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主上,是我錯了!可是我只有這麼一個女兒,還請主上救救我的女兒!如果她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墨彩雲哭著祈求道。

人形黑煙沉默了片刻后,飄到了床邊的墨九琪身邊,黑色的煙霧分散鑽入了墨九琪的身體……

片刻后,黑煙從墨九琪的體內鑽了出來,再次化為人形,看著地上的墨彩雲道:「我可以救她,但是她從此以後必須心甘情願的聽命與我!」

「好好,只要主上能夠救活我的女兒,我什麼都答應,什麼都答應!」墨彩雲急忙點頭道。

「哼,這個不是你答應就可以的!必須要她自己同意才行!」人形黑煙冷哼道。

「可是,九琪現在這樣怎麼……」

墨彩雲的話還未說完,便看到人形的黑煙飄到墨九琪的身上,有黑色的液體從黑煙中滴落到墨九琪的嘴裡……

一滴,兩滴,三滴……

許久,吞進了十幾滴黑色液體的墨九琪,手指微微動了動,然後眼睛慢慢的睜了開來,看到身邊的娘親臉上帶著淚痕……

墨九琪有些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娘親,你……」

本來想問娘親怎麼了,可是一張嘴才發現喉嚨痛的要命!就連聲音也變得格外嚇人……

「娘親,我這是……怎麼了?」墨九琪有些緊張的問道。

不明白自己的聲音,怎麼會變成這樣?墨彩雲看到女兒醒來心裡開心不已,聽到她的話立即擔心的問道:「九琪,你醒了,你沒事了嗎?有沒有感覺那裡不舒服的?」

「娘親,我的聲音怎麼?」墨九琪感覺自己說一句話都費勁的不行。

「九琪,你難道都忘記了嗎?娘親不知道你怎麼回事?可是在九樓你怎麼會跟太子做出那種事情呢?」墨彩雲看著女兒問道。

「太子?九樓?娘親你說……」墨九琪聽到娘去的話有些疑惑,剛想問怎麼回事,腦海中一些片段飛快的閃過。

從她和太子一起到了九樓用餐,太子不斷的打聽墨九狸的下落,然後太子的臉色就變的很奇怪,粗暴的將她壓在桌子上……

她阻止了,拒絕了卻還是忍不住沉淪在太子的吻中,之後她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想到這裡,墨九琪明顯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某處,難受的要命。那使用過度的信號是那麼的明顯,就連雙腿都沒了直覺……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她怎麼會?

「娘親,我究竟怎麼了?」墨九琪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看著自家娘親緊張的問道。

「九琪,你和太子在九樓……而且,太子已經廢了,從此以後他再也不能人道了!而你……而你那裡也已經徹底損壞了,從此再也不能生育,不會有直覺了!」墨彩雲看著女兒,雖然不忍,但還是選擇如實告訴了她。

「什麼?娘親,你騙我的對不對?不可能的,怎麼可能?這不可能的?不,不……」墨九琪沙啞著聲音喊道。

她還沒有成親,她還沒有當上太子妃呢!她怎麼可以變成廢人呢?太子變成廢人了!可是,那都不重要,歐陽落熙廢了,大不了他就不做太子,但是她不可以,她還要做太子妃,做未來的皇后呢。要是她也廢了,她還怎麼做太子妃啊!不,不,這不是真的!如果不能生育,她還怎麼做太子妃啊!

