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再說了,你現在出去,恐怕會被人的唾沫給淹死的,百里族民可不會接受一個黃金級種子那麼早就被淘汰。」說這話的是梧桐。

雷岳翻了翻白眼,「我扔珠子,正是圖靈大人的吩咐,你們愛扔不扔。「

他說完,便撒開腿徑直朝正北方向跑去。

「呃……圖靈大人讓的?」梧桐、祁淵二人對視一眼,也很快做出了決定,將各自的山河珠扔在地上,便緊隨其後的跟上。

待得他們身影完全消失,此地緩緩浮現出山河圖靈的光影身軀,他五指散開,掌心泛起一道吸扯之力,直接將三枚山河珠隔空攝起,隨即看向三人身影消失的方位,緩緩點著頭,「能那麼相信我,竟然毫不猶豫的就交出了這對他們來講是寶貝的東西,不錯不錯,本座越來越喜歡這三個小子了。」< 「交出山河珠,不然,死!」

萬榮部落隊伍八人將一名紅衣少年團團圍住。

萬胡林陰狠地威脅道:「不要懷疑我說的話,一路下來,死在我手裡的人,沒有一百,也有五十了!」

「不可能!」那紅衣少年身旁站著一隻捲毛大狗,這竟是一隻靈階中品法相颶風犬。

「我乃百里部落百里坤,你們膽敢殺我?!」

他怒目圓瞪,很想將這八人殺個片甲不留,但敵眾我寡,縱使他擁有颶風犬這等強力法相,也不得不保持理智。

「哈哈,你說你是百里部族的,我還說我是柳族族長的獨子呢!」萬胡林陰惻惻地笑著。

百里坤急道:「我沒有穿普通勢力的試煉服,你們難道沒有看出來么?」

聽了他的話,萬胡林登時凝重起來。

不錯,他想起了進大比之前的一項規則。

除了四大超級部族的子弟之外,其他人必須上印部落名號的規定製式的服裝。

倘若眼前這真是一位百里氏族的子弟,事情倒難辦了。

細想片刻后,萬胡林豁然咬牙做出了決定,他重新看向百里坤,譏嘲道:「那可不一定,路上我殺過不少人都是拖了試煉服的普通勢力子弟。」

「嘿嘿,你以為就你知道剝下外衣冒充超級勢力的人么?告訴你,本公子不吃這套。」

萬胡林雖然媚眼如絲,神態勾人,然而看到他那聳動的喉結,就讓百里坤一陣惡寒。

「怪胎。」

後者心裡暗自罵道。

他很不想和這等男女不分的怪物說話,但形勢不饒人,還只得耐著性子地重申了一遍:「我真是百里坤。」

「呵,你拿什麼證明,你只要能證明你是百里氏族的子弟,本公子立馬退走。」萬胡林明顯是和他卯上了。

開玩笑,超級勢力的人照樣是爹生父母養,長著兩條胳膊兩條腿,兩隻眼睛一張嘴。

從外觀上看並沒有什麼出彩之處。

除此之外,也根本沒有什麼信物。

不得不說,這是賽制設置上的一個漏洞。

百里破浪光想著用衣著區分超級部落和普通勢力,但卻忽略了一點,進了山河圖之後,衣服是可以換的……

「我……」

百里坤支支吾吾了半天,卻始終沒有想到有什麼東西能證明自己的身份。

山河珠?他在此次百里部族的參賽者中實力並不算太強,連赤銅級的種子名額都沒能拿到。

自然無法通過出示種子級山河珠來證明自己的身份。

當然,他若是能取得種子級名額,也不至於被逼到這等田地了。

「哼!我就知道是個冒牌兒貨。」

等了十秒左右,萬胡林立刻陰狠地笑了起來,這個操縱颶風犬之人的反應正合他的心意,不管是不是百里部落的子弟,是時候該動手了。

他想罷,往後倒退一步,將手一揮。

七名隊員頓時一擁而上。

亮堂堂的法相狂轟濫炸地朝颶風犬撲去。

「找死!」百里坤瞳孔緊縮,汗毛炸立。

颶風犬飛躍撲起,準確地咬住其中一個兔形法相的咽喉,與此同時,那條毛茸茸地尾巴拚命甩動,攪亂氣流,引起一陣陣氣體漩渦,又將最近的三個法相吸扯住而不得動彈。

但即便如此,還是有著三個法相齜牙咧嘴地朝他襲來。

「該死的!」百里坤摸出一枚火光瑩瑩的珠子,這是他的相器。

「風助火勢!烈火燎原!」

他用體內殘存的相力傾力灌注。

珠子內釋放出一條條呼嘯的火線,爆射在地面,頓時將雜草燃燒,炙熱的溫度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給我燒!」百里坤憤怒地咆哮著。

地面的火焰騰空燃起,火舌直接捲住一隻紫貂,將其吞沒。

還有一個飛蛾狀的法相因為懼怕火焰灼燒直接是爆退避開。

獨獨剩下一隻渾身有火焰覆蓋的老鼠以極快的速度朝他射來。

「糟了。」百里坤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他的手段已經盡數施展,然而還是沒能完全阻礙住對方八個法相的進攻。


