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兒,我高興,我真的高興。」

王岳翻來覆去的說着這句話,發自內心的喜悅快要滿溢出來。

林婉兒扶着他坐在床上,眼底有着柔色,「電影名聲打出去了,接下來的拍攝都會順利的。」

「你和老師的錢,不會打水漂的,相信我。」

王岳抬着頭,碎發遮不住他眼底攝人的光亮,他目光炯炯的望着林婉兒。

「我會讓你拿最佳女主角,你就應該得到最好的!」

林婉兒的心跳陡然漏了一拍,在王岳的注視下,呼吸都亂了。

走廊里傳來別人的交談聲,看到王岳這開着門,便過來問一聲。

「王導怎麼樣了?」

林婉兒的神智驟然回到軀殼,她淺笑着對那人說,「也喝醉了,坐着就要睡著了。」

房門大敞着,就說明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好心送導演回來罷了,誰都不會多想。

門外的人說了句「辛苦婉姐」,就扛着另一個醉鬼走了。

林婉兒長出了一口氣,低頭就見王岳已經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她盯着王岳看了半晌,最後輕笑一聲。

「那我就等著拿最佳女主獎了。」

……

王岳一覺醒來,頭疼欲裂,昨晚發生了什麼都沒印象了。

他倉促洗漱了一番,送黃羽去了機場。

黃羽不可能一直留在劇組,他在京市還有許多事情。

送完了黃羽,王岳頂着一張白中泛青的臉去片場。

今天要拍幾場在海邊的戲,王岳依舊是身兼數職,將片場的節奏牢牢把控在自己手裏。

劇組為了拍這場戲,提前協調了好幾天,包下一小片海灘來拍戲。

王岳算著資金剩餘,再次慶幸,還好搭了萬盛的輿淪順風車,錢是真的緊張啊!

傍晚的戲拍完,王岳拖着疲憊的身軀坐車回市區,半路接到黃羽的電話。

得知劇組已經收工,黃羽便直接吩咐他,「你現在去找身正裝,帶着林婉兒去霍爾頓酒店。那邊有個金寧劇組的聚會,他們聯繫不到你,就把電話打到我這裏來了。」

王岳靠着車門,聲音都是啞的,「是鴻門宴?」

「萬盛的副總也會去。」黃羽有點幸災樂禍。

還真是鴻門宴。

「好,我明白了。」

王岳抹了把臉,強打起精神,準備迎接今晚的戰鬥。

……

晚上八點。

王岳穿了一身西裝,帶着穿上小禮服裙的林婉兒抵達霍爾頓酒店。

一進宴會廳,他們倆就成了全場注目的焦點。

因為不是什麼重大場合,其實林婉兒穿的很低調。

DIOR的當季小禮服,裙擺及膝,款式活潑,淺銀灰的顏色在燈光下泛著波光般的色澤,映襯得她皮膚越發雪白。

她踩着一雙綁帶高跟鞋,筆直修長的小腿美的像是上帝的傑作。

王岳的打扮中規中矩,他可捨不得拿錢去買大牌禮服,穿的是國產品牌的西裝。

但是架不住個子高,長得好,站在林婉兒身邊,並不讓人感到遜色。

有人喊了一聲,「王導來了!」

楊西達被人圍着諂媚恭維,聽到這句話,轉頭看向門口。

見到王岳居然是帶着林婉兒一起來的,他臉色陰沉了一些。

這是要跟他示威么?

幾個不認識的人走過來,端著酒杯跟王岳舉杯。

「王導,久仰大名,青年才俊,未來可期啊!」

「聽說王導還能做編劇,做男主角,這可把我們都比下去了!」

「哈哈,誰讓人家長得好,婉兒都願意不要片酬陪他拍戲,你個老東西嫉妒了吧?」

這幾個人一唱一和,明褒暗貶,甚至明著說林婉兒是看臉倒貼。

王岳差點當場氣笑了。

他從侍者的托盤中取了一杯香檳,優雅舉杯。

「謝謝各位前輩的期待,有各位的祝福,我相信《這些年》一定會票房大爆。」

那些前輩導演們都面露不屑,初生牛犢不怕虎,不怕吹牛打了後腳跟。

王岳鎖定其中一個瘦的要脫相的男人,笑呵呵說,「張導的賀歲檔好像是拿了兩千萬票房吧?我會以這個目標努力的!」

張導臉色一黑,賀歲檔撲街兩千萬,是他這輩子的恥辱!

