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師父已經傳訊與我說了,你安心跟著李澤他們修鍊,有不懂的可以來問我,平日也可以跟著他們外出歷練。」

聲音還是那般清潤淡漠,白瑧覺得其實這位師兄也是位隱藏的主角,只是與初玉相比,更冷酷英朗。

「謝謝師兄,那我去練劍了!」

沈天光淡淡嗯了一聲,點頭應允,繼續看著他的玉簡。

白瑧戰戰兢兢地退出房間,轉身舒了舒氣,她感覺這個師兄比師父氣壓還低。

師父是冰山雪蓮,這沈師兄就是南極冰山,時時刻刻散發著凜冽的氣息,是純粹的冷,傳說中的冷麵王、冷麵殺手之類的估計也就是這樣了,那氣息,就是刮骨寒刀。

修為淺薄的白瑧,只以為這是個人的氣場,卻不知道沈天光初初領悟冰之劍意,劍意無法內斂,所有靠近他的人便會被這劍意影響,而他的師父妙清真君已經可以劍意內斂,隨心所動了。

「原來你這麼怕師父!」

李澤以往經常被白瑧嘲笑,他還以為白瑧什麼都不怕呢,見白瑧這麼連連抹汗,忍不住打趣。

「你不怕?不覺得身上發寒?」

白瑧白李澤一眼,這傢伙小的時候被靈鼠追著都哇哇叫,更何況冰山師兄這麼嚇人,李澤若是不怕她才不信呢!

「我,我那是,敬畏,什麼時候我才能有師父那樣的氣勢!」

李澤抖了抖小身板,顯然也是心有餘悸,不過他說著說著,就覺得理直氣壯起來,昂起他的腦袋,一副憧憬的模樣,似是在暢想,他已經變成人人敬仰的高階修士。

白瑧搖搖頭,這娃有英雄情節,不過誰小時候沒有個英雄偶像,她小時候還披著床單當披風,拿著竹竿當寶劍,也想像大俠一般快意恩仇,不過那般單純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就算她重新投了胎,有沒了那般的心態,小夥伴的志向還是聽讓她羨慕的,單純而生機勃勃。

「好好修鍊,總有一天你也會像你師父一樣厲害!」

白瑧收拾了心情,拍了拍李澤的後背,讓他趕緊走,感覺站在門口也不安全。

房內,拿著玉簡的沈真人,此時嘴角微勾,似是看到了極有趣的事情。

「試劍台有很多師兄師姐,也有心動期的,他們有時候也會帶我們去做任務。

不過你到時候跟著我,我跟你對招。」

試劍台並不是只有他們幾個,所有對劍氣稍有領悟的弟子,都會到試劍台切磋,這樣有利於他們掌握劍氣。

「小師弟,你今日來晚了,來,讓師兄陪你過兩招!」

兩人剛踏入演武場,一柄長劍瞬間滑過李澤耳側,白瑧當下腰身往後一仰,斜身退了一步,避了開來。

李澤已和來人過上招,二人你刺我擋你劈我挑,一時間劍光閃爍,互不相讓。

來人的劍氣明顯比李澤的深厚,李澤堅持了十多招便現出頹勢,一陣電光火石,李澤被掃落在地,身上已經掛了彩。

「出去一趟有長進了啊,怎麼樣,要不要再來一場?」

來人是一十七八歲模樣的青年,面如冠玉,一副富家公子的派頭,只是嘴角掛著一絲似有似無的惡意,看起來不像個好人。

此時他似笑非笑的看著跌坐在地的李澤,居高臨下似是蔑視。

見李澤此時面色不好,白瑧猜測這人可能與李澤有怨,小男孩最是好面子,如今在她面前丟了臉,她還是不要上前,靜等他們的說法。

「多謝卓師兄賜教,今日師弟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那富家公子便是李澤口中的卓師兄,那卓師兄斜眼打量著邊上的白瑧,上下打量的目光很是挑剔。

「呦……這小傢伙是誰啊,開光一層也學別人來試劍台啊!」

他身後的幾個弟子也跟著一起起鬨,在那哈哈大笑,白瑧頭冒黑線,這一群紈絝惡霸的既視感。

白瑧裝作沒聽見,上前拉起地上的李澤,這小傢伙真是勇氣可嘉,這麼點大就跟人家打架,看來以前業沒少被欺負,難得的是從來沒聽他提過。

「走了!」

試劍台在演武場內側,白瑧拉著李澤往裡走,欲要穿過這群好事者。

「這是哪來的膽小鬼!看這穿的,一副窮酸樣!」

。 虛樹神骸-虛無主義是存在於量子之海中,虛數之樹的守護者。

一旦有人妄圖染指虛數之樹就會從其中顯現,肅清敵人。

手持黑金巨劍的虛數神骸不斷朝着周圍擴散著名為『虛數污染』的能力。

只要被其影響就會動作遲緩,呼吸困難,弱小的會直接被湮滅。

「島國的這群傢伙,總是召喚出一些污穢的東西!」

雪境大將哈爾曼扛着冰霜劍重重的擋下了虛數神骸的迎面一擊。

噠噠噠

緊接着,一道如同時鐘里秒針轉動的聲音響起。

哈爾曼瞳孔驟然一縮。

他就感覺自己的意識遲緩起來,手上也失去了知覺。

紫色的虛數能量凝聚,在虛數神骸的右手化作了一把黑金長劍。

「!」

在哈爾曼獃滯的目光中,黑金長劍直接無視了他身上的鎧甲,一把將其貫穿。

長劍插入對方的身體,虛數神骸將已經失去意識的雪狼騎將軍高高舉起。

隨後重重的甩向一旁。

咻咻咻!

