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麼了?」姜九尋大為稀奇。

雖然蘇幽影失寵了,但到底貴妃的位置還在,自己掌管了後宮之後,也沒有因為着往日的私仇剋扣她的東西,吃穿用度該有的都有。

按理說,除了蕭雲漠很少去找她之外,她的生活應該還挺滋潤的,怎麼白音如今這般模樣?

白音紅了眼眶,開始輕聲說着最近的難處。

姜九尋人好,沒有計較當初蘇幽影做的事情刻意針對,但榮華富貴算什麼?在宮中唯一可以永恆的就是王上的寵愛,王上不來,那群下人們也看不起幽妃娘娘,一個個都陽奉陰違。

這也就算了,到底表面樣子還是過得去的。

但正巧前不久下了一場大雪,天氣冷的不行,因為伺候的小丫鬟偷懶了,忘了添些煤炭,幽然殿裏面太冷,蘇幽影直接就染了風寒。

白音說着,聲音忍不住帶上了些哽咽。

「這本也是小事,不過是區區風寒而已,吃上兩副葯就好了,可……如今太醫院的人都要回去省親過年了,剩下的太醫都不願過來給娘娘瞧病,奴婢又沒有出宮的牌子,找不到大夫,我家娘娘如今正發熱昏迷不醒,求娘娘發發善心,救救她吧。」

綠翡有些奇怪,「太醫們為何不願診治?」

冬日天寒,這風寒也算是常見的病症,沒有道理這般拒絕啊。

白音面上閃過了些猶豫,到底還是惦記着蘇幽影的病情,將實情說了出來。

「如今還在執勤的許太醫的女兒,先前不幸惹上了我家公子,所以……」

姜九尋瞬間就瞭然了。

最近去御書房的時候,最常見的就是彈劾蘇丞相的摺子,說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蘇丞相長子,也就是蘇幽影的兄長,仗着自己身份高貴,無惡不作,是漠北王都出了名的紈絝。

前陣子看中了人家的女兒,要強搶回去做妾,那女子不從,就被人硬生生的打死。

如此罔顧人命,卻因為蘇丞相位高權重,就活生生的被壓了下來。

直到這段時間蕭雲漠準備動搖蘇丞相的地位,才被人翻了出來。

姜九尋知道這件事情,卻不知道許太醫的女兒正是此次事情的主人公。

那就可以解釋為何他不願意給蘇幽影診脈了。

白音見她再一次沉默了下來,還以為她不情願,趕緊拚命的磕頭,「娘娘,求求娘娘了,先前的那些事情是我家娘娘不對,您若是想要怪罪,殺了奴婢泄憤都可以,只要救救我家娘娘!」

這天寒地凍的,要是再不吃藥的話,人就算是僥倖活了下來,怕是也已經被燒壞了腦子了。

看着這番模樣,姜九尋不禁有些唏噓,輕聲問道,「據我所知,她對你經常打罵,許多事情都是叫你背鍋,你心裏就一點都不怨恨?」

白音和綠翡一樣,都是從外邊被帶進王宮裏的,看着她這般苦苦哀求的模樣,叫姜九尋忍不住想起來了前世為了自己而死的綠翡。

雖然她心思惡毒,但對蘇幽影也確實是一片真心。

白音使勁兒的搖頭,「奴婢早些年被人當作個玩物賣來賣去,要不是碰上了我家小姐,如今怕是早就成為一具屍體了,哪裏會有怨恨?」

雖然蘇幽影的脾氣不是很好,但到底還是一直都護着她的。

姜九尋輕嘆了一聲,鬆了口,「粉蝶,你跟着她一起再去一趟太醫院吧。」

白音眼中閃過了些驚喜,不住的磕頭道謝,才着急的跟着粉蝶一起離開。

看着兩人的背影,姜九尋又嘆息了一聲。

綠翡端了茶走了過來,見狀忍不住說了一句,「小姐真是善良。」

善良嗎?姜九尋垂眸,一時間也分不清楚。

只是覺得白音對蘇幽影的這一份情誼不簡單,她不應該辜負。

還有就是心中有些煩躁。

當初的蘇幽影何其得寵?怕是整個王宮都沒有人不想要巴結討好她,如今不過就是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卻已經天翻地覆。

