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知道,桑竹君你放心,該我表示的,我一定會表示到位的,這兩個您先勉強用著,不喜歡跟我說,我隨時給你再找!」

陳波立刻討好地說道。

「吆西!陳桑,我看好你!」

說完,桑竹君大笑一聲,便是離開了房間。

看到桑竹君走後,陳波剛才那一副討好的神色頓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陰狠。

「呸!狗日的,什麼玩意兒,等老子掌控了青竹幫,第一個弄死你!就你小的跟針一樣的玩意兒,還想著上蘇青竹!蘇青竹是老子的!」

陳波啐了一口唾沫,不屑地說道。

「來人!」

陳波對著門外喊了一聲,頓時門外走進了幾個小弟。

「讓那個想上位的小明星過來,老子現在一肚子的火要發泄!」

陳波對著小弟說了句,頓時小弟們都知道陳波要什麼,老老實實地離開了房間去將已經在等候的那個十八線明星帶進了陳波的房間,之後便是退了出去。

房間門關上,陳波立刻便是粗魯地對著那個小明星開始進行了非人的揉虐,一切都不言而喻。 一旦發生了就無法再,就比如說,那些死去的任務參與者們,他們死了就是死了,不可能再復活過來了,即使是李肅他幫那些死去的人報了仇,但那也僅僅只是報了仇而已,並不是將他們都復活過來,這真的是沒有辦法的,哪怕。

哪怕是李肅,他也是沒有辦法的,他最多能做的是,給他們報仇而已,並且,可能還會猶豫不決,然後再,再出手,只怕到那時候,魔王它就又可以把伽椰子它救走了,哎,不是伽椰子它難收,而是李肅他太仁慈了,總是不喜歡。

總是不喜歡立刻下手,總是喜歡拖拖拉拉,要不是李肅的拖拉,伽椰子它之前早就魂飛魄散了,還會等到現在嗎,不,不可能的,魂飛魄散纔是它的下場,它殺了這麼多的人,那麼,就算是魂飛魄散,就算真的是魂飛魄散了,也。

也是,這個好像之前說過吧,那麼好吧,就不說了,接下來看看李肅等人到底要多久,才能找到真正的伽椰子,這一間房間沒有,那麼就去下一間房間,反正一間一間來,就不信找不到真正的伽椰子,任務參與者們有的是時間。

不需要着急,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有李肅在,鬼魂又能算得了什麼,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心裏面就是有這樣的想法,所以,纔不怕了,纔沒有那麼害怕了,來吧,鬼魂你有本事就來吧,李肅他在這裏,看你能把我們怎麼樣。

是啊,有李肅在,還怕什麼鬼魂呢,現在怕的是,找不到鬼魂而已,只要鬼魂它敢自己出來,那麼李肅他就敢收,這是很正常的,道士收鬼嘛,更何況這又是在任務世界裏,那麼,當然是要收的啊,只是李肅他喜歡猶豫不決而已。

又到了一間房間的門前,李肅上前去開門,其他任務參與者在李肅的身後,到底,這間房間裏有沒有鬼魂呢,是伽椰子嗎,是伽椰子它嗎,真正的伽椰子,它會在這裏面嗎,隨便了,在也好,不在也好,在的話,就快一點點。

如果不在的話,那麼就慢一點點,也只是這樣而已,反正已經快要找到了,打開門之後,還是一樣的,門口並沒有鬼魂站在那裏,接着所有的任務參與者便紛紛走了進去,裏面到底有沒有鬼魂,就連李肅他也不能確定,到底是。

到底是有還是沒有,這個,沒辦法確定,因爲,怨氣到處都是,也就是說,到處都有可能,但也可能是,沒有,哪裏都沒有,這只是魔王它弄出來的怨氣而已,其實真正的鬼魂,真正的伽椰子它並不在這裏,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管它呢,先進去再說,看看到底有沒有,如果有的話,那也好,李肅就可以直接收了,如果沒有,那麼再去下一間就好了,現在好像變得是,任務參與者去殺鬼了,而不是鬼來殺任務參與者,好笑,真的好笑,有時候,實力真的。

