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秦穆然冷哼一聲,站在原地,不曾挪動腳步,但是在他的眼中那個,西方男子的動作卻是被放慢了好幾倍。

「嘭!」

一拳朝著秦穆然的面門而來,秦穆然身體微微向著一側傾斜,同時一掌順勢拍出,打在那人的手背上面,這一掌,看起來很是容易,可是裡面夾雜的力量卻是不容小覷的。

「啪!」

一巴掌,直接便是將這名西方男子的拳頭給打骨折了!

「滾!」

秦穆然一聲呵斥,同時一腿橫掃而去,有如秋風掃落葉般,眾人還沒有看清楚什麼呢,只感覺眼前一道黑影劃過,可是下一秒,那名西方男子便是已經倒飛出去,口中噴吐著鮮血,砸落在遠處的地板上面。

白色的衣服上面,胸口處明晃晃地多了一個黑色的腳印。

讓你裝逼,一腳滅了你丫的!

此時,那名西方男子疼的全身經脈都爆發出來,臉色漲得通紅,就好像喝了很多酒一般。

秦穆然對於他們,下手自然是很重的,這名西方男子不得不說悲劇,一掌被秦穆然廢掉了手臂,一腳又被秦穆然踢斷了肋骨,基本上,人就廢了。

「不好意思,好長時間沒有動手了,下手有些沒輕沒重的,歐拉先生,你的人,好像也不怎麼樣嘛!」

秦穆然轉頭看向了歐拉,但是他的目光之中滿是憤怒。

「啪!啪!」

歐拉看著秦穆然,很是淡然地鼓起掌來。

「厲害!厲害!都說武曲星僅次於冥王的實力,現在看來,果然名不虛傳,我這兄弟,心高氣傲的,自不量力,非要跟武曲星先生動手,你看,這差距不是一丁點的大!武曲星先生不要介意!」

歐拉臉上突然露出笑容,一邊安撫著秦穆然的情緒,一邊示意周圍的海盜放下手中的槍。

「哼!最好是這樣,這一次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留了他一條命,下次若是再這樣就等著收屍吧!」

秦穆然冷哼一聲,淡然地坐回了位置上面。 是爆了粗口,沒錯,它就是爆了粗口,有人說,丫的都算是粗口,那它孃的就更加不用說了,那絕對是粗口,粗口啊,程陌他在這種情況下爆粗口,那其實也是正常的,因爲,壓力這麼大,難不成還不讓人爆粗口了不是,但是。

還真的是這樣,李肅他,他同樣是任務參與者,但他就是不能說話,是啊,連話都不能說呢,更別說是爆粗口了,還是,此時無聲勝有聲的好啊,切記不能說話,不然,也不知道魔王它到底還有什麼陰謀詭計,直接抹殺,那可不。

那可不是說着玩的,它要抹殺掉一個任務參與者,那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當然,李肅也在其中,只要他說一句話,那麼李肅他就真的危險了,不確定是不是馬上就被抹殺,但是,李肅他也絕對是凶多吉少,魔王的力量,到底有。

到底有多大,到現在爲止,都還是一個謎,但女屍現在,在李肅這裏,卻是不堪一擊,到底李肅有多強,有沒有可能強過魔王,這個,也不好說,難道是,李肅他的道法又高深了一點嗎,還是,或者是,那個女屍它,它太弱了。

但不管是哪一種情況,照現在這樣子看來,它都是好的,至少那隻女屍它,它暫時不能害人了,也就是不能殺人了,至於李肅要不要殺它,那李肅還沒有完全的想好,應該是,這個是,哎,反正李肅他就是猶豫不決,殺也不是。

不殺也不是,殺的話,那它絕對是魂飛魄散的下場,但如果不殺它的話,那又應該如何呢,難不成,就這樣的把它放在這裏啊,任它之後怎麼樣嗎,那也不行啊,它這麼危險,它是會殺人的啊,它是鬼,並且是那種絕對會殺人。

會殺人的鬼,它也有怨念,只是它的怨念不是很大,但它殺人也絕對是不眨眼的,這一點,是絕對的,是百分百可以肯定的,所以,不能冒這個險,“李肅,你有辦法的話,還是把它徹底的消滅掉吧,拜託了”,這個時候,她。

