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辰!請你出來一下!」

姜辰正聊得開心,沒想到吳馨突然出現在教室門口,趕明兒還沒有放棄。應該是陳紅霞指示來的,覺得吳馨姜辰多多少肯定會給一點面子,但是姜辰此刻可是誰的面子也不給。

「幹嘛?」

姜辰很拽的詢問道!

「請你出來了一下,可以嗎?」

吳馨深呼吸了一口氣,盡量控制著自己的情緒道!

「班長!跟我走一趟!」

姜辰站了起來,對馮月月揮了揮手道!

「哦!」

馮月月雖然有些猶豫,但是還是站了起來,跟著姜辰出去了。

「我去!這到底啥情況?」

「這小子不會真和班長好上了吧!」

班上的人頓時議論紛紛了起來。

「王超!你小子悄悄的跟上去看看到底發生啥了,別被發現了啊!」

謝海威好奇心實在太強了,吩咐了自己的狗腿子上去跟蹤,自己人大面兒大的肯定不會去干這種醜事兒。

教務科走廊上馮月月穿著一套黑色露背裙子,看上去無比亭亭玉立,抱著手臂突然轉過頭回來道!

「姜辰你到底想怎樣?你現在把我們家搞得雞犬不靈的?你說吧!你想要什麼?」

雖然是吳馨在求姜辰但是語氣可比姜辰拽多了。

而偷偷尾隨在角落的王超,是既緊張又興奮,怕自己一會兒回去說不清楚,乾脆直接拿手機偷偷錄起了視頻來。

「我想要你滾蛋,不要在來影響我獨自安寧的生活了,那件事兒我在重複一次,和我沒關係,你也不要在我面前自以為是覺得自己很漂亮,其實我壓根兒就根本沒看上過你,就好像你看不起我,我還更看不起你一樣,我有女朋友?而且她品學兼優,知書達理,我學習成績好,我就要找一個更好的,就是她!我們班長,和我歲數也差不多,和我興趣愛好也差不多,而你在看看你,要文化沒文化,要涵養沒涵養,什麼狗屁女大三抱金磚,我看你在我面前就是夕陽無限好,你這頭老牛想吃我嫩草!」

「你!」

頓時吳馨氣的想直接脫高跟鞋打人,但是想著這是學校影響不好,然後便盯著馮月月上下仔細打量了一下道!

「你真是他女朋友?」

馮月月有些懵逼,看了看吳馨,又看了看姜辰偷偷遞過來的眼色,獃獃的點了點頭。

吳馨很是無語得笑了道!

「現在的小女孩子什麼眼光啊!他有啥!有車有房父母雙亡?除了后著是前者什麼都沒有。你眼睛里是不是進了屎啊!小美女?」

而馮月月也是一個自尊心極強有魄力的人,不然不可能當上班上的,聽見這麼說立馬回了回去道!

「別拿你那副有色眼鏡,去看待所有人,我就喜歡姜辰咋了?人家至少學習好,我就搞不懂了,你視頻里都有富二代男朋友了,你還來找人家姜辰幹嘛?你不光影響人家學習,還影響我們整個班的教學質量,以後不要來找姜辰了,我是他女朋友?」

看著旁邊的馮月月大義炳然的說道,姜辰幸福得差點當場暈了過去,如果這要不是逢場作戲而是真的話,姜辰肯定會瞬間被愛情沖得七竅流血的。

「好你個姜辰,沒想到你這坨臭大糞,還有蒼蠅圍著你飛,那我還有什麼好說的呢!祝你吃屎吃的開心!」

說著吳馨還是不屑噁心的走了,本來就是自己母親非要指使自己來的,自己也來了,也算完成任務了,而偷拍的王超此刻拿著手機手都在發抖,沒想到居然發現了這麼勁爆的消息,為了怕往回走的姜辰他們發現,於是立馬揣著手機一溜煙的跑了。

「謝謝你啊!真是幫了我大忙了!」

八零俏窈窕 姜辰很是感激的伸出手道!

