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加上我的話,四個人!」樂天回答。

王崗有些失望,不過四個人也不算多,主要是裡面有肖華就可以了。

「小呆!還不趕緊出去見你的男人?」蘇紫萱笑呵呵的催促。

小助理無語,她只好調整了一下神色,從一旁的拐角走了出來,看到王崗,還故意做出來一幅有些驚訝的表情。

蘇紫萱和韓妮妮也跟了出來,兩個女人相互挽著手,倒是把王崗看著一愣,都是美女啊!

這就完全沒有意見了…… 江碧瑤今天換了一身衣衫,也是乾淨利落,襯得她身軀苗條婀娜,臉上還是戴着一條面巾,一雙明亮的眼睛露在外面,目不轉睛的盯着我。

聽到她威脅的話,我倒沒在意,苦笑道:“你以爲殺了我,就能得到通靈鬼嬰是嗎?”

江碧瑤哼了一聲:“不管怎麼樣,通靈鬼嬰我是勢在必得。我們苗人可很講信用,不像你們漢人,我們一向說一是一,說二是二,絕不食言。”

我沒好氣的說:“你要這麼說就沒意思了,這要是倒退二十年,信不信就憑你這幾句話,我能給你戴上一個煽動民族矛盾的帽子?不過,既然你說你很講信用,想必你也不會殺我,又何必嚇唬我呢。”

江碧瑤不說話了,她盯着我,上前幾步,慢慢靠近。

朕真沒想敗國啊 我立刻聞到一股奇特的香味,聽聞苗女擅長煉香,制蠱什麼的。這種香氣,別含了什麼蠱毒。我十分戒備,小心夾了一張符在手中,盯着她說:“江小姐,你要通靈鬼嬰,我已經同意了。不過,通靈鬼嬰自煉成過後,就被我收入清月眼中。你既然不是要殺了我,肯定打算在我身上種毒火金蟬幼蟲。你以爲控制我,就能輕易奪走通靈鬼嬰,這麼做你可能會失望。”

江碧瑤果然停步,一雙眼眸有些閃爍,似乎在猶豫。

我眼瞅有戲,加大了攻勢:“我現在身中火毒,橫豎是個死,自殺和火毒發作而死,除了過程有些不同外,結果都是一樣的。我一死了,通靈鬼嬰會離開我眼睛,這個小鬼可記仇得很。昨天它和你鬥過一次,他絕不會心甘情願爲你驅使。”

江碧瑤更意動了,背起手輕踱幾步:“嗯,也對。通靈鬼嬰的身體,應該也在你那裏。你不把那東西給我,或者孤注一擲,我確實沒有辦法。”

光腳不怕穿鞋的,我本是報着這樣的心理一搏,現在看她鬆口,這是難得的機會:“我已經同意用它來換命,也不會食言。不過,你要幫我辦一件事情,等這件事情結束過後,我就將通靈鬼嬰給你。忘了給你說,現在它應該叫雙魂惡煞。”

江碧瑤一聽,眉頭皺起小疙瘩:“爲何要叫這個名字,聽着都不可愛了。”

這江碧瑤心狠手辣,手段十分厲害,現在看來畢竟是個小姑娘,還在意名字這些細枝末節的事,我老實跟她講:“因爲我無意發現另一隻長大的通靈鬼嬰,放他們一起相鬥。不用多講,當然是通靈鬼嬰贏了,它吞噬了另外一隻。”

江碧瑤點點頭,恍然大悟:“難怪昨天鬥到後面,它會突然成長,還傷了我的毒火金蟬王后,原來是這樣。好,你要我幫你做什麼事情,說來聽聽。”

一聽有戲,我還是有些驚喜的,臉上當然要波瀾不驚:“簡單,我希望你能幫我對付安老鬼,只要除了安老鬼,我一定兌現我的諾言。”

江碧瑤似乎有些意外,思考了一會兒,問我:“你爲什麼覺得我會同意?”

