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你們店長過來?今天這事不能善了了。」

其他服務員看情況不對。

趕緊給店長打電話。

店長今天到總部培訓去了。

得知消息,連忙請假,以最快的速度趕了回來。

這時候店裏已經圍了很多看熱鬧的人。

店長回來,第一時間把人遣散開。

定晴一看,我靠,這人原來是蘇家的大公子。

「蘇大公子,是什麼風把您吹來了。」

這個年紀大的女服務員是店長的親戚。

她以為店長會給自己說話。

沒想到那對兄妹的來頭還不小。

「你認識我?」

「京都蘇大公子,誰人不認識呢?」

「你就算認識我,這事也沒那麼簡單。你們那個服務員,不光強買強賣,污衊我妹妹是被包養的,你們店裏的員工就這素質,還搶自己下屬的單子。把你們老闆找來。我到要看看。你們老闆是誰,瞎了眼招了這麼一個玩意。這事今天給爺解決,爺就不走了,你們也別想做生意,大家都幫忙評評理,這事是誰的問題?」

蘇林哲那話越說越難聽。

一副地痞樣子,不鬧大決不罷休。拉了一張客人做了椅子就那麼罷在店門口。

店長聽完了蘇大公子的這番話,腦門上頓時滿頭大汗。

這是他姑媽家的女兒,平時就有一些眼高手低。

說不好聽點就是狗眼看人低。

他也說過她多次了,甚至有幾次要把她辭退,不過一到這個時候,姑媽就來家裏鬧,弄得雞犬不寧,平時自己在店裏面的時候還好,看住她。她也不敢這樣子。

沒想到,今天自己就這麼一會不在。

她就惹出這麼一個大亂子。

還是惹了京都蘇家大公子,這回可是真踢到地板了吧。

店長一邊擦汗一邊繼續賠禮。

「蘇大公子,你大人不計小人過,我先替她道歉。」

「不用你道歉。就把你們老闆喊來。今天這事沒那麼簡單。」

店長拗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只好到一邊給自己老闆打電話。

響了一會,電話就被接通了。

店長把這事彙報了上去。

等著老闆那邊做決定。

電話是姜河接的。他是葉秦川的助理兼兄弟。

姜河聽了情況感覺事態有些嚴重。

連忙讓店長先安撫一下蘇大公子。他很快就過去處理。

這才急急忙忙的跑到了葉秦川的辦公室。

連門都沒有敲。

「葉少,出事了?」 小天狼星越獄了。

小天狼星越獄之前提耶拉聽了一晚上的嚎叫,哪怕在前世的電影裡面,提耶拉也從沒聽過那麼絕望的嚎叫——

那是憤怒,痛苦,悔恨,混雜著絕望的吼叫——

那是小天狼星布萊克最後一根理智岌岌可危的聲音——

詹姆斯波特和莉莉波特之死沒有磨滅他的理智,十幾年的牢獄生活沒有磨滅他的理智——

但是提耶拉簡單的幾句話卻成了壓死布萊克理智的最後一絲稻草——

當天晚上,通過吼叫發泄完自己情緒的小天狼星布萊克在黎明到來之前逃離了阿茲卡班。

而且正如提耶拉所料,小天狼星帶走了那本相冊——

想也知道,以小天狼星布萊克的性格,怎麼可能放棄這本滿載了哈利波特成長點滴的相冊。

這對他來說比布萊克家族的萬貫家財還珍貴——

這也讓提耶拉能根據這本相冊隨時隨地定位布萊克的位置,同時,如果小天狼星布萊克把那本相冊貼身收藏——

就好比現在,提耶拉的那本相冊正被小天狼星以一種比肌膚之親更親密的形式隨身攜帶——

現在的小天狼星布萊克正以一條狗的形態從阿茲卡班刨向海岸,而那本相冊則因為小天狼星的阿尼馬格斯魔法而與黑狗形態的他融為一體——

所以現在提耶拉不僅僅能讀取小天狼星的思想,甚至從某種程度上——

提耶拉能影響小天狼星布萊克的肉體。

不過提耶拉並沒有這麼做。

提耶拉現在已經控制了一個「吉德羅洛哈特」的馬甲,再控制一個「小天狼星布萊克」的傀儡對他的精神負擔太大——

這會讓他無法專心進行很多魔法的研究和儀式的解析。

而且……提耶拉認為,以小天狼星布萊克純粹的格蘭芬多搞事兒天分,讓他自由活動遠比把他做成傀儡要強。

小天狼星布萊克越獄三天之後,在小天狼星還在英國北邊的荒野上刨土挖田鼠吃的時候,提耶拉已經讓多比準備好了一座豐盛的午餐——

今天是他和謝諾菲留斯洛夫古德約定好的見面詳談雜誌合作事宜的日子。

地點就在他家,時間午餐時間。

「叮咚——」

「放著我來!」就在多比準備去開門的時候,提耶拉阻止了他。

「他們或會成為我們的盟友,不必隱瞞。」提耶拉說道。

「好的,先生。」多比說道。

