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一天天的總沒有胃口,也不知是熱的,還是水土不服,今兒個吃了這個刨冰,才知道,竟然還有這麼好吃的東西。」

顏幽幽媚眼一笑,看着雲語瑢如同小倉鼠一樣閉着嘴咀嚼,感覺可愛的緊。

「這刨冰,夏日吃清涼解暑,用逸王的話說,吃起來口感細膩,入口化渣,不甜不膩。」

「對!對!對!正是這樣了。」

雲語瑢一邊吃着,一邊讚不絕口。

眼看着吃下去大半碗了,顏幽幽忙伸手把剩下的半碗從雲語瑢手裏奪了下來。

「去去暑氣得了,你頭一次吃,小心吃壞肚子。」

「唔!唔!」

雲語瑢眼睜睜看着那半碗刨冰被顏幽幽奪走。

「我還沒吃夠呢?」

顏幽幽無奈一笑。

「怎麼能一次性都吃個夠,你頭一次吃,悠着點。」

「對啊,公主。」

一旁,靜言端著剩下的半碗刨冰,也勸說道。

「公主要是想吃,改日來玉巷園,奴婢給公主另做。」

「那,那好吧。」

雲語瑢不情願的放下勺子。

「說好了,改日我再來,你一定要給我另做一碗新的。」

靜言笑着點點頭。

「是,奴婢記住了。」

說着,端著半碗刨冰出了屋子。

顏幽幽靠在椅子上。

「你來找我,不會是為了這一口吃的吧?」

雲語瑢一聽,想起自己此次來的目的,頓時小臉莫名的一紅。

「嘿!你這是什麼情況?」

顏幽幽指了指她發紅的小臉。

「我那刨冰里也沒有放辣椒啊!你臉紅什麼勁?」

「顏姐姐,你別打趣我。」

雲語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顏幽幽一瞧,心思一轉,似乎明白了什麼,笑意盈盈道:

「此時此刻,姐姐我送你一首詞。」

「啊!」

雲語瑢不明所以的抬頭。

「咳咳咳。」

顏幽幽捂著嘴,咳了一聲。

。「姑娘,已經第二十日了。」粉黛熬了一碗魚湯端給小如,她進食越來越少,總是吃幾口就飽了,粉黛隱隱有些擔憂。

小如有氣無力的轉過頭來:「已經第二十日了嗎?」

粉黛點點頭,將魚湯放在她手邊。

小如看着……

《從前有隻小鳳鳥》第二百章第二十日 「兄弟,放了我們,我們給你魂液,活人靈魂……」

四個鬼求饒著,許以重利,想要離開。

可惜,他們的重利,何凡沒有絲毫興趣。

相反,對於他們本身,充滿了興趣。

「你們掙扎的慾望很強烈。」

何凡微微一笑,直接廢了他們修為,吸收鬼氣。

刺青吸納鬼氣,迅速轉化吸收,溫暖氣流迅速增加,修為再次進步。

五級中期!

將四個鬼全部丟給老李,何凡再次離開。

再次來到北區,這裡鬼氣消失了,不知道是被嚇跑了,還是全被王胖子給抓了。

沒有鬼,何凡也不再多留,找了個無人之地,演練槍法。

鬼槍破空,萬千絲線纏繞向前方,旋即收縮,強橫力量,震的空氣炸響。

撼龍槍!

演練一遍,何凡舞動長槍,開始練習基礎槍法,然後再練習撼龍槍。

一直練習到凌晨四點,回家畫紙人。

白天如往常一般,畫出四個紙人,改造兩個。

陽間的東西,也買了一堆。

一直等到十一點,何凡帶著紙人,前往約定地點收穫。

山上草木茂盛,陰氣濃郁,偶爾有陰風吹過。

四周無人,安靜異常,何凡在路邊坐著。

時間流逝,等到六點,前方出現一團巨大黑影。

一輛大巴車,飛速駛來,鬼氣濃郁如墨,攜帶陣陣陰風。

何凡站起身來,招了招手。

大巴車在他前方三米處停下,一名籠罩在黑袍中的鬼飄了出來:「何凡兄弟。」

「於峰兄弟。」何凡微微一笑,迎了上去,收到紙人傳遞的信息。

「話不多說,先卸貨。」

黑袍鬼招了招手,大巴車車門打開,三個成年人大小紙人扛著箱子,飄了出來。

「紙人?」

何凡目光微凝,這傢伙,也學了畫紙術不成?

