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孟星辰自嘲一笑,迅速恢復了往常的自信從容,「這個問題是我問多餘了,不管你願不願意,你都必須要留在我的身邊。」

艾濃濃:……

她故作冷靜地理了理頭髮,「奶奶一個人在病房裡我不放心,我該回去了。」

頓了頓,艾濃濃很是委婉的下了逐客令,「有我在這裡陪著奶奶就行了,你要是沒其他的事情,就去公司吧!」

孟星辰冷著臉轉身就走。

回到病房,艾濃濃看著奶奶,笑著正要上前,突然就看到奶奶臉色蒼白,呼吸困難的倒下了。

「奶奶!」艾濃濃嚇得趕緊衝上去。

看到奶奶痛苦的大口喘著氣,艾濃濃趕緊大喊醫生。

醫生很快趕到,「家屬先出去,我們要搶救病人!」

艾濃濃焦急的在病房外走來走去的,不停地朝著裡面張望。

怎麼時間都這麼久了,醫生還沒有出來?

奶奶的病情不是已經好轉了嗎?

臉色很好,神志清醒,記得她是誰,也沒有打人了,為什麼奶奶會突然病情發作?

艾濃濃不停安慰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奶奶肯定會沒事的。

可醫生一直沒有出來,她心底不安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每一秒鐘都彷彿度日如年,讓人坐立難安。

終於,門打開了,醫生走了出來。

艾濃濃急忙上去,「醫生,我奶奶怎麼樣了?」

醫生表情搖了搖頭。

艾濃濃小臉刷的一下全白了,顫抖著聲音問:「我奶奶……她到底怎樣了?」

醫生艱難的開口:「請節哀,艾奶奶已經走了。」

「不可能!」艾濃濃不相信這個事實,她沖著醫生大喊道,努力的想要說服醫生,「剛剛奶奶還在和我說話,她的臉色很好,神志也很清楚……她認得出我是誰,精神也很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就……不,不可能的!」

她忽然用力推開了面前的醫生,朝著病房裡衝進去。

艾奶奶安詳地躺哪裡,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艾濃濃輕輕地走過去,握住了奶奶的手,「奶奶……你怎麼說走就走了?」

剛剛還在和她聊天,還和孟星辰聊了那麼久,精神看起來很好,一點兒都不像是病人。

可為什麼這樣好好的奶奶,說走就走了?

艾奶奶閉著眼睛,面容平和,嘴角還帶著淡淡的微笑。

看得出來,奶奶走的時候,很是安詳。

速度也很快,幾乎沒有什麼痛楚……

艾濃濃再也忍不住,趴在奶奶的身上嚎啕大哭起來。

奶奶走了,從此以後她再也沒有奶奶了。

奶奶是她在這個世上最親的人,最疼愛的人。

霸道總裁深深寵 她們祖孫兩個人一直相依為命,這麼多年來,是奶奶把她給養大的。

現在奶奶走了,她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孤苦無依的一個人了。

就剩下她自己了。

艾濃濃忽然覺得渾身冰涼,這個世界變得可怕又冷漠。

就剩下她一個人,她還能撐多久?

艾奶奶被蓋上了白布,送去了太平間。

艾濃濃一直跟著,直到跟到了太平間外面。

她坐在那裡,不肯離開。

這個世界很大,可是卻沒有奶奶了。

她坐在這裡,還能感覺距離奶奶近一點。

艾濃濃給大伯打去了電話,就算是以前有再多的爭執,畢竟大伯是奶奶的兒子,應該知道奶奶去世的消息。

可當大伯得知奶奶在醫院病逝,還沒有下葬之後,說話就變得支支吾吾起來。

艾濃濃的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冷笑,她大概知道大伯心裡的想法。

不就是怕欠了醫療費嗎?

還有辦理奶奶的後事也需要一筆不少的錢,大伯那一家子生怕她找他們要錢。

在奶奶生前的時候,大伯一家就沒有盡過半點孝道。

現在奶奶過世了,他們就更不可能拿錢出來了!

活著的時候不孝順,更別提奶奶都不在了!

