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顧野抱起了小寶,準備回家了,還有很多事要辦,離婚是當務之急,但不能由他提出來,否則老頭子和他媽那邊有麻煩,何家那兒也不好交待。

得徐碧蓮提出來才行。

還有顧建設那王八蛋,哼,真以為他什麼都不知道?

老早他就知道這對狗男女勾搭在一起了,顧建設還沾沾自喜,以為佔了大便宜,顧野冷笑了聲,他壓根就沒把徐碧蓮當成媳婦,所以也無所謂綠帽不綠帽。

但現在他有天命媳婦了,這些破事就得處理乾淨,他還得撈點好處。

顧野眼裏閃過精光,完全不同於之前的憨憨樣兒,他的自行車停在茶樓門口,將小寶放在前杠,大寶坐後邊,才騎了沒多會兒,大寶就叫道:「那女人在……」

後邊的話沒好意思說,因為徐碧蓮此時和顧建設拉拉扯扯的,動作很親密。

他們在馬路對面的樹蔭下說話,徐碧蓮情緒激動,大聲說着,但隔着馬路聽不清,顧建設也在說,看樣子這對狗男女起爭執了。

顧野冷笑了聲,他都能猜到是因為什麼,徐碧蓮對顧建設一往情深,可顧建設卻去相親了,徐碧蓮肯定會鬧,不過這女人膽子挺大,大街上都敢吵,也不怕被熟人瞧見。

或許這女人巴不得被人瞧見吧,這樣她就能和顧建設轉暗為明了,再用不着偷偷摸摸亂搞了。

顧野眼神變得興味,他可以成全這女人,但顧建設必須付出點代價。

「回家吧,以後那女人給的東西別吃了。」

顧野懶得看戲,騎上車走了,還叮囑兄弟倆,昨晚他要上夜班,上班前做好了飯,讓徐碧蓮晚上熱一熱給倆孩子吃,這女人卻懶得連動都不肯動,把冰箱拿出的飯菜直接給倆孩子吃,大寶倒沒事,小寶卻拉得一塌糊塗,幸好不太嚴重,吃藥止住了。

徐碧蓮對倆孩子做的那些混帳事,他都一筆一筆記着,這次一道算總帳。

「知道了。」

兄弟倆乖乖地應了,周大寶忍不住問,「顧叔,你是不是要休了那女人?」

他嘴裏的那女人就是徐碧蓮,一開始他都禮貌地叫阿姨,可徐碧蓮對他和弟弟一點都不好,周大寶就懶得叫了,直接以『那女人』稱呼。

「是離婚,現在是新社會,不叫休。」顧野糾正。

就算他再厭惡徐碧蓮,也不能用休這個詞,太不尊重女性了。

周大寶想了想,又問,「你是不是想娶楚翹阿姨?」

顧叔眼睛都恨不得掛在剛才那個漂亮阿姨身上,就是那個啥啥之心,路邊的狗都知道了。

顧野臉上一熱,有點羞窘,難道他的心思連小孩子都看出來了?

「小孩子管這麼多幹什麼,回去看書,馬上要念二年級了,學習要是不好,老子打爛你屁股!」

顧野兇巴巴地訓斥,有點惱羞成怒,後座的周大寶翻了個白眼,大人每次說不過,就拿學習說事兒,真煩人。

前杠的周小寶說道:「我喜歡漂亮姐姐。」

漂亮姐姐的點心真好吃,笑起來真好看,像天上的仙女一樣,身上還香噴噴的,他可喜歡了。

「叫阿姨。」顧野糾正。

「姐姐。」

小寶哼了聲,顧自叫着,他就愛叫姐姐,就不叫阿姨。

「臭小子,沒大沒小!」

顧野惱了,抬手給了這小屁孩一個爆栗,連一成力氣都沒使,小寶怪叫了聲,顧野朗聲大笑,又按了下鈴當,提醒前面的行人讓路。

爺仨的笑聲,連同鈴鐺聲,慢慢遠去,對面馬路的男女卻還在爭吵。

「建設哥,你幹嘛要和別的女人相親,我會和顧野離婚的。」徐碧蓮很委屈,哪怕顧建設沒相中楚翹,她還是不高興。

因為顧建設還要繼續相親,這男人昨天還在床上對她甜言蜜語,做那些羞人的事,可轉身就去和其他女人相親,徐碧蓮不怪顧建設薄情寡義,只怪外面的狐狸精太下賤。

顧建設心裏不耐煩到了極點,可表面上一點都不顯,溫柔地笑着,輕聲細語勸道:「碧蓮,我也是被逼無奈,就算你離婚了,爺爺也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你嫁給了顧野,他是我小叔,我得叫你小嬸,別說我家老爺子了,你外公也不會同意的。」