劉美熙她向李肅說道,她覺得應該消滅這隻女屍爲好,因爲實在是太危險了,不能保證它不會傷害自己,也不能保證它不會傷害任務參與者們,所以,消滅它是最好的辦法,沒有之一,其實劉美熙她說得也對,這是在任務世界裏。

在任務世界裏啊,明明看到有危險,李肅他還一直猶豫不決,這是那個什麼公在作祟啊,不能對鬼魂再仁慈了,李肅,你需要果斷一點,它是女屍,它是厲鬼,它已經不是人了,那你還留它做什麼,你不就是要驅除邪物嗎,那麼。

那麼現在機會來了啊,它,就是邪物,等着你去驅除掉,也是說,就你一個人有這個能力,要不然的話,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早就去做了,還會等到現在嘛,當然不會,所以,你要快點了,鬼知道,接下來還有沒有其它的什麼。

其它的什麼邪物,到時候,又慢了,心慈手軟是沒有用的,你需要的是果斷,你需要的是不仁慈,而不是殘忍,因爲知道你殘忍做不出,所以,只要你不仁慈就行了,這個要求,一點都不高啊,這是所有的任務參與者們,心裏。

心裏所想的啊,就是希望你,希望你不要再仁慈了,你可以不仁慈嘛,就是速度一點將它打得魂飛魄散,你懂不懂,李肅,你懂不懂啊,估計此時,其他的所有任務參與者們,心裏只想李肅能夠快點將那隻女屍消滅掉,就連看。

就連看都不想再多看一眼了,因爲,太特麼滲人了,就李肅你,你不覺得滲人是吧,知道你見過很多的鬼魂,甚至是,比它恐怖、嚇人的鬼魂多得是,但是你,你也要考慮一下其他人,其他任務參與者們的感受啊,他們可是。

他們可是沒你見的那麼多,或者說,也許他們之前都沒有見過鬼魂呢,哪裏有任務世界裏這麼多鬼魂,他們沒嚇尿就已經是好的了,不,程陌他好像就是嚇尿了一次,哎,鬼魂還真的特麼的嚇人,真心不想看,除非是漂亮美麗的。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漂亮美麗的女鬼還差不多,就好像貞子她那種的,當然咯,是她生前的模樣嘛,死後當然也是嚇人的啊,也是不願意多看一眼的啊,但是,生前真的不錯嘛,哎哎哎,搞什麼情況,畫風有點不穩定啊,一下子有點奇怪的東西好像。

好像進來了,也許是太想念貞子了吧,切,誰想念啊,李肅嗎,他好像沒有想念的意思啊,那爲何突然說起了她,說起了貞子她幹嘛,有問題,難道,難道她也在這次的任務當中嗎,那就真的是,邪物都想來團聚了,最後一次。

最後一次任務,難道是,之前的所有邪物都會再來嗎,比如說,像這個女屍啊,它不就是無緣無故的來了嗎,明明不是它的任務啊,但是,它卻現身了,還差點就傷到李肅,這是,這應該絕對不是巧合,不是巧合那麼簡單,應該。

應該是,魔王它故意安排的,對了,剛開始的時候,也就是進入這棟房屋的時候,它不就是說了嗎,在這棟房屋裏,任務參與者們會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那麼,匪夷所思,就是邪物都有可能來,都有可能再重新出現一下,這是。

這是要大結局的意思了嗎,不,真的不想就這麼的,就這樣的大結局了,感覺還有好多的推理恐怖任務沒有出現啊,不,不可能的,後面絕對還有好戲,好戲在後頭嘛,這是大家經常說的啊,那麼,在這裏,會不會也是這樣呢。

“是啊,李肅哥哥,你趕緊把它消滅掉吧,我有點害怕它”,聽這話,就知道是誰說的,那絕對是葉黎她,除了她,在這裏是沒有別人會這樣子說話了,李肅他此時,還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聽大家的話,將它消滅掉,還是,留它一命,希望它之後能夠改正,不再殺人,但是,這個誰又能保證呢,到底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李肅在心裏向。 秦穆然的強勢,讓歐拉的臉上也滿是凝重。