騙人的,都是騙人的……

「不,我不信!娘親,你騙我的對不對?娘親,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墨九琪抓著墨彩雲的衣袖,不斷的說道。

「九琪,我的九琪!」墨彩雲不忍心的說道。

「你娘親說的都是真的,你應該已經感覺到了,你的下半身已經麻木了!也就是說,從今以後你的下半身都廢了!」人形的黑煙冷冷的說道。

「不,不會的!你是誰?你憑什麼這麼說我,我不會殘疾的,不會的!」聞言墨九琪更是失控的吼道。

因為在剛才娘親說她那裡徹底廢了的時候,她就感覺到自己的雙腿沒有了直覺,她悄悄的用手去掐自己的腿,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接過她手裏的紙,擦拭了下臉上的淚水。

等我再擡頭想看她的時候,卻發現我面前空無一人…

咦…

我左顧右盼的看了看四周,只有幾個零零散散的路人經過,而且都是男的,正好奇的看着我…

怎麼回事?她走了…還是我看錯了?

我站了起來看了遠處幾眼,也沒有看到剛纔出現在我眼前的女人。

她到底是誰?長得跟我好像啊…

這時候,突然有人在我身後拍了下肩膀。

我迅速轉過身,就見郭勇佳正一臉疑惑的看着我。

“你跑到這裏幹什麼?”

“沒什麼…”我搖頭低聲道。

“先跟我回去吧。”郭勇佳突然拉住了我的手。

“我不想回去。”一想到剛纔的徐鳳年,我心裏的委屈就又冒了上來。

郭勇佳對我很無奈,嘆了口氣:“他已經走了,我們回去吧。”

徐鳳年走了?他怎麼沒有來追我?

哪怕他不用多和我解釋,只要讓我知道他在乎我也好啊…

我心裏充滿了失落。

和郭勇佳一路無話的回到家裏,我沒有去看房間裏他在不在,因爲我想,沒這個必要了吧。

郭勇佳沒有多問我什麼,只是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着電視。

我心裏已經沒有再去想徐鳳年的事了,因爲我更好奇,剛纔給我紙巾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雖然只是模糊一眼,但我對自己的樣貌再清楚不過,她長得真的和我一樣!

“你剛纔來的路上,有沒有看到一個長得和我很像的女人?”我開口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沉默。

“沒有…”郭勇佳若有所思的想了一會。

真奇怪,難道真的是我搞錯了?

想來想去都是煩心事,我索性回到房間裏悶頭大睡,真希望一覺起來,能看到徐鳳年,他會告訴我,剛纔發生的那一切,都是假的…

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裏,我跟之前一樣,正在外面蹲在地上哭泣,有個女的給了我紙巾,只不過這次我擦乾眼淚後她並沒有走。

我看清楚了她的樣貌,和我確實長得一模一樣,尤其是她笑起來的神情。

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在照一面鏡子…

她說:小妹妹,你好好的,怎麼哭了?

我呆了一會,才說:心裏難過,想哭。

她把我從地上拉了起來,還給我買了一瓶水喝。

“你有男朋友嗎?”她突然問我。

“有…”

“你長這麼漂亮,男朋友一定很帥吧?他對你好不好啊?”她臉色一直帶着笑,似乎心情很不錯。

我嘆了一口氣:“他很帥,但是對我不好…”

“不好?那可能是因爲他不愛你吧。”女子慢悠悠的說道。

我張了張嘴,想問她的名字,可我卻突然愣住了。

因爲我看到一個男人正向我迎面走來。

那男的長得不高不矮,穿着一身黑色西裝,長相很酷,給人一種陽光帥氣的感覺,尤其是他兩隻純黑色的眼瞳,就好像有磁力一般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徐鳳年?他怎麼來了?

是來找我解釋嗎?

我靜靜的看着他走過來,我以爲他會對我說什麼,可他卻一臉冷漠,根本沒有看我一眼,無視了我的存在,走到了我旁邊那個女人身邊,對她笑了笑,還牽住了她的手。

我看着他們十指相扣,非常刺眼,心裏有種說不出的酸味。

“這是我男朋友,帥嗎?”女人笑嘻嘻擡起手,像是在對我炫耀她的幸福。

這時徐鳳年才轉過頭看我,只不過他沒有對我笑,因爲他眼光裏透露着陌生,就好像不認識我一樣。

我早就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徐鳳年不是來追我,跟我解釋嗎?怎麼和她牽手在了一起?