實力真的是決定了一切,它可以讓黑的變成白的,壞的變成好的,好的變成壞的,白的變成黑的,它就是有這麼神奇,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遇到過,靈異它不僅僅只是靈異,希望大家能夠明白,能夠明白這一點,但有時候也不能。

也不能說得太露骨,要不然的話,也還是有點害怕,有點擔心,就好像任務參與者在任務世界裏一樣,總是會有一點點害怕和一點點擔心,這是沒辦法的,這是人的本能,人天生就會害怕,但是,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見過鬼害怕的。

鬼也會害怕嗎,當然,鬼它也是有智慧的,也是有神智的,那麼,有靈的存在,它們就都會害怕,但,一般情況下,只有人怕它們的,它們不會怕人,因爲沒必要,它們比人強大,就不需要怕人,還有就是,在人的眼中,它們可。

它們可是隱身的,那麼,人既然看不到自己,自己又爲何要害怕呢,是啊,爲什麼呢,爲何呢,不用害怕,根本就不用害怕,人是看不到自己的,那麼道士呢,那麼擁有天生陰陽眼的人呢,那麼擁有天生陰陽眼的道士呢,那麼。

那麼擁有天生陰陽眼的,道法又高深的道士呢,他呢,他能看到自己嗎,當然啊,他肯定是可以看到自己的啊,並且,他還是可以將自己打得魂飛魄散的,伽椰子已經深刻的意識到,李肅不是它可以惹的,但是,魔王要它來完成。

來完成任務,要不然的話,雖然說不會魂飛魄散,但是,也得失去很多,所以,只有將任務完成了,那麼自己就可以變得更強了,只是可惜,這個道士他實在是太厲害,自己的怨氣對他沒有用,甚至是,他還可以用道法給自己。

給自己一層防禦,可以免疫任何妖魔鬼怪的傷害,這個道士太強了,伽椰子自知自己可能是很難完成任務了,甚至是,還有魂飛魄散的可能,也不知道這個道士,爲什麼他的道法那麼高深,他的年紀還不大啊,雖然說,他是有。

他是有天生陰陽眼,但,這道法,他是在哪裏學到的,伽椰子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大限將至了,雖然說,自己已經死了一次了,但是,還是可以再死一次的,只是,再死一次之後,那麼自己就永遠的消失了,就連鬼,就連怨鬼都。

都做不成了,哎,伽椰子他在此時,他甚至是感到害怕了,因爲它很聰明,它可以看到李肅的道法,因爲這個人,他身上的正氣和道氣,都是非常的強,這是邪物可以看到的,但人類可能又是看不到的,這就是爲什麼,鬼魂有。

鬼魂有時候喜歡去找運氣很差的人和很壞的人,原因就是因爲,他們的身上,沒有什麼正氣,鬼魂不會害怕他們,甚至是,還比較喜歡他們,因爲他們的身上,有鬼魂喜歡的東西,但是,像李肅這一種的,估計就是沒有什麼鬼魂。

沒有什麼鬼魂會去喜歡他了,避還來不及呢,別說是要去靠近他了,他身上有其他人身上沒有的東西,甚至是。 秦穆然將那名青竹幫的成員打昏以後,便是小心翼翼地向著別墅裡面走了過去。

別墅總共有三層,陳波和那個桑竹君的房間都在第二層,只要別墅裡面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能夠第一時間向著一樓或者三樓撤退。

別墅的三層原都是青竹幫的成員所在,不過此時夜色已經深了,不少的青竹幫的成員都已經到一樓去巡邏,三樓剩下的人並沒有多少。

三三兩兩,有的打牌,有的打麻將!

秦穆然從洗手間走了出來以後,也是格外的小心,藉助牆角作為掩體,自然也是發現了房間里的攝像頭。

不過秦穆然的速度多快,再加上三層的空間並沒有多快,秦穆然一個健步,速度快到了極致,全面爆發。

三層的青竹幫的幫眾只感覺眼前刮來一道風,秦穆然已然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什麼人?」

秦穆然的出現,讓他們猝不及防,頓時便是喊道。

可是他們的話音剛剛落下,還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秦穆然已然出手。

「咔嚓!」

耳邊傳來骨骼斷裂的輕微的聲響,秦穆然已然化身為冥王進行生命的收割,一手一個,便是輕鬆地捏碎了他們的喉嚨,甚至連帶著一絲的反抗都沒有來的及便是倒在了地上,一命嗚呼。

