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蘇慶海,我代表全家向各位親友和朋友表示真蟄的歡迎和感謝,也許在場的各位都還記得十四年前,我蘇家發生的那些事,那年我小女兒不幸丟失,妻子也一病不起。經過這些年的尋找,去年我們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親生女兒,今天我正式宣布,我們蘇家的千金回來了。而今天不光是認親宴,也是小女18歲的生日。18歲是她人生中的新起點,是她人生中的成長的大事,過去我們不曾參與她的人生,希望未來,她的每一天都由我們參與,謝謝大家。」

大家都知道蘇家找回來了自己的親生女兒,而且還是從華國一個偏遠地方找回來了。很多人戲稱是村姑。不少人也等著看好戲。

現在有請我們今天的主角蘇雅小姐登場。

音樂聲響起

就看到穿著黑色禮服的蘇雅緩緩的從樓梯上走了下去。來參加宴會的賓客這才看清了女孩的臉。

那是一張比魔鬼還要美艷十分的臉。一頭微卷的長發,披散在肩上,原本應該裸露的香肩上面披著一條純白色的狐狸皮。

女孩的身材很好,眼神有些冷酷,黑色的禮服給人一種高貴神秘的氣質,一般年輕的小姑娘駕馭不了,可是這種氣質卻被女孩駕馭的很好。

女孩穿著高跟鞋,穩穩的走了下來。一絲晃悠都沒有,就像高跟鞋長在她的腿上一樣,是那麼的合適。

而女孩的氣質哪裡像是村姑,完全不輸入在場的豪門千金。

甚至還要碾壓一頭。

蘇雅下來之後,和大家打了一聲招呼。

宴會正式開始了。

大家都紛紛議論著,這蘇家的千金。

而同時在場的蘇慧,像是被大家遺忘了一下。

突然,大廳中傳來了優雅的聲音,「今天是姐姐的生日,我特意準備了一首鋼琴曲,祝姐姐生日快樂。」

眾人都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拿起了話筒。

她今天穿著一套白色的晚禮服,看起來像是公主一樣,十分甜美可愛。

但是十個豪門千金都是一樣的造型。

打扮的像是公主,笑容甜美。

就像一個模板出來了。

所以

遠沒有蘇雅給人的那種冷艷感覺讓人記憶憂深。

蘇慧說完之後,就走到一架黑色的鋼琴前面坐了下來,調好了琴音,微微福身,婉婉落座。手指輕揚,開始在琴上波動,很快流水般的音符在瞬間匯成了美麗動聽的樂曲。

她彈的是一首國外有名的鋼琴家薇薇安的一首鋼琴曲,這首鋼琴曲的曲調很歡快,很適合今天的這個氛圍。

只見她雙手閑熟悉在鋼琴上飛舞,就像一隻歡快的蝴蝶一樣,在場的人都閉上眼,聆聽這首鋼琴曲。他們都被這琴聲吸引了。

一曲罷了。

大廳里發出了雷鳴般的掌聲。

有人說道:「看來蘇總的女兒各個都有才藝啊。」

剛才蘇慧叫蘇雅姐姐。所以有人不認識的以為蘇慧也是蘇父的女兒。

蘇父有些不悅,今天明顯是雅雅的生日宴會。蘇慧來湊什麼熱鬧,她這麼一彈,有些喧賓奪主了。

「過將過將,我還沒有介紹,這個是我的養女,蘇慧。在我親生女我沒有找回來的這段日子,一直是她陪著我的妻子。所以我們全家十分感激她。」

蘇慧原本高興的臉上,此刻寫的不可思異四個大字。

她沒想到,蘇父就這樣把他養女的身份在大廳廣眾之下說了出來。

不過多年偽裝讓她不至於在此刻變臉,她臉上帶著微笑,「感謝爸爸這些年對我的養育之恩,把我教導的這麼優秀的。」

尷尬而不失禮貌化解了這場危機。

見狀,蘇慶海也沒有再說什麼

不過從今天開始,蘇慶海已經打定主意,讓這個養女儘早從蘇家離開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而這種預感,和她的女兒有關。

而另一邊。

蘇雅正和她的那幾個同學在一起。

白曉:「真是沒想到,這人啊賊喊捉賊,原來自己才是那個賊,不對,她連賊的名份都沒有,因為她根本就不是蘇家人。」

這聲音不大不小的傳到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里,不過這些人那都是人精,即使聽到什麼,臉上都不會表現出來。依舊談笑風聲。