而馮月月看著姜辰伸過來的手,愣了一下笑道!

「你這是幹嘛啊!我只是不想太再來影響咱們班的教學質量,還有你不覺得她說話很難聽嗎?說我眼睛里進屎了,我當然得說回去了。」

「哈哈!看來你挺有當演員的天賦哦!對了!昨天我放學看見你上了一輛綠色的奧迪A7你是去哪兒啊」

回去的路上姜辰很是隨意的問道,但是馮月月明顯頓了一下然後有些支支吾吾道!

「昨天下午放學啊!哦!那是我親戚的車,接我去醫院看望我媽呢!他開得老快了,讓我都有些暈車!」

馮月月趕忙解釋道!

「嘿嘿!其實那車其實還挺帥的,這不我已經滿18了嗎!等我拿到駕照我買一輛法拉利,到時候你坐我的車,搞不好得天天吐了!」

「哦!或許吧!」

馮月月尷尬得笑道有些不知道要怎麼接姜辰的話,以現在來看姜辰可能買奧拓都難吧!更別說法拉利了,這車可能他這一輩子都懸!而他不知道的是姜辰現在輕輕鬆鬆買100輛法拉利都沒問題。

而就在馮月月和姜辰走到教室門口的時候,上一秒還無比喧囂的教室立馬變得安靜了起來,全班同學都用一種無比奇怪的眼神看向姜辰和馮月月感覺兩人臉上有東西是的,兩人懷揣著各種疑惑就這樣上課鈴響了。

這一節課上的,兩個人都感覺班上的同學時不時的都在偷看自己,敏感的姜辰還以為自己臉上粘什麼東西了呢!還拿手機反覆照了照。而實在馮月月身邊的女同桌也是學習委員實在憋不住,便給馮月月說了剛才下課的事兒,還偷偷把謝海威四處亂傳的視頻放給了馮月月看,把馮月月頓時弄得可委屈了,差點哭出來,一個勁兒的跟學習委員解釋自己是假冒的,不是視頻里說講得那樣。

第三節課剛下課,馮月月還沒來得及跟班上的人解釋,高二一班便來了一位大人物,行走的人民幣羅凱,華陽高校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穿著一件愛馬仕純白色的V領衫,勞力士水鬼的機械錶簡約的打扮卻讓渾身上下都透露著貴族氣質和錢的味道,臉上掛著優雅的笑 「請問高二一班姜辰同學在嗎?」

姜辰並不認識這個人,真有些懵逼。謝海威立馬吼道!

「姜辰你他娘的聾子啊!凱哥找你呢!馮月月愛心捐款的ACE,你的頂頭上司!凱哥什麼事兒把你吹到我們班上來了」

聽謝海威這麼一吹噓,姜辰才知道這個人就是承包馮月月所有費用的羅凱。

「噓!別影響同學們休息!」

羅凱很是紳士的比了一個禁聲的手勢對謝海威說道!然後對姜辰微笑著擺了擺手示意姜辰出去,而這傢伙給姜辰一種笑面虎的感覺,看是在微笑,但是笑中明顯有藏刀的嫌疑。

「什麼事兒啊!」

姜辰站到羅凱的揉著眼睛好奇的問道!

忍界傀儡大師 「沒什麼,有件小事兒要請你協助配合一下,跟我去學校後山一趟,其他的人好好上課聽見沒?」

高三的羅凱像是老師是的,對班上剩下的同學說道!而這群人感覺聽羅凱的話,比聽老師的話都管用,紛紛不敢跟上前一步,然後羅凱便比了一個請的手勢,姜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便鬼使神差的跟著去了。

「哈哈哈!凱哥都親自出山了,這下姜辰不死都得掉一層皮啊!敢和凱哥搶馬子是不想活了吧!」

「就是!你別看凱哥這麼紳士優雅的,但是發飆起來,踩一腳整個華陽高校也得晃一晃,開玩笑人家爹是豐茂有限公司的董事長,身價好多億的億萬富豪啊!」

謝海威那幫人立馬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

「謝海威你無恥?你幹嘛偷拍我們,我明明是假冒的好嗎?你信不信我跟老師告你!」

馮月月此刻無比氣氛的看著謝海威吼道!

