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次我親自出征,備三百人,和我一同前往!」呼將軍站了起來,氣勢非凡。

百歲山,逍遙山莊。

「龍哥!龍哥!不好了!出大事了!」蘇龍正在房間之中打坐修鍊,屋外忽然想起了黑虎的聲音。

蘇龍吐納了三口氣,將體內的靈氣歸穩之後,走下床榻將門打開。

「怎麼了?別著急,慢慢說。」

「皇室的呼將軍親自出征,已經來我們大門口了,打傷了幾十個兄弟了,小姐已經帶著花公子他們出去了。」

「哦?」蘇龍就像聽了一個普普通通的故事一般,笑了笑,「好,那咱們去看看。」


「趕緊來吧,聽說小姐被打傷了。」

這句話一說完,原本懶懶散散的蘇龍眨眼之間消失在了原地,只剩下茫然的黑虎傻傻的看著面前空蕩蕩的房門。

「趕緊給我把你們當家的叫出來,不然我讓你們今天什麼狗屁逍遙山莊關門歇業!」呼將軍騎著一匹戰馬傲首昂視的叫喊著。

蘇媚和花若離並排而立,無奈的看著面前的三百多人。

「什麼情況?」蘇龍的身影憑空出現在了眾人面前,他站在蘇媚的對面問道。

這一出現,讓皇室那邊的所有人同時震驚了,呼將軍的表情竟然已經僵硬在了那裡。

「他們說要找徹兒,但是他不在。」蘇媚指著對面的呼將軍說道。

這時呼將軍看見自己被指著,吞咽了一口口水,尷尬的看著回過頭來盯著自己的蘇龍笑了笑。

蘇龍沒給他好臉,開口便問道,「你是什麼人?」

「我是古晉城皇室的呼連成呼將軍,也是古晉城最大的官。」呼將軍說起自己來,一臉的牛氣。

蘇龍冷笑了一聲,「你找我什麼事情?」

「你就是逍遙山莊的管事?」呼將軍小心翼翼的問道。

蘇龍只是點了點頭,沒有任何錶情的看著他。

呼將軍心中很是忐忑,方才蘇龍的出現,那般實力和靈氣的強度,完全已經凌駕在自己之上,如果真動起手來,可能自己會費力不討好,沒準連命都搭上。

可是軍隊之中,面子就是命,如果現在灰溜溜的回去,那麼以後說話誰還能聽?

這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呼將軍很是鬱悶。

「是為了城中的稅?」蘇龍笑了笑,問道。

不收任何的稅這一條,是蘇徹走之前和他說的,他也完全贊同,所以頒布了這個決定給下面,起初底層還有一些不好的聲音出現,可是另一個方案一出現之後,所有的異議都被拍滅了。