分明蘇丞相還沒有倒台,她的貴妃身份依舊在,但手下的下人就已經敢這樣的欺凌。

這就是王宮,一朝受寵,一朝失寵,不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外邊傳來了腳步聲,她輕輕抬眸,瞧見是蕭雲漠手中彷彿是拿着東西走了進來,還專程將手藏在了背後,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樣。

「怎麼坐在這裏發獃?」他一進來就瞧見了姜九尋坐在一邊出神,不由得有些奇怪。

姜九尋一怔,聞言收斂心神,眼中帶上了些笑意,主動的上前將他身上的大氅解下來交給綠翡掛起來。

「沒什麼,王上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還沒叫人通報。」她輕笑,柔和了語氣。

蕭雲漠沒注意到她方才的異樣,只是將手中的小奶貓遞給了她,這是一隻狸花貓,應該剛剛斷奶,還不及他手掌大,閉着眼睛睡得香甜。

「給你送這個來,喜歡嗎?」他眨眨眼,一副邀功的模樣。 李千陽的大開口讓高明宇倒吸冷氣,要知道加價1.5可不是一個小的數字,當下嘴角有些抽搐。

還沒等他實話,李千陽就轉過身,看着身後的村民,「叔叔嬸嬸們,你們也知道我們這裏的環境,所以你們不覺得他給的價格低了嗎?」

短短几句話,讓原本準備簽合同的村民放棄了,他們聽到李千陽的話,決定也對,到時候旅遊產業起來后,利潤絕對不止這些。

當即沒人點頭了,反而開始要求高明宇加價,高明宇的眼中都快噴出怒火,他死死的盯着李千陽,都是這個人,才讓他的計劃泡湯,他一定不放過這個小子。

冷冷的掃過李千陽,高明宇再次苦口婆心的勸說起來,不過這一次註定他是無用功的。

李千陽微微一笑,悄然退出至於高明宇的眼神,他沒有放在心上,如果他敢來,就讓他有來無回,無非就是多乾死幾個嘛!

高明宇也是怒了,談了半天又回到了原地,他怎麼能不怒呢,當下把合同摔地上,指著村民罵道,「別給臉不要臉,能買你們的地就已經不錯了,你們也不看看自己,也配?」

這話讓一幫村民怒了,當下衝上台要揍高明宇,對此,他只是冷冷一笑,一揮手,村民身後,停著的麵包車車門立刻被拉開,從裏面跳下來幾十個混混。

村民們盯着那幫混混,也不是太驚慌了,畢竟他們前後已經經歷不知道多少次了,所以也就有了免疫力,倒是這幫混混,他們跳下車后一臉囂張,但是他們看到村民的表情后,沒有他們想像中的驚恐,有些只是輕微的慌亂,這讓他們有些泄氣,為什麼就不能配合一下呢?要是他們知道在這裏,已經有幾批混混都被送進去喝過茶了,不知道他們會怎麼想。

李千陽對高明宇也下了肯定了,這個人難成大器,每次都是混混,就不能有點出息嗎?

不過他也懶得說什麼了,跳上高台一把揪下高明宇,高明宇重重的摔在地上,慘叫一聲。

秘書也是臉色一變,「你怎麼打人,小心我們報警,讓你進去。」

李千陽聳了聳肩,這個世界能把他囚禁的人,物貌似還沒有出現過。

高明宇咬着牙,疼痛過後就是麻木,他怨恨的看着李千陽,「我弟被你害死,你現在還想怎麼樣?」

「不不不,我不想怎麼樣,早前就說過了,這裏不歡迎你們,為什麼你們還要來呢,既然來了,那就留下唄!」李千陽低着頭,一臉邪笑的看着他。

高明宇打了一個寒戰,但是想到自己的身份,當下叫囂,「有本事你打我啊,你敢。。。」

話沒說完,就看見高明宇的腦袋一頭斜撞在地面上,當他抬起頭來,他的額頭上出現一片血印,同時他的側臉高高腫起。

「你。。。你敢打我?」高明宇的眼中滿是難以置信,李千陽聳了聳肩,「你看見握打你了嗎?沒有吧?」

說着,他看着周圍的人,「叔叔嬸嬸們,你們也看到我沒有出手吧。」

「沒有。」村民們紛紛搖頭,他們確實沒有看見李千陽出手,只看見高明宇自己頭一甩,就撞地上了。

高明宇怒了,叫囂著要李千陽去死,那些混混揮舞著刀棒也沖了過來。

村民也毫不畏懼,拿起手邊能拿的東西,和混混幹了起來。

李千陽眼中閃過寒光,一腳踹在高明宇腦袋上,讓他昏了過去,然後看着氣勢洶洶的一幫人,臉色冰冷。

沖在最前面的人突然原路返回,還將身後的一群人砸倒。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看着這邊的動靜。