「行了!班長你消消氣,我當然知道你是假冒的,畢竟你怎麼看得上姜辰那個廢物呢!我呢!也是藉機讓凱哥收拾收拾姜辰那個混蛋的銳氣,也藉機看看凱哥是不是真心愛你的啊!你看這不成了嗎?凱哥為你出頭了!」

「我不需要他為我出頭,這本來就是一個誤會,再說我只想好好讀書,我不可能談戀愛的,不行!我必須得去說清楚!」

說著反應過來的馮月月預感大事兒會不好,到時候姜辰萬一被打出了事兒,自己肯定也會有責任的,再說這本來就是一個誤會,說清楚了不就好了嗎」

說著馮月月便跑了出去。

「喂!班長你快回來!凱哥不是說了任何人都不準去打擾嗎?」

謝海威趕忙在後面喊道,而馮月月已經跑了出去。

「我去!老大那我們怎麼辦追不追?」

王超看著謝海威請求指示道!

「追雞毛!人家馮月月是誰?凱哥的妞,人家過去肯定不會挨打,你過去能保證不挨打嗎?我就不信馮月月能阻止羅凱辦事兒?」

說著謝海威把腳搭在課桌式,又把那個剛剛偷拍的視頻重新拿出來看了起來。

而此刻學校後山姜辰遠遠的便看見太子黨一撥人,和嵐天社蘇安嵐一撥人預感大事兒不秒,因為周世豪頭上還纏著紗布,此刻所有的人眼裡都積攢著吃人的怒火看著自己,本來兩個從來井水不犯河水的社團,卻因為姜辰大大出手,看來如今所有的恩怨憤怒都要灑在姜辰頭上了。

此刻現場還有幾個高三的,應該也是學校里元老級別的人物遠遠的看著姜辰道!

「就是那個小子挑的事兒?」

而蘇安嵐看見走過來的姜辰,也氣的恨不得立馬掐死他,還讓她幫自己查是誰在中間搞事兒,這個傢伙還答應的口口聲聲的,是說昨天怎麼不動手,原來是他挑起的爭端,還嵐天社的弟兄們昨天被人圍毆。

「你就是姜辰!過來!站好,軍姿不會站啊!雙手併攏,立正稍息!」

一個高三留著存頭的大塊頭對著姜辰不知道是嘲弄還是真正的憤怒吼道!

而姜辰沒用動,反正今天橫豎都是死,還不如死得有尊嚴一點。

「凱哥!升哥不在說這個事兒交給你處理,你看我這頭上也挂彩了,在怎麼也得給我們太子黨一個交代不是?」

周世豪指了指自己的頭,靠在牆上,嘴裡叼著一支煙道!

「你放心!我肯定一碗水端平,絕對不會偏袒誰,說吧!事情的經過是怎麼樣的!」

羅凱也刁了一根細煙在嘴上,至於是什麼牌子姜辰沒看清楚,反正覺得不便宜。

「我讓你說,你沒聽見啊!聾子嗎?」

見姜辰沒有反應,羅凱加大了語氣吼道!

「你說我啊?讓我說嗎?」

姜辰指著自己的鼻子好奇道!

這舉動把一旁的蘇安嵐都忍不住逗笑了出來。

「你是故意的還是?」

羅凱放下了準備要點煙的打火機,瞪著姜辰道!

「我真不知道啊!畢竟這裡這麼多人你又沒喊我名字!我怎麼知道你讓誰說!」

姜辰還有些委屈道!

「意思是我還要說請姜辰大哥發言了!」

羅凱好笑道!而一旁高三的存頭男準備動手教訓一下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卻被羅凱擺了擺手道!