那就是蘇龍自己想的任務模式。

每周張貼出很多任務,各個方面,實力劃分明確,來保證獎賞制度的順利實施。

呼將軍一聽蘇龍的話,便立刻回答道:「看來你已經有了覺悟。」

「城中本來就以百姓為首,你們如此壓榨百姓,他們還有活路嗎?三年前,古晉城人數達到五百萬,可是如今連二百萬都不到,你們不知道自己的罪孽嗎?」蘇龍的聲音非常的憤怒。

呼將軍一看對方的態度如此明顯,看來也不好說什麼,下面該怎麼收場,他自己也不敢說。

就在此時,天空之中的龐大靈氣散播開,目標正是這裡。

在場的眾人,皆是一驚,但是隨後,蘇龍蘇媚和花若離臉上都是喜色。

「他回來了!」花若離笑著說道。

「這小子,還帶了誰?」蘇龍的表情有些不安,在蘇徹前面將要到達現場的那個人的靈氣,竟然深不可測。

「你慢點行不行啊!」這時,蘇徹的聲音從空中傳來,此刻,就連方才見到皇室眾人聲勢浩大而膽怯的看門人,都舒了一口氣。

「誰叫你不好好修鍊,實力那麼差!」一個少女的聲音飄來,大家都是面面相覷。

忽然,兩道身影同時出現在了逍遙山莊的結界門口,一紅一青,兩道身影。

正是蘇徹和夜芷煙。

「不是我說你哪兒來的勁啊,跑這麼快。」蘇徹站在原地有些埋怨的對夜芷煙說道。

「還快啊。」夜芷煙叉著腰一臉不滿的對蘇徹嬌喝道:「從隴州城到這裡你居然用了將近兩個時辰,你還說我快!」

這句話,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身後的皇室呼將軍已經被嚇的面色晦暗。

這段路程,讓他走,就是使出全勁不休息,也有趕上三天三夜,面前這兩個看似年紀不大點的人,竟然只用了兩個時辰,這會是什麼實力?」

「將軍,我們不如……」那個老者在呼將軍耳邊正要說話,被呼將軍打斷了。

「啊?什麼?那我們趕緊回去!這樣的事情你都不早說。」呼將軍刻意將聲音放大,然後對著老者吼叫道。

正是這聲吼叫,讓蘇徹和夜芷煙同時回頭。

「你們是誰啊。」夜芷煙眨巴著美麗的大眼睛問道。

呼將軍哪還敢回答他是誰?立刻調轉馬頭,向古晉城的方向跑了去。

「誰啊?奇奇怪怪的?」蘇徹回過頭來看著蘇龍等人,說道:「大哥他們是誰啊?」

「沒誰。」蘇龍看著蘇徹,那種疼愛的目光充斥著整個眼眶,「趕快帶著你朋友進來,我還有很多話想和你說呢。」

「哦……」蘇徹還糾結剛才那人是誰這個問題上,沒想到蘇媚已經帶著夜芷煙進入了結界。


「我姐怎麼這樣啊?」蘇徹看著進入結界的兩個女人,「她們認識嗎?」

「她不一直都是自來熟,哈哈。」蘇龍大笑一聲,摟著蘇徹,招呼了一下花若離,三人也走入了結界之中。

結界之外的三百餘人已經光速般的消失了。

剩下的守衛,一個個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彼此。

「他……他就是少主嗎?」

「太可怕了吧……」

「隴州城……到這裡……兩個時辰!」 夜晚降臨,逍遙山莊之中燈火通明。

蘇徹的房間之中,八人圍桌而坐。

「這個八荒雪蓮到底是什麼東西?」蘇媚聽完蘇徹的講述之後,問道。

坐在她身旁的夜芷煙主動為蘇媚解釋了起來。

「八荒雪蓮乃是天地孕育的千年靈寶,其最大的功效就是可以讓服用者的體內孕育出來仙氣,如果一個人能夠有幸得到,那麼他的實力不僅會突飛猛進,還有很大的幾率可以進階修仙的層面。」夜芷煙說道:「它還有另一個非常巨大的功效,就是起死回生。」

聽了這個介紹,其他人的表情都非常的凝重。

這樣的一個寶物,想得到並非易事,暫且不說取到它的難度有多大,光是說想要得到他的人肯定也不在少數。

「看來這次前往爭奪的人,實力都非常的強悍了。」蘇龍笑了笑,低聲的說道。

「這件事情可能有些底蘊的家族都已經知道了,我們想要從祁連山和皇室那些強大勢力手下搶到它,難度可不小。」蘇媚插話說道。

「蘇姐姐,你把事情想簡單了。」夜芷煙說的。

蘇媚一聽,疑惑的看著夜芷煙。

「這次的八荒雪蓮不是凡物,正因為它的特殊奇效,才會引人注目;而且,它可是世間的珍品,我說的這個世間,不是指九州大陸。」夜芷煙嫵媚的一笑,留給了在座的所有人都是驚訝。