然而李千陽卻沒有停下來,如同狼入羊群一般,招式毫無章法,也不需要任何章法,畢竟只是一群小混混,對他能造成什麼傷害。

而他每出一拳,每出一腳,就會有一人倒下,倒下的再也沒有看見其爬起來過。

他們膽寒了,一直以來,都是他們打別人的,單挑不過就群毆,然而眼前之人,卻是群毆都沒有用。

「都停手。」帶頭的混混看不下去了,讓一幫人停手,然後就看見他走到李千陽面前,「大哥,錯了,別打了,再打我們都得去醫院了。」

李千陽只是冷冷的看着他,這讓那頭頭冷汗直流,壓力和恐懼雙重摺磨着他的神經。「那兩個人交給你,如果讓我不滿意。。。」

沒等李千陽說完,頭頭就點頭,「一定讓您滿意,一定讓你滿意。」說完,一揮手,讓手下的小弟去抓高明宇和他的秘書。

秘書大驚失色,揮着胳膊不讓他們靠近,卻沒有任何用,直到他們被拖進麵包車裏,頭頭拜了一下李千陽,走了。

村民發出歡呼,李父也走了過來,看着李千陽,「好小子,居然這麼厲害。」

李千陽也只是笑了笑,沒有搭話,他打算借今天說一些事情,至於怎麼選擇就看老爸老媽的了。

加工廠的事情在警員把這夥人帶走後暫時結束了,李千陽和李父回到家裏,李母有些驚訝,畢竟李千陽今天才去報道的,晚上應該是在宿舍,卻不曾想回來。

飯桌上,李母給李千陽夾着菜,李父則是拿出一瓶酒。

李母瞪了他一眼,「喝什麼喝,怎麼的身體又不是不知道!」

李父嘿嘿一笑,手裏的動作也停下了,李千陽笑了笑,「媽,沒事,爸儘管喝,還有我呢!」

「聽聽,這不還有兒子呢。」李父咧嘴一笑,正要倒酒,就聽見李母的吼聲,「你敢?」

「不敢不敢。」李父諾諾一笑,坐在椅子上。

「爸媽,正好今天我說一件事。」李千陽放下筷子,神情有些嚴肅。

「什麼事?」

「我不是人!」

李母李父一愣,瞬間笑了,「你這孩子,你不是人是什麼?」

「我是修仙者,也可以理解成傳說中的仙人。」說着,李千陽伸手,一團火焰出現在掌中,那團火焰不團跳躍中,而它的顏色也在變化著。 第350章哪種母雞下的蛋?

林宇深知,馮錫范是電影版《鹿鼎記》中的終極大魔王,他的武功極高。

然而,這傢伙的腦袋再特么硬,他的鼻子、眼睛和耳朵,也無法抵抗鋒利的尖刀!

更何況,林宇要求「烤雞蛋」不能落地。

所以,馮錫范在頭頂着瓷盤的情況下,無法避開射偏的飛刀!

林宇大聲問:「乖孫子,你確定不怕小王爺誤傷了你?」

馮錫范略顯遲疑,看向吳應麒。

吳應麒說:「事關馮大人的安危,我會竭盡全力,切開雞蛋!」

馮錫范聽完,信心倍增!

他忙說:「我的獨門絕招《六合神功》,早已練到刀槍不入的境界!小王爺,你儘管耍出飛刀,不用考慮我!」

《六合神功》確實非常牛逼,馮錫范自身刀槍不入,連他操縱的「六合童子」,也刀槍不入。

但是,刀槍不入的部位,並不包括面部的五官。

馮錫范之所以吹牛皮,因為他不願當眾示弱,同時選擇相信吳應麒的暗器武功不會失手。

林宇說:「我數三二一,小王爺便出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