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人,你確定要我給你當一年的跟班嗎?」

薄臨危險地眯起眼,一張冷峻的面龐毫無徵兆地湊上前。

阿黎微怔,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一臉警惕地瞪向他問道:「想挨揍?」

薄臨嘴角一抽,沒趣地翻了一個白眼,不以為意地嗤笑一聲,「你連個玩笑都開不起嗎?」

「誰跟你開這種玩笑!我現在跟你還不是很熟,好不好?也最好別急著跟我拉關係,我這人對自來熟有種天生的抵抗。」

「呵呵!剛好我也是。」

「那就再好不過了。」

……

「一年的跟班生涯啊!喂!你們來覺得是該同情他還是該羨慕他?」

「這事兒,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就算他真心喜歡阿黎小姐,十成十也是沒機會的,畢竟,他可以超越家主的可能性為零。」

「你們就這麼不看好薄臨?」

「難不成你看好他?反正我家薄雅說了,阿黎小姐不喜歡比她弱的男人,你們剛才又不是沒瞧見,薄臨可是阿黎小姐的手下敗將。」

……

長廊下,三個小夥伴不時竊竊私語,一張張年輕的臉上流露出或好奇或偷笑或冷靜的表情,將人類喜歡八卦的精神發展到了極致。

這足以證明一件事情,八卦不分男女,也不分年齡階段的。

「喂!我問你們倆個,阿黎小姐比我們也小說好幾歲,我們需不需要給她發新年紅包?」

「你帶現金了?」

「沒帶。」

「薄烈,你是不是腦子被門縫給夾了?你連現金都沒有帶,就敢說給人姑娘發紅包,你總不能原封不動地將紅包還回去吧!」

「我有主意了,不如把阿黎小姐拉進我們幾個的小群,然後我們來一波紅包雨,不過,咱們幾個可不能搶,那全都是給阿黎小姐的。」

「喲!薄烈,行啊!你有這種思想覺悟,脫單肯定是遲早的事情,我可先恭喜你了,到時候有女朋友了,可別忘了我跟薄樂。」

……

薄烈的提議立刻得到響應,現在要做的就是,誰去把宋黎的微信號要過來,三個人互相推讓了一會兒,最後另兩人一致推選薄烈。

在薄樂和薄曄的期待中,薄烈拿著手機朝著院子里的女孩兒走過去。

「我是南城薄家的人,你確定敢讓我給你當一年的跟班?」當然,薄臨還有一個很隱秘的身份,你就是行走在生死邊緣的雇傭兵。

他自然不會傻到讓阿黎認出他,這個身份也自然就隱藏了下來。

「不瞞你說,長這麼大我一共去過兩次南城,全都是下半年,一次是聽說薄寒池受傷了,我特意趕了過去看他,不過,很不幸的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他趕回了帝都。」

薄臨愣了一下,似是沒想到眼前的女孩兒會跟他提起這件事情,薄寒池受傷是南城薄家的叛徒所為,他自然聽家裡人提起過。

而且,還牽扯到了海外洪門。

不等薄臨開口說什麼,阿黎聳聳肩,又繼續說道:「第二次去是因為私事。」

說到這裡,她突然停頓了下來,挑了挑眉,意味深長地凝重薄臨,「我只是想知道,想抓我的人到底是你們南城薄家的人,還是另有其人?」

對上一雙戲謔的深眸,薄臨猛然一怔,有那麼一瞬間,他竟然感覺到了壓力。

眼前的女孩兒忽地笑了,她伸手拍了拍薄臨的肩,毫不在意地說道:「別緊張,這件事情他完全不知道,我也不打算告訴他。」

薄臨心下一驚,不動聲色地問道:「你的意思是,你相信不是我們所為?」

「不是相信,是分析。」

「……」

看著眼前的小夥伴一臉獃滯的樣子,阿黎得意地揚了揚唇角,「薄臨,一年哦!好好乾,千萬別讓我失望了,因為你打不過我。」

薄臨輕扯了一下嘴角,瞬間有一種想抽自己嘴巴子的衝動。

衝動是魔鬼!

