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楠長老,那你說我們該怎麼辦?」

付茜望向了張楠,她心裡覺得或許張楠能夠有什麼辦法。

「我認為這其中肯定是黑魔王在搞鬼,所以不管是跟海族打還是跟黑魔族的人打,都是到了備戰的時候,所以,我建議做好戰鬥的準備,然後去到戰場,但先不打,等搞清楚情況之後,再打!」

看見這些幻獸域的人都點頭,張楠心裡很是無奈,這種事情,應該不用想都知道是黑魔族在從中搗鬼了吧,這些幻獸果然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這也難怪當初會被五大聖域的人苦*的踢了那麼多年的足球了!

「好,就這麼定了,大家下去準備吧,若是其他幾個聖域也都決定要出戰的話,那我們便支直接出戰!」

付茜最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做出了決定。

雪葬峰,高陽無奈的笑了笑:「我們好像沒有別的選擇吧,雖然我們是在北郡,但若是對方真的要攻打,估計也不會僅僅只想著吞了南郡,必須要一鼓作氣把對方給趕回去才行,不然的話,到了以後就會越加的麻煩了!」

很快,雪葬峰也做出了決定,應戰!

這次六大聖域,難得的齊心協力的站在了一起。

僅僅兩天時間,六大聖域的人馬便是全部整合在了一起,加上一些王朝過來自願參戰的高手,這股力量從來唯有過的強大。

「出發吧,我蒼狼倒要看看這些海族到底有多厲害!」

蒼狼大手一揮,整個隊伍便是出發了,頓時,整個天空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影,看起來如同雨點一般,實力最差的也是丹靈境修為。

靈聖境的人,加上前來支援的王朝強者,竟是有著上萬人,而那些靈皇境的高手則是有著好幾十萬,尊者近百萬,丹靈鏡竟是有著竟千萬人,這股力量,放在哪裡,都是一龐然大物。

雖然大部隊就這麼整合在了一起,但最終有著主要決定權的自然還是幾大聖域的高層,其他人則要求必須服從命令,否則殺!

「嘿嘿,海族的人,說不定看見我們這隻隊伍,會直接嚇得滾回去吧!」

傲龍堡的天傲聖主看見這麼一龐大的隊伍,不由感到有些意氣風發,在他看來,那海族的人,或許正是憑仗他們有著幾大帝具,所以才能耀武揚威罷了。

「若是能夠不戰而退兵的話,我想這樣是最好的了。」

寒冰城的流玥想了想,紅唇微張,若不是萬不得已,她是不想看見這麼多的人都死在這片大陸上面,這樣的戰鬥,死傷太大了,不僅僅是這裡,那裡捲入戰圈的王朝裡面的一些普通修為,若是被戰鬥波及到,那毫無疑問也會殃及池魚。

張楠微微一笑,想不到這個流玥還頗有幾分善良的心,仔細一看,張楠此時覺得這流玥看起來還長得也頗為美麗,是屬於那種耐看型的。

猛然,他不由靈機一動,這裡那麼多人,不知道有沒有親和力達到覺醒第四個靈魄的人呢?若是有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

他很快心神一動,向著這裡的人挨個的都看了一眼。不過,很快他便是失望了,上千萬的人,這裡面女子怎麼也得有個四五百萬吧,居然沒有一個親和力達到標準的。

令他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還真眾里尋她千百度,漠然回首那人卻在。。?卻在。。 張楠一回頭,居然發現了一個親和力極高的人,竟是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這完全達到了靈魄覺醒的條件,但他的表情卻是無比的精彩,忍不住臉上微微的抽搐了一下,因為,此人竟是一老嫗,幻獸域主付茜!

付茜發現張楠看向她,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不由向前道:「張楠長老,你這是?」

「呃,沒沒事兒!」

張楠立即轉身,祈禱自己六道輪盤裡面的另外三個區域千萬不要閃爍,這探查親和力之後,遇見親和力合格的人,但只要六道輪盤裡面沒有區域閃爍的話,那便是不選擇的此人也是可以的。

現在六道輪盤的六個區域,已經有三個區域在一直亮著,分別是紅色,橙色和黃色的光芒,另外三個區域則是一直處於黑暗的狀態。

「咳咳,應該不可能亮吧?」

張楠心裡剛這般想著,可是沒想到的是那第四個區域卻是猛然閃爍了起來,竟是一種綠色,這令飛在全面的他心裡鬱悶無比。

「通天塔,你知道這個是什麼情況?」到了這個時候,張楠也只有求救於通天塔了,希望是功法出錯了。

「呵呵,當初說的是讓你找到六份真愛,可沒說讓你一定要找到六份男女之愛!」

通天塔笑了笑道。

張楠一聽,頓時拍了自己腦袋一下,感覺是自己一直曲解了原本的意思,也就是說自己不用找那麼多紅顏也行,立即感覺如釋重負一般,感情的事情,若是遇見自己喜歡的,親和力也符合標準,那自然是最好,可就怕親和力附和標準,但是自己又不喜歡。

