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估計是發現了什麼,是的,我們的魂魄的確跟活人不一樣。如果跟活人一樣,哪能保存幾千年是不是?不過,我們也不曉得怎麼回事。幾千年下來了都還存在著。也許,跟那個地方時不時冒出的一些神秘紫氣有關係罷。」鐵相生一臉恭敬,說道。

「武王的手段還真不是尋常人所能比擬的,既然武王能讓你們以傀儡的形式存活幾千年,那他自己怎麼可能會死了?」唐春問道。

「我們也不清楚。」上成天說道。

「對了,回到地面的通道在什麼地方?」唐春問道。


「這一水寒好像就是中空的,是不是通道就在裡面。剛才也是莫名其妙的碰撞估計是剛巧撞開了一水寒的門戶,所以我們就上來了。」鐵相生經驗豐富。

唐春天眼掃描著,不久又進入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再不久,唐春睜開了眼,笑道:「這設置太精妙了,想不到一水寒居然是一根柱形的傳送法陣。而且,整個諸天島殘片都是可以快速移動的。不過,我現在功力還是太低,只能傳送你們出去卻是無法傳送活人進來。」

因為,唐春發現,被自己弄進戒指空間中的瘦鶴可以帶進這島上來,但是,你無論如何就是無法把它們從戒指空間弄出來擱這島上。包括正在紅脂盒裡的小秋跟秋子兩人。

活的不行,但死物卻是可以整出來。像靈石寶劍等都可以自由進出。唐春歸結為自己實力還不夠,估計突破到『死境』的時候就有可能了。

一個心意,唐春帶著鐵相生等人出了殘片島,發現已經站在離天秋谷幾里之地。再一個念想,唐春又把鐵相生等人送了回去。這樣來回搞了幾次,還是證實了唐春的猜想。

鐵相生八人因為不是活人,所以可以當死物對待自由進出殘片島。當然,得唐春心意來決定才行。

不過,唐春還是感覺到,每搬運一次的話力量將耗盡三成左右,剛才來回了幾次,全身都乏力,眼冒金星了。

這貨乾脆回到島上猛啃極品靈石,等功力全成恢復過後才又回到了地面上。

發現天秋谷全都倒塌了,而大批的軍隊以及紫衣衛高手正在忙碌著尋找鐵相生一夥殺人狂。不斷有人在挖掘山石。唐春一愣,自己都在諸天島殘片上呆了十來年時間了這些傢伙居然還不死心,唐老大還真是不得不佩服這些傢伙的耐心。(未完待續。。) 4更到!

不久,天眼居然發現了良豆子等人作的暗記。唐春認準一個方向疾奔而去。抱著試一試的心情在一個小鎮上找了起來。這標記估計也是十來年前作上去的,現在他們應該不在鎮上了。

不過,在鎮上又發現了標記,最後在一座古廟裡居然發現了良豆子三人。

「哎呀,你可總算是回來了。我們還以為你……」羅盤子嘴快。

「胡說什麼,少主回來就好。」一旁的良豆子叱道。

「我又沒說少主死了,真是的,話都不讓人講。」羅盤子不滿的瞪了良豆子一眼。

「好了,真是辛苦你們了,居然守了十年。」唐春擺了擺手。

「十來年?」良豆子跟羅盤子都獃獃的看著唐春,包括武青青也一樣的神情。

「怎麼,難道不是?」唐春一愕,問道。

「這……這才過去十二天啊,少主是不是糊塗了?」羅盤子有些結巴。

「十二天,怎麼可能,不過,你確定才十二天?」唐春張大著嘴好久沒合攏,見三人都一臉正經點了點頭。

唐春頓時心裡狂喜啊,這證明了什麼,這豈不是說明在殘片上過了十年在這裡實際上才十天。這不是《西遊記》里所描述的天上一日人間三年。

而在這裡全吊個頭了,諸天島一年人間才過去一天。跟仙界相比雖說還差了幾倍,但這也是個了不起的發現。

這種日子換算比例下來對於唐春來講絕對是個了不起的驚喜。因為這樣一來。就意味著以後有更多的修鍊機會了。只要跑回諸天島,那是12:1的修鍊速度。你嗎滴修鍊一年,老子已經修鍊了幾百年了。看誰能快過誰?就是用時間堆積也能壓死你丫滴。