難道,他把眼前的這個女人當成了是我?

等我回過神的時候,他們已經走了,只留下一個背影給我。

男的穿着黑色西裝,英姿瀟灑,女的穿着白色長裙,調皮可愛。

他們像是天生一對…

錯了,一切都搞錯了!

我猛地驚醒,大步衝上前,強行分開了他們兩個,把徐鳳年拉到了身邊,衝他喊道:“徐鳳年,我是白素啊,我纔是白素啊。”

徐鳳年皺着眉頭看我,手上一甩,又握住了那個女人的手。

“他喜歡的,不是你這個人,而是喜歡你這張臉,跟我一模一樣的臉,明白嗎?”女人對我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臉。

我聽不明白她的意思,我也不想明白,可當我再去拉徐鳳年手的時候,他突然用力推了我一把,然後惡狠狠的瞪着我一眼,在我的目瞪口呆下,拉着女人的人走了…

我在後面一直叫喊他的名字,可他卻沒有回頭看我一眼。

我突然間醒來,嘴裏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而我身上早已全是冷汗!

剛纔那個…是夢?

可是這夢也太離奇了吧?

我夢到一個長得和我一樣的女人,她還和我搶徐鳳年…

洪荒之妖皇逆天 我走出房間,發現郭勇佳還在大廳裏看着電視。

“你醒了啊。”他隨口說道。

我輕輕嗯了一聲,坐在了他的身邊。

“郭勇佳,徐鳳年是什麼時候走的?”發了一會呆,我還是忍不住開口問起了徐鳳年的情況。

“你哭着跑出去以後,他就走了,只不過他不是去追你,而是直接回去了。”郭勇佳道。

直接回去了…

我自嘲笑了笑。

“發生了什麼事?早上看你傷心的樣子我沒敢問。”郭勇佳見我沉默,又問了一句。

我原本不想和郭勇佳說的,可是這些事我憋在心裏很難受,如果說出來,我應該會好一點。

於是,我把早上的事跟郭勇佳說了一遍,還包括了有個女人給我紙巾的事。

末了,我問他:“你覺得徐鳳年,到底愛我什麼呢?他爲什麼會說不出口?”

我以爲郭勇佳會安慰我,說男人都是這樣的一些安慰話。

“你看到一個長得跟你很像的女人?”郭勇佳一臉困惑。

我怔了怔神,不明白爲什麼郭勇佳會問我這個問題。

“是啊,真的跟我很像,而且她給了我紙巾之後,就突然間消失了!”

郭勇佳皺緊眉頭,沒有繼續問我,我想了想,索性又把剛纔做的夢告訴了他。

郭勇佳聽完我說的話以後,點了根菸開始抽了起來。

我不知道他腦子裏在想什麼,於是問道:“你不是說早上沒有看到跟我長得很像的女人嗎?”

“我是沒看到,但是我看到有個穿白色裙子的女人給你紙巾,只不過距離太遠,我沒看見她長什麼樣…”

白色裙子?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我見她的時候,好像就是穿着白色裙子,而且在夢裏,也是白色裙子!

“那你有沒有看到她去哪了?”

輪誰看到一個長得跟自己一樣的傢伙都會跟我一樣去深究吧。

“沒有,一眨眼就不見了。”郭勇佳搖了搖頭。

結婚是假愛你是真 “一眨眼就不見了?什麼意思?”我雙眼迷茫。

“我猜她可能是隻鬼,本來是想接近你的,可我趕過去的時候她察覺到了我,所以跑了。”郭勇佳對我說道。

我渾身一個激靈,早上的那個女人,竟然是一隻鬼?

按照以往,我被那些鬼糾纏的經歷來看,它們找我,無非是想來害我,可是早上那個女人,她並沒有害我的意思啊,看到我哭還好心好意的遞給我紙…

難道是想博取我的同情心?