「先把事兒理清楚了也不遲!快說!」

而姜辰掃視了一下在場的人,吞了口唾沫道!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班上有個叫謝海威的一直針對我,給班上買空調,飲水機,全班都可以使用,就是不准我用,還要我搬到教室外面去上課!」

「我讓你說這事兒你怎麼和周世豪扯上的,你說你那些陳年狗皮膏藥幹嘛!」

羅凱點上煙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一口濃煙道!

「就是因為這個事兒啊!校長禁止全校使用空調,他們班空調被拆了,他來我們班找到我,說我引發的,問我知道太子黨不?我說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嵐天社,他當時有些驚訝的問我是嵐天社的?我看他那表情,我覺得嵐天社應該很牛逼,就想嚇嚇他,便說是怎麼的想打架?結果我那曾想到嵐天社牛逼個弟弟?人家根本不買賬!」

一聽姜辰這麼一說,蘇安嵐臉都氣綠了,而脾氣暴躁的小山東頓時沖了上去提著姜辰的衣領道!

「你把話說清楚?你說誰是弟弟?」 面對姜辰被小山東提著衣領即將動手的畫面,讓太子黨的人都覺得滑稽不已,這尼瑪!還自己人打自己人的?

蘇安嵐聽見對面太子黨的人笑,心裡就不樂意了,給胖豬使了一個眼色,胖豬立馬把姜辰給拉開了來,姜辰被拉開后,羅凱晃了晃腦袋繼續問道!

「然後你就對太子黨的人說下午放學約戰,而並沒有告訴嵐天社這個消息。」

「我其實並不想打架,他問我什麼時候,我就隨口說了一個下午放學,我是準備下午放學就跑的,那曾想事情會發生成這樣。」

「行了!你不用說了,事情的大致經過我已經知道了,那既然是你們嵐天社因為誤會而引發的事件,而且對面還受了重傷,肯定你們嵐天社得給個交代啊!」

羅凱讓姜辰閉嘴以後看向了蘇安嵐。

「什麼叫我們嵐天社因為誤會而引發的事件,這個傢伙根本就不是我們嵐天社的?」

胖豬立馬便不答應了道!

「的確!我們在嵐天社呆了這麼久,根本沒見過這個傢伙!所以你們太子黨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對我們動手,責任全在你們!」

一個皮膚黑黑的子彈頭少年也說道!

「既然不認識那看來所有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小子了對吧!拿根棍子給我,既然讓我腦袋上開瓢,我也得在你腦袋上開一個,沒辦法嵐天社根本不認你,也別怪我們了。來人!按住他!老子醫藥費配得起,別說開瓢了,廢你一根手老子都賠得起,50萬不夠,我那我直接100萬。」

說著周世豪有些癲狂,拿著一根木棒,就跟打棒球是的,活動著四肢,準備對著姜辰當頭一棒。

蘇安嵐看向了小山東和胖豬他們,見他們把頭都轉到了一邊,不忍心看,也不準備管這個事兒,而蘇安嵐眉頭緊鎖了起來,雖然周世豪的頭是自己打的,但是和這個人有直接關係,如果說自己在這裡不問不顧的話,今天他百分百頭破血流

此刻姜辰正在用力掙扎,但是被4個人按住,根本掙脫不了,嘴裡把周世豪全家都問候了一遍,而姜辰不罵還好,一罵讓周世豪更加火大了,提著棍棒就準備敲下去的時候。終於蘇安嵐忍不住了。

「住手!」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看向了她!

「怎麼?蘇安嵐你是準備管閑事兒嗎?既然這人和你們嵐天社沒關係,那我們老大掛了彩,是我們先動的手,我們就不和你們計較了,但是這彩不能白掛,必須得有人出來買單,不然我們太子黨,怎麼在華陽高校立足?」

周世豪的頭號狗腿子唐德才趾高氣揚的說道!