「呵呵,看我,都搞糊塗了。」唐春拍了拍腦袋,轉爾問道,「京城那邊情況怎麼樣,還有,候爺的事查清楚沒有。」

「查清楚了,就是李天霸搞的事兒。我們終於找到了一百多個證人。不過。他們害怕李府。所以,一個個不敢出來作證。而且,這些天我們都在找你。也還沒回京城去。」良豆子說道。

「不用再查證了,直接捋了李天霸。走!」唐春憤怒了。帶著三人直奔君山主軍帳而去。

天眼一掃。發現李天霸這傢伙正集合了幾萬軍士們站在台上大放屁詞。

「李天霸你個狗賊子,居然敢怕謀暗算我的父親。拿下。」唐春直接從空中破空而下,一巴掌煽去。叭地一聲,李天霸當場門牙掉了二顆,整個臉瞬間就成了豬頭。而良豆子跟羅盤子武青青三員大將合力一把推向了攻擊上來的十幾個將軍們。

轟然一聲,十幾個將軍組成的人牆被砸得往後猛退,一下子像波浪一般推倒了幾百個軍中中層的百夫長們。這還是三人手下留情了。

李天霸身後一個黑衣老者一看,一把厚背大刀眨眼間騰到空中,漲大到幾米方圓往唐春頭上劈將了下去。

啪……

唐春只是隨手一揮,大刀頓時碎成粉末散盡於空中。那刀片反射著艷陽像魚鱗一樣的在空中扎著人的眼球。

此人頓時大駭,獃獃的看著自己的天階極品寶刀成了垃圾。一轉身,堂堂的氣通境中階強者還真是果斷。見情況不對馬上就開溜。

不過,唐春冷笑著抬指一個火球術過去。一個籃球大的火球瞬間砸到已經滑空到了千米之外的黑衣強者身上。


頓時,噼啪一聲爆響,黑衣人頓時炸開成了一蓬血霧。這一恐怖的一幕看得君山軍營那些正準備朝著唐老大下手的軍士們都傻了眼。

黑衣人可是氣通境中期強者啊,李府花重金請來保護李天霸的。以前多牛逼哄哄啊,君山軍營所有將軍都像侍候老爹一樣的供著他的。想不到在此人面前就像是紙糊泥捏的似的人家隨手彈了一下就爆開了,這是什麼神功?

全場都震驚了,獃獃的拿著兵器不敢有任何動作。就怕成為黑衣人第二。而那些拿著強力弓孥者都拉圓了弓弦,可是就不敢把箭發射出去。而且,腦子聰明者早就悄悄擱下了弓箭來。

「前段時間圍攻過唐候爺軍隊的將軍全出列。」唐春厲聲喝道,全場人耳膜都在瑟瑟發響。沒人敢站出來。

「不說是不是?」叭地一聲,唐春一巴掌煽了過去,頓時,轟隆一聲,倒下了幾百軍士。

「說不說?」唐春叭叭叭連抽李天霸幾個耳光,打得這傢伙口耳鼻眼全冒鮮血才停了手。

「是他們幾個,出來吧。」李天霸指著側面幾個早就臉色慘白的將軍。羅盤子一馬當先上去就是幾耳光狠抽,抽得跟李天霸差不多時外帶著再踹上了一腳才收了腿。


「說,你們為什麼合夥暗害了唐候爺。」唐春厲聲問道。

「我……我們……沒有……」一個瘦臉的四品將軍還想嘴硬。

「羅盤子,你不是喜歡折騰人嗎?給我把他身上的肉一片片剮下來。不薄還不成。」唐春一指點出護住了此人心臟以及身體的關鍵部位。

羅盤子嘿嘿幾聲乾笑,手指頭一轉,頓時,在手指頭上出現了一把薄如柳葉的匕首。

滋啦,一片薄如紙片的皮肉飛到了空中。而且,羅盤子手法嫻熟。那塊皮肉居然有碗大。

滋啦,又是一片,滋啦,第三片……

「啊,我說,都是李天霸搞的鬼。咱們不執行都不成啊。還說,成了后給我們每位都提二級。極品元石十顆……」那位受不了啦,凄慘的大叫了起來。

下邊,當年參加過圍攻的將軍全都簽字畫押被一些忠於唐候爺的將軍們捆了起來。

「你們都聽見了沒有?」唐春問道。

「聽見了,都是李天霸搞的鬼,這個該死的賣國賊子,居然敢暗害咱們自己的候爺,殺殺殺……」幾萬將士齊聲吼叫了起來,憤怒的吼聲震天動地而去。唐春交待完暫時挂帥的副將后押著這一批人坐飛鷹直奔京城而去。