想起奶奶,艾濃濃的眼圈又紅了。

她被全世界遺棄了,現在全世界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淚水無聲無息的落下,艾濃濃閉上眼睛,失去奶奶的痛苦傷心已經讓她快要支撐不住了。

奶奶已經不在了,她真不知道她今後應該怎麼辦。

太平間安靜得可怕,就算是大白天,也有種深入骨髓的寒意。

艾濃濃就這麼坐在冰冷的椅子上,一動不動的。

她哭了一會兒,哭得太過傷心,暈過去了。

太平間外面,響起了一串焦急的腳步聲,顯示出來人著急的心情。

孟星辰離開了醫院,沒過多久就接到了醫院打來的電話,通知他說艾奶奶去世了。

他急忙調轉車頭,跑回了醫院。

病房裡空蕩蕩的,艾奶奶睡過的床單被褥已經收走了,只剩下一張空床墊。

戴著口罩的保潔正在進行消毒清掃。

艾濃濃不見了蹤影。

孟星辰問了值班的醫生,才知道艾濃濃竟然在太平間。

他皺著眉,想也不想就往太平間里趕去,去看到了艾濃濃含著眼淚,哭到不省人事。

孟星辰的眉頭一下子就蹙了起來。

他走了過去,本來是想要叫醒她的,看她縮成小小的一隻,心頭驀地變得柔-軟。

他沒有叫醒她,而是在她的身邊坐了下來。

【作者題外話】:求一波銀票,看書的親親把銀票都投給我吧!么么噠! 孟星辰脫下外套,輕輕蓋在艾濃濃的身上。

感覺到了突如其來的溫暖,讓艾濃濃下意識的朝著溫暖靠近。

孟星辰任由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艾濃濃就像是一隻小貓一樣,緊緊地靠著他。

這樣的她,讓人沒法拒絕,不忍拒絕。

烈焰交易:錯惹狼性總裁 可能是夢到艾奶奶了,艾濃濃開始哭了起來,「不要離開我……奶奶……」

孟星辰猶豫著伸出雙臂,將艾濃濃抱在懷裡。

她的頭靠在他的胸口上,哭泣漸漸變小,呼吸也漸漸平復。

孟星辰的眸光里露出了一抹罕見的溫情。

艾濃濃不知道又做了什麼惡夢,猛地驚醒。

手摸到身上蓋著的衣服,鼻尖聞到熟悉的氣息,她輕輕睜開了眼睛。

盯著眼前的男人看了片刻,嘴裡嘟囔了一句:「又是惡夢!」

說完,把頭歪向了另一邊,繼續呼呼大睡。

她的嘟囔聲雖然小,卻還是被孟星辰聽了個清清楚楚,一張俊臉頓時黑了,一把蓋在她身上的外套給扯走。

舉止頗有些幼稚,孩子氣的賭氣。

艾濃濃怔了幾秒鐘,才徹底醒過來,眼睛瞪大,「你怎麼在這裡?」

「不然呢?你以為在做惡夢?」

艾濃濃想起奶奶的去世,把所有的過錯都怪在了他的身上,下意識就推開他,「奶奶已經去世了,你還想怎麼樣?」

她那指責的樣子,讓孟星辰不悅地眯起了寒芒,「你覺得是我害死了艾奶奶?」

在孟星辰看來,他給艾奶奶找了最好的醫生,甚至還親自飛去國外請了這方面的專家來。

可惜艾奶奶年紀大了,手術前身體已經是每況愈下,手術之後身體更差了。

他已經盡了全力去挽救艾奶奶的生命,只是人有生老死,這是誰也阻止不了的,哪怕是世界首富,站在權力頂峰的人也不可能阻止生死。

艾濃濃瞪著一雙紅腫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他,就像是在看仇人一般。

孟星辰很想發火,不願意背上害死艾奶奶的黑鍋,可偏偏對上艾濃濃那雙哭得紅腫的眼睛,他滿腔的怒火要在胸腔里炸開了也發不出來,只能用力壓下去。

「跟我回去。」

「去哪兒?」艾濃濃下意識問道。

孟星辰沒好氣地說:「你說呢?這裡是太平間,是裝死人的地方,你在這裡呆著像什麼話!」

「死人」兩個人,無疑是觸動了艾濃濃那根敏感脆弱的神經。

她驟然發怒,指著孟星辰的鼻子大聲指責:「我不會跟你回去的!是你害死了奶奶,你不肯讓我見奶奶,所以奶奶的病情才會惡化。我恨你! 全球通緝,厲少女人誰敢娶 恨你!」

「你恨我?」孟星辰氣得雙手按住她的肩膀,「艾奶奶的去世我也很遺憾,但是你說是我害死她的,我覺得不會承認!我找了最好的醫生,盡了全力搶救艾奶奶,不讓你們見面,還不是怕你見了傷心,你現在倒是怪起我來了?」

「就是你害的!」艾濃濃咬著唇,死死地瞪著他,「我寧願在這裡陪著奶奶,也絕對不會跟你回去!」

孟星辰氣得拳頭捏緊,隨時都有落下的可能。

可是,他還是忍住了。

他並不是一個善於解釋的人。剛才說了這一番話已經是少見了。

年少時的經歷,讓他的性格變得隱忍,喜怒不形於色,很多話都不會說出口。

他難得的耐著性子跟她解釋,可偏偏她什麼都聽不進去,還一味的指責他!