原本他就在懷疑對方是不是在給自己下套,可是現在看來,冥王殿真的可能是要跟自己合作。

若是他們要有目的的話,剛才一定會留手,可是看秦穆然那個架勢完全就不是一個留手的樣子。

「武曲星先生,火狼先生,這一次,冥王殿跟我們海盜團合作的條件是什麼?」

歐拉看著秦穆然和安德烈斯問道。

「我想歐拉先生也是猜到了。」

秦穆然看了眼歐拉,說道。

「莫非是跟那群夏國遊客有關?」

歐拉也是心思敏捷之輩,當對上秦穆然的目光以後,心裡便是有些清楚了。

「自然。只是我不懂,歐拉團長為什麼要針對夏國呢!那可是連我們五大天神殿都不願意招惹的龐然大物!」

秦穆然對著歐拉表達了下自己心中的疑惑。

「對付夏國,我們自然是沒有想到的,不過這一次,我們劫持了都是夏國的遊客,如果我說是個意外,你相信嗎?」

歐拉盯著秦穆然,很是儒雅地說道。

「意外?」

秦穆然聽他這麼說也是有些意外了。

「如果說我是被上一單的僱主給騙了的話,我想你一定不相信吧!可是事實就是這樣發生了!」

歐拉表示很無奈。

「誰還敢騙你們歐拉海盜團,你們在加勒比海域這麼大的勢力,騙你們,豈不是不想立足了?」

秦穆然仔細想了想以後,不相信地說道。

「能夠讓我忌憚的還就真不多,偏偏你們五大天神殿就是其中之一。」

歐拉一臉認真的說道。

「哦?」

秦穆然更加的意外了。

不過歐拉說的也是合情合理,歐拉在加勒比這麼大的勢力,能夠坑他的還就真的屈指可數,五大天神殿還就偏偏都有這個資格。

「是誰?你總不會說是我冥王殿吧!」

秦穆然開了個玩笑。

「海皇殿!」

「海皇波塞冬?」

秦穆然聽到這個皺了皺眉頭。

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

上次在罪惡之城遇到了海皇殿的人,沒想到這次來到加勒比海域了,結果還跟你海皇殿有關!

「是!他們說這裡面有他們海皇殿需要的人物,只是我們也沒有想到會都是夏國的公民,甚至其中還有幾個堅國的公民。」

說到這裡,歐拉也是有些頭疼。

夏國這麼一個大國就已經夠他自己喝一壺的了,現在又多了一個堅國。

夏國還跟你講講什麼仁慈呢,還跟你先禮後兵呢!堅國那個老頭兒整個就是一個暴脾氣,說話從來不算數,完全看他的心情,這要是不爽了,五六艘航空母艦向著自己這個歐拉島全部開過來,誰受得了。

「哦?看起來是海皇殿把你們海盜團當槍使了啊!」

秦穆然的表情突然玩味了起來,他原本都已經做好了將整個歐拉海盜團都屠了的準備了,現在沒想到事情竟然發生了如此戲劇化的變化。

歐拉海盜團這一次竟然是被海皇殿當槍給使了。

「是啊!過幾天,海皇殿的人就會過來拿人,我準備等海皇殿需要的人帶走以後,就將這些夏國和堅國的公民送走,這些哪裡是人質啊,就尼瑪是一顆顆定時炸彈!」

歐拉的認識很是清楚。

秦穆然聽著歐拉這些話,終於明白了歐拉為什麼會在加勒比海域橫行這麼長時間,原因就在於他善於自保!也非常懂得避其鋒芒。

如今的世界大趨勢都在講究一個人道主義,這一次他們海盜搶劫了游輪的人質,已經在整個社會飽受譴責,而其中更是包含了兩個大國的公民,這兩個大國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歐拉一個人能夠抗的住的。

如果早知道會是這樣,歐拉說什麼都要將這筆生意給推掉。

或許這是一筆價格不菲的酬勞,但是有錢你也得有命花啊!

「人質在哪裡?我想去看看!我也要我的人!」

秦穆然看著歐拉堅定地說道。

「不知道你要誰?」

歐拉問道。

「我要一對夫婦,他們是我們冥王大人的救命恩人!你知道輕重了吧?」

秦穆然看著歐拉,鄭重地說道。

「什麼?!」

歐拉聽到這個消息又一次震驚了。

如果不是冥王殿先找上門來,恐怕他根本不會知道,自己不僅被兩個大國盯上了,還被冥王殿這個西方地下世界里的五大神殿之一的天神殿給盯上了。

全能監督 三股不可抵抗的勢力同時盯上了自己,一想到這裡,歐拉的後背就不由自主地冒出了寒氣。

實在是太恐怖了!