「難不成……」蘇龍暗驚。

「是的,地州之中的人,也會來,而且包括九州大陸上的另一個國家,繎昌帝國。」


所有人才恍然大悟,這八荒雪蓮,是天地珍寶,可能出於什麼特殊的原因,它出生在九州大陸而已,所以想得到它的人,也會從地州到來,而且繎昌帝國的人,也會趕來,可見此行,必會非常的兇險。

「你們有什麼計劃?」蘇龍問道。

聽到蘇龍這麼一問,大家都沉默了。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說話。

過了半響,黑豹說話了:「不如這樣,只有我們八個人去,然後到了那邊等著,等最後的時候,再出手,坐收漁翁之利!」

「這樣也可以,但是我們會不會被人埋伏?或者有人專門是在打我們的主意?」花若離問道。

有人帶頭,大家又開始七嘴八舌的你一言我一語。

唯獨蘇徹,一句話也沒說,坐在桌旁抱臂冷靜的思考著。

蘇徹的想法很多,但是疑點也很多。

這件事情,根據自己的實力是根本沒有可能知道的。是那天他偷偷進入巫舵主的房間,才聽到了方成和他的談話,自己才能知曉。可是他知道, 紈絝修真少爺

這裡面,難道是巫舵主給自己下的套?可是為什麼要下套?

是不是因為八荒雪蓮和自己體內的自然之力有什麼聯繫?若真是這樣,自己去取不是正中下懷?

可是這樣的好事,蘇徹不願意放棄,若是能夠在體內凝聚仙氣,那麼對於自己進階修仙有非常大的幫助。

一籌莫展的時候,投出橄欖枝的夜芷煙讓蘇徹重新燃起了信心,他知道,這個女人,一定會給自己非常大的幫助。

蘇徹將目光投向了夜芷煙,正好她也看向了蘇徹。

談論了很久,也沒有結果,蘇龍便讓眾人散了場。

黑獅三兄弟和花若離相約著喝酒去了,房間里只剩下蘇徹和兩位兄姐,還有夜芷煙。

「你現在可以說了吧?」夜芷煙微笑的看著蘇徹。

蘇徹無奈的撇了撇嘴,才說道:「這次的事情,非常的兇險,危機四伏,所以我決定,人越少越好。」

「又是這句話。」蘇媚冷哼了一聲,頭扭到一邊去。

「這件事情,是我從冥靈殿之中聽來的,個中原委我現在不和你們說明,但是請相信我,這件事情,可能是他們給我下的套,我們不能中計。」蘇徹說道。「如果一起行動的人多了,那麼我們也很容易暴露,所以我決定,還是我和夜芷煙同行便可。」

「說來聽聽。」蘇龍問道。

「首先,我們的實力在同齡人之中確實不錯,可是放眼整個大陸甚至地州之後,我們就不是什麼強者了,所以一定要隱藏起自己的實力來。大哥的實力固然強勁,但是比起夜芷煙還是稍遜一籌,這點我們都很清楚,而那冥靈殿千方百計的想讓我去,看來也和我體內的力量有關係,所以我得去。這樣看來,只有我和夜芷煙一同前往,我們的勝算才會比較大。」

蘇媚和蘇龍聽到,無可置否的點了點頭。

「暫且先這麼定了吧,還有兩天的時間。」蘇徹若有所思的說著,然後抬起了頭,看向夜芷煙。 總裁幫我上頭條 你阻止我進入結界,理由何在?」

夜芷煙就知道蘇徹會這麼問,便開口說道:「你要尋找靈寶,想到了鋃鐺古玉,可是你要知道,鋃鐺古玉雖然在你蘇家結界之中,可是它探寶的威力,根本不能和另一個寶物相提並論。」

「什麼東西?」蘇徹驚訝的問道,這種東西,自己從來沒有察覺過。

「閉月天花。」夜芷煙笑了笑說道,「你可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這句話讓蘇家的三個人都傻住了,蘇龍趕緊問道:「什麼閉月天花?」

夜芷煙被這句話也搞愣了,隨後奇怪的看著他,「你們真的不知道?」

三人同時搖了搖頭。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