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也上去?」

林沫沫聽到葉倩叫自己之後有一些恍惚,但還是走了過去。

「來,作為今天的見證人,你也在見證書上籤個字吧。」葉倩笑著說道。

林沫沫聽到后,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這次活動搞得還真是像回事,連見證書都出來了。

林沫沫從葉倩手裡接過了筆,看了一眼那所謂的見證書,一瞅全是英文,林沫沫英語勉強過關,但是林沫沫也畢業幾年了,學到的那些也都在工作之後還給了社會,搖了搖頭,便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哈哈,好,沫沫,你帶文宇先回去吧,我先去找那些老員工說說。」

葉倩此時臉上都快笑出花來了。

林沫沫還以為葉倩是為這些老員工謀求福利成功以後的喜悅呢,想都沒想就答應下來。

「好,倩姐,你忙吧,我帶小宇去我家,以後有什麼事情直接給我打電話就好。」

林沫沫笑了笑,帶著葉文宇和二丫便離開了。

福星高兆 「呵呵,恐怕你沒有什麼以後可以談了。」

葉倩在林沫沫走後,冷冷地笑著說道。

「你將這份合同,立刻交到黃律師手裡,他自然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葉倩拿過葉文宇和自己簽了名的那份合同,遞給了眼前的人,這是自己在公司培養的人,葉倩還是蠻信的過的。

「是!」

那人應了一聲,從葉倩手中接過了合同,便轉身離去了。

葉倩也是走出了公司,她在上車離開的時候看了一眼公司大樓,想著這裡很快就是自己的了,她就不由地笑了起來。

葉倩吩咐的那人在葉倩離開以後,從公司樓前的花園裡走了出來,笑了笑,便拿起了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

「喂,小少爺,東西我已經拿到了,您看我給你送到哪裡去?」

「嗯……給我送到勝天集團吧,我在公司樓下等你。」秦宇淡淡地說道。

「好,我這就給您送過去。」

掛了電話之後,秦宇再也忍不住了內心的激動。

「哈哈哈,我自己真是太厲害了,跟了顧哥這麼長時間,果然越來越像辦大事兒的人了,哈哈,我這就趕過去,也不知道顧哥拿到那東西以後會怎麼誇我?」

秦宇內心十分興奮,自言自語著,臉上更是笑意滿滿。

方文此時正在自己的辦公室內,躊躇著,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嗎?他總覺得自己如果做了這件事,就算扳倒了顧以寒,自己也是死路一條。再怎麼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顧以寒身邊的那些朋友哪個不可以輕而易舉地將自己置於死地。

可是,如果現在我後悔了,顧以寒能夠饒過我嗎?不可能,顧以寒是什麼人,作為總經理的他怎麼能夠不知道?

「咳!豁出去了,等這件事情完了以後,我就立馬坐飛機去國外,我就不信國外那麼大,就沒有顧以寒找不到的地方。」

方文暗自狠了狠心,自言自語地說道。

隨即方文走出了辦公室,確定沒有人在附近以後這才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關好了門。

錦鯉農門崛起日常 方文長長地呼出一口氣,隨即拿出了手機,朝著同樣被抓住把柄之後被葉倩控制的人撥了過去。

「嘟嘟嘟……」

啪!

就在這時方文辦公室的房門被人推開了。

方文被嚇了一跳,不由得後退幾步,朝著門口看去。

嗯?這人是誰?

方文發展自己根本不認識此人。

「方總經理。」

這道聲音猶如晴天霹靂,炸響在方文的耳邊。

方文不由地吞了吞口水,朝著來人背後望去,隨即唯唯諾諾地從嘴唇中吐出幾個字來:「顧……顧總。」

方文的整個世界一下子灰了下來。

「方總經理你好啊。」

那人背後閃出一道人影,正是顧以寒。

「您……您怎麼來了?」

方文連忙掛了電話,將手機一下子放在了褲兜里。

「怎麼?身為勝天集團的總裁,我來看看我自己的員工,工作進展怎麼樣,不可以嗎?」

顧以寒向前跨了兩步,朝著方文笑著說道。

看到顧以寒的笑容,方文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冷顫,連忙說道:「可以,可以。」

顧以寒在方文的肩膀上輕輕拍了兩下:「怎麼?方經理身體不舒服嗎?額頭上出那麼多汗。」

方文聽到以後不由地在額頭上摸了一把,朝著顧以寒解釋道:「不不不,身體沒有不舒服。」

「呵呵。」

顧以寒輕笑一聲,徑直走向了屬於方文的辦公座椅上,一下子靠了上去,再次問道:「或者說方總經理做了什麼虧心事,心虛了?」

「沒……沒有,我……我是太熱了。」

方文聽到顧以寒說的,身體不自覺地抽搐一下,隨後強硬地解釋道。

「……」

當我顧以寒是傻子嗎?