他雖然喜歡徐碧蓮床上的熱情,可也僅於此了,娶是不可能的,他可不會做自毀前程的事,娶前嬸嬸這種事,傻子才會幹呢! 「剛剛?」祁月抬頭看著坐在對面的男人,有詢問的意思

陸清喻坐的端正像,極了一個小孩子在等待母親的批評,「是……是我的前女友。」

有些猶豫畢竟他母親剛剛醒來,應該一時半會接受不了他兒子已經這麼大了,

根據管家的解釋是他母親年輕時受過傷,某個神經停止生長了才停留在了二十幾歲的樣子

但是這一切陸清喻是真的一點都不相信,他母親容貌一點都沒有變有利於你們,別墅中的其他人呢?

其他人一樣沒有變化,不過他們一直撫養他長大他相信他們

儘管有蹊蹺但是他又不害怕

祁月:「……」

原主哪根筋斷了???

這個理由未免也太敷衍了吧,還神經停止生長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問號

七七:「……」

……

宿主的確斷了一根筋,

這個可能她自己不知道,她的那根名叫節操的筋斷了,所以從此她沒有節操了

沒有臉了,開始不要臉了。

祁月眠了一口咖啡,冷淡的說道:「我不介意你交男女朋友什麼的,只是別礙著我的眼就好。」

陸清喻:「嗯」

陸清喻第一反應想到的就是白小可那張臉,但是隨即又想到了剛剛白小可那一點都沒有禮貌的樣子

不自覺的皺了皺眉,他以前真的沒有發現白小可那麼沒有禮貌

簡直……簡直就和……

現在心裡多少有點膈應,不舒坦,他為什麼和白小可分手?

因為他只是和合作公司的女經理說了幾句話,白小可就跑去和人家撕逼

說什麼那女的勾引他,不要臉什麼的

剛開始白小可撞了他,沒有道歉,翻到和他杠上了,他還覺得這個女孩有點意思,有個性和其他那些妖艷賤貨不一樣,

今天才發現特么的都差不多只是白小可把一切都放在表面

——

城市的另一頭,一座高樓天台上站著一個男人

男人帶著帽子,叼著糖,痞痞的樣子,一身黑

看向前方,輕笑:「獵物……找到了,呵呵」

不知再說什麼只是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祁月所再說方向。

而剛走出咖啡店門的祁月則敏感的超那邊看去

距離太遠壓根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看她

三千世界裡面實力是有所壓制的,她前幾次之所以毫無顧忌的使用本源之力是因為那是劇本世界

劇本世界可有可無,但是這個世界是半現實世界,她使用力量會被驅逐的。

而這樣七七則就會一遍又一遍的進來這個世界,而且還會給她那排不同身份,只為完成任務

無形中,兩人早就交過手了。

祁月:「陸清喻」

「?」陸清喻回頭疑惑的看著祁月,他母親似乎喜歡叫他名字?

祁月:「給我單獨安排一個住所」

少年你多想了,朕只不過是怕那個殺手再來罷了

到時候又是傷及無辜的一天~反正她不介意傷及無辜

她又沒有憐憫之心

「這……母親你剛剛蘇醒,這怕是有所不妥吧」陸清喻擔憂的看著祁月

剛剛醒來,有好多東西應該還沒有收悉怎麼能單獨出去,再說了那個別墅不是很大嗎

祁月沒有是什麼只是和陸清喻擦肩而過,不經意間看了他一眼

陸清喻瞬間明白,也就照做了,那眼神太冷了

也怪不得傭人說,他們小姐不能惹

陸清喻說辦事效率還算高,在他們小區不遠處就找了一棟房子,並且裝修好

第三天祁月就搬進去,本來那些屬下要來幾個,但是在祁月的威壓下誰敢來?

剛進門祁月就放飛自我了,「終於,終於可以不用維持人設了」

祁月:「小狐狸崽子你看看你他么找到破人設,我要你有何用?你除了吃和睡還會幹嘛?

一隻無用的狐狸崽子怎麼辦?答案,剁了吃肉,或者吃火鍋,亦或者狐皮大衣」

七七:「……」

微笑.jpg

宿主挺停止你的人生攻擊謝謝,不是統生攻擊

我會非常感激您的,會感謝您的不殺之恩。

「……」

……

有一隻戲精且補腦嚴重的系統怎麼辦?

求,在線求解答

其實,到底誰戲精心裡應該有那麼一點數的

哪怕一點,也不會坐在這裡問,這種問題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