「打擾一下?」薄烈硬著頭皮走上前。

阿黎抿唇一笑,「有事兒?」

薄臨雞琢米似的點點頭,湊上一張可愛的娃娃臉,笑呵呵地說道:「阿黎小姐,能加個微信嗎?」說這話的時候,他忍不住伸手抹了一把額頭。

掌心瞬間濕了。

女孩兒半點不拒絕,挑眉問道:「你掃我?還是我掃你?」

「都,都行。」

意識到自己的結巴,薄烈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不就是搭訕么!不就是要個微信么!他深吸一口氣,偷偷倆小夥伴比了一個成功的手勢。

成功加了微信,立刻將阿黎拉進了他們的三人幫小群,順便把群名也改了。 四人-幫!

不等阿黎反應過來,已經開啟了紅包雨,全都是新年快樂的祝福語。

因為信息不斷,手機不停地在振動,阿黎連忙拿起手機瞧了一眼,四人幫?卧槽!誰起了這麼一個不著調的群名,想了想,她隨手就改了。

教授大人好高冷 我們是閨蜜!

至於數不清的紅包雨,回去的路上,阿黎愣是點到手指發軟。

回了房間之後,阿黎換了睡衣就在床上躺下,身邊的男人依舊昏迷不醒,她輕輕握住他的手,用力地閉了閉眼睛,范老說過,他很快就會醒過來的,很快……

這天晚上,阿黎睡得很不踏實,她總是會突然睜開眼睛,然後借著昏暗的壁燈瞧一眼身邊的男人,甚至會忍不住拿手去探尋他的呼吸。

一直到天快要亮的時候,阿黎才撐不住疲憊地沉睡過去,可,她沒睡多久時間,放在床頭櫃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一抹刺眼的陽光猝不及防闖入她的深眸中。

阿黎睏倦地眨了眨眼睛,一扭頭,就瞧見身邊男人那一張英媚襲人的面龐,她不由得彎起唇角,溫熱柔軟的指腹小心翼翼地觸碰他的眉眼,他的鼻尖……最後,落在他略顯蒼白的唇瓣上。

「小寒寒,你最好早點醒過來,要不然……哼哼哼!我每天早晚調,戲你一遍。」

逗完了身邊沉睡的男人,阿黎使勁伸長了胳膊,摸索著將手機拿起來。

大鬍子?

忽然想起什麼,阿黎蹭地坐起來,忍不住伸手扶額,差點忘記今天跟大鬍子約好去給師父拜年了!她連忙按下接聽鍵:「喂?」

「小丫頭,你還沒起床?」手機那端,姬唯緩緩勾起唇,眉眼裡難得流露出溫暖的笑意。

阿黎輕輕唔了一聲,纖白的手指很自然地插入短髮中,無奈地撇撇嘴說道:「才睡下沒多久。」

「那一會兒還去不去華清山看白染了?」

「去!當然去啊!」

白染是她師父,第一次給師父拜年,她自然是要去的。至於……阿黎輕咬唇角,目光落在身邊男人那一張略蒼白的面龐上,纖眉微不可見地蹙了蹙,暫時只能把薄大哥交給易胥照顧了。

這是目前她在薄家唯一信得過的人!

