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垮海雲上國?好大的口氣!」海皇冷冷笑道,「張昭重,你以為這是在你龜縮地龍虎山?沒有了龍虎山祖師大陣的協助,我殺你如吃飯飲水一樣容易。」

「那好,海皇……你我較量一番,如何?」張昭重微微一笑,出乎眾人意料地首先提出了約戰。

眾所周知,海皇的實力,在六大玄皇之中,當屬第一。張昭重居然絲毫不懼,實在有些費解。

海皇眉峰一豎,冷冰冰地說道:「很好。」

「在何處?」張昭重依舊鎮定。

「他們四位都移步了,那麼此地最好。」海皇冷漠說道。他周身的藍色光華,驟然暴漲,形成了一套寶藍色的甲胄,噼噼啪啪籠罩在他的身軀之上。

隨著甲胄及體,海皇整個人的氣息變得強盛無比,玄皇後期的無邊威煞,隨著他的一呼一吸,蓬勃散發開來。

「海無量,你以為我對上你,沒有把握?簡直可笑!」張天師猛然高喝,「現在就讓你看看,我的祖龍之道!」

張天師周身,一道道金光龍氣,盤旋飛舞,很快凝聚成了九條栩栩如生的金色長龍,環繞著他的身軀。他的氣勢,也在暴漲,很快攀升到了玄皇後期的境界!

「怎麼可能?那五道龍氣,已經被我收藏,你居然還能練成祖龍之道?」海皇明顯震驚了。

「哼哼……海無量,你以為許陽那小子奪去了五道龍氣,就能難倒我?錯了,我張昭重要做成的事情,誰都無法阻擋!別說許陽這麼一個小卒子,就算是你,也擋不住我前進的腳步!」

張昭重傲然指向了下方的星郾城,那高有百丈的巨大雕龍石柱,依然矗立:「我在出雲國五十四城,興建了五十四座天柱祭壇,每日都有出雲復**的子民虔誠祈禱,為我匯聚了剩餘的五道龍氣!我,就是天命所歸!」


「原來如此……虛偽的龍氣,也好誇口?」海皇淡然笑道,「海雲玄軍聽令,後撤千里,沿途截殺出雲叛賊,剪滅五十四城的天柱!」

眾位海雲玄王,轟然應諾。他們在兩大皇者威壓的夾縫之中,早已心生畏懼,此時能夠離開,那是再好不過。(未完待續。。) 「哼,海無量,我既然將這個秘密暴露給你,就代表我已經不需要它了,」張昭重譏笑道,「看來你急怒攻心,心智都開始錯亂了。」

「張昭重,你先活下來再說吧!」海皇冰冷的藍色眸光,掃過張昭重,他身軀驟然拉長、變寬,如吹氣一般迅速漲大,很快長到了三千丈大小,如撐天巨人,而張昭重只是一個螻蟻。



張昭重不甘示弱,同樣施展法身!他的身形,同樣暴漲到了三千丈,與海皇相比,絲毫不弱。

「這下糟了……」海雲諸王後撤,面色沉重。張昭重的氣候已成,不輸於海皇半分。萬一海皇輸掉,那麼海雲上國真的有可能被擊垮。

許陽說道:「與其嗟嘆,不如做一些力所能及之事。」

「許陽說的不錯,」威海王掃視諸王一番,淡淡說道,「陛下、院主、邪皇大人,都在奮戰,擋住了敵人最強的三大玄皇。那麼我等也要儘力而為。傳令下去,兵分兩路,一路截殺出雲叛逆,一路沿途攻佔城池,摧毀天柱!」

眾人轟然應命,紛紛化光飛射。許陽卻攔住了眾人,拱手說道:「威海王大人,我想,我們能做的事情,恐怕不止這一點。」

「哦,許陽,你有什麼主意?」威海王捋須笑道,他對這個精明強幹的小夥子很有好感,畢竟以玄君境界,連續擊殺十名敵方玄王,這份能耐非同小可。如果是其他玄君。敢於質疑他的決斷,早被他一掌拍飛了。

許陽不卑不亢地說道:「六大玄皇的巔峰之戰,可謂決定了此戰勝負。如果我方玄皇落敗。那麼即便我們完美完成任務,截殺敵人餘孽、摧毀天柱,也於事無補。那麼,我們倒不如集合力量,協助我方玄皇高手,擊垮敵方玄皇。」

