

睡到半夜的時候,我覺得渾身像是撕裂一樣的疼,隱約耳邊有個女聲在譏諷的笑,“真蠢,你就要死了。”我半眯着眼,看到一個穿着紅裙子的女人正滿臉得意的看着我,接着整個人就不受控制的飄了起來,此時我的腦袋像是一團漿糊,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飄,那感覺就像是有人召喚我一樣。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居然到了發現住的地方!心裏一驚,發現身邊有很多像我一樣的人,慘白的臉沒什麼表情,僵硬着身子的往前飄,這、這是鬼魂!?

我嚇得要死,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腳居然都沒着地,身體更是輕的不得了,心裏頓時咯噔一下,這他媽的是在做夢吧!

我仔細一瞅,發現那些鬼魂居然是從墳頭裏面冒出來的,而且特別有秩序的排着隊往大仙的屋子裏面鑽,就連我自己的身體,也控制不住的往那屋裏鑽!我感覺自己的手都開始抖了,不管我怎麼拼命的用力都不能往回走,最後只能認命的跟着那些鬼魂進了大仙的屋子。

飄在我前面的鬼魂看起來特別恐怖,腦袋上全都是血,還有腦漿子,看着他的身板,我突然覺得有點眼熟。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轉過腦袋,僵硬的咧着嘴衝我笑了笑。但他就好像沒有意識一樣,轉過腦袋繼續往前走。

我頭皮頓時一麻,那、那居然是徐剛!想起楚珂說他已經死了的事,我心裏劇烈的翻騰起來。

我玩命的掙扎,但一點用都沒用,等進了大仙的屋子以後,我就看到裏面熬着一大鍋的水,離着老遠我都感覺那水的溫度,奇特的灼熱感讓我渾身都難受,好像只要靠近一點,整個人都能被燒化了。

等我看到那鍋水旁坐着的人時,頭皮就是一麻!馮亮臉色慘白的坐在鍋旁邊,手裏拿着勺子攪拌着鍋裏的水,他穿的衣服很寬大,隨着他的胳膊一動一動的,就露出來一截手腕。

我震驚的張大嘴,那哪裏還是人的手腕啊,分明就是一截白骨!還有沒剔乾淨的肉,帶着一點血絲,就那麼掛在上面,隨着他的手一蕩一蕩的,彷彿隨時都能掉進鍋裏!我胃裏一陣上涌,感覺快要吐出來了!

腦袋裏突然就想起這幾次見到馮亮時的樣子,每次都捂的特別嚴實,除了手跟腦袋,一點肉都沒露着,當時我還奇怪呢,沒想到他的身體居然是一架白骨!

他好像感覺到了我的目光,擡起腦袋陰森的看着我,眼裏濃烈的殺意讓我眼皮一跳,下意識的就要往後跑,他見了也沒阻攔,怪笑兩聲,就那麼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嚇得要死,瘋了一樣往前衝,眼瞅着就要衝到門口了,卻被人一把抓了起來,驚恐的轉過頭,看到的是大仙那張皮包骨一樣詭異的臉!

而馮亮看向我的目光,就像是看一個死人一樣,我手抖得厲害,只覺得像是有一盆冰涼的水從腦袋上整個澆下來,渾身冰涼!

馮亮用勺子不停的攪着鍋裏的水,離鍋最近的鬼魂好像終於有了意識,猙獰着臉就要掙扎,時不時發出尖利的叫聲,卻還是沒有逃開,一腦袋就紮在了那鍋水裏,最後留下一道絕望的嘶吼聲,消失不見。

我震驚的看着那鍋水,那裏面的水真的把剛剛的鬼魂給煮化了!

馮亮看着鍋裏的水詭異一笑,然後從身下拿出來一個東西扔進嘴裏,嚼的咯吱咯吱響,等他吃第二根的時候,我終於看出來了,那居然是人的一截手指!

他扭過腦袋看我,一邊攪着鍋裏的水一邊衝聊天似的衝我說,“冉茴,你知道孟宣是怎麼死的嗎?”

我看着長長的隊伍在一點一點的減少,十幾只鬼魂已經消失在那大鍋裏,心裏慌得厲害,看了看他也沒敢吭聲,然後就聽他咧了咧嘴繼續說,“是被我用白布一點一點勒死的,嘖嘖,真可憐,死的時候還沒忘喊你的名字。”

這個變-態!我咬緊牙根,死死的盯着他,真恨不得親手掐死他,怪不得,怪不得他不去領孟宣的屍體,原來孟宣是他殺的!

他又拿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裏,邊嚼着跟我說,“你想殺我?這輩子不可能了。”

我氣的攥緊拳頭,心裏頓時酸的想哭,原來我什麼都不知道,還誤會他跟於婷婷在一起背叛了我!

“你這個禽獸不如的狗東西!”我扯着嗓子衝他吼,孟宣跟他認識那麼久,他怎麼就下得去手!

他冷笑一聲說,“要不是因爲他,我會現在這副鬼樣子?”

