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老子真是太聰明了!」雖然莫默一直不能呼吸,但是他知道自己可以脫離危險了。

也就不一會的功夫,莫默忽然感覺眼前一亮,包圍自己的冰坨已經衝到了湖面之上,由於慣性極大,冰塊先是脫離湖面衝天而起,接著又嘩啦一下落在湖面之上,在湖面上上下下悠了一會,又慢慢的平穩了下來。

就在這時,莫默已經停止施展寒冰領域,接著冰氣利刃釋放出來。只感覺一陣陣寒冰碎裂的刺耳聲傳來,緊接著動力全開、連珠彈、風屬性鬥氣加持,莫默衝天而起,脫離寒冰的桎梏,面朝藍天,狠狠的吸了一口新鮮的口氣。

「老子出來了!」莫默歡呼雀躍,被這一口新鮮的空氣衝擊的頭暈目眩,「再憋一會老子非死在這裡不可!」

此時莫默脫離災難的喜悅心情溢於言表。劫後餘生,真是慶幸啊。

莫默想起冰魔鳥,馬上默念奴獸咒語,把冰魔鳥放了出來。

冰魔鳥蹭的一下從奴獸袋中鑽了出來,一出來也喜悅的鳴叫了一聲,她心裡也清楚,能把她召喚出來,莫默肯定是安全了。

「邪神!」

「嘿嘿,折別!」

一人一鳥互相呼喊一聲,像是戰友之間最真摯的問候。

「你真厲害!」冰魔鳥馬上就看透了莫默的內心,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剛才真的好險,差點就埋骨屍海了!」莫默此時回想,還有些后怕。

「是啊,看來你的龍鳳聖經,就是為此難量身打造!」冰魔鳥也是暗暗稱奇。

「還好有龍鳳聖經,不然的話,還得拖累你跟我一起殉葬,你那會明明可以飛走,幹嘛還非要回到奴獸袋中。」莫默忍不住打趣。


冰魔鳥嘎嘎叫了兩聲,似乎在笑,又似乎有點不好意思,說:「我也不知道,在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應該陪在你身邊才好。」

莫默也是會心一笑,說:「你倒是一隻有情有義的鳥啊,不枉我苦心的把你弄到手。」

「切,連你也叫我鳥,真是不解風情。雖然我是鳥,但是鳥也有鳥的驕傲,也有鳥的志向,你現在還不懂,以後就知道了。」冰魔鳥反駁。

「照你這麼說,你對我還圖謀不小嘍?」莫默邪邪的打趣。

「哼,反正你這麼蠢,又不可能猜到,就老老實實的等著真相大白那一天吧!」冰魔鳥神神秘秘的說著。

既然莫默也套不出冰魔鳥什麼話,只能轉移話題,說道:「這湖面似乎長高了不少啊,好像範圍都大了一些。」

冰魔鳥的記憶驚人,仔細的打量了一會,說:「豈止是大了一些,簡直大了不止十倍!」

「啊!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冰魔鳥也有些震撼,說:「就算是我,也沒聽說過封神帝國有這麼一個湖,所以究竟是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