以尋常人類**的強度,根本無法硬受法相一擊。

可以說,他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之境。

「想不到,我百里坤竟然會葬身在一群宵小鼠輩手中。」

他咧開嘴笑了起來,孤注一擲地扔出手裡那顆火焰珠,狠狠地朝那隻老鼠砸去。

「吱吱~」

不知道是他看得准,還是運氣好。

珠子竟然是恰好命中了鼠頭,讓它吃痛發出一聲嘶鳴,爆沖的身形也是為之稍稍停頓。

見狀,百里坤立馬掉頭就跑。

然而火焰老鼠稍作調整之後,就又急衝起來,眨眼間便將他追上。

「媽的!看來真的是跑不掉了啊。」

百里坤啐了一口唾沫,身姿站得筆挺。

他已經看到了那尖利的獠牙就要咬上自己的皮肉,死亡無限逼近…………


「吱!」

就在這千鈞一髮時刻,一朵展開的梨花徑直攔在火鼠前進的落上,槍桿一抖,頓時將它拍飛。

遲遲未曾等到劇痛泛起的百里坤再度睜開眼時,卻發現在他前方正站著三道人影。

「你沒事吧。」正中央那位穿著布衣的青年回過頭來,朝他咧嘴一笑。

剎那間,百里坤便瞪大了眼睛,駭然說道:「是你?」

「你認識我?」雷岳仗著樹大好乘涼。

一邊用菩提樹展開粗壯的根莖,將對方的法相挨個捆綁起來,一邊疑惑地看向百里坤。

後者苦笑著點點頭:「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能搶走飛火大哥黃金級種子的天才……」

「你也是百里部落的?」雷岳問道。

「正是,鄙人百里坤……」百里坤神色有些不自然,「我欠了你一條命。」

「哈哈,說什麼欠不欠的,我們代表同樣的勢力出戰,都有共同的敵人,不是么?」雷岳當然能感受到眼前這個紅衣青年似乎對自己沒有太大的好感,但並沒有計較。

百里坤聽了他的話,愣了愣,複雜地輕吟道:「你……」

但除了這個字之外,他張了張嘴終究沒有說出其他的話。

「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萬胡林清楚地看到那棵在戰圈中央大肆衝殺的古樹,再扭頭瞧了瞧不遠處站著的操縱者,狐媚的雙眸陰狠得彷彿要噴出火來。

他猶記得最初和雷岳會面時的模樣。

那時候後者還是個不折不扣的修相菜鳥,而自己已經初窺門徑,跨入了虛相大關,雙方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計,但縱然如此,那個小菜鳥還敢悍然接受自己的邀戰。

並且最令他的吃驚的是,在如此大的實力懸殊之下,他竟然沒有做到一擊秒殺,反而被這個連法相都控制不穩的菜鳥製造了不少麻煩。

直到最後,被另一個可惡的小子召來人海,被迫落荒而逃,這樣結果更是令他怒火中燒,即便過去了那麼久,還是心裏面一個不大不小的結。

「此次大比,生死勿論,真是天助我也。」

萬胡林泛起狂喜,他並不相信那個黃金級種子就是眼前這個雷岳。

在他看來,後者最多是找了個好師傅罷了。

「火焰獵隼!」

他之前一直沒有出手,就是在等待時機給百里坤致命一擊,然而此時面對新加入戰圈的一股力量,也不敢怠慢。

畢竟,他暫時看不出梧桐還有祁淵兩人的深淺。

祁淵的法相是一條大蛇,渾身長著六棱形的細鱗,黑白相間煞是分明,腹部還有四個凸出的小刺,看起來似乎是腿,而在蛇頭頂部,還長著一對牛角,吐出來的信子不是猩紅色,而是代表著強烈毒性的紫黑色。

「蘄蛇王。」雷岳立刻就辨認出了這法相的來歷。

《萬獸志》曰:「腹部如常,頭頂單角是曰蘄蛇,而腹有對足,頭生雙角則為蘄蛇之王。」

普通蘄蛇僅僅為尋常凶獸,鮮有誕生靈性之個體。


而蘄蛇之王,則是貨真價實的人階巔峰,也算是頗為不錯的法相了。

祁淵操控蘄蛇王不斷的用尖角衝撞其中一頭蠻牛狀法相,並且時不時地噴出一口黑毒霧,將一名萬榮部落的隊員死死牽制住。

而梧桐則是大開大合,宛若猛虎下山,在自然之力的加持下簡直生猛得非人哉,將圍住他的兩個實力在虛相中期左右的修士打得寸寸避退,弗敢與之攖鋒。

與此同時,雷岳的菩提樹下,也已經成功鎮壓了三個不同的法相,隨著粗壯的根莖不斷的收緊,其對應的操控者也是嘴角溢血,目光黯淡。

至於百里坤,見已經沒有了獵物可分, 仙欲游


後者已經被眼前這般場面給整得惶怒不安。

他本來想操控火焰獵隼去斬殺雷岳。

卻沒想到七位隊友敗得如此之迅速,壓根就沒有給他爭取足夠多的時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