我憤怒的盯着他,掙扎着想衝過去掐死他,他諷刺的笑了笑,端過一碗血就潑在了我身上,我頓時倒抽一口涼氣,感覺身上肉像被放在火上烤一樣,疼的要死。

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說:“對付你,一碗黑狗血就夠了。”

我心裏震驚的不得了,黑狗血是對付邪物的東西,爲什麼對我會有用!看着前面不斷減少的鬼魂,都是跟我一樣半飄着,我臉頓時一白,難道我現在真是鬼魂了嗎?此時我心裏真是又無力又絕望,這他媽的真的不是在做夢嗎!我好端端的怎麼就死了!

就在離着馮亮不到五米遠的時候,我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腐肉味,嗆的我喘不過氣來,心臟頓時一沉,這股味道,居然和我前兩天喝的東西一樣,只不過比那個味道要更重!

突然想起馮亮那隻剩下白骨的身體,心裏沒由來的就是一陣噁心,難道……我以前喝的是馮亮身上的肉!?

事實上我真沒猜錯,我之前喝的那碗水就是用馮亮身上的肉熬出來的,就連我身邊這些鬼魂,也全跟我一樣喝了他的肉水,所以變成了這幅樣子。我心裏後悔的要死,當初怎麼就沒聽了楚珂的話離他遠點!

眼瞅着我身前就還剩下兩隻鬼魂,再過兩秒鐘就輪到我了,我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但是被大仙抓着手臂又根本逃不了,難道我最後就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嗎?死命的攥緊拳頭,真是不甘心!

就在這個時候,馮亮突然發瘋一樣笑了起來,“蒼天有眼啊,我馮亮終於能獲得重生了。”我聽着他的話,真恨不得一口吐沫啐在他臉上,老天要是有眼,早就讓他死一百次了。

馮亮就像個神經病一樣,笑完之後臉立馬就陰了,狠戾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像是瞅着我又像是通過我在看別人,咬着牙開口,“孟宣,我變成今天這樣全都是被你害的,我不但要殺了你,還要殺了你心愛的女人!”

而站在我前面的徐剛突然清醒過來,指着瘋狂發狂般的大罵,“你們竟然殺了她,卑鄙小人!我殺了你!”說着就要掐馮亮的脖子。

而馮亮則是低頭啐了吐沫,斜着嘴笑了笑,“蠢貨。”

馮亮話一落,大仙就衝過去抓住了他,一使勁就把他按進了鍋裏,吼聲震天。我心裏慌的要死,見大仙顧不上我,我趕緊又往門口衝。

大仙速度非常快,我還沒碰到門呢,也被他抓住了,我看着他乾煸的臉,真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撬開,我真是個棒槌!大仙哪裏還是人,他分明就是個鬼!難怪馮亮都是半夜帶我來!

聽楚珂說,除了半夜的時候,也就只有上午十一點的時候,那些邪祟才最活躍,其他時間道行低點的根本就不能出來。

而且昨天晚上來的時候,大仙看到我的時候表情那麼驚恐,分明就是怕了之前楚珂給我的那把玉匕首,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茬呢!

也容不得我多想,大仙把我抓到了大鍋旁,那裏面的水現在已經變成了血紅色,滾滾的冒着泡,我都能感覺到那股快要燒化我的熱度,不用想也知道,知道我扎進這鍋裏,就會跟那些鬼魂一樣,消失的一乾二淨。

擡頭看看馮亮興奮的笑臉,我真恨不得抓花了他。想着反正也逃不了一死了,卯足了勁兒,一口吐沫就使勁啐在了他臉上,看着他憤怒的瞪着雙眼像是殺人一樣的表情,我咧嘴笑了笑,心情終於好點了。

馮亮怒吼一聲:“把她扔下去!”大仙就使勁掐着我的脖子往水裏按,他力氣十分大,我怎麼掙扎都沒用。

就在我以爲自己真要死了的時候,突然就聽見一道憤怒的聲音:“馮亮,你敢動她!” 康參集團銷售部,趙友亮一臉陰沉地走了進來,當正在工作的員工看到趙友亮的臉色后,一個個彷彿躲避瘟神一般地連忙低下頭去,忙著手中的工作。

就在這個時候,莫輕舞也從門外趕了進來。

「莫輕舞,來我辦公室一下!」

趙友亮冷冷地撂下了一句話后,便是走進了辦公室里!

「輕舞,你是怎麼得罪部長了?」

一個跟莫輕舞關係不錯的銷售部同事湊了過來,有些擔心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

莫輕舞也有些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

「那你可得小心點,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們都知道,你一會兒進去,注意點。」

「嗯!」

莫輕舞點了點頭,心裡有些忐忑地便是向著趙友亮的辦公室。

「咚!咚!」

莫輕舞輕輕敲響了趙友亮辦公室的門。

「進來!」

趙友亮的聲音從裡面傳來。

「趙部長,你找我有什麼事?」

莫輕舞有點忐忑地問道。

「把門先關起來。」

趙友亮看了眼開著的門,說道。

「好!」

莫輕舞也沒有多想,點了點頭,便是隨手帶上了門。

「輕舞啊,你和那個秦穆然是什麼關係?」

趙友亮看著莫輕舞問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