「呃,那要如何才能激活第四個靈魄?你可別告訴我是親她一下,這事兒我還真辦不到!」

但旋即,張楠便是補充道,身怕自己被坑。

「咳咳,順其自然,當某一些關鍵的事情發生之後,或許它自動就激活了,若是不發生,那就即便是一百年都無法激活。」

聽的通天塔的話,張楠點了點頭,這樣的話便是放心了。

不知不覺,整個大隊伍已經來到了戰圈不遠處。

「轟隆隆!」

即便是相隔數百萬里都能聽聞到遠處的轟鳴之聲,令人心悸不已。

戰鬥綿延的區域很廣,但即便是這麼遠的區域,站在戰鬥的鬼女之城的二長老也是感應到了後方出現的一股令他壓抑的氣勢。

「哈哈,我們的大部隊來了,你們這些海族,都給老子滾回老家去!」

二長老站在空中,大聲的狂笑起來,眼睛裡面布滿了恐怖的血絲,此刻的他渾身血淋林,顯得極其狼狽不堪,但當他感受到身後的強大壓迫之力的時候,那雙本來幾乎要絕望的眼神裡面終於散發出了興奮的光芒,熠熠生輝!

「哈哈,來的正好,反正早晚都的碰面,你們這群該死的人類,都會被我們強大的海族打敗!」


一男子大笑,手中提著一柄長劍,大笑之後隨後扭頭對著身後的人下令道:「去通知五大族老,就說這些大陸上面的人類大軍來了。」

「是的,長老!」

幾名靈皇境後期的海族人立即躬身稟退,化為幾道光華向著遠方而去!

「殺!」

地面的打鬥聲和天空上面的打鬥聲匯成了一片,顯得無比激烈,整個海族的人馬黑壓壓的一片,各種武技橫飛,向著鬼女之城的大部隊而來。


鬼女之城這邊的人,現在所剩不多,正在繼續的減少。

「寒冰劍!冰封!」

遠處很快傳來一陣低喝,東郡寒冰城的聖主流玥竟是直接使用出了帝具,對著遠處一劍刺出!

隨著這一天的刺出,在她面前的那片區域立即溫度猛地降低了下來,咔嚓咔嚓的一層層厚厚的冰層向著遠處的戰圈鋪蓋了而去,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便是蔓延出了幾萬里的距離,到達了遠處的戰圈。

「這是流玥聖主出手了,天啊,寒冰劍一出,冰封數萬里,鎮壓一方啊!」


「太好了,聖域來了,我們可以殺回去了!」

「是啊,這便是帝具的力量嗎?聖主出手加上帝具的威能不得了啊!」

「我們得救了,太好了!」

剩下的鬼女之城的高手,不到數千人,一個個感動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在見到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冰域之後,他們終於看見了生存的希望。

冰層快速的席捲而來,很快便是達到了戰圈。

「咔嚓,咔嚓!」

不少海族的人被直接冰封,有靈飛魚族的人,有長頭蝦族還有雙尾鯨族的高手等等等等,皆是被直接冰封了起來,而這些冰層,又好似有意識一般,刻意的避開了鬼女之城的人類,鬼女之城的人類站在前面,根本沒有絲毫的問題。

很快,冰層終於停了下來,直接橫推了數萬里,雖然有著不少的海族人逃過了一劫,但仍舊有數百名高手被直接封凍,這裡面有不少人曾展開了反擊,甚至有靈皇境的高手,也使出了自己的最強武技,但仍舊被摧枯拉朽一般的擊潰,直接被冰封在了裡面,好似冰雕一般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

「見過各位聖主!」

由於在這裡的戰鬥都接近尾聲,因此海族的真正巔峰強者也沒有出現在這裡多少,一個個被嚇得立即後退,而鬼女之城剩下的人則是立即欣喜著拱手行禮。

「對方真的有五件帝具?」

一見到二長老等人,韓曉月立即開口問道,這個顯然是一件極其關鍵的問題。

「是啊,呃,我不是叫人回來稟報了嗎?哎,真沒有想到,那剩下的五件帝具居然在萬魔海,這也難怪一直以來,我們都找不到另外五件帝具的下落了,媽的,要不是對方有五件帝具,我們也不會這麼快就瞬時這麼慘了。」

二長老哀聲嘆氣的說道。

「這群海族人,擊殺我這麼多的鬼女之城弟子,我韓曉月跟他們沒完!」

韓曉月望著下面四處的屍骸,不由怒氣衝天,玉手緊緊的握了起來。

「呵呵,韓聖主,我想我們現在最應該搞清楚的,應該是為何海族要攻打我們的吧?」

這個時候,張楠緩緩向前兩步,淡淡的說道。 海族的人馬竟是也達到了近百萬,但很顯然,這並不是對方的主要戰力。

見到大陸人馬來到這裡,他們也都不由得後退了開來,不敢繼續戰鬥,但是他們一個個也都怒視著趕過來的人們,顯然他們雖然害怕,但並不畏懼。

聽見張楠的話,二長老不由眉頭一皺:「你是什麼人?我怎麼沒有見過你?」

二長老的話語和表情中,難免露出了幾分狂傲,自持身份極高,對張楠有些不屑一顧,他乃是靈聖境後期的修為,而在他眼裡的張楠不過是一靈聖境中期的傢伙,這差距是相當的遠的,特別是張楠對韓曉月說的時候,居然沒有顯出恭敬,看起來好似平等級一般的談話,這令他心裡不由有一絲惱怒。