他到現在都有些想不通,方文為什麼就這樣背叛了自己,他可是自己一手提拔上來的,現在在勝天集團可以說是排得上號的,何必這樣做呢?

「方文,你有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顧以寒朝著方文問道,希望他可以老實地向自己交代一下。

「顧總這話什麼意思?」

方文揣著明白裝糊塗,向顧以寒問道。

他此時內心中其實已經猜到顧以寒可能知道了自己的事情,可是顧以寒只要沒有親口說出來,他絕對是不會承認的,萬一顧以寒是在詐自己呢?現在哪怕有一絲的機會,他都不願意放過。

「哦?既然你聽不明白,那我就換一種問法。」

顧以寒頓了頓,接著問道:「你就那麼確信我會因為你貪污了八千萬就對你下手嗎?」

嗵!

顧以寒此話一出,方文直接跪倒在地上,直到此時,他才願意相信顧以寒已經知道了一切。

顧以寒眼神之中閃過一道冷意,看著方文現在的樣子,失望極了。

「顧總,我……我對不起你。」

方文說到這句話時已經有些哽咽,當然他不是被顧以寒嚇哭的,而是真心覺得自己對不起顧以寒。

方文原本就是在勝天集團做一個小小的程序員的,偶然的一個機會,顧以寒覺得他還不錯,這才重用了他,一步一步直到今天坐到了勝天集團總經理的位置。

「哼!」

顧以寒冷哼一聲,並未再說什麼。

「顧總,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是沒有用了,但是我有一件事兒搞不明白。」

方文是個聰明的人,被葉倩利用以後,他就深刻地明白了一個道理,自己已經和葉倩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所以他將其它那些被葉倩控制的人也是很用心地監察,可是直到此時他都沒有發現有誰被顧以寒查到,或者跑出來告密了,所以心中不由地好奇。 顧以寒聽到方文說的話,怎能不明白方文的意思,他肯定是在想為什麼?

方文這人有些不服輸的傲氣,同時也有足夠的手段和腦子,這也是顧以寒提拔方文的原因所在。

隨即顧以寒拍了拍手,率先進門的那人便向一側讓了讓,緊接著這間辦公室內又進入兩個人。

方文看到顧以寒的動作之後,不由地回頭,當他看到來人時,嘴巴一下子張得變成了O型。

「你……你沒死?」

方文瞪大了雙眼,看著眼前的郭萬達,不敢相信地問道。

郭萬達被葉倩的人捅了五刀,而且有刀還在要害之處,郭萬達怎麼可能不死?

可是眼前的人正是郭萬達無疑,方文在葉倩收服他的時候就在場,方文可以肯定自己絕對沒有認錯人。

此時的郭萬達正坐在輪椅上,而他的背後站著一人,顯然是推著他進來的。

「他當然沒死,為了救他,我可是花費了不少的功夫。」

顧以寒冷冷地說道。

當方文聽到了顧以寒的肯定回答之後,不由地低聳下了腦袋,他這次確實是輸了。

「顧總,我無話可說。」

顧以寒笑了笑,隨即朝著自己的心腹說道:「拉下去吧,相信他會將一切都說出來的。」

隨即顧以寒起身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司,舒展了下懶腰,終於將這件麻煩事給解決了,至於是誰在害自己,相信很快自己就可以知道答案了。

顧以寒正想著,辦公室的門便被推開了,秦宇興奮地跑了進來。

「顧哥,你這邊的事情怎麼樣了?我那邊已經解決了,諾,這就是那份合同。」

秦宇說著,便將自己剛剛拿到合同交給了顧以寒。

「呵呵。」

顧以寒輕笑一聲,隨後接過了合同,看到葉倩和葉文宇的簽名之後不由地笑了。

「沒想到葉倩算計她人,最終還是被算計了,這就是惡有惡報吧,不對,是惡人自有惡人磨。」

秦宇嘿嘿地笑著,朝著顧以寒說道。

……這小子是拐著彎的罵自己是惡人嗎?