不對,這紙人有陽氣波動,而且還有一股血腥氣息。

陽間的扎紙術?

背後的修仙者做的?

「何凡兄弟也喜歡這紙人?」黑袍鬼笑著道:「可惜了,這不是我的,不然我就送兄弟幾個了。」

「不用了,我只是覺得驚奇。」何凡笑道。

黑袍鬼不再多言,指揮著紙人搬運貨物。

很快,一堆貨物搬完,黑袍鬼飄向大巴車:「接下來,就交給何凡兄弟了。」

「陰界貨源,就拜託你了。」何凡笑道。

「合作愉快。」

黑袍鬼揮了揮手,大巴車再次啟動,快速離開。

「還真是大膽,連大巴車都敢偷!」

何凡臉色冷了下來,給小童打了電話,讓他們帶著東西去老李小賣部。

剛交代完,電話響了,一個陌生號碼。

「是使者嗎?」王東小心翼翼地問道。

何凡淡淡道:「是我,你抓到鬼了?」

「抓到了,就在昨晚見面的地方,另外有個棘手的事情,想請使者幫忙。」王東道。

「什麼棘手的事情?」何凡問道。

「有一個鬼纏住小女孩兒,死活不出來,我擔心傷了小孩兒,請使者帶拘魂索來。」王東沉聲道。

「我馬上到。」

何凡掛斷電話,小童他們已經下來了,交代一聲,飄向北區。

漆黑街道,王胖子一個人,蹲在馬路邊,手裡捧著一個豬耳朵,大口啃著。

何凡飄蕩而來,神情淡漠:「王東,那小女孩兒呢?」

「在那邊,父母陪著,我已經綁住她了,他們不敢過來。」王東指著馬路花壇:「那鬼死活不出來,真是氣死我了。」

何凡看了一眼,兩米外的花壇處,三道人影擠在一起,瑟瑟發抖。

「那就將他抓出來。」何凡冷聲道。

「使者請。」王東連忙帶他過去:「待會我逼迫那個鬼,使者只要用拘魂索一捆,強行拉出來就行。」

何凡點頭,拘魂索之下,這些鬼反抗不了,只能乖乖就範。

考慮到自己還是個活人,以後可能會遇上,道:「陰間使者,不方便露面,我以鬼氣遮掩。」

鬼氣瀰漫而出,何凡完全籠罩自身。

兩人來到花壇處,一對中年夫妻,正死死抱住一個十二歲小女孩兒,一見到何凡,嚇了一跳。

王東連忙道:「這位便是陰間使者,二位不必擔心,我和使者這便將那鬼抓出來。」

「陰間使者?」十二歲小女孩兒目光陰冷,冷嗤道:「你一個鍊氣六層的低級修士,也能請來使者?」

「你這小鬼,修為還不如我呢,口氣不小,至於是不是使者,你馬上就知道了。」

王東冷笑一聲,將豬耳朵收好,並指如劍:「金光萬道,禁鬼驅邪!」

劍指攜帶金光,點在小女孩兒眉心。

「呀。」

尖銳的叫聲響起,一名青年男子虛影顯化而出,差點從小女孩兒身子飛出去。

鬼氣翻湧,無數鬼氣死死連接著小女孩兒,青年男子冷笑道:「別白費力氣了,再敢亂來,我就殺了她。」

嘩啦啦

話音一落,漆黑鎖鏈出現,猶如靈蛇,困住青年男子。

「拘魂索?」

青年男子驚恐尖叫,這死胖子,居然真的請來了陰間使者!

他一個鍊氣六層,怎麼可能?

拘魂索困住,鬼氣瞬間消散,何凡用力一拉,直接將青年男子扯了出來。

小女孩兒身子一軟,攤倒在父母懷中。

「我在那邊等你。」何凡丟下一句話,拖著青年男子離開。

王東則交代夫妻二人,照顧好小女孩兒,又給一張護身符,這才讓他們離開。

事情辦完,王東打開布袋,放出四個鬼。

這次質量不錯,四個三級頂峰的鬼,他抓的青年男子,更是達到四級。

這些鬼,在陽間提升很大!

「此次多謝使者幫忙了。」王東拱手道。

「你也幫了我不少,守護陰陽兩界,是我的職責。」何凡平靜道,頓了頓,道:「對了,你可知,扎紙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