我哈哈一笑,實際是給自己壯聲勢:“因爲,除了你想得通靈鬼嬰外。記得昨天你把我們當安老鬼的人,然後毫不猶豫出手攻擊。也就證明,你和安老鬼有怨仇。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從某方面來講,你和我的目標是一致的。我們不妨相互合作,這就是我的要求。”

江碧瑤揹着手不斷踱步,陷入了沉思當中。

昨天還不覺得,今天突然發現她年紀並不大。這思考問題的方式,倒是有些老成,難得一見。

她思考了幾分鐘,擡起頭看着我說:“好,我同意了。”

聽到她肯定的回答,我內心幾乎壓抑不住狂喜,也終於笑了出來:“好,江小姐同意就好,要對付安老鬼,得先去破壞安老鬼釘死的七關陣。”

江碧瑤並沒有反對,還說:“我既然答應幫助你,自然會全力協助。可是,如果你中途動什麼小心思。別怪我直接取你性命。”

我知道她說到做到,也找一些好聽的話,搪塞了她幾句。

江碧瑤這次答應,可以說是意料之喜。

我拿出許師傅給我的地圖,這是許師傅推測出來的地方。安老鬼釘七關的地點,八九不離十會在那裏。

想起前幾個地方的恐怖,我還是有些忐忑的。好在這次有個江碧瑤一起,以前一直是自己一個人,李東又神出鬼沒的,第一次和人一起除鬼,老實說,我心理倒是有些奇怪的。

安老鬼的釘七關之法,與《陰山古籍》的記載方法,別無二致。許師傅給我講,當今的人,傳統各行各業的繼承,是能氣死老祖宗的。凡俗各種文化不講,就是繼承稍好的陰山鬼道,與當元末相比,肯定差了好大一截。

數百年前,那薩滿女子修爲高強,背後還有蒙元朝廷大力支持。書中陰屍王大戰數十中原各大道門高手,御馭使萬千陰魂,想想都逆天。安老鬼不知從何處得知煉製陰屍王的辦法,哪怕將釘七關之法,鑽研得再通透,其煉製陰屍王的辦法,肯定是遠遠不及元末那一次的。

事實從酒店,酒吧,醫院,還有爛尾樓來看,三個地方在鬼道上的佈置。在許師傅看來確實不算厲害,雖然幾次都險些要了我的命。

許師傅教了我些符道之術,囑咐了些話,對我對付安老鬼的任務,還是頗有信心的。

有時候,我真覺得許師傅似乎在坑我。

就在我胡思亂想中,車子不知不覺已經開到第四處地點。

當出租車停下,我斜眼望去,發現外面是一片城中村。

這個城市只是小城市,不比那些大城市,但城中發展不均衡。繁華的街道中某一處,夾着一些礙眼的城中村,還是很正常的。

放眼望去,棟棟紅色黑色交雜的磚房,相抵相挨,雜亂無章。房間街道中間,密密麻麻的全是電線,網線,好像蜘蛛網一樣。在街道的兩旁,條條臭水溝流過,一堆堆的垃圾,散發出刺鼻的惡臭。

我剛要下車,出租車司機問我:“看兩位氣質非凡,去這個地方是有什麼事嗎?”

我國的出租車司機,被譽爲最話多的人羣之一,我也不意外,就告訴他是記者,有點事去採訪。

司機一聽,就連忙告訴我:“記者啊。那你自己要注意了,前幾天聽說這裏鬧鬼,已經死了好幾個人。要不是你不進去,我都不會送你過來。你不信,這種村子裏一向聚集很多民工,你看現在。”

我回頭看了看,街道上空蕩蕩的。兩旁商戶,都緊閉着門,沒有半個人影。不時風吹過來,颳起一些膠袋,到處飛舞。

我心想還真是挺巧的,也側面證明安老鬼這一搞,確實是害人不淺。

因爲有上次的事件,我主動留了司機的電話,告訴我如果有什麼事,一定打電話來接我。

司機一聽笑了,如果你沒事要我接你沒問題,有事還是算了吧。

我也情不自禁笑了,瞧着出租車駛走,就和江碧瑤走進了城中村。

走了進來,殘破的城中村,顯得更加直觀。不遠處就是繁華的高樓大廈,對比很是強烈。

上一次我聽許師傅說過,這七關,就是應墾關、尚冂關、紫晨關、上陽關、雲陽關、玉宿關和太遊關。分別與北斗七顆星,廉貞、武曲、破軍相對應,七關代表着任何一個城市農村或人口集居地的生氣流向。

安老鬼所釘死的七關,醫院,酒店,酒吧,爛尾樓。分別對應墾關、尚冂關、雲陽關和上陽關四個方位。現在這個城中村,所對應的關位則是太遊關。

這裏現在沒有一個人,除了因爲鬧鬼搞得人心渙散。當然也與七關被釘,生氣不流通,不再適合生存有關。民工本是流動人羣最大的羣體,一個地方不好,去另外一個地方,這是很正常的事。