「怪不得湖中沒有生命跡象,這種惡湖,想想都讓人恐怖。當時湖面那麼平靜,轉眼就如翻臉的野獸一般,當真變幻莫測。」莫默感慨道。

「是啊,當時我也很奇怪,明明我離湖邊很遠,但是倒退了幾次,湖水都快來到我的腳下,真是嚇死人家了。」冰魔鳥也跟著附和。

「不管它了,反正我也逃離了此地,而且我還被湖水沖刷了一番,這樣的話,陌辰宗的人應該追蹤不到我了吧?」莫默想起了這件事情,表情也嚴肅了起來。

冰魔鳥感受了一番,說:「陌辰宗的人竟然停在了原地,並沒有靠近這邊,也沒有離開。」

莫默眉頭一皺,問:「沒有靠近,也沒有離開,這是什麼意思?」

冰魔鳥也很奇怪,說:「會不會是他們也很忌憚這片湖水?」

莫默琢磨了一番,說:「這片湖水雖然可怕,但是也不至於讓人聞風喪膽吧?」

「是啊,確實不應該啊……只不過是一片湖水而已,這個,邪神,我怎麼感覺我的身體有點癢?」

「癢?」莫默覺得有點好笑,「會不會是剛才身上沾到水的緣故?」

「我只是不會游水,又不是對水過敏,沾點水怎麼會癢?」冰魔鳥覺得奇怪。

「或許是羽毛濕了不太習慣吧,再飛一會晾乾了就好了。」莫默並沒有想到別處。

其實冰魔鳥已經癢了好久了,只不過此刻越來越明顯,才忍不住說了出來。開始她也像莫默這麼以為,但是這一會她明顯已經無法抵抗這種奇癢難耐的感覺。

「不對,這湖水有問題,有毒,肯定是這樣的,邪神,這湖水有毒!」冰魔鳥大膽作出了推測。 「湖水有毒,不會吧,我身上沒有什麼感覺啊?」莫默疑惑的問。

「你百毒不侵,我可不是啊,快點,找地方給我療傷!」冰魔鳥鬱悶的叫了兩聲,然後在小湖不遠處找了一塊空地落了下去。

莫默恍然大悟,也急忙跟著冰魔鳥落了下去,說:「是啊,這湖水應該有毒,不然的話,這麼大的一個湖,不能連一條魚都沒有吧?」

冰魔鳥哪還有心情去談論湖水有沒有魚的問題,趕忙催促道:「快點,給我療傷啊,愣在這裡幹什麼?」

莫默一愣,問道:「是要我給你解毒么?」

冰魔鳥都要氣死了,叫道:「當然了,不然你要我死么?」

莫默撓了撓頭,說:「通常的話,我都是用尿液給別人解毒,現在我是不是要朝你身上撒一包尿?」

冰魔鳥驚恐的往旁邊飛了一丈,叫道:「難道不能用別的辦法么?比如血液,唾液都可以啊,讓我看著你朝我身上撒尿,還能不能讓人家活了!」

莫默也有點尷尬,畢竟冰魔鳥是個母鳥,咳咳……

「可是我也不知道這湖水的毒性厲不厲害,我的唾液就這麼一點點,用唾液的話,好像比尿還噁心……血液……血液剛才拔出毒刺的時候也流了不少……沒有必要又要我流血吧?」

「邪神,你竟然見死不救,啊呀啊呀,我受不了啦,好癢好癢,我的皮膚快要潰爛啦!」冰魔鳥現在真的受不了了,完全不想跟莫默多嘴。

莫默情急之下只好解開之前小腿處的包紮,露出那塊有點觸目驚心的傷口。以莫默的癒合能力,這處傷口已經癒合的七七八八了,雖然因為湖水的浸泡沒有結痂,但是顯然沒有血液流出。

「來吧,在這裡啄兩下,喝點血!」莫默也不含糊,指著傷口對冰魔鳥說。

冰魔鳥即使再承受不住,也不忍心這樣吃莫默的肉,喝莫默的血,飛到莫默腿邊一陣無語,實在是下不去口,只能無奈的說:「若讓我這樣喝你的血,我也下不去嘴啊,你還是朝著我撒尿吧!」

「沒事的,來吧,喝我的血,別猶豫了,喝了我的血,你應該就沒事了!」莫默看冰魔鳥痛苦的樣子,也不想讓冰魔鳥承受痛苦。

冰魔鳥稍稍猶豫,還是覺得不忍心,說道:「還是不要了,快點朝我撒尿吧,你說的沒錯,沒有必要浪費的你血。」

莫默一看冰魔鳥執意不肯,也只能改變方案,決定朝冰魔鳥撒尿。

冰魔鳥站在莫默胯下,瞪著滾圓的眼睛盯著莫默的某個地方,儘管表情不豐富,但是依然像刑場上等待凌遲的勇士一般悲壯。

莫默雖然不好意思,但是也只能掏出那東西,朝著冰魔鳥瞄準。

冰魔鳥驚呼一聲,連說話都結巴了起來:「這、這麼大的一個、一個東西,好恐怖……」

莫默腦袋一串黑線,說:「閉嘴,別說話。」

冰魔鳥又好奇的欣賞了一下莫默的威武雄壯,忍不住說:「會不會把人家弄的很騷氣?」


莫默本來都快放出水來,被冰魔鳥這麼一說,頓時啞然熄火,怒道:「閉嘴,你本來就很騷氣!」

「你說話能不能負責一點,我怎麼騷氣了,我是多麼正經的一隻鳥?」冰魔鳥叫道。

莫默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對,你這隻鳥正經,我這隻鳥不正經好了吧?你還是趕緊閉嘴吧,你總說話,老子尿不出來。」

「嘎嘎嘎,原來你還有這個毛病,有聲音的時候不能噓噓。」冰魔鳥嘲笑道。

「好了好了,別說話了,不想死的話,趕緊閉上你的烏鴉嘴!」莫默再三催促。

冰魔鳥也快支撐不住湖水對自己的折磨了,於是閉口不言,安靜的盯著莫默的器,等待上演史上最為奇葩的解毒方式。可是等了半天,莫默那邊還是沒什麼動靜……

這次還沒等冰魔鳥說話,莫默倒是先開口了,說:「你把眼睛閉上,你這樣盯著我,我彆扭!」

「切,你們人類就是事多,我在天上飛的時候都能拉出來,你老老實實的站著都不行,你是未老先衰了吧?」冰魔鳥還是忍不住鄙視。

莫默老臉漲的通紅,被一隻鳥說不行,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於是帶著一股憤憤然的情緒,朝著冰魔鳥就開起火來。