聽到許陽這番話,眾人都是一呆。隨即搖頭。

方同華副院主嘆道:「許陽!你想法是好的,可畢竟太年輕了,境界也不夠。你還不清楚。玄皇和王侯境界的差距。哪怕是無敵玄王,漠化圓那個級別的存在,面對哪怕是初期的皇者,也根本不是一合之敵。我們想要協助。也根本幫不上忙。」

部分玄王甚至發出嗤笑。笑話許陽井底之蛙。

許陽絲毫不怒,淡淡說道:「我有個計劃,不過需要諸位合力助我。信得過我許陽的,請隨我來。」

說話間,許陽凌空向東方飛射而去。他記得很清楚,東方就是他師父邪皇,與天鋒翰對戰的方位。

威海王微一沉吟,說道:「許陽說得有理。我們就算現在去截殺敵人,也改變不了戰局。不如信他一次,或有奇效。」他一馬當先,跟著許陽飛掠。

威海王是海雲武部中的巔峰王侯,威望素著,絕非許陽所能比擬。他這麼一表態,頓時吸引出大約五分之一的海雲王侯,緊隨其後。

方同華副院主說道:「我親眼看著許陽,一步步從玄師層次,成長到了如今的君侯境界,每每能跨階作戰,給人驚喜。也罷,我也信他一次。」

方同華副院主,在滄瀾府中有著很高的威望,他一跟上,又有二三十位來自滄瀾府中的玄王長老,選擇了跟隨。

剩餘的玄王強者們面面相覷。

「這麼一說,倒是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很想看看,許陽有什麼手段,插手玄皇之間的戰鬥?」一名玄王說道。

「不錯,如果能長長見識,去一趟也無妨,反正有威海王、光輪王兩位表率,我們不算抗命不遵。」又一位玄王說道。

嘩啦啦,幾乎所有的海雲王侯,都跟隨許陽,向東方飛掠而去。

「許陽小子,為何先選擇東方?海皇陛下那裡,才是主戰場,你如果有手段,應該相助海皇陛下,一戰定乾坤。」威海王傳音給許陽說道。

許陽看到眾位海雲王侯都跟了上來,心中滿意,便解釋道:「威海王大人想差了。不論是海皇,還是張昭重,都是玄皇後期,和我們的差距,簡直是天差地別,就算出手,成功率也太低了。不如從最弱的一方開始,天鋒翰和我師父,一個玄皇中期,一個玄皇初期,我們出手的話,很有可能打破僵局。只要能擊敗天鋒翰,將我師父解放出來,那麼我方就多出了一個巔峰戰力,到時候前往北方,相助海雲院主,以二打一,輕鬆就能擊潰烈山國主。最後三個玄皇合力,滅殺張昭重,易如反掌。」

威海王恍然,這就像孩童玩耍的積木遊戲,推倒第一塊積木,後續的積木會依次倒伏。他們這些王侯合力,是去做一根打破僵局的稻草,推倒第一塊積木。

東方數千里之外,天空之中兩片碧青色的光輝,互相交融,顯然是洛白水、天鋒翰兩大皇者,各展所學,全力相搏。

這與許陽在雲都見到的,洛白水與海無涯的切磋截然不同,兩大皇者施展出法天象地之術,化身高達兩千丈,每一拳、每一腳接實,都會引發暴雷一般的巨響,震散天空之中的道道雲氣,踩踏大地之上的山川河流。

許陽與眾位玄王,一來到戰場附近,就被兩大玄皇發覺了。不過,他們都沒有將眾人放在心上。畢竟皇者就是皇者,哪怕是巔峰玄王,都無法插手他們之間的戰鬥,只要敢於靠近,必定會被戰鬥餘波撕碎。

「許陽,該如何動手?」有性急的玄王,直接問道。


「不急,等。」許陽簡短地說道。

洛白水奇形長刀揮舞,每一刀都割裂天空,留下久久不散的虛空刀痕。而天鋒翰,卻是掣出一道深青色的長鞭,甩出道道蛇形罡力,迎擊刀光劈斬。

天鋒翰心中驚訝非常,他本以為洛白水初入玄皇之境,實力不高,才首先挑選了他。可一打才發現,這個對手的玄力之雄厚,簡直令人髮指,是同階玄皇的數倍!境界上的差距,被洛白水以蠻力硬生生填平了。

「裂空之道!」天鋒翰眼眸一冷,長鞭猛然揮出。(未完待續。。) 天鋒翰長鞭揮擊,彷彿化作了一條長長的軟劍,帶著鋒銳的破空之聲!