「在下張楠!」

張楠微微一笑,淡淡的望著二長老。

「張楠?咦,對了,想起來了,聽說你和我們的繼任聖主一戰,已經死了,呵呵,沒有想到你還真是命大啊,居然還沒死!」

救了一條惡龍 ,三年前的一戰,他並沒有隨同去,但是張楠的驚世絕艷他還是有所耳聞,但這一切的光芒,都是被他們鬼女之城的天才所掩蓋了,因此對於張楠,他並沒有太放在心上,而且這明朗峰一戰的時候,他已經趕來了這裡參加戰鬥,因此對於張楠,他知道的並不多。

他並沒有注意到身後整個大部隊人馬的那種怪異的表情,甚至有不少人是抱著看戲的心態。

「我死不死跟你沒有任何的關係,我現在是在對你們的聖主說話,你沒事的話,可以閉嘴了。」

張楠露出幾分不屑,絲毫不把這個二長老放在眼裡,二長老修為雖然是要高一些,但是在張楠的眼裡,依舊不夠看,即便是不使用帝具,也能直接搞定了他,特別是這個二長老現在還身負重傷。

「你小子什麼態度?我可是我們鬼女之城的二長老,沒大沒小的,我今天站在這裡跟你說話,那是你們的榮幸,被以為你是天才便了不得,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

二長老滿是怒火的瞪著張楠,若不是他現在受了傷,又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恨不得立即就出手。

「二長老,你給我住嘴!別提那個連琪了,那連琪是黑魔族的內奸,已經被張楠小兄弟給殺了!」

臉色極其難堪的韓曉月,終於忍耐不住,狠狠的怒斥了二長老一句。

「什麼!這。。」

二長老一聽,心裡無比的驚訝,想不到連琪竟是黑魔族的內奸,這以後若是當了聖主,那鬼女之城豈不是直接要被葬送?還有,連琪的實力他極其的清楚,雖然是靈聖境初期巔峰,但是卻能夠召喚出七星神魔二長老並不知道連琪明朗峰一戰能夠召喚出八星神魔了,可見其實力是多麼的變態,但沒有想到,連琪居然被張楠所殺,可以想象,張楠現在的實力,定然極強。

最令他感到驚訝的是,他們的聖主,居然會叫他閉嘴,還叫張楠小兄弟,這說明什麼?這說明即便是他們的聖主韓曉月,也不敢輕易得罪這張楠。

雖然不明白為何連韓曉月都會對張楠有所畏懼,但此時的二長老卻好似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立即轉過身,低著腦袋不敢多言。

二長老熄了火,韓曉月方才轉過身來對著張楠道:「事情是這樣的,其實在一年前,那些海族人便已經找我們,說他們遭到了襲擊,讓我們幫忙抗擊敵人,說對方很厲害,但後來我們直接拒絕了,畢竟這麼多年我們和他們一直沒有多大的瓜葛,自然不想參與進去。」

說道這裡,韓曉月頓了頓,不由露出幾分感慨:「沒有想到的是,前段時間他們派人來,讓我們南郡要麼支援他們,要麼讓出一半的地盤,但這樣的事情,我們豈會答應,於是我二話不說,直接把對方轟走了。隨後,沒多久,他們便開始進攻我們南郡了。

說道這裡,韓曉月不由生出幾分惱怒:「這些人實在太過分了,完全沒把我們聖域放在眼裡,叫我們讓出地盤,不讓就搶,這樣的行為,和強盜有多大區別?」

「於是,你們便跟他們直接戰鬥了起來?」

張楠戳了戳鼻樑,有些無奈的問道。

「那是當然的了,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還殺了不少的人,我們豈會作罷?於是為了給對方教訓,我就叫二長老帶人過來了,但怎麼也沒有想到,對方出手的居然不是海族的一小股勢力,而是整個海族,而且還有五件帝具,所以現在被他們很快就佔領了近千個王朝了。」

韓曉月顯然也是對此事感到驚訝。

「那你有沒有問清楚,襲擊他們的是什麼人?難道他們有五件帝具,加起來還不是對方的對手嗎?為何又要佔領你們的地盤?這些你問清楚了嗎?」

張楠沒有一皺,直直的盯著韓曉月,眼神裡面竟是有著一種責備與怒氣,這個韓曉月顯然做事太不經過大腦了。

二長老等人都沒有想到,張楠居然用這樣的語氣和口吻對韓曉月說完,更令他們亮瞎了雙眼的是,韓曉月竟是感到有些尷尬的微微低頭道:「我當時以為那使者說的海族,只是海族中的一支,因此便沒有多問,我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成為這個樣子。」

「韓曉月啊韓曉月,你做事太不細心了,現在看來,襲擊他們海族的,很有可能就是黑魔族的勢力,也很有可能是黑魔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