自己到底是做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

這一刻,歐拉的心裡不知道問候了海皇殿波塞冬多少代祖宗,只是,他也不敢說出來啊!

若是再得罪了海皇殿,四股無法匹敵的勢力同時將槍口對準了自己,到時候歐拉真的就沒有地方哭去了。

歐拉是白手起家,辛辛苦苦打下這麼一番基業不容易,可是即便如今他的實力很強悍,但是在他們的眼中還是隨時就可以滅掉的。

「歐拉先生,我想還是先帶我們去看看吧!」

秦穆然看著歐拉說道。

「好! 重生之莫桑 這邊請!」

歐拉點點頭,轉身便是帶著秦穆然還有安德烈斯走出了別墅。

順著一條彎曲的小路,秦穆然跟著歐拉,來到了歐拉島的後山。

這裡,在叢林茂密的深處,隱藏著一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山洞,而門口卻是有著重兵在把手。

足足十幾個海盜,手持著AK47這種重火力的槍在門口巡邏著,只要有風吹草動,恐怕等待著的便是一通亂掃,成為馬蜂窩。

不得不說,歐拉的考慮很是清楚。

狩魔領主 四面環海,背後是懸崖,這裡只有一條路能夠離開,而他們卻是重兵把守著,安全係數大大的增加了。

易守難攻,渾然天成的地勢。

難怪會成為加勒比海域的霸主之一,他們還是有點東西的。

只是,這些所謂的天塹,在秦穆然的眼中,並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而且秦穆然的眼睛可以瞄到,山洞的上面,已經被曲天馳和雷凱他們佔領了! 向大家問道,也向自己問道,到底是殺還是不殺,對了,它之前在殺任務參與者的時候,它有沒有想過,它有沒有像李肅這樣想過,它是存在,那李肅也是存在啊,爲什麼同樣是存在,差別怎麼就這麼大呢,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

要想收服鬼魂,容易,但是,要想過自己心裏的那一關,卻是很難,如果不難,李肅他早就將那隻女屍打得魂飛魄散了,別的先不說,就說說,算是給任務參與者報仇行不行,李肅他有這個權利報仇,因爲,它之前殺過任務。

殺過任務參與者,並且,還差點是,連李肅也殺死了,幸好當時,時間到了,要不然的話,哪怕是再慢一點點,李肅都有可能會死,哎,當時的情況,不知道真的是有多危險,生死一線,就看最後的時間,還好,李肅他贏了。

時間到,他就回到了現實世界,也就是原來的世界,第一次進任務世界,李肅他真的是,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世界,它是比鬼魂還要恐怖,比鬼魂還要危險,比鬼魂還要讓人感到毛骨悚然,它是,它像是一個未知的世界,但又是。

但又是一個絕對生人勿進的世界,可是,魔王它選擇讓任務參與者們進去,至於進去之後,還能不能再活着出來,那就是看自己的造化了,這個是真的要看自己的造化了,是生是死,雖然說,魔王它不會干涉,但它也設定了。

設定了任務,沒有完成任務,沒有及時的找到生路,那麼,那麼也差不多就是死了,沒有活着的機會了,甚至是,還會死得很慘,這個,相信大家也是知道的,在任務世界裏,任務參與者們是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然後死去。

劉美熙和葉黎二人都說了,要李肅他趕緊將女屍消滅掉,隨後,秦風和程陌二人也表示,要李肅趕緊,要李肅快點,不想再多看那隻女屍一眼,那麼到底,這隻女屍它是有多恐怖、多嚇人呢,它不就是,兩顆眼珠子已經掉在。

已經掉在臉上了嗎,還有就是,它的的確確是面目全非了,但它生前還是長得不錯的啊,切,誰要說它生前啊,現在說的是,它死後,它死後這麼恐怖、嚇人,真心是不想看到它,讓它消滅吧,李肅,對了,大家不要覺得它那。

不要覺得它那一臉的血,就覺得它髒了,其實洗洗,就沒有那麼多的血了,然後和你拍張合照怎麼樣,免費的,覺得不收費,當然咯,名額只限一個,第二個就要收費了,知道大家沒人願意,所以,也就不說具體價格如何了。