「真的是菜!」

秦穆然失望地搖了搖頭,三層大概有四五個人,卻是不過兩三秒便是沒了聲音。

順著樓梯慢慢向下摸去,秦穆然準備先將山口組的桑竹君扣押。

剛剛走到門口,秦穆然的耳邊便是傳來了桑竹君那滿是興奮的聲音。

秦穆然的臉上露出了一些鄙視。

「咚!咚!」

秦穆然抬手敲響了桑竹君房間的門。

「你滴什麼的幹活!」

桑竹君不耐煩的聲音從房間里傳來,試想,無論誰,在為愛鼓掌興緻正高的時候突然被人打擾,誰都不會有好臉色的。

「桑竹君,我們老大有急事請你過去商議!」

秦穆然捏著嗓子,利用假聲說道。

「八格牙路!混蛋!這個時候打擾我!」

雖然桑竹君嘴上罵著陳波,可是既然陳波讓人來找自己,必然是重要的事情,說著,便是起身來到了門口給秦穆然開門。

房門剛剛打開,桑竹君便是對上了早已經等候的秦穆然。

「你是……」

桑竹君話音還未落下,秦穆然的手已經探出,掐在了桑竹君的喉嚨處,讓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此時,桑竹君只感覺掐住自己喉嚨的不是一雙手,而是一把鐵鉗。

鐵鉗死死地卡住了自己的喉嚨,桑竹君連呼吸都變得如此的困難。

「我是來了結你們性命的人!」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便是一手鉗著桑竹君,一邊向著房間里走了過去。

「嘭!」

桑竹君房間的門再次關上。

秦穆然掐著桑竹君向著裡面走去,赫然便是注意到了三個美女。

「我靠!你行嗎你?」

秦穆然鄙視地看著手中的桑竹君,一手探出點在了他身上的穴道,瞬間桑竹君便是說不出話來了。

「嘭!」

秦穆然將桑竹君扔在了房間的角落裡,疼的桑竹君臉色漲得通紅,差點就將胃裡吃的都給吐出來了。

「對不起了,三位美女!我和他有事要談,你們只能夠先睡了!」

秦穆然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隨後便是出手,將三人你統統打暈了過去。

沒了這幾個女人的礙事,秦穆然便是重新將目光看向了地上疼的都彎曲成蝦米一般的桑田君。

「不要叫,否則的話,你會立刻生不如死!」

秦穆然看著桑田君警告了幾句,淡淡地說道。

信仰精靈牧師 「你滴什麼的幹活!」

桑田君真的是怕了,他甚至都不知道秦穆然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呵呵,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對我們動手嗎?」

秦穆然笑了笑道。

「我跟先生素來無恩怨。」

桑田君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更迦納悶了,他還就真的不記得什麼時候惹了這麼一位大哥。

「是嗎?再想想!」

秦穆然倒是來了興緻,看著桑田君說道。

「真的不知道……」

桑田君看到秦穆然這樣,真的要哭了。

都說了不知道了,還讓我猜,你怎麼不讓我猜你家住哪裡,上了幾次廁所啊!這個誰知道啊!

「呵呵!我提醒你一下,盛康集團!」

秦穆然淡淡一語。

「盛康……什麼?盛康集團!」

若是秦穆然不說,他也不會往盛康集團上面去想,但是現在他一提,桑田君如何還不知道。

「我說,你個小鬼子還真的是厲害啊!一龍三鳳,還是你會玩!」

秦穆然瞥了眼床上已經昏過去的三個女的,再看了看床頭,赫然有一板藍色的藥丸,上面總共有兩粒,現在就剩下一粒了,想必是被桑田君給吃了下去了。

「廢物!哥最看不起你這種人!」

秦穆然鄙視地說道。

「大哥,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桑田君被秦穆然這麼一甩,都要哭了,無妄之災啊!