這一槍至少打了一分鐘,果然把冰魔鳥澆的騷氣凌然,滴滴嗒嗒。本是光彩奪目神采奕奕的模樣,一去不復返,看起來倒顯得單薄枯瘦,可憐兮兮。

莫默收起武器,心情五味雜陳,這特么的算個什麼事啊……

「唉,果然弄的人家很騷氣,早知就喝你的血了。」冰魔鳥水淋淋站在地上一動不動,說起話來也沒什麼底氣,凄凄慘慘戚戚。

「哎呀,你也不要見怪了,難道不應該慶幸我的尿可以給你解毒么,不然的話,今天我們兩個都要命喪與此。」莫默只能出言安慰。

「也是,你在湖底死裡逃生,我現在也沒什麼大礙,說起來我們兩個也算是命大了。」冰魔鳥也能看得開。

莫默眼珠子轉了轉,問道:「反正你現在也不怕這湖裡的毒了,不如我把你放進湖裡洗洗吧?」

冰魔鳥對水有天生的恐懼,用可憐的小眼神瞪著莫默問:「這湖水變化無常不會又把我們兩個捲入湖底吧?」

莫默嘿嘿一笑,想起一事,說:「你還別說,這湖底死了那麼多的人和妖獸,成片的枯骨中肯定有很多寶貝。」

一說寶貝,冰魔鳥也精神了起來,問道:「那你剛才下去的時候怎麼沒有往乾坤袋中裝點好東西帶上來?」

「嗎的,剛才老子光想著怎麼活命了,哪還有心思琢磨這些!」莫默陰陽怪氣的說。

冰魔鳥耷拉個腦袋想了想,說:「這湖水有毒,溫度又這麼低,而且還那麼蠻橫,估計一般人和妖獸下去都逃不出來,光是有毒這一樣就可以讓一般人無法招架。你能出來也算是福大命大。」

冰魔鳥這麼一說,莫默突發靈感,問道:「要不我在下去一次?」

冰魔鳥哆嗦了一下,說:「怎麼下去,難道你每次運氣都這麼好,能夠安然無恙的浮上來?」

莫默撓了撓腦袋,回憶了一下湖底那成片的枯骨,心中的貪婪越來越佔據上風。

「我身上有一本附靈傀儡你知道吧?」莫默問道。

「你身上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秘密?」冰魔鳥反問。

莫默慚愧的笑了笑,說:「附靈傀儡中製作高級傀儡的材料有很多,但是大多數材料都是妖獸的骨骼和筋肉,下面的枯骨那麼多,而且還有特別龐大的,你說會不會有我想要的東西?」

冰魔鳥猶豫了一會,說:「這太危險了吧?」

莫默也在心中斟酌一二,說:「來吧,我先幫你洗洗身上的騷氣,等你晾乾了,我再決定要不要下去。」

冰魔鳥覺得如此也好,於是蹦蹦跳跳的靠近了湖邊,莫默也跟著走了過去。

此時的湖面依然跟之前一樣,看不出什麼異常。只是水位比之前高了許多。最開始莫默拔出毒針的地方已經不知道被淹沒到什麼地方了。

莫默小心清洗著冰魔鳥的羽毛,冰涼的湖水接觸到冰魔鳥的身體,倒把冰魔鳥凍的瑟瑟發抖。

「這湖水也太涼了,弄到身上還不如你的尿呢!」冰魔鳥一邊老老實實的讓莫默清洗,一邊喋喋不休的抱怨。

莫默也懶得廢話,時刻留意著湖水的動靜。不過一直把冰魔鳥洗的乾乾淨淨,小湖也沒有什麼動靜,好像剛才把莫默拖入湖底的不是這個湖一般。

「好了,你去岸上晾著吧?」莫默朝著冰魔鳥微微一笑,覺得自己做了一見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冰魔鳥現在也飛不起來了,只好乖乖的蹦到遠處,然後回頭髮現莫默站在原地沒動,於是叫道:「那你幹嘛?」

莫默朝著湖水怒了努嘴,說:「我再去下面泡一會,如果被捲入湖底,就順便下去探尋一番,如果就這麼風平浪靜,我就當自己在去除身上被追蹤的痕迹。」

冰魔鳥抖了抖翅膀,盡量甩掉身上的水,叫道:「那你小心一點,如果情況不妙就儘早施展寒冰領域浮出水面。」

莫默朝冰魔鳥報之一笑,說:「放心吧,有過一次經驗,應該沒什麼問題的,你只管感受周邊的敵情就好了,如果有什麼情況,我們也好及時應對。」

冰魔鳥點了點頭,又朝後面蹦了一會,一直來到一個地勢比較高的地方才停了下來,遠遠的看著莫默。

這時莫默也不再管冰魔鳥,而是盡量調整自己的呼吸,恢復消耗掉的體力、道源之力還有靈魂之力。即使恢復的速度並不快,但是好在此地少有的清靜,如果不出意外,過上個小半日,也可以與冰魔鳥再次啟程了。

同時莫默也開始仔細的回憶起附靈傀儡中介紹製作傀儡的材料:

一級傀儡:太白金、玲瓏橙猴骨、五塊同一屬性的中寶石、天羅墨狸筋。

二級傀儡:卜澈金、煉獄雪豹骨、木陰雕骨、蠶絲神獅筋、大寶石三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