王岳換了個目標,「趙導去年說要去荷里活,今年行程安排好了嗎?」

拿假新聞炒作的趙導面上無光,低頭喝酒。

林婉兒在旁邊拚命忍笑,她第一次知道,原來王岳這麼會陰陽怪氣。

「小王這麼關心別人的戲,還能有心思拍好自己的戲么?」

人未到聲先至,林婉兒一看說話的人是楊西達,便有些緊張起來。

昨天王岳把他狠狠擺了一道,這人最是記仇,絕不會輕易放過王岳。

「有勞楊副總關心,拍攝挺順利的。」王岳眯着眼打量楊西達,油頭粉面的一個中年人,那雙眼睛泛著精光,令人一見生厭。

楊西達欣慰點頭,「順利就好,這樣我才方便和你談談這個片子分成的事情。」

這話說得王岳莫名其妙,電影分成關他什麼事?

林婉兒神色微變,「楊總,您貴人多忘事,這部戲是我個人投資。」

楊西達泰然道,「你的投資是你的,公司的投資是公司的,我分得清。」

「我可能記性不太好,萬盛什麼時候投資了我們這部戲?」王岳笑不達眼底,直勾勾看着楊西達。

楊西達有些得意的宣佈,「婉兒這部戲的片酬分成,就是萬盛的投資。」

王岳險些當場大罵楊西達無恥!

「楊總,我拍這部戲,並沒有拿錢。」林婉兒急急解釋。

「婉兒,你送人情,不代表公司也要陪着你送人情。」楊西達若有所指的看向王岳,言語間帶着威脅,「還是說,王導不但要空手套白狼,還想讓婉兒自己承擔該給公司的片酬分成?」 而此時正在離羅刀有二十米遠範圍內,正有著一大群火紅色的赤炎狼群,訓練有訓的朝著羅刀這裡縮小包圍圈,顯然這些赤炎狼群,不止一次的敢這種圍殺的事情,所以非常有默契,然而隨著赤炎狼群的逼近,羅刀和赤炎狼群也相遇了,而就在此時,原本被羅刀打飛出去的赤炎狼,也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

「吼」

「吼」

吼叫聲如同此起彼伏的浪潮,在這一刻響起,而這些赤炎狼看著羅刀,都露出了滿口獠牙,嘴中還流這唾液,顯然這些赤炎狼,已經憤怒了,而盯著羅刀的目光中,也露出了兇狠的目光,面對如此多的赤炎狼群,羅刀卻顯得雲淡風輕,他單手扛著九星紫輪刀,傲氣的看向了四周包圍他的赤炎狼群。

「來吧!」

羅刀突然大吼一聲,揮斬九星紫輪刀,隨後就朝著前方的一頭赤炎狼衝去,然而此時赤炎狼要相互低吼了一聲,像是在傳達什麼訊息,隨後就看到這些赤炎狼要,分批朝著羅刀前後左右衝來,基本上是同一時間,羅刀就和最前面的一頭赤炎狼碰上。

只見羅刀順勢揮出手中九星紫輪刀,九星紫輪刀突然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線,就朝著這頭赤炎狼的身體砍去,然而此時其他的赤炎狼,也衝到了羅刀身後,面對這前後加攻的威勢,羅刀絲毫沒有停下。

噗呲。

只是一瞬間,就看到這頭赤炎狼,被羅刀的九星紫輪刀砍傷,鮮血一瞬間,飛濺在羅刀的胸前。

「碰碰。」

然而就在此時,羅刀身後不斷遭遇了赤炎狼的攻擊,一道金鐵撞擊的聲音響起,只見此時羅刀身後的衣服被划爛,而從中露出了漆黑色的背心,正是負重甲胄,這負重甲胄不僅可以當成防禦的軟甲,同時還可以鍛煉肌肉,也正是因為有負重甲胄的保護,羅刀先前雖然靈識發現了身後攻擊,但是也沒有去抵擋的意思。

只是雖然他擋住了攻擊,但是這怎麼多赤炎狼,同時攻擊在他的後背,這傳遞進來的反震之力,還是震得羅刀後背一震火辣辣的疼,而此時羅刀也因為這攻擊的力量,被打的超前飛去,然而羅刀卻沒有任何停止。

只見他藉助這反震的飛行之力,迅速朝著前方赤炎狼群靠近,同時他的九星紫輪刀,如同幻影一樣斬出,每斬出一刀,必然有一頭赤炎狼傷命,然而就在這一課,一下子損失了石頭赤炎狼,而此時羅刀也勉強落地了,只是他現在後背還有點發麻。