恰逢洛白水呼的一掌拍出,化作一隻巨大的青色大手,向天鋒翰抓去。

在「裂空之道」加持下的軟鞭,鋒銳無比,輕鬆就將那玄力化作的青色大手,劈成兩半,就像切割豆腐一般容易。

洛白水怪叫一聲:「好傢夥,真有你的。」他身形略略一偏,將這次長鞭抽擊,給躲避開去。

「裂空刃網!」天鋒翰吸了一口氣,握持長鞭的大手,陡然爆發出無窮無盡的幻影,在高速揮擊之下,長鞭噼噼啪啪閃爍出無數鞭影,每一道鞭影,都裹挾著洞金裂石般的銳利鋒芒。

這無窮鞭影,編織成了一面巨大的網,向洛白水的巨**身,轟然罩了過去!

天鋒翰使出這一招,饒是他修為高深,也略有疲色,得意地喝道:「洛白水,我看你怎麼閃?」

「誰告訴你,老子一定要閃躲?」洛白水直起了腰,青黑色的巨**身,猛然雙手握住了奇形長刀,高高舉起。

一瞬間,彷彿天地之間,一切都變得緩慢起來,那迅捷無倫的鞭影,以及飆射而來的刃網,都變得肉眼可辨。許陽等人,更有一種錯覺,彷彿這片天地中,只剩下了洛白水高高舉起的奇形長刀。

強橫的力量在長刀上聚集,洛白水大喝一聲,重重斬落。

「一字天切!」

這一招普通的刀術,在洛白水全力使出來后,卻有崩天裂地的巨大威勢,藍色的天空被劈出了一條深邃的裂口,露出了幽深的黑色裂縫。天鋒翰的長鞭構建出的刃網,被乾脆利落地一貫到底。紛紛斷開。

「居然以蠻力,對抗我的法則之力!」天鋒翰臉色很難看,他知道洛白水難以對付,可還是低估了洛白水的厲害程度。

就算是海無涯,也未必比洛白水更加厲害。天鋒翰恨恨想到。

就在天鋒翰施展絕學【裂空刃網】的瞬間,許陽的眼睛亮了起來。

「所有人,將玄力傳輸給我!」許陽回頭,對身旁的諸位玄王傳音喝道。

「傳輸給你?別開玩笑了,我們這麼多強者,一瞬間傳輸給你的力量。絕對會將你撐爆。」一名玄王吃了一驚,斥責許陽說道。

「沒時間解釋這麼多,信得過我的,就將玄力傳輸給我!」許陽眼中閃著瘋狂的光,「讓我們一起。打贏這場戰爭!」

讓我們一起……打贏這場戰爭!

海雲諸王,一瞬間微微發愣。在他們印象中。能夠決定戰爭勝負的。只有高高在上的皇者。他們這些玄王高手,只是負責打前鋒、收尾,何時能決定戰爭的勝敗?從來沒有過!

可是現在,這個藍衫少年,卻在對所有海雲王侯說,他們合力。可以打贏這場戰爭,做大戰勝負的決定力量。

有玄王喃喃說道:「這……可能嗎?」

「我相信許陽。」朔雪王淡淡說道,他一掌揮出,一股平和的冰極玄力。緩緩依附在了許陽的背心,迅速傳輸入後者體內。

「我也相信。」海雲院的一位玄王長老,同樣伸出手掌。

許陽吸了一口氣,他身軀之上,一道道彩色光華迸射,整個人變成了一個彩色雕像!朔雪王的冰極玄力,以及另外一位玄王的玄力,融入了許陽的彩色軀體之中,讓他憑空漲大了一圈。

「居然真能夠承受王侯的力量傳輸?」威海王眼睛一亮,「我也選擇,相信許陽!」

威海王的手掌,貼在了許陽化身的彩光軀體背後。巔峰玄王的玄力雄厚無匹,許陽的彩光身軀,瞬間暴漲了一倍,已經到了一丈大小。

「我明白了,這是施展了一種類似於法身的手段,將自己的軀體,短暫地變成了八極玄力的聚集體!」光輪王方同華嘖嘖讚歎,「許陽一定是在準備殺手鐧,算老夫一個吧。」

一個又一個海雲王侯,將手掌貼在許陽背心,後者的身軀就像吹氣球一般,迅猛漲大,很快變化成了一個身高數百丈的彩光巨人!