問題是,七關被釘死過後,生氣不再流動的區域,是很大一片。我和江碧瑤進入街道,地方畢竟太大,要直接找到還是不容易。偏偏現在,街道上沒有半個人。

當來到一個十字路口,望着前方,左右三個方向,我實在是有些糾結了。

這個時候,突然前方傳咻咻的聲音,從一個轉角過來。但見數個滿臉白色,一身黑衣,凶神惡煞的數個惡鬼,飛行着向我們衝過來,一邊飛一叫囂着:“撞鬼了,撞鬼了……” 王崗的目光在蘇紫萱和韓妮妮的身上不斷的打轉,這兩個女人的姿色都不弱於小助理,不過今天的小助理好像也更漂亮了。

「小華……你看我們可真的是有緣分啊,要不一起吃個晚飯?我聽你的同事說你們也沒有吃晚飯……要不我請客?一起?」王崗看著小助理。

小助理看了看樂天,點了點頭。

「那可太好了……我們這是跟著小華沾光了啊!小華……這位帥哥是誰啊?你也不給我們介紹一下?」韓妮妮笑著問道。

小助理只感覺自己全身都不舒服。

「這位是王崗,我們其實也不是太熟悉……」她勉強的說道。

「熟悉,我們熟悉的很呢……走走走,一起吃飯去。」王崗熱絡的說道。

一行人走進了一旁的佳華酒店,這家酒店的檔次還算可以,當然和水雲山莊是沒法比的。

要了個包間,一行人坐了下來,王崗忙著點菜,樂天一個勁的對小助理使眼色。

「我幫你吧。」小助理無奈的站起身對王崗說道。

「好啊!」王崗居然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兩個人一邊看著菜單,一邊討論吃什麼。

另一邊的蘇紫萱和韓妮妮笑呵呵的看著樂天,樂天毫無所覺得四下打量這個包間。

「還有一些別的菜色在廚房那邊的展示櫃,幾位客人如果有需要可以現在過去看看!」服務生說道。

「也好!小華我們去看看吧。」王崗邀請道。

好不容易能在小華的同事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財力,自己可不能省這幾個小錢。

小助理點點頭,兩個人結伴離開了。

「我說……你怎麼像是有點給自己的妞拉皮條的感覺?」韓妮妮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有嗎?」樂天眨了眨眼。

「蘇隊……有嗎?」韓妮妮意有所指的問了一句。

「有點……樂天,說起來了我們可都是你的女人,你就這麼坑小呆好像不好吧?」蘇紫萱笑著問到。

樂天瞪大眼睛。

「什麼叫你們都是我的女人?」他不可思議的問。

「怎麼了?這話一點錯誤都沒有,我們都是跟著你出來的,你就有責任保護我們和照顧我們,我們不是你的女人是什麼?」蘇紫萱說道。

「可以這樣理解嗎?」樂天撇了撇嘴。

快穿大佬他談戀愛要命 「當然了!」蘇紫萱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根本不去接這個話茬,因為說多了一定會有麻煩。

「對了,小妮子我可提醒你,稱呼一定要改一改,蘇隊就不要喊了,直接喊名字。」他提醒道。

韓妮妮點點頭。

王崗和小助理回來了,兩個人居然有說有笑,看起來很開心似的。

菜很快就上來了,王崗成了主人,不斷的讓幾個人吃菜。

「王哥……你都這麼大的年紀了,沒有結婚嗎?我們小華才二十齣頭呢。」韓妮妮突然問了一句。

王崗一愣。

「哎……說起來我這個人的感情生活就不太順,找個女人將我的家搞得亂七八糟,實在是過不下去了,就離了!至於我和小華的年紀……這個沒有什麼問題吧?也大不了幾歲……」他裝模做樣的嘆了口氣說道。