「還跟我妝模作樣?」

秦穆然冷笑一聲。

「我裝什麼了?」

桑田君一副我是無辜的樣子道。

「山口組!」

秦穆然淡淡說道,一雙眼睛卻是緊緊地盯著桑田君。

「你怎麼知道!」

桑竹君整個人身軀一震,原本他一直想要裝作一個無辜的人,但是沒有想到秦穆然對於自己早已經一清二楚,自己所有的偽裝在他的面前都無所遁形。

攻妻不備,前夫要復婚 「呵呵!我沒有想到,中海地下世界現在也有你們山口組的影子!怎麼,京城涼了,就轉戰中海了?還是同時布局的?」

秦穆然一副哥都知道,別給我裝的樣子,說道。

「京城?你到底是誰!」

聽到秦穆然說了這麼多重要的事情,桑田君再也不會相信秦穆然是一個素人了,對方肯定是有背景有能力的,否則這些東西他怎麼可能知道的這麼清楚!

「我叫秦穆然!」

秦穆然淡淡地說出了這五個字,但是這五個字卻是在桑田君的心裡掀起了軒然大波! 或許之前,秦穆然的名字還沒有被山口組重視,但是自從京城唐家和李家都被摧毀以後,山口組在京城的一系列布置都被連根拔起,多年來的布局一瞬間化為烏有后,秦穆然的名字已經被山口組熟知。

「京城第一大少?!秦家秦穆然?」

桑田君不敢相信,這個獨自滅掉唐家,打垮李家的傳奇人物會出現在中海,更加會出現自己的面前。

「如果你說的沒錯的話,應該就是我!」

總裁索愛不歡:十億嬌妻勾上癮 秦穆然想了想之前諸葛輕狂跟自己提到的事情,好像自己還就真的被冠上了「京城第一大少」的名號。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桑田君很是震驚的。

「你要對我老婆集團動手,我不在這裡在哪裡!」

七零之農婦逆襲手冊 秦穆然一巴掌扇在了桑田君的臉頰上,頓時桑田君半邊的臉頰都臃腫了起來。

「陸傾城竟然和你結婚了!」

桑田君徹底凌亂了,這都哪裡跟哪裡啊!

枉費自己還搜集了那麼多的資料,怎麼現在看起來自己的那些資料一個有用的都沒有啊!

陸傾城和秦穆然結婚了,山口組沒有搜集到資料。

秦穆然就在中海,山口組也沒有消息。

這秦穆然是神出鬼沒了嗎?

「怎麼!不行嗎?老子結婚難不成還要給你個小鬼子打報告?」

秦穆然心中不爽,又是一個巴掌打了過去。

都已經在自己的手中了,還認識不了自己現在的情況,還問自己!

「你…你是惡魔!」

桑田君現在算是知道為什麼李家和唐家都會折在秦穆然的手中了,他根本就是一個不按照套路出牌的人。

「我是惡魔?呵呵,好戲才剛剛開始,等會兒我再帶個人來陪你!」

秦穆然笑了笑,看了看時間,差不多曲天馳和雷凱已經將外面的人都解決掉了,頓時打開門,走了出去,向著陳波所在的房間而去。

此時陳波也正在跟那個十八線的小明星大戰著,哪裡會顧及周圍發生了什麼!

不過這一次,秦穆然則是沒有跟對付桑田君那般小心翼翼,而是以極其霸氣的姿態闖了進去。

「嘭!」

秦穆然一腳直接踢飛了陳波房間的大門,強大的聲響以及門碎飛濺的木屑直接就是將陳波給嚇軟了。

僱主觀察日記 「來人!」

相比於桑田君,陳波則是太過老油條了,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問是誰!而是選擇直接喊人。

只是可惜,他帶來保衛這個別墅的人都已經被秦穆然手下的曲天馳和雷凱解決掉了,現在就算是他陳波喊破了嗓子都不會有人來救他的。

「不用叫了,你的人都下去見閻王了!」

就在這個時候,曲天馳和雷凱走了上來,兩個人各自倚著門框的一邊,臉上充滿著戲謔的神色說道。

「媽的!」

陳波發狠,當即便是拉過床上的那個十八線的明星擋在身前,朝著秦穆然扔了過去,同時從枕頭下面拿出了一把已經上了膛的手槍,對準了秦穆然,就是要扣動扳機。

「嗖!」

一道寒光劃破空氣,緊接著,便是一道血箭射向天花板上。

「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