許陽感受到了軀體之中,涌動激蕩的無窮力量,他高聲長嘯,聲音直入天際,響遏行雲。這就是他短暫運轉八極真身,才能無止境地接受諸王傳力。

這一瞬間,一百多位玄王的合力,讓許陽暫時擁有了和皇者對抗的本錢。

許陽並未被強悍的力量沖昏頭腦,他冷冷看向天鋒翰,心中默念道:「一擊,只有一擊的機會!」

聖劍從許陽的掌心之中跳出,迎風變大,最終握在了許陽的彩光大手之中。

此時天鋒翰剛剛被洛白水破掉了裂空刃網,微微有些疲憊。他感應到了旁邊的玄力聚集,微微側目,發現了許陽數百丈高的彩光身軀。

「這小子好像只是玄君層次,為什麼能施展出玄王法身?奇哉怪也。」想歸想,天鋒翰仍是沒有在意,他的注意力,依舊集中在了洛白水的身上。

畢竟一名玄君,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傷到一名皇者。兩重大境界的巨大差距,是任何神功妙術,任何增幅法門,都無法彌補的。

不過,許陽現在不是一個玄君高手,而是一群玄王強者力量的集合體!這就相當恐怖了。

「大日乾元劍術,第六式——百劫!」

許陽高高舉起聖劍,璀璨的彩色光輝,在聖劍鋒芒之上閃耀,無窮無盡的彩光,向聖劍劍體之內涌去。

一劍劈出。

天地之間的風聲、雲氣流動,全都停滯了。

揚眉天地動,劍出鬼神驚。

一彎彩色月牙兒,飄飄悠悠地從聖劍劍體上飛起,向著天鋒翰飛去。

「這是什麼東西?」在理智上,天鋒翰認為這一劍氣勢雖強,但絕無可能傷到自己。可是他的靈覺,卻在瘋狂示警,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從心底浮起。

「快躲!這一招,不可硬接!」

天鋒翰沒有託大,修鍊到他這一步,哪裡會有狂妄的傻瓜?他身形陡然變得飄渺起來,一個錯步,向側方跨出。(未完待續。。)

ps:感謝【草你的是啊】打賞2次588起點幣~!感謝【流顏】打賞2次100點妹幣~!感謝【悠然情天】、【wangfy0221】打賞的100點妹幣~!感謝【magicloud】投出的2張月票~!感謝【天空中的雪】、【雲崖龍淵】、【永久的黃昏】、【ken19740822】分別投出的1張月票!~ 天鋒翰精妙的閃避,看在許陽的眼中。這個藍衫少年,卻是微微一笑,嘴角略略有些得意地勾了起來。

那彎彩色月牙,如跗骨之蛆,陡然加速,繼續向天鋒翰衝擊過去。

天鋒翰大驚,步法連連變幻,與一個呼吸之內,變幻了十四次方位!可他做的一切,都是徒勞的。這一彎彩色月牙,毫不客氣地印在了他身上。

如果追求殺傷力,許陽完全可以使用第七招「滅世」劍式,但他為了絕對命中敵人,所以選擇了第六招「百劫」劍式。

百劫劍式幻化出的月牙,附有許陽的心神操控,確保能夠擊中天鋒翰。

許陽相信,只要他提供一個機會,那麼師父洛白水,肯定會抓住,並將天鋒翰擊敗。這是他對洛白水的信任,邪王的名頭,是在無數次大戰中打出來的。

許陽在使出這一擊之後,渾身涌動的玄力,全都被聖劍掏空了。不僅是他,就連傳輸力量的眾位海雲王侯,也在一瞬間感覺到了那股強的令人髮指的吞吸力量,彷彿許陽體內,有一個小小黑洞,在吞噬諸王的玄力。

許陽收起了聖劍,他有些疲憊,對著海雲諸王一笑說道:「可以等待結果了,我們能做的,已經做過了。」

巨大的彩色身軀驟然縮小,許陽的八極真身消失了,而海雲諸王的力量傳輸,也已經停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