「你在哪?我去接你。」

「我……」阿黎斂了斂眸色,不動聲色地說道,「我在薄家老宅。」

「半個小時之後,我在大門外等你。」

「好,回見!」

……

「哥,你這是又要約會去了嗎?」

姬滿月神出鬼沒似的,悄無聲息地從姬唯身後竄了出來。他微不可見地皺眉,眼底閃過一抹異樣,「沒跟朋友出去玩嗎?」

姬滿月半眯起眸子,意味深長地打量著眼前的男人,故意壓低了聲音說道:「哥,你這是,要去約會嗎?帶我去見見未來的嫂子?」

姬唯眯起眼,「你去做什麼!」

「當然是去跟我未來的嫂子打好關係。」姬滿月愜意地笑了笑,「哥,你該不會真的打算跟宋黎交往吧!她……哎!我就實話跟你說吧!你是真不了解她,你其實早就有男朋友了。」

姬唯愣了一下,好整以暇地瞧著眼前的女孩兒,眼底閃過冷誚,「然後呢?」

「然後她又跟人說,她是單身,不就是因為她男朋友轉學了嗎?我原本想替她保守秘密,可,可她這麼欺騙人實在是太過分了。」

姬滿月氣憤地皺起眉,臉上的表情一點都不作假,「哥,你可千萬不要被她騙了!你知道爸媽的脾氣,他們肯定不會同意這樣的女生嫁入我們姬家,所以我覺得……」

說到這裡的時候,她停頓了一下,半揚起小腦袋,一雙如蔥白般的小手輕輕拉著姬唯的計較,眼巴巴地瞧著他,「哥,你還是放棄吧!其實我覺得奕姐姐就不錯,又聰明又溫柔。」

姬唯挑了挑眉,看向姬滿月的目光意味深長的。

在這之前,他從來都不知道,他這個妹子這麼喜歡在人背後嚼舌根。

「滿月,你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會這麼討厭她嗎?」

對上那一雙棕褐色深眸,姬滿月心裡咯噔一聲,有那麼一瞬間,她甚至覺得自己的小心思,被眼前這個男人一眼看穿了,莫名就覺得心虛。

垂在大腿兩側的手指不由得攢緊,姬滿月咬著牙說道:「我,我哪有討厭她!我就是實話實說而已。哥,難道你不相信我說的話?」

「滿月,我有判斷力的。」

姬唯指了指腦袋,嘴角勾起一抹冷然的弧度,瞬間喪失了耐心。

說著,他大步朝著外面走去。

「哥!」姬滿月突然大聲喊了一句。

姬唯愣了一下,旋即停下腳步,扭頭望向不遠處的女孩兒,眼梢微微挑起,「還有事?」

姬滿月垂眸,似是鼓起很大的勇氣,顫抖著聲音問道:「你,你要帶她去華清山?」

「嗯。」

「哥,你為什麼寧願帶她去,都不帶我去呢? 附身高順 還有媽,媽也不肯帶我去,這到底為什麼啊?你能給我一個將我說服的理由嗎?為什麼她可以去,而我不可以?哥,難道就因為我不是爸媽親生的嗎?」

姬唯的臉色瞬間就變了,一雙冷眸微微眯起,蝕骨的寒意從他眼底迸射出來。

一時間,姬滿月猛地一怔,如墜冰窟。

可她依舊倔強地咬著牙,梗著脖子瞪著眼前的男人,憑什麼,憑什麼……

姬唯垂了垂眸,斂去眼底的那一抹寒意,不著痕迹地說道:「滿月,媽要是知道你心裡的想法,她一定會很傷心的。」

「是嗎?那你帶我去華清山,今天剛好是大年初一,每年的這個時候,你都會去,今年你還要讓宋黎一起去,為什麼就不能順便帶上我?」

她非去不可!

姬滿月心裡忐忑不安,可,她沒有退路的。

那個人說,她活在姬家的唯一作用,就是用來替代失蹤的大小姐跟沈家那位完婚,他們之所以對你好,不過是因為心裡有愧疚。

「一大早的,你們倆兄妹就在爭吵什麼?小唯,你是哥哥,凡事要讓著滿月。」 白珞瑜端著一杯牛奶從廚房走出來,一臉無奈地瞧著眼前的倆兄妹,聽不清楚他們到底吵什麼內容,但這臉色都不好看。