「大人的世界我還真不懂,你看那些人裝的多累啊。明明彼此之間不認識,還要裝做很熟悉,盡量沒話找話說。」

白曉又來了一句。

「吃你的吧。少說話。」

李震峰說道。他是同學們之間來的最早的。

不過他也是這些人家世裡面最普通的。

「李震峰沒想到你穿上西裝,人模狗樣的,以前真是小瞧你了。」

白曉這個人在陌生人面前裝的那是一個大家閨秀,可是在旦在熟悉的人面前,那就原型畢露了。

哪還有大家閨秀的樣子,一副社會小太妹。

而此時,正有一個人急匆匆的跑到宴會廳。

他就是蘇雅二哥,蘇林欷

「抱歉,大哥,我是不是來晚了。沒想到飛機晚了三個小時。」

蘇林欷看來很著急,大冬天的竟然跑出一頭冷汗。

「還不算晚,起碼還沒有結束。」

蘇林哲就知道這個弟弟不靠譜。不過今天這種場合,也不能多說什麼。

「妹妹在哪裡啊,我還沒有見過呢。」

蘇林哲指了指蘇雅的方向。

蘇林欷就朝那個方向走去。

剛開始人們還沒有注意,直到有聲驚呼聲響起。「天哪,那不是WilliamSu嗎?我竟然在這裡看到了本人。」 猝不及防之下,虎哥好懸沒被嚇死!那些小弟同樣也注意到了墮落者的存在,紛紛發出了驚呼!「我的天啊,這到底是人是鬼?」

「是在拍電影嗎?從哪個旮沓裡頭,整出這麼個嚇人玩意來了!」

「這不會是……喪屍吧!」

那二十幾個小弟也被嚇得夠嗆,身體開始打擺子了!「哈哈哈,好好好!我的運氣真是不錯啊!」

見到虎哥等人被嚇得雙腿發軟、臉色發青,墮落者露出了張狂的大笑,「我原來還在想,把這個姓葉的混蛋宰了之後,要怎麼把你們這些垃圾找出來呢,沒想到你們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好啊,真是好啊!」

「欺負薇薇的人,都必須得死!」

墮落者猩紅如血的雙眸在虎哥等流氓地痞身上一一掃過。

這些平時自稱英雄豪傑的傢伙,齊刷刷地打了一個寒顫,額頭上開始沁出細細密密的冷汗。

「等等,這位兄弟,這裡頭有誤會啊!」

虎哥等人也不是傻子,雖然心裡很害怕,但是他們還是從這個人形怪物的口中,聽出了一絲不對味的地方。

「該死,是那個小子搞的鬼?」

「那個混蛋人去哪了?」

「該死的混蛋,給老子出來!」

虎哥一行人四處張望,亂亂鬨哄地尋找著葉秋的下落。

眼前的這個怪物太嚇人了,虎哥等人迫切想要從葉秋那裡得到了解更多的情況。

結果,他們發現,葉秋早就不知不覺間,悄悄地位溜到了他們的身後,然後頭也不回地跑了。

「我去爺爺的,該死的混蛋,你給我回來!!」

「cao,這小子又跑了!」

一眾社會人紛紛開始罵娘。

「放心吧,那小子逃不了的,你們也一樣!」

墮落者陰惻惻地聲音幽幽響起,「今天,你們都得死!誰也跑不掉!」

「虎、虎哥!咱們怎麼辦?」

「這個怪物看起來很可怕的樣子,要不我們還是逃吧!」

「虎哥,您倒是說句話啊!」

一眾小弟們被嚇得頭皮發麻,兩股戰戰,只能夠一臉期待地看著他們的老大虎哥了!「都、都別慌!鎮定點!」

虎哥咽了咽口水,強裝鎮定,大聲喊道,「我們有二十多人,那個不人不鬼的傢伙只有一個,就算他再能打,咱們一起上,他還能夠……」

虎哥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到四周的空氣被一陣強風轟然炸開,他剩下的話全被堵住了,嘴裡發不出任何聲音,耳朵也聽不見,就連眼睛也睜不開了!墮落者腳下輕輕一踏,青石板磚再次發生皸裂,他那畸形詭異的身體,就像是一枚炮彈似的,朝著虎哥等人轟射了過去。

他就像是俯衝而下的獵鷹,像是奔騰而至的惡狼,虎哥等人在強風下,隱隱約約只能看到一道閃著紅光的黑影朝著他們襲來。

「撕拉!」

「啊!我……」

狂風停歇,漆黑幽暗的小巷子里,忽然響起一聲刺耳的聲音,好像是衣服被si裂的聲音。

等到虎哥等人睜開眼睛看過來的時候,一個站得比較靠前的小弟,已經被墮落者開膛破肚了,他的胸膛前裂開了一個大洞,身體內的臟器全都被划拉出來。

「嘭!」

隨著一聲重物墜地的聲音,這個小弟直挺挺地癱倒在一片血泊之中,他的呼吸已經停止了,沒有絲毫的生命徵兆。

墮落者緩緩地收回了自己的爪子,伸出舌頭舔了舔,然後沖著嚇傻了的虎哥等人冷冷一笑:「我說了,誰也逃不了!」

「跑啊!」

虎哥大吼一聲,直接轉頭就跑。

他算是見過世面了,所以才反應地那麼快,其他的小弟都呆若木雞,就是聽到虎哥的叫喊,腦袋裡還是一片漿糊,根本反應不過來。

虎哥是個狠人不假,他這大哥也是真刀真*砍出來的。

但是說實話,他們這些在道上混得,都是欺軟怕硬的主兒,欺負弱小的時候,要多狠就有多狠,遇到厲害的,立馬就慫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