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啊,李總。」

「客氣客氣,不過啊,聽你叫一聲李總,我心裏還真是舒坦啊,說吧,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啊?」

說罷,他就帶着自己的秘書走在了前面,全然不顧身後的莫丞州。

以前的莫丞州可是沒有這待遇的,誰見到他不得讓他在前面,他走了,旁邊的人才動起來。

莫丞州嘴角揚起了一抹自嘲的弧度,隨後輕輕一笑,把這種煩惱甩在身後。

現在,找工作要緊。

「李總,我在網上看到公司在招聘互聯網管理,你也知道我以前就是做這一行的,,讓我試試吧。」

「你想來我公司上班?」

李總好奇的看向身後的莫丞州,眼中露出了點點嫌棄。

「沒錯,我想試試。」莫丞州點頭。

「抱歉啊。莫總,不是我這個人不把這個機會給你,是我這邊已經招聘到人了,再說了,我們廟小,住不進來你這尊大佛。」

說完,李總便帶着人離開了。

莫丞州被甩在身後,有些不知所措。

他拿出手機刷新了一下應聘信息,可是上面依然是缺人的狀態。

就算莫丞州再傻,也能看得出來李總是不想要自己。

手掌握緊,所有的情緒化作一聲冷笑,接着轉身離開。

他認識那麼多的人,就不信一個都容不下自己。

轉身來到了另外的一家公司,當眾多人看到莫丞州時,臉上的表情說不出是惋惜還是其他。

莫丞州來到了應聘部門,當看到來應聘的人是莫丞州時,HR突然推了推眼鏡框:「莫總?您這是?」

「我已經不是莫總了,不用這麼叫我。我是來找工作的,看到這裏好像在應聘吧?」

那人瞪大了眼睛,有些愕然,其他人的反應也都是大同小異。

莫丞州知道現在一堆人在等著看他笑話,所以假裝不知道他們的反應。

沒想到其中一人開口了。

「我還以為莫總是來談生意的呢,沒想到居然是來找工作的,真是不好意思啊,這裏的工作滿了,還請去別的地方試試吧,莫總。」

莫丞州皺了皺眉頭:「怎麼會?我看這裏的信息都已經擺了很多天了,怎麼會突然就不招聘了?」

「抱歉,莫總,這個我們也不清楚,可能是平台系統除了問題。」

聽到他們的話,莫丞州並沒有選擇去質問,而是垂下頭想了片刻,便離開了。

找了一個上午,幾乎是把所有應聘的地方跑遍了,就是沒有自家要自己的,繞是現在莫丞州都感覺出來有點不對勁了。

以他的本事,不可能沒有人願意給一個合適的職位。

「看來,是有人在背地裏算計我了,不然整個D城沒有人願意收留我。」這麼想着,莫丞州輕輕嘆了口氣。

當真是落魄了,現在什麼人都能上來踩他一腳,在D城封殺他,就為了看他找不到工作更加落魄的樣子。

莫丞州搖了搖頭,轉身剛要走,卻看到一旁的工地寫着招聘信息。

他抿嘴沉思,隨後走了進去。

「您好,請問這裏還應聘嗎?」《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344章幕後真兇 ,

第266章

宋三喜一臉坦然,微笑。

周文兵在旁邊,也意識到了什麼,暗自感覺有意思啊!

這兩口子,在一個車裡,說話不行嗎,非要發簡訊。

過了一陣,蘇有容才回復:「你準備在鄭文剛的劇本上,投資多少錢?」

「看情況吧!」宋三喜可不敢說獨資五千萬,那能把蘇有容嚇個慘的。

「你上哪裡來的錢啊?」

「反正不是打牌來的,而且,也不打你的錢的主意,更不去用你的房子車子抵押貸款。」

「隨便你,只要不犯法吧!你想說就說,不說拉倒」

「」

高速路,一路向東,回歸中海。

白天,這條繁忙的高速,車很多。

所以,為了安全,車速也並不很快。

中午,也才到了半途上。

三人在服務區停下,吃個午餐。

隨後,宋三喜換周文兵。

周文兵說沒事,他可以一直開的。

宋三喜說別扯了,這可是我的車,哪能你一直開,我不會嗎?好好休息一下,回到中海,你還要去新公司上班報到呢!