對方落地的同時,虛空中浮現數把黑金大劍,齊齊從天空墜落,將哈爾曼的身體死死的定在地面。

一柄大劍更是直接貫穿了頭顱。

死的不能再死。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此刻島國上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住了。

雪境的那位就算是初入七階,但也是妥妥的七階啊,怎麼會如此不堪。

高空中,米迦勒好看的眉頭微皺:「詭異的時空力量、如同雷霆般的速度以及,那能夠不斷侵蝕身體的未知之力……」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只要那如同時鐘一般的抵達聲響起,凡是靠近的人動作都會變得異常遲緩。

他剛才親眼看到,哈爾曼被籠罩在了一個紫色的力場之中,其遲鈍比起普通人還要過之不及。

虛數神骸雖然僅僅表現出了三種能力,但每一樣都極為詭異,讓人防不勝防。

「有檢測出什麼嗎?」米迦勒看向旁邊的教會人員。

「抱歉,米迦勒大人,有某種未知的力量在干擾我們,讓我們無法對其進行檢測。」那名人類搖了搖頭。

「未知的力量,是剛才出現的那棵樹嗎?」米迦勒抬起頭,看向湛藍的天空,呢喃道。

「這場戰鬥發生了未知的變化,其餘人去肅清異端,我去看看那個黑色的機器。」

說着,米迦勒背後十二翼一震,化作一道火光沖了出去。

嘭!

烈焰的審判之劍重重的撞在虛數神骸的前方。

「異端,無論爾等如何掙扎,都無法得到救贖,老老實實接受神的裁決吧!」

熾天使米迦勒揮動着覆滿金色火焰的羽翼,落到了虛數神骸前方,莊嚴的聲音回蕩在每個島國人的耳里。

「咻!」

頓時,一道血紅色的箭矢爆射向米迦勒。

眉頭一皺,箭矢在接近的瞬間就化作灰燼消散了。

「別給自己臉上貼金了,很抱歉,我們不敬愚神。」

從地上爬起來的日暮擦了擦嘴邊的血漬重新拉開長弓,不屑道。

「放肆!」

聽到自己信奉的神被侮辱,米迦勒直接怒了。

虛數神骸緩緩抬起頭,看向天空的米迦勒。

在他的感知力,新出現的米迦勒顯然成為了最危險的生物。

腳下滑輪旋轉,化作一道風朝着米迦勒衝去。

「愚昧!」

注意到下發衝來的虛數神骸,米迦勒冷哼一聲,手對着天空伸去。

嗤!

一道完全由火焰凝聚的五十米大劍徑直指向天穹!

「烈焰救贖!」

看着衝上來的虛數神骸米迦勒直接揮下了手裏的烈焰之劍!

米迦勒,天堂大天使長,位於神·耶和華和主·耶穌之下天堂最強者。

持有審判之劍,其劍術還是神言都位列於當世頂端。

「嘭!」

面對來自製空的打擊,虛數神骸直接被火劍打中,在半空中爆炸出了火焰。

大手一揮。

嘭!

熾天的火翼上暴射出一道如同龍捲的火焰,直接將虛數神骸打飛了出去。

「轟!」

驚天的爆炸在島國平坦的土地上掀起了一道蘑菇雲。

無數陰陽師被餘波化作灰燼。

「米迦勒出手了。」

海域的另一側,已經解決掉所謂的十二天將后的林燁看向了那貫穿天穹的火劍平淡道。

「我們要出手嗎?」

「不急,就當是看戲了,別忘了我們的任務。」

「建造人工島嶼是吧?不過在那之前也得推倒重建。」

……

「滿嘴高尚的白毛鳥們!別太得意忘形了!」

安倍看到那無數慘死的陰陽師,終於忍不住了,猙獰的看向天空中高高在上的大天使長。

這裏面有不少是他曾經的門生,現在竟然這樣沒有意義的就死了?!

「無知的凡人,到現在還不知懺悔!」米迦勒高高在上,根本就沒有將島國人當做人看。

該說,在他們的眼裏,除了信徒外,其餘的人都是趴伏於地上的蛆蟲。

「御神咒!」

「八百萬照御中天!」

安倍也不再隱瞞了,將手裏的一張漆黑的符篆猛的丟了出去。

符篆化作數不清的光芒朝着天空四散而去。

「嗡嗡嗡!」

在瞬間

整個島國天空出現了密密麻麻,總共八百萬道式神!

「竟然能同一時間操控這麼多傀儡嗎?」米迦勒看向周圍佈滿天空的式神,瞳孔中浮現一抹驚訝。

安倍攥著符篆,陰沉的看向米迦勒:「你們不想讓我們活,那就算死也要拉上你!」

「無知之輩,在吾神和吾主的光輝面前,你的這些傀儡不值一提!」米迦勒冷哼一聲。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