而一旁的小山東和胖豬一個勁兒的拉蘇安嵐勸別管閑事兒,但是蘇安嵐掙脫了開來走上前道!

「他是我們嵐天社的,有什麼事兒對我們嵐天社說!」

蘇安嵐的一句話,讓現場一片嘩然,學校里的女扛把子,怎麼會為一坨臭狗,屎說話。

「你瘋了嵐姐?」

「就是!這人什麼時候是我們嵐天社的了?」

小山東和胖豬完全不理解吼道!

「你們才瘋了吧!那天小巷子里,我蘇安嵐說了,你交了保護費,從今往後就由我們嵐天社罩著你了,你現在也是嵐天社的一員了,你該不可能讓我吐出來的口水又咽回去吧!」

蘇安嵐的話,讓小山東和胖豬沉默不語,甚至胖豬還小聲的嘀咕道「大不了把錢退給他就是了!」

「呵呵!這就有意思了!意思是,這事兒你們嵐天社抗下來了是不是?那蘇安嵐我的頭可不是麵糰捏的,你給我掛了彩,你現在是不是得給我一個交代啊?」

「你就說你想怎樣?要賠錢還是?」

蘇安嵐此刻完全像是替父從軍花木蘭是的女將軍,擋在了姜辰前面,一雙如同寶石藍的雙眸瞪著周世豪道!

「賠錢?太子黨缺錢嗎?你要是想把這事兒扛下來可以!把你那什麼狗屁嵐天社給老子解散了,老子看著心煩。」

一聽說要解散嵐天社,嵐天社身後的社員們,紛紛眼裡都流露出了驚恐之色,這群富家公子哥在學校裡面橫行霸道,欺壓老實學生,甚至叫一些學生天天跑腿打掃衛生,不聽話就要挨打,簡直成了奴隸,好不容易有蘇安嵐這種引領者成立了一個嵐天社,讓這群人可以為之團結一致,宣誓獸人永不為奴,結果要是解散了,那豈不讓這群富家子弟更無法無天了?

「你做夢吧!我現在就跟升哥打電話?」

「嘖嘖!果然終究只是個女人啊!什麼事兒還是得靠著男人,喂!升哥!我哪裡搞事情了嘛!你的妞兒腦袋都跟我開瓢了,我知道我給你面子,升哥的面子能不給嗎?但這真的是最後一次了,行了!我知道了!升哥你在外面好好的啊!放心學校里好著呢!行了!就這樣?」

說著周世豪接完電話,把手機還給了蘇安嵐道!

「找個扛把子當男朋友,還真有你的呢?記住到時候伺候升哥的時候,服務多熱情一點,這也是我買升哥最後一個面子了,他說了他下次在偏袒你,就把華陽高校老大的位置讓給我了!在場的也都聽好了哦!到時候只要一耍賴老子周世豪瞬間翻臉不認人。」

「行了!世豪你也消消氣,這小子肯定也是山裡剛出籠的土豬不知道華陽高校的規矩,話說你還不感謝豪哥的不殺之恩?」

羅凱如同長老中間人是的看著姜辰道!

而有些愣神兒的姜辰還在構思怎麼組織語言說的時候,羅凱旁邊的人立馬激動道!

「凱哥你看看這個視頻?」

「這TM是誰啊?咦!不是這個小子嗎?這什麼視頻!我去!馮月月!」

羅凱有些不敢相通道!

「不是這樣的!是假冒的!我們是假冒的!」

此刻在一顆梧桐樹下藏了很久的馮月月這個時候趕忙沖了出來對著羅凱紅著臉焦急的解釋道!

「噓!你先別打岔,讓我先看完!」

羅凱的表情頓時變了道!

「我就是喜歡姜辰,我願意當他女朋友怎麼了?」

當聽到視頻里馮月月的聲音,羅凱整個表情變得凝重了起來。 「噗!哈哈哈!凱哥!愛是一道光,如此美妙,得了!現在升哥都救不了這個小子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