「吼。」

而就在此時,離得羅刀最近的赤炎狼,突然張開血盆大口,就準備要向羅刀那刀的胳膊,然而羅刀見狀,隨後反手一刀,就朝著這頭赤炎狼斬去,剎那間就把這頭赤炎狼斬殺,就在斬殺了赤炎狼沒多久,其他赤炎狼也都憤怒的,再一次朝著羅刀衝殺過來,這一次衝殺過來的差不多有五頭。

……

羅刀見狀沒有絲毫膽怯,反而有著一種戰鬥的熱血沸騰的感覺,只見他的右腿突然踢出,然而就在這一腿,如同鞭子一般,朝著赤炎狼踢去的同時,體內的雷霆內勁發動,包裹在這一腿之上,以崔心斷命之勢,踢出最強有力的一腳。

武學《摧心腳》

剎那間這些衝來的赤炎狼,被羅刀橫踢過來的一腿掃飛了出去,只見這五頭赤炎狼飛出去,同時因為羅刀這一腳威勢強大,直接把身後準備,二段衝來圍殺羅刀的赤炎狼撞飛了出去,而就在此時,另一波赤炎狼,又從羅刀的身後衝來,準備從背後再次偷襲,赤炎狼智力不低,他們都知道羅刀,身體穿著一件防禦的甲胄,所以他們的攻擊,並不是朝著羅刀後背攻擊,而是朝著羅刀的頭部攻擊。

然而此時的羅刀,靈識覆蓋在周圍,自然看清楚了,這些赤炎狼攻擊的軌跡,羅刀急忙轉身的同時,右手施展領一種武學掌法,豎斬而下一掌,以開碑斷石之威,朝著一頭赤炎狼斬去。

武學《斷石掌》

而左手拿著九星紫輪刀,突然橫掃向前,就朝著漏掉的五頭赤炎狼掃去,雷霆內勁包裹在左手九星紫輪刀上,讓這一刀的威力也變得巨大,眼看著五頭赤炎狼的攻擊,就要來到頭上,只是一眨眼,這五頭赤炎狼居然就被,九星紫輪刀橫斬擊殺,與此同時,那一頭赤炎狼,也被羅刀的斷石掌,給劈開了頭骨應聲倒下,鮮血染紅了羅刀前胸。

赤炎狼不但沒有絲毫懼怕,甚至還更加兇猛的沖了上來,而此時的羅刀就如同一個戰爭機器一樣,凡是衝過來的赤炎狼,都會被羅刀斬殺,不光如此,羅刀還騰出手施展《烈焰拳》和《斷石掌》來攻擊其他的赤炎狼,有的時候也會施展《摧心腳》橫掃一大片。

而這些赤炎狼雖然,看到很多赤炎狼犧牲,但是卻沒有絲毫的後退,反而這樣更加刺激赤炎狼的進攻,讓赤炎狼如同瘋狼一般,朝著羅刀或是抓,或是咬,剎那間這裡已經死了一大片赤炎狼,這樣反而刺激了赤炎狼。

只見赤炎狼以更快的速度,朝著羅刀沖了過去,同時這些赤炎狼爪子,不斷地朝著羅刀抓出,而羅刀面對這一抓,突然他的刀收於腰間,只見羅刀突然做出了,拔刀的姿勢,然而就在這一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幻覺,還是什麼羅刀出刀速度太快,居然造成了一道風聲和幻影。

武學《破風刀》

刀如破風,風隨刀至,這便是羅刀施展的破風刀,這破風刀的最重要的要訣便是一個字快,一刀斬出,風聲先到,隨後刀也來襲,這一刀的速度非常快,然而就在風聲剛起,只見其中一頭赤炎狼,已經應聲倒地,然而在他的脖子處,出現了一刀細小的刀痕,因為速度太快,居然只是一道紅印,然而卻沒有鮮血流出。

刀過不流血,可想而知這一刀是多麼快,然而就在此時,其餘的赤炎狼已經攻擊到羅刀面前,羅刀見狀,雷電閃動,施展輕功雷閃橫移,避開了這些赤炎狼的攻擊,雖然這一招攻擊很強,但是卻有著致命缺點,那就是每一次攻擊只能發出一次,也就是只能單個攻擊。

……

羅刀躲避了赤炎狼的攻擊后,再次朝著赤炎狼衝去,而此時羅刀把九星紫輪刀再一次收於腰間,只見拔刀的那一刻,風聲突然響起,風隨刀至,破風刀再次施展,隨後又有一頭赤炎狼被羅刀這一刀收割了性命。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