「好了,這件事情上,你確實是有很大的功勞,所以……」

說著顧以寒拉開抽屜,取出一個錦盒來,接著說道:「這是給你的。」

秦宇眼神不由地變得色咪咪的,顧哥這是要給我頒獎啦,哈哈。

隨即秦宇連忙接過錦盒,打開之後,不由地輕疑一聲:「嗯?」

這是一支手錶,當然不是那種普通的瑞士表,而是百達翡麗的,每一支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有價無市,可是……可是自己已經有一支了。

秦宇有些尬尷地說道:「顧哥,能不能給我換一個禮物。」

「奧?你確定?」

顧以寒隨後朝著秦宇問道。

「諾,你看。」

說著秦宇伸出自己的手,放在了顧以寒的面前,而手腕上正是一支百達翡麗的手錶。

「呵,那好吧。」

顧以寒笑了笑,心中感嘆道還是太年輕,隨即張出手來示意秦宇將自己給他的手錶給自己。

秦宇剛剛伸出手臂,眼前錦盒就要再次落到顧以寒的手中了,秦宇突然停了下來。

不對,顧哥怎麼可能不知道我有百達翡麗的,難道這個手錶有什麼不同?

隨即秦宇收回了手,朝著顧以寒說道:「算了,我還是決定收下吧,顧哥你好不容易準備的,我怎麼能不要呢。」

顧以寒不由地搖了搖頭,隨即說道:「這就對了,百達翡麗九世可不是容易得到的。」

聽到顧以寒所說的名字,秦宇不由地吸了口涼氣,我擦!這塊表就是百達翡麗九世?

要知道百達翡麗九世世界上僅僅發售了三塊,有一塊被英國國王購走了,另外一塊被「錶王」巴西鉅賈購走了,那自己這就是,就是那第三塊?

秦宇知道后,不由地想衝上去親顧以寒一口,還好強忍著沒有上去。

顧以寒隨後打發走秦宇之後,心腹很快也問出了結果。

原來這一切都是唐允做的啊。

顧以寒雙眼微眯,不由地笑了笑,還真是異想天開啊,你認為你請回得那個喬治很厲害?美國洛杉磯金融天才?呵!不過是個智障兒童罷了,連股市最起碼的圈套都搞不明白,還敢來中國混?趁早滾回去吧。

此時坐在計算機面前的喬治睜大了雙眼,神態誠惶誠恐,不敢相信地說道:「這……怎麼會這樣?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勝天集團的股市在喬治的cao作下,確實攀上了高點,隨後不停地跌,眼看耗了顧以寒將近30億了,竟然又漲了起來,喬治大呼不可能,這是他從未見過的。

「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倩在另一個房間就聽到了喬治尖銳的聲音,連忙跑了過來,隨即問道。

「說話啊! 重生之幸孕少夫人 啞巴了?」

喬治在葉倩的質問下一言不發,葉倩有一股莫名的火氣,隨即走到計算機面前一看!

這……

「你到底是怎麼搞的?不是說一天能耗顧以寒30億嗎?要看就要收盤了,股價怎麼沒有降反而漲了?」

葉倩看到之後,朝著喬治怒吼道,這可是扳倒顧以寒的很大的一個條件,如果顧以寒的五十億還在,自己就不可能讓他破產。

「我……剛剛……明明……」

喬治支支吾吾地說不出一句話來,他的腦袋裡此時也滿是疑問。

「廢物!飯桶!我從洛杉磯請你回來幹嘛?我……」

葉倩說著說著直接將一旁的板凳踢倒在地,隨後氣沖沖地走了出去。

可是還沒走兩步,她的電話鈴聲就響了起來,葉倩極不情願地接了電話:「喂?是誰?找我幹嘛?」

「葉總,你給我送過來的合同有問題啊。」

這個電話正是黃律師打來的。

「有什麼問題?」

葉倩冷冷地問道,那份合同是自己親自簽的,怎麼可能有問題。

「您給我送過來的這份合同是個複印件。」

黃律師在電話的另一頭說了起來。

「嗯?複印件?那原件呢?」

葉倩不由地問道,這也是自己親自找人送過去的,人也是自己在公司的培養對象,信得過,怎麼可能出問題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

黃律師頓了頓接著說道:「而且……而且這份合同就算是複印件也有問題,是您將股份轉移給了葉文宇,而不是葉文宇將股份交給您。」

葉倩聽到后不由地吼道:「什麼?」 難道是自己身邊出了內鬼,將合同調包了?

想到這裡,葉倩覺得也只有這一種解釋了,隨即掛了電話,準備打給公司里信的過的人,讓其查一查幫自己列印合同還有送合同的人,誰知道葉倩剛拿出手機,按下兩個數字,電話再一次的想起。

「老闆,大事不好了。」

電話里另一頭響起一個慌亂的聲音。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