但是,李肅他最後還是決定了,決定好了,還是將它消滅掉吧,免得大家有危險,當然咯,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就是它的“命”,死兩次之後,它從此就,再也不能輪迴了,但是,它到底是怎麼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來的,這。

這始終是一個謎,一個不爲人知的謎,相信只有魔王它才知道,但它肯定是不會說的,不會說出來的,所以,就不要去,不要去想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要魔王它說,那還是有點,有點困難,好了好了,算了,接下來繼續看文。

李肅決定了,還是將那隻女屍打得魂飛魄散了,之前因它死去的任務參與者們,現在,也算是爲他們報了仇了,之後,李肅等人便走出了這間房間,這棟房屋,還真的是詭異啊,隨隨便便進個房間,就能遇到以前的邪物,還真是。

等下,這是意味着什麼,難道說,李肅一邊走,一邊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但又很模糊,好像就是,前面有什麼東西攔着了一樣,像是布之類的吧,反正就是抽象的,大家隨便想象一下就好了,答案反正是在後面有的,不用擔心。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先猜猜看,到底這棟房屋,它和前面的三棟有什麼不同,有什麼區別,它有七層,就足以見得,它有點不簡單了,但,魔王它,在這棟房屋裏,它也沒有設定時間,那麼,最後到底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呢。

什麼樣的結果,李肅他仁慈,還好他身邊的人有不仁慈的,要不然的話,那隻女屍它,它就不會魂飛魄散,甚至是,它之後還會再出現,但,但是現在,它永遠都沒有那個機會了,它註定和李肅能再見面,但是,它沒有想到。

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就好像是,它猜中的開頭,卻沒猜中結尾一樣,當然咯,那個時候,李肅他是沒有道法的嘛,而現在,李肅他是有道法了,那麼,那隻女屍它再來,肯定就不是李肅他的對手的啊,這是很簡單的事情。

人死不能復生,當然,鬼死也不能復生,所以,這隻女屍,它就真的是消失了,從此以後消失了,它其實也是沒有錯的,錯在魔王,錯在那個男人,要是沒有魔王和那個男人,那麼她就不能死,也就不會變成女屍來報仇,更加。

更加不會,在這裏又遇到李肅,還是道法已經恢復了的李肅,那麼,它註定是這樣的命運,沒辦法,她是魔王害死的,卻還不知道,她到底當時是怎麼進入到任務世界裏來的,她之前到底是人是鬼,還是任務世界裏的一個設定。

這個,只有魔王它最清楚,李肅可能也不清楚,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就更加不用說了,他們是看都沒有看見過這隻女屍,那是之前的事情了,之前的任務了,葉黎、劉美熙、程陌還有秦風四人,他們當然是不知道的,他們只知道。

只知道這次的任務,這次的任務中,出現的鬼魂,出現的邪物,之前其他任務中出現的邪物,那他們當然是不知道的,還有大水蟒和大蟒蛇呢,以及喪屍、死神、無面鬼,等等,等等,他們都是不知道的,李肅也沒有和他們說。

也沒有和他們仔細的說過,李肅最多就是告訴他們,任務世界很危險、很恐怖,大家要小心一點,這是真的,一定。 來到囚禁山洞口,巡邏的海盜看到歐拉親自過來,臉上閃過一抹異色,不過也是立刻站好,對著歐拉敬了個禮道:「老大!」

「嗯! 婚然心動:蜜寵小甜妻 把門打開!」

歐拉看著那個小頭領說道。

「是!」

那名頭領轉身便是讓手下打開了山洞的大門。

「人就在裡面?」

秦穆然看著歐拉問道。

「是!都在這裡面!」

歐拉點點頭。

「行!我一個人進去就好了!安德烈斯,你就在外面等著。」

秦穆然看著安德烈斯說道。

「好!」

說完,秦穆然便是向著黑漆漆的山洞走了過去。

山洞很黑,但是裡面也是有燈光的,雖然看起來有些昏暗,可是依舊阻擋不了秦穆然的視線。

自從修鍊了《元龍訣》,秦穆然的視覺不知道增強了多少。

哪怕是在黑夜之中,秦穆然依舊能夠很是清楚的看到東西。

沿著曲曲折折的山洞走進去,沿途有些潮濕,不時有水珠滴落的聲響。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