就算是當年玉娘去世,他也沒有去過太平間,如今卻為了這個女人,陪著她在太平間外面坐了這麼久,她還一點兒都不領情!

「你真是好樣的。」孟星辰俊美的臉孔有些扭曲,情緒已經到了瀕臨爆發的邊緣,「既然你這麼不識趣,那你奶奶的後事我也不會管了!」

「誰要你管了!你以前用奶奶來威脅我,現在奶奶都不在了,你還能拿什麼來威脅我?」

艾濃濃的情緒積壓得太久,奶奶的去世成了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她沖著孟星辰大喊道:「你滾吧,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

孟星辰的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胸口劇烈起伏,緊緊握著的拳頭,關節已經泛白。

艾濃濃吼完之後,眼淚禁不住的往下流,心痛到無以復加。

把壓抑在心底許久的怨懟吼了出來,她的心頭是無比的暢快。

就算孟星辰暴怒要怎麼懲罰她,她現在都無所謂了。

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孟星辰並不像以前那樣暴躁,沖著她發火,而是黑眸陰沉地盯著她看了片刻,憤怒的轉身離去。

看著他決絕的背影,艾濃濃跌坐回椅子上,用手捂著臉,痛苦地哭泣起來。

「我們之間從來都不是你說了算的。」

驟然響起的聲音,驚得艾濃濃倏然抬起頭。

孟星辰站在她面前,黑眸裡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情緒。

他伸出手,不由分說的把她給拽了起來,拉著她就往外面走。

「你帶我去哪兒?我不去!你放開我!」想到要離開奶奶,艾濃濃大聲的抗拒著,掙扎著。

孟星辰冷沉著臉,不耐煩地在她的後頸上敲了一下,艾濃濃失去意識,昏了過去。

將艾濃濃帶回了別墅,孟星辰又開始操辦艾奶奶的身後事。

艾濃濃因為艾奶奶的去世,傷心不已,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不吃不喝的。

連續哭了幾天,又沒吃什麼東西,她迅速的變得憔悴。

迷迷糊糊的,她感覺到有人在給蓋被子,還摸了摸她的臉頰。

她睡得太沉,睜不開眼睛,依稀只感覺到唇上有兩片溫熱劃過,耳邊有一聲低低的嘆息聲……

這一覺醒來,艾濃濃睜開眼睛,有些不知道今夕何夕。

扭頭看向窗外,有陽光透進來,暖洋洋的照在窗檯。

是她住了一年多的房間,處處都透著熟悉和安心。

門口,孟星辰推門進來,穿著一身肅穆的黑色西裝,表情冷靜,「醒了?」

艾濃濃遲疑著點點頭。

孟星辰拿過了一套黑色的衣服給她,「換上吧。」

艾濃濃試探著問道:「為什麼要穿這個?」 總覺得今天的孟星辰有些奇怪,格外的冷酷。

孟星辰低頭看著她,看到她恍惚又有些迷茫的眼神,緩緩地收回了目光,「你穿上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哦。」艾濃濃沒有再多問,簡單的梳洗之後換上了那套全黑的衣服。

人到了極度傷心的時候,大腦出於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會將一些痛楚刻意忘卻。

現在的艾濃濃就是這種情況。

她刻意的忘記了奶奶去世的事情,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說白了就是自己騙自己。

換好了衣服之後,艾濃濃站在鏡子前面,怎麼看怎麼覺得不舒服。

她想要把衣服再換下來,孟星辰卻抓住了她的手,「已經換好了,我們就走吧!」

幻逆幹坤 艾濃濃不情願地說:「你真的要我穿這身衣服嗎?」

「嗯,是的,走吧。」孟星辰拿出一頂黑色的帽子,戴在她的頭上。

拉過她的手,拉著她往樓下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