今天多比穿了一身西服,是提耶拉特意去麻瓜的服裝店定製的娃娃服,給多比穿正合身。

餐桌上有五個座位——

謝諾菲留斯洛夫古德回信上有說他會帶盧娜洛夫古德前往拜訪。

洛夫古德父女兩個座位,洛哈特父子兩個座位,還有一個座位很明顯了,是留給多比的。

是的,提耶拉今天準備讓多比在客人面前上桌一起用餐。

甚至特意為此定製了一套西裝。

這對其他巫師來講或許是一件侮辱或者挑釁的行為,但提耶拉相信,謝諾菲留斯洛夫古德肯定不會這麼認為。

提耶拉自然不會毫無準備就和謝諾菲留斯洛夫古德合作,在從魔法部回來的這三天里,提耶拉已經靠著「吉德羅洛哈特」的名氣向對角巷的報社,書店,還有其他年長的巫師打聽謝諾菲留斯洛夫古德的為人——

結果讓人大吃一驚。

謝諾菲留斯洛夫古德比小天狼星早兩屆畢業,那時正是伏地魔崛起的開端。

但謝諾菲留斯的魔咒天賦並不如何強大,成績也平平,所以畢業之後並沒有加入魔法部,不過好在他上學期間博聞強識,讀的雜書足夠多,再加上文筆也不錯。

因此謝諾菲留斯一畢業就被《預言家日報》聘用,並且因其在伏地魔得勢期間所寫的犀利的批判性文章而被魔法部和《預言家日報》共同譽為「明日之星」。

一時風光無限,並且和當時魔法部神奇動物管控司的潘多拉赫菲斯托雙雙墜入愛河。

但隨著魔法部戰後重建工作和對食死徒審判工作的逐步完成,謝諾菲留斯洛夫古德卻對魔法部輕判諸如盧修斯馬爾福一類食死徒的決定產生了不滿,於是在《預言家日報》上公開寫文指責魔法部的官員都是一幫——

「不分是非的守財奴。」

而後謝諾菲留斯洛夫古德便與魔法部和魔法界的主流聲音漸行漸遠,後續發表了——

《論狼人巫師的保障與權利》,《如何保障因棲息地遭到破壞的人馬們的權利》,《混血巫師在現今社會中受歧視的現狀》等幾篇文章。

並且最終謝諾菲留斯憑藉一篇《論伏地魔在奴役家養小精靈中的體現》引爆了整個魔法界。

文章中他將巫師對家養小精靈的奴役類比成伏地魔統治魔法部的行為,並且義正言辭的譴責這種是一種不道德的,違反人性的行為。

此文章一出,在魔法界掀起一陣軒然大波,無數的恐嚇信和詛咒信相繼投入洛夫古德家的郵箱。

魔法界的那些古老家族將謝諾菲留斯開除出《預言家日報》,並收回他的「明日之星」獎章,封鎖他的發聲途徑。

至此,謝諾菲留斯與魔法界的主流聲音徹底決裂,並且在其夫人的支持下創辦《唱唱反調》雜誌。

《唱唱反調》除了刊登那些據說在世上根本不存在的生物的目擊新聞與一些非主流的新聞消息外,還會發表一些抨擊魔法部時政的文章。

因此《唱唱反調》雜誌的主要受眾是為魔法部所不能接受的底層巫師——

即受到巫師主流社會歧視的狼人,東躲西藏的吸血鬼,混血巫師,想要融入巫師社會的人馬,被古靈閣開除的哥布林妖精,真心想改邪歸正的黑巫師,以及在魔法部角逐權力的過程中被政治對手強行誣陷成食死徒而不得不躲進翻倒巷的正派巫師。

得知了這一情況的提耶拉當機立斷,改變了策略——

原本提耶拉只是想扶持《唱唱反調》為自己攫取到話語權,但是現在得知《唱唱反調》居然有如此龐大的群眾基礎之後,提耶拉發現自己似乎還可以用過這款面向底層巫師的期刊在魔法界凝聚出一股不小的,對抗魔法部的力量。

甚至——

他只要操作得當,還可以在第五年級魔法部公信力下降的時候,從英國分裂出來第二個魔法部。

在魔法界培植自己的勢力對提耶拉來說或許不是那麼必要,但如果有足夠的勢力確實能為提耶拉節省很多事情。

比如材料的尋找,試驗品的捕獲,還有消息的獲取。

就好比這次探尋幻夢境一事。

假如提耶拉在魔法界有一批得力的助手,那他就完全沒有必要將拿五萬塊錢砸到麻瓜世界。

7017k 光頭水晶人是整個古文明遺迹的控制核心智腦,這可不是『洪』所謂的智腦,而是真正具有人類智慧的智腦,甚至有都有了一絲人類的感情!它最根本的程序就是忠誠於隕墨星,所以它自認是隕墨星一員!

隕墨星作為一股強大勢力的核心老巢,只有真正有天賦、有毅力、有悟性的才能進入!否則就算是行星級武者都沒資格進入。

光頭水晶人非常看重王毅,所以不介意給出他更多獎勵。

要知道,雖然王毅的念力振幅只是24,但是展現出來的攻擊力卻是行星級七階精神念師的念力振幅24,他本身只是行星級五階精神念師。

所以實際上的評價,是遠遠高出24的念力振幅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