周文兵只好聽從,坐到後面去了。

坐車,那也是相當的舒服。

這豪車,就是不一樣。

蘇有容還有點好奇,「周文兵,你換工作了?」

「是啊!宋先生介紹的,聽說是個美女老總。」

「美女老總?」蘇有容不解,有些警覺的看了宋三喜一眼,「哪個美女老總?」

宋三喜認真的開著車,「哦,就是明明和虹虹她們媽媽。」

「哦」蘇有容釋然了。

原來,周文兵還算是要進入她蘇有容的企業上班嘛!

下午四點,三人才回到了中海。

宋三喜,把周文兵送到了容喜地產辦公樓下。

他提前有交代的,所以林洛嬌在辦公室等著周文兵。

周文兵,客套一下,獨自上樓去。

宋三喜在車裡笑道:「蘇老闆,你的產業,不想上去看看?」

蘇有容白了他一眼,「行了你,別臭美了。不是說要保密的嗎,我能上去?」

宋三喜一笑,「我老婆還是很有底線的嘛,這一點特別好。希望以後在顧東面前,也別提容喜地產的事。要不然,我還會有點壓力。」

「你別提顧東好不好?你不膈應,我還臊的慌呢!你當我傻啊,會告訴他?人家,一隻手能捏死你的。」

「呵呵,不提了。走,接咱寶貝女兒去」

宋三喜開著車,直接去星光幼稚園。

到了那邊,還沒到放學的時間,接學生的家長還是不少。

蘇有容想女兒,所以跟宋三喜上樓去接。

誰知,那裡的保安驚了一跳,「你們兩口子怎麼來了?不是有人說宋先生出車禍了嗎,在醫院想見甜甜最好一面,把她接走了啊!」

「啊?」蘇有容聽的驚了一跳,看了丈夫一眼,心裡一急,「我老公不是好好的嗎?怎麼可能啊!不好,是不是綁架啊?」 天機山。

煙雲渺渺,孤鋒倚立,紫氣東來三千里。

頂峰之上,涼亭之內,石桌前的三角位置,各坐著一人,涼亭外又有一名少年在外躬身聽候。

忽然,亭內三人同時渾身一震。

目光聚焦到萬里之外的武州之上,層層浮雲遮不住他們的視線。

此時,武州上空籠罩的黑霧已經逐漸散去,人道武運也同時復甦過來,反而因禍得福,生機勃發。

夫子撫摸著鬍鬚,欣喜道:「武州的武者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

林淼轉頭對著天機老人道:「老天機,現在可以算卦了吧。」

另一名老者挺起胸膛,嚴肅地看向武州的方向,然後點了點頭:「老夫試試,若是不行水柱勿怪。」

話音剛落,老者的眼睛一亮,綻放出星辰的光芒,眼眶中倒映出天下萬物,日月星辰。

緊接著無數人影從老者眼中閃過,彷彿眾生的命運都在老者的眼前呈現。

瞬間,一支粗壯的因果線被老者捕抓到,然後順著線往前延伸,砰的一聲,打開一扇大門。

噗!

老者吐出口鮮血,氣息墜落,一身死氣蔓延至全身,彌留之際,他說出了最後一句話:「花州,隕仙谷。」

然後便閉目垂下了頭顱。

林淼震驚地看著已經毫無生息的老人,一時之間愧疚不已。

夫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死得其所,你無需太過在意,他就算今日不死,過幾日也難逃天譴了。」

水柱林淼很快就從悲傷中回過神來,冷酷道:「將消息傳至花州,請花皇前去搭救。」

語落之一瞬,一道虛影飛箭破空而去,直接將整個空間擊碎,虛空之中出現黑色裂紋,箭頭徑直穿過裂縫之中消失不見。

亭外少年走進涼亭,面向老者跪地磕頭三拜,然後噙著淚水嗚咽道:「恭送老師。」

夫子面色複雜地看著眼前的一幕,待少年站起之時,開口道:

「孩子,今日起,你就是天機閣這一代的傳人了。」

少年表情莊重,向夫子行了一禮,鄭重道:

「天機閣第五十代閣主,葉秋,見過夫子,見過水柱。」

夫子與林淼點頭,表示承認葉秋繼任天機閣,如若有誰反對,便是與他二人為敵。

………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