「是嗎?王哥你是不是很有錢?」蘇紫萱也跟著問。

她們既然是來蹭飯當僚機的,自然要八卦一點,要不然這僚機也太不稱職了。

「還行吧,我自己開了一家公司,現在的資產大概有幾千萬。」王崗笑呵呵的說道。

幾千萬說起來還是蠻多的,雖然比不上嚴子黃這樣的大鱷,但是對於一般人來說已經是個天文數字了。

幾個女人明顯的眼前一亮,小助理看了看演戲演的入了迷的兩個女人,她還是選擇低頭吃飯。

這裡的飯菜還是蠻不錯的。

「王哥,實在不行……小華如果沒有看上你,你就找我吧?」韓妮妮笑呵呵的問道。

樂天看著她,這股浪勁居然是出自這個兇殘的女法醫?也真是讓他意外。

「找我也行啊!現在這樣的金龜婿可不好找了呢,小華你可要抓住機會哦……」蘇紫萱沖著小助理眨了眨眼。

小助理無語的笑了笑。

「那可說好了,你們兩個人誰下手快,王哥就是誰的。」她說道。

王崗簡直是喜上眉梢,三個美女搶他一個男人的情況還是第一次遇到。

「咳咳,你們淡定點!我還在呢……」樂天插嘴。

「你?你有房嗎?」蘇紫萱瞪著樂天。

「唔……鄉下有一棟。」樂天回答。

「有車嗎?」韓妮妮問。

「唔……自行車算不算?」樂天眨了眨眼。

「有存款嗎?」小助理也問了一句。

「有兩千的活期存款!」樂天鄭重的回答。

三個姑娘哈哈大笑,樂天一臉的無奈。

「這能有什麼辦法?我要是能和王哥這麼有錢,我特么包了你們三個!從早玩到晚!我還去做什麼警察?」他說道。

「說的也是,樂天兄弟……實在不行你警察就不要做了,跟著我干吧!保證你三年買車買房!」王崗拍著胸脯說道。

「真的嗎?那我可就信了啊。」

樂天誇張地伸出手,王崗一看,也伸出手和樂天握了握。

這一頓飯還是相談甚歡,王崗提議喝點酒,每個人都同意了。

「王哥你敬你一杯。」小助理舉著酒杯。

王崗樂的眼睛都眯起來了,他舉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王哥,您可真的是海量,我也敬您一杯。」韓妮妮也舉起酒杯,湊到王崗的面前。

王崗笑呵呵的喝了。

「哇……你們都敬了?我也要敬!」蘇紫萱叫著。

她也過來敬了一杯。

你一杯我一杯,王崗就多了……

三個女人齊齊的看著樂天,樂天笑呵呵的豎起大拇指。

「你們走吧。」樂天說道。

「你一個人能行?」蘇紫萱懷疑的問。

「行!要不你們再去逛街吧,現在時間也不晚,我這裡忙完了給你們打電話。」樂天提議。

「好呀!剛剛還沒逛夠呢。」韓妮妮點點頭。

結果三個女人就去逛街了,樂天和王崗還呆在包間里。

「王哥,這頓飯您吃得還滿意嗎?」樂天笑呵呵的問。

樂天取出一片柳葉「啪」的一聲貼在王崗的腦門上。 撞鬼了,撞鬼了,撞鬼了……

尖聲尖氣,歡暢又開心的聲音,在街道中迴盪不絕。

我嚇了一跳,以前那些恐怖小說,還有電影上說,鬼是不能在白天出現的,這不是沒有道理。但並不是絕對,有好多事情都是作者瞎編,供人一樂而已。

鬼魂,尤其是怨念極大的陰魂,是可以在白天出現的。

鬼之所以不能在白天出現,我以前也講過,是因爲白天有陽氣,這能消沒鬼魂的陰氣。陰氣沒了,鬼魂就會虛弱,直至徹底消沒。

今天沒有什麼太陽,天氣霧濛濛的,陽氣已經弱到極點。不要忘了,此地爲這個城市的太遊關,已經給安老鬼釘死。生氣不通,陽氣自然也不通。

陰魂能夠光天化日出現,不足爲奇。

但我仍然沒有想到,這些幾個陰魂猖狂如此。這般凶神惡煞衝過來,沒有任何避忌,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了。

這幾個陰魂飛行速度得太快,加上轉角過來又不遠。我們剛發現,他們就已經飛到我們背後了。個個出現後,立刻向我們抓來,十分兇狠。

我不敢怠慢,立刻摸出幾張鎮煞符,向前方兩個陰魂額頭處貼去。

我手剛落下,兩張鎮煞符不偏不倚,立刻貼在兩個陰魂的額頭上。接下來的事讓我嚇了一大跳,兩個陰魂根本沒有半點反應,連停都沒有停一下,繼續向我抓來。

我這一驚確實非小,心想安老鬼這次怕是動用最強手段了。想也不想,立刻掏出兩張五丁開路符,再次貼了出去。

兩個陰魂動作稍慢,頓時給貼在額頭上。

萬萬沒想到的是,兩個陰魂仍然沒有半點反應,同時發出開心的笑聲。

我又驚又怒,掏出能懷中各種符,又貼上兩張。

“這兩個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兩張符貼上去,仍然沒有半點反應,我身體都有些發抖。

知道情勢不妙,就想拔腿而逃,前方一個陰魂尖叫起來:“貼太多,我看不到路了,要撞了,哎喲……”

話剛說完,那個陰魂真的撞在待旁的門上。幾乎是貼在牆上,一會兒順勢梭落在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