忽然,我想了到了一個問題!

“剛纔我做的那個夢,難不成也是被她操控的?”我急忙問郭勇佳,雖然我並不知道鬼有沒有這個能力… 「呵呵,我是不是說謊,你比我更清楚不是嗎?」黑煙鄙視的說道。

「你胡說,你胡說!」墨九琪吼道。

「娘親,我不要變成廢人!娘親,你救救我,求你了娘親,救救我!」墨九琪抓著墨彩雲的衣服哭著道。

「九琪,別哭!」

「主上,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兒吧!」墨彩雲說著再次跪在黑煙的面前道。

墨九琪見狀,也看向面前的人形黑煙,她知道娘親有個很厲害的主人,沒有想到就是這個黑煙。

不管怎麼樣,她也不要繼續這麼活著……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要這樣活著!」說著眼睛期待的看著黑煙。

「我可以救你,而且還可以讓你變得更加強大!但是,從此你的命和靈魂,都將是我的!你還願意讓我救你嗎?」過了一會兒黑煙出聲問道。

墨九琪聞言一愣,低著頭思索著對方話中的意思……

「你能讓我的身體,變得跟以前一樣嗎?」墨九琪抬頭問道。

「當然了,不但會讓你的身體變得跟以前一樣,還會比以前更加的誘人!而且還會讓你的實力變強!」黑煙語氣依舊冰冷的說道。

「好,我答應你!」

「九琪,你……」墨綵衣欲言又止想要打斷墨九琪。

「娘親,我今天這樣都是被墨九狸害的!雖然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對我下的手,但是我敢肯定絕對是她乾的。 噬天為帝 原本我們以為她是個廢物,可是這一次她不但回來了,還變得比我都強大的回來了!如果我變成一個廢人,早晚有一天我會死在她的手裡,與其這樣,我為什麼不讓自己變強大起來?娘親,我已經想清楚了,我要變強,強大到可以像五年前一樣,輕易的殺了墨九狸那個廢物!」墨九琪直接說道。

「好吧!不管你做什麼,都是娘親的女兒!」墨綵衣只能答應道。

「我答應你!」墨九琪看著黑煙堅定的說道。

「很好!」說著黑煙伸出手臂一卷,床上的墨九琪便被他輕易的卷了起來……

「你女兒我先帶走了,時候到了我會送她回來的!這墨府有不少的強者,沒有我的命令,你什麼都不要做,別被人發現你的身份!」

機械般的聲音,淡淡回蕩在墨彩雲的耳中,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床上的墨九琪和黑煙都消失不見了……

墨彩雲望著空空的床鋪發獃了片刻,喚丫鬟給她準備些熱水洗漱,便起身走向了屏風後面……

而暗處的紅息和墨家兩個老祖,此時都有些鬱悶不已……

因為,他們剛才都看到了墨彩雲頭頂盤旋著一圈圈的黑煙,可是後來他們看到的畫面便定格了……

只能看到一圈圈的黑煙盤旋在墨彩雲頭頂的畫面,這顯然是不對的。墨秋察覺到不對,便跟墨夏想要起身到近處查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誰知道他們分明看到墨彩雲的屋子就在不遠處,卻是怎麼都走不到,眼前忽然到處都是奇怪的黑煙,雖然沒有攻擊他們,卻是讓他們無法前行,直接將他們給困住了……

紅息的情況也跟兩人差不多,因為他們是在暗處監視,怕泄漏了身份和位置,最後只能按兵不動。過了一會兒黑煙消失后,再看的時候,房間內只剩下墨彩雲一個人,正在吩咐丫鬟給她送水洗澡,而墨九琪的身影則消失不見了……

紅息還好一些,兩個墨家老祖卻是鬱悶的不行!沒有想到這麼多年以後,他們竟然還能遇到如此厲害的對手,真是太丟人了……

九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