蒙大拿牧場主 頓了頓,她目光溫柔地望向姬滿月,故意打趣地說道:「小唯,你真是死腦筋,滿月非要跟著你去,肯定有她自己的理由,你怎麼就……」

「理由?」

姬唯嗤笑一聲。

一想到自己這個妹妹對阿黎的詆毀,他就忍不住想譏諷她幾句,偏偏,他現在什麼都不能說,那種感覺簡直糟糕透了。

「不過是滿月不好意思開口,你這個當哥哥的就不能體諒她一下?」

聽白珞瑜這麼一說,姬唯越發糊塗了,他微不可見地皺眉,眼眸中閃過一抹暗芒。

姬滿月適時流露地羞澀的模樣兒,嬌嗔地跺了跺腳,紅著臉說道:「媽,你還打趣我!」

「這就害羞了?怪不得不敢直接找他,非要讓你哥帶你去華清山,我的滿月是真的長大了,知道跟我藏這些小心思了。」

「媽,我才沒有想見他!」

「好!你沒有!你沒有!」白珞瑜微眯起眸子,笑得很溫柔,聲音更是軟糯糯的。

停頓了一下,她又笑著說道:「不過,你現在跟凡凱多接觸一下,媽媽是支持你的,畢竟,等你你高考結束之後,你跟他就要訂婚了,有時間是該好好培養培養感情。」

姬滿月聞言臉色瞬間變了變,垂在大腿兩側的手指,用力攢緊。

「媽,您說什麼呢!我才沒有要跟他訂婚,更不要嫁給他,我想一輩子陪在您和爸爸身邊。」

「你這丫頭,又說傻話!」

白珞瑜從來都不曾懷疑,她用心全心全意去愛的女孩兒,其實,早已經對她產生了怨恨,「滿月,我希望你能幸福!」

是么?姬滿月在心裡冷笑一聲,那取消跟沈家的婚約,怎麼樣?

「哥,你看,媽都這麼說了,你難道還打算甩掉我嗎?」

「既然你想跟著,那就跟著。」

……

阿黎再三叮囑易胥,在她回來之前,一定不能離開這個房間半步,易胥自然是滿口答應,少爺昏迷不醒的事情,暫時還得瞞著一些人。

「那我先走了,有事打電話給我,一定要記得!」

阿黎還是不太放心,臨走之前又跟易胥說了一遍,直到連她自己也受不了。

可,阿黎怎麼都沒有想到,她剛走到門口,就遇到迎面而來的薄老夫人。阿黎微怔,連忙低眉斂首地立在一旁打招呼:「老夫人!」

低調一點總是好的。

薄老夫人皺起眉,不動聲色地打量眼前的女孩兒,瞧了好半天,愣是沒瞧出宋黎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阿池怎麼就看上她了呢!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一想到昨晚上的那一幕,她心裡就覺著悶得慌。

薄家唯一的主母!可以代表阿池做任何決策,那小子真的是昏頭了。

可,那是她的親孫子,是整個薄家的希望,她總不能真跟他對著干!又想起昨晚上阿黎教訓薄昇的畫面,老夫人頓時覺得也不是很難接受。

想到這裡,老夫人的臉色稍微緩和一些,望向阿黎的目光也不是那麼犀利了,只淡淡地問道:「這一大早的,你是要哪?」

阿黎垂了垂眸,不動聲色地回了一句:「去給我師父拜年。」

「你師父?」薄老夫人略顯好奇,旋即又覺得自己不該問,連忙轉移了話題,「那你早去早回。對了,需要讓司機送你去嗎?」

阿黎頓時愣住,一雙漂亮的杏眸輕輕眨了眨,眼底閃過狐疑之色。

是我聽錯了嗎?老夫人怎麼會跟我說,讓司機送我去?怎麼可能!一定是我出現幻聽了,一定是這樣的,以老夫人對我的厭惡……

「黎丫頭,我問你話。」

見阿黎默不作聲,眼神也有些閃爍,薄老夫人立刻就有些不高興了。

阿黎輕扯了一下嘴角,白凈的小臉上滿是尷尬的笑容,「謝謝老夫人的好意,不用這麼麻煩了,我大師兄會過來接我。」

看著眼前女孩兒不自在的樣子,薄老夫人臉色微變,猶豫了一下,還是裝作很不經意地說了一句:「黎丫頭,你這稱呼,也改改吧!」

阿黎頓時噎了一下,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老夫人,您沒發燒吧!小的時候,您可是很不高興我叫您奶奶的。

如果說剛才是震驚,那現在就是驚呆了下巴。

對於阿黎的反應,薄老夫人有些難以接受,但她畢竟經歷過了太多的大風大浪。

很快,老夫人就調整好了情緒,又不動聲色地問道:「黎丫頭,我以前對你很兇,是嗎?」

阿黎:「……」這問題,她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實話又不敢說,說了假話又覺得自己受委屈,她乾脆就選擇了沉默。

老夫人無奈地嘆氣,「你這丫頭,還真小時候一樣,倔得很!」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