「既然李天霸有罪,給我拉下去再重打五十夾棍再說。」走前唐老大冷聲哼道,李天霸一聽,乾脆頭一歪,『光榮』的暈菜過去了。羅盤子這個刑手很盡責啊,那是有板有眼來了五十下,幾天後趕回了京城。

而原先被唐春救出的十幾個學子也全雲集在了唐府周遭,當天晚上,唐門在唐府匆匆成立。當然,搞得還是很隱秘的。

宗主——唐春。

副宗主——曹一跳、李北。

內門長老——謝蘭、曹一跳、良豆子、羅盤子、李北、胖子、蔡強、包毅、入尊。

外門長老——古閑、萬代、寒刀等。

護門尊者——鐵相生等八大高手。當然,暫時來講鐵相生、秋子、武青青、小秋、小糊糊、人形蜘蛛等都是秘密,並沒對外宣布。

胖子還兼著外院長老,也就是專門管接客的。

包毅掌管執法堂。

李北專管藏書閣以及文化教化這一塊。

蔡強是軍事訓練一塊。

入尊專門訓練偵察收集消息這一塊。

梅鐵岩還是唐門總管一塊的長老。

唐門就這樣子匆匆成立了,清點了一下成員,還不到50名。這就是唐門最初的雛形了。

同一時刻,雲頂花園那個議事閣樓里卻是一臉凝重的坐著好幾位黃袍加身的老者。太上皇洛空亞青鬚髮全白,一臉嚴肅的坐在主位上,虞皇也在列。

「皇神秘境居然發生了變故,到底怎麼回事?」太上皇厲聲問道。

「我一路跟著下去的,不過,後來發生了什麼就不清楚了。而且,多次跟山窮聯繫,結果都毫無結果。最後,那座大山發生了圬塌,結果整個沉入了海底之中。而唐春古閑萬代等十幾個人居然出現在了海面上。不過,怕被他們發現,所以,我不敢靠近。」紅騷的師兄陸平說道。

「皇神秘境的秘密不會被他們發現了吧?」虞皇一臉鐵青色,問道。

「這個就不清楚了,不過,應該不可能吧。山窮可是遠古凶獸窮奇的旁支一脈,在凶獸中也是屬於王族的。至於說窮奇,更是妖獸中的皇族之列。據說山窮受傷也是被遠古的修士打傷的。會不會是傷情發作最後瘋了?」陸平說道。

「這個很難費解啊,唐春一夥沒去之前山窮雖說快完蛋了,但還能堅持住。幾千年下來,皇室每隔十年都會送去大批的高手滋養著山窮的魂神,不然,他早完蛋了。可是唐春一夥一到,居然發生了山窮被滅的事件。這變故肯定跟唐春一夥有關係。如果說唐春一夥會把山窮滅了,那是絕不可能的。即便是奄奄一息的山窮其巨大的力量也可以輕鬆的捏死唐春這種身手者的。」索蘭王府洛飛揚王爺說道。

索蘭王府一向神秘,王爺更是極少人知曉。而皇室給了索蘭王府極高的待遇。誰也不能想到,索蘭王經常是這雲頂花園核心議事廳中的常客。是經常跟虞皇平起平坐的巨梟。

「不過,不管怎麼樣,總得作好一手準備。要防止這夥人鬧事。」一黃鬍子老者說道。

「他們敢,我滅了他們滿門。」虞皇霸氣重顯,雙眼虎目有光。(未完待續。。) 5更到。

「唉,這次的事作得相當的糟糕。現在最主要的問題倒不是唐春一夥,他們就十來人,就是鬧事咱們也不怕。如果不聽話的話,滅了就是了。」太上皇聲音平淡,滅十幾個全族好像殺幾隻雞一般。

看來,皇室威嚴之下,普通老百姓跟他們家養的一條狗也差不多,轉爾,太上皇又說道,「現在最擔心的是瘋了的寒山迴轉,或者說那天搗亂的瘋子重現。這才是最麻煩的。」太上皇擺了擺手。

