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拜見吾皇,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聲音很大,震耳發聵。

但秦雲卻絲毫沒有笑容,甚至是伸手打了他這個笑臉人。

「圍起來!」他一聲令下,充滿冰冷。

噠噠噠……

密集的腳步聲響起,幾百禁軍,直接在城門口圍住了宋璟等文武官員。

頓時,百人變色,瞳孔驚恐!

宋璟的國子臉瞬間蒼白,一股不好的預感浮現心頭。

強撐著,才沒有求饒。

心中瘋狂大喊,怎麼辦,怎麼辦?

這時候,秦雲冷笑走近,挺拔的身軀有着帝王威嚴,嚇得荊州百官是顫抖不止!

「宋璟,聽說你跟着門閥一起,要反朕?」

犀利的話,飽含殺機!

宋璟只覺得有一把刀已經架在了脖子上。

他冷汗直冒,眼神閃躲,砰的一聲跪倒。

「沒,沒有啊!」

「陛下,老臣不敢啊。」

「食君之祿,報君之恩,我怎敢跟門閥造反?」

秦雲譏諷一笑,一腳先踢翻了他。

目光又看向其他官員:「你們呢?有沒有主動認罪的?」

百官震恐!

急切開口:「陛,陛下,我們真的不敢反啊!」

「如果我們要反的話,又豈會等您親自來問罪?」

「幽州等地局勢混亂,風言風語很多,您可不要中了門閥的奸計啊!」

「……」

秦雲冷冷看着眾人,不屑道:「朕看你們是有那個心,卻沒有那個膽!」

荊州眾人,面色蒼白,跪在地上不敢抬頭,也不敢回話。

「好,朕姑且不治你們牆頭草的罪。」

「你們一個個的來告訴朕,飛雲騎等軍隊的大將被幽州抓走,你們距離如此之近,為何不出兵援助?」

問到這裏,宋璟等人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這句話,才是問罪的重點啊。

秦雲的眼神逐漸狠辣,怒吼道:「告訴朕,為何不援助?!」

宋璟顫抖,連忙哭訴道:「陛下,微臣並不知道啊。」

「等知道了,人已經被抓走了,幽州順勛王的軍隊龐大,微臣沒有聖旨,也不敢動啊。」

秦雲更怒,聲音如雷。

「放你祖宗的屁!」

砰!

他狠狠一腳,踢翻宋璟,宋璟慘叫一聲,摔倒在地,嘴角有鮮血溢出!

還沒來得及說話,又被秦雲的腳各種踩。

大罵道:「你當朕是傻子嗎?」

「飛雲騎等三位大將,都曾向你求救,你卻對此充耳不聞,一點出手的意思都沒有!」

「這些事你以為朕不知道??」

「狗東西!」

宋璟發出慘叫:「啊!」

「陛下,不要踩了!」

「微臣的骨頭斷了……啊,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

「我不該怕事,我該去營救的。」

「但我真的沒有造反啊。」

他不斷慘叫,在地上打滾,躲避秦雲的腳,但卻被踩的更慘。

紫色官服上全是腳印,十分狼狽。

那裏還有一州刺史的威嚴。

四周的那些荊州高官,莫不是忌憚至極,渾身發顫,生怕被清算。

「哼!」

「你現在知道錯了。」

「朕的十幾位愛將,他們的命怎麼找回來?」

秦雲怒吼,雙眼血紅,磅礴殺氣開始浮現。

「陛下,微臣真的知道錯了。」

「微臣就是怕惹怒了順勛王,吃不了好果子,誰知道……」

宋璟不斷的磕頭,肝膽俱裂。

「哼,到地獄去懺悔吧。」

「你妄為一州刺史!」

聞言,宋璟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和求饒:「不要啊,陛下……!」楚玄辰想到雲若月這幾個月來的轉變,不由自主的想信任她。

她連斷掉的手臂都能接好,說不定,還真的有辦法解這個難題。

不過,他不能把話說死了。

這時,台下的人已經憤怒的議論了起來。

「這可是沸騰的油鍋,那麼燙,稍稍靠近一點,手都會被燙傷,更何況把整隻手伸進去?我看大邑國的人就是在刁難楚國,他們分明是故意的。」

「說不定大邑國的人常年打獵,手上的繭子比較厚,他們才敢把手伸進去,我楚國的人個個細皮嫩肉的,

《雲若月楚玄辰》第742章又是激將法 酒吧內經過魏凜和蔣夢婕這一鬧騰,眾人的興緻也沒了,紛紛道謝秦少買單后離開。

收銀台,王思明咯咯咯的嘲笑秦峰這個倒霉蛋,白遭了489.9萬。

秦峰:「我越想越不對勁,感覺這兩口子好像串通好了一起逃單。」

「哈哈哈……」

「你笑個鎚子啊笑!還不是你嘴賤說是我拉他來酒吧,明明就是魏凜自己想來玩,還特么裝逼要全場買單,牛倒是吹出去了,單由我來買,我特么也想唱一首《算什麼男人》獻給他。」

篤篤篤,馬經理在門口聽到消息后跑來,王思明問:「那兩冤家和好沒有?」

「保安上來說魏少下樓和蔣小姐說了幾句,然後就獨自開車走了,然後蔣小姐氣不過追了開車追了出去。」

王思明哦了一聲:「這妹子傻乎乎的,人家魏凜開的柯尼塞格,就她那輛小馬丁追得上才有怪。」

馬經理:「呃……應該是追得上。」

「你在開國際玩笑吧,阿斯頓馬丁追得上柯尼塞格?除非拿我那輛蘭博基尼毒藥興許有一拼。」

「對!蔣小姐今晚開的就是蘭博基尼毒藥。」

王思明很懵:「不是,我的毒藥怎麼在夢婕手上?秦峰你搞的鬼嗎?」

秦峰大笑,堵在胸口的那口惡氣終於舒坦了,「哈哈哈…今早夢婕來俱樂部溜達,估計是在找魏凜在不在我俱樂部,然後她說她的小馬丁弄去保養了,覺得你的毒藥好看,說開走玩一兩天,沒想到是為了追柯尼塞格,夢婕這妹子的套路深啊!」

一王思明差點當場噴血而死。

「他們吵架管我們什麼事兒,你搭進去500萬,我搭進一輛蘭博基尼毒藥?走!把這兩口子逮回來好好教育,太不像話了。」

兩人受傷的男人匆匆下樓走出酒吧,朝環顧一圈后朝保安喊話:「朝哪邊走的啊!」

「五洲大道那邊!」

「走走走!」

嗡——

嗡——

軒尼詩和918開足馬力追趕毒藥。

五洲大道寬又長。

一聲聲撩人的聲浪深夜炸街,一道道嗖嗖嗖的車影風馳電掣的從眼前掃過,夜宵攤前的人擼著串望着前方超跑大戰。

「剛才是啥跑過去了?」

「好像是一輛毒藥在追柯尼塞格。」

嗖——

嗖——

話剛說完,又是兩道疾風駛過。

「這好像是軒尼詩和保時捷918?」

「今晚啥情況,這群二代玩瘋了是吧?」

嗖——

嗖——

又有兩道疾風駛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