「幸好玉璽還能發揮八成威力,如果寒山跟瘋子一年後再出現,估計鎮國玉璽也差不多恢復了。」索蘭王說道。

一切準備停當,第二天早上,唐春直奔朝堂而去。臨行前唐春有交待曹一跳跟謝蘭兩人守在學院那個神秘的池子結界之中。

估計唐春回來李府也得到了消息,據入尊來報,李府中也突然出現了大批高手。估摸著除了花重金請來的以外還有皇朝七大庄之一的天壁庄人馬了。

京城瀰漫著一股子大戰前的火藥味兒,兩府雙方都在暗中較上勁了。只不過還差一個引爆點罷了。

「唐春,皇神秘境有收穫嗎?」虞皇一臉威儀,笑道。今天朝堂之上回來的大臣基本上滿員,就連順天王也從富州趕回來了。其實,順天王是送油彩石過來的。

「還行,歷煉雖說驚險,但還有一半強者通過了試煉。而且,大多數功力都微微有些提升。」唐春說道。轉爾,說,「皇上,今天屬下來是為父申冤的。」

「噢,唐信的事紫衣衛正在調查,而且已經有眉目了。唐愛卿有什麼冤情儘管道來。」虞皇還是較和悅的。

「皇上,唐信通敵賣國,居然把君山瑞祥之寶送給大秦國賊子,唐家應該滿族抄斬才是,現在正好了。唐春回來。正好可以抓捕了。」李國公這個國丈現在可是位高權重,位提一品。而且,剛提了一等護國公,良田封土三個省。正是權傾朝野春光得意之時啊。

「是啊。下官已經調查清楚。唐信通敵賣國之事屬實。而且。據君山將士來報,唐春居然偷偷到了君山,不但打傷了重多將士。而且,居然膽敢抓了君山統兵大帥李天霸將軍。這種大逆不道行為早就該誅滅了。」這時,紫衣衛副都指揮使吳順配合著說道。

接著,又有十幾個將軍大臣們跟著起鬨。其中還包括幾位王爺。特別是永定王跟河西王兩位是慷慨大義,把唐家貶得是體無完膚,馬上就成了十惡不赦的罪人。

「胡說,這是我唐春調查來的證據。並且,唐春我作為紫衣衛一等帶刀侍衛也有權調查此事。李天霸當作幾萬將士的面承認了自己惡意暗算我父唐信……」唐春拿出了證據,說,「皇上,所有證人都在我手下控制之中。他們現在就在宮門外,如果不信的話可以叫進來當堂審理。」

烏雲蓋月呈上了唐春的證據,虞皇逐漸的皺起了眉頭。再後來,那是變成了憤怒。最後,又把證據傳閱給了內衛大臣以及一些王爺國公。

「叫他們都進來。」虞皇一拍桌子。

「皇上,這根本就是唐春動用了酷刑的結果。他居然動了剮刑,在如此疼痛之下,哪位還受得了。這些證言證詞全是胡造的。」李國公厲聲說道。

「哼,是不是事實一審便知。李國公,你憑什麼誣衊我這證言證詞是假的?難道你心裡有鬼不成?皇上,這事估計就是李國公跟其弟李天霸一起夥同乾的。」唐春突然提高了聲音。

「我沒有,別亂扯,都是他作……」李國公不經意間脫口而出,剛講了一半趕緊打住了話,不過,就是前半句話朝堂上的這些老油子哪個聽不出弦外之音來。

虞皇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李國公臉騰地就漲得通紅了。腿兒打了打閃,吶吶道:「皇上,老臣失態了,請皇上恕罪。」

「算了,不用審了,李天霸暗害唐候爺之事基本上事實清楚了。不過,這事只是李天霸自己的行為,跟李府沒有關係。」皇上看了可憐兮兮的岳父一眼,突然一揮手,道,「來人,把一干人等拿下午門立即斬首,還有,李天霸一脈全部斬首示眾。」

唐春明白,虞皇這是要想拋棄李天霸這輛『車』保李國公這『帥』。這事肯定不能審理了,一審的話八成會扯到自己的老岳父李志身上了。這皇家的臉面何存,更何況宮中還有一個李婉在,皇上也落不下這張老臉。

「皇上聖明。」唐春謝恩,倒是令得靠山王順天王等人心裡有些疑惑,這事明擺著是李府幹的,此時還這趁機把李志也搞進去還等著他緩口氣回來報復不成?

他們認為,唐春畢竟還是太嫰了一些。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深啊。到時,這口氣一緩過來,李志必報此仇,跟李府比,唐府不堪一擊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