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這個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了,想要獲得仙石不容易,自然需要勞作才行。」

老者不再過多的解釋,大手一揮,張楠等人便是直接懸空漂浮了起來。

「走!」

隨著一個走字發出,老者在前面帶路,而身後的張楠等人則是發現自己連動彈都十分的困難,只能仍由這老者帶著他們一路向前。

飛過了這片沙漠,又是飛過了一大片的草原,但無疑,這四處都有著一些貝殼,但這些貝殼皆是空的,並且是白色的,好似廢舊的東西一般,有的貝殼有著拳頭般大小,而有的貝殼則是有著大象一般的大小,泛著晶瑩的白色。

很快,遠處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山峰,山峰好似通天一般的高聳如雲,而上下則是有著很多人拿著匕首在山石間鑿著什麼,一個個大汗淋漓,滿臉的鬱悶之色。

見到那些人,眾人的臉上又是一陣抽搐,看來他們是要在這裡做苦力了,而且看這樣子,還不是一年兩年的事情,因為那些人的腦袋上面可以沒有頂著新人兩個字。 「叮叮噹噹!」

各種金石敲擊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那種聲音顯得極其清脆,但聽在眾人的耳朵裡面卻是極其的刺耳,那些在那裡拿著匕首挖貝殼的人,顯然都是以前飛升到仙界的人,他們一個個看起來穿的破破爛爛,瘦骨嶙峋,如同乞丐一般,但眾人心裡都清楚,他們即將也加入這些人的行列。

「呃,前輩,我們,我們該不會也要跟他們一樣去這裡挖那些貝殼吧?」

有女子的臉色都變了,立即上前唯唯諾諾的問道。

然而,在那老者剛欲站出來解答之時,張楠卻是率先一步道:「其實大家不用太在意,這挖貝殼,其實也是換一種方法的修行,別的不說,至少能夠磨礪你的意志和鍛煉人的體魄,在這個過程中,還能讓你的肌肉變得越加的饑渴,這對於你以後吸收仙元力,都是有著莫大的好處!」

聽的張楠的話,不少人先是微微一愣,旋即不由露出了幾分恥笑的眼光,顯然是認為張楠不動裝懂,一個剛飛升上來的小子罷了,還在這裡裝出什麼都懂的樣子。

唯有那老者驚訝的合不攏嘴,眼裡泛著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一個剛從下界飛升上來的小子罷了,居然會這樣的修行了解的這麼清楚?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老者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道,而聽見老者的話,眾人這才恍然大悟過來,感情張楠說的話,居然沒有說錯?難道這真的是仙界的一種修行方式?對自己的以後有著很大的裨益嗎?

「呵呵,我是瞎猜的,因為我發現他們雖然臉上寫著鬱悶,但是當他們在挖掘下一個貝殼的時候,卻是十分的賣力,好似帶著無限的希望一般。」

張楠呵呵一笑,他自然不可能暴露出自己的身份,仙界有著大敵,而且這貝貝星現在到底由誰管理他也不清楚,在實力沒有變強之前,他必須隱忍。

聽見張楠的話,眾人皆是看了過去,這次大家都看得極其的仔細,他們發現果然如同張楠所說,不少人的臉上寫滿了鬱悶之色,但那是因為他們看見挖出來的貝殼之後,但他們在挖下一個貝殼的時候,他們的眼裡卻是又有著期待。

「這是怎麼回事?這位前輩能夠指點一下?」

有人開始問了起來,而其他的人則是向這位老者投去了期待的目光,顯然,大家都想要知道,為何那些人挖了貝殼之後會鬱悶,為何又繼續滿是期待的繼續挖下一個貝殼?

「這個。。。」

老者笑了笑,便欲給大家解惑。

「木星空,你既然都把人帶來了,怎麼還是磨磨蹭蹭的?還不快點?別耽誤了工期!到時候上面怪罪下來,你擔當的起嗎?」

一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遠遠的便是大聲的叫了起來,眼神中滿是一種倨傲,雖然身後扛著一個羅鍋,但還是忍不住把頭盡量高高的昂起,以證明他身份的高貴。


聽見這中年男子的喝聲,老者的臉色變得略微有些難看起來,但還是忍住一口怒氣回了一句:「好的,這就來,劉管事別急!」

說完之後,木星空大手一揮,張楠等人和他一起加速了起來,很快便是來到了這劉管事的面前。

「哼,叫你去帶這些新人過來,你都那麼磨磨蹭蹭的,到底還想不想要這個月的仙石啦?」

見木星空帶著人過來了,劉管事冷哼了一聲,把手背負在了身後,露出幾分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樣。

「想,當然想了,呵呵,希望劉管事不要建議,你也知道,我現在的修為太低,這次飛升到我們貝貝星的著實不少,我那點仙力要帶他們過來的話,自然需要中途歇息一下才是,還請勿怪!」

木星空雖然心裡對這劉管事很不待見,但卻是只能笑臉相迎,這劉管事雖然修為跟他差不多,但乃是他姓劉,這片礦山乃是劉家人的天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哼,知道就好,你去吧!」

劉管事再次冷哼一聲,然後不屑的揮了揮手,木星空再次嘿嘿著笑了幾下,方才拂袖而去。

見到這裡般情況,這些和張楠剛飛升上來的新人們,皆是臉上一陣抽搐,心裡暗自嘆息,看來這劉管事不是個好東西,在他的手下幹活,哎,這下子估計以後的日子定然不會那麼的好過了。

「咳咳,你們都是新來的,想來對於我們這裡的規矩都不清楚,這裡是我們這裡的情況和一些你們這些礦工都應該遵守的規矩,用一刻鐘的時間都先給我記熟了,知道嗎?」

木星空走後,劉管事不由微微的咳了幾下,然後露出幾分官樣,手指一點,便是飛出了一百多股光亮,這些光亮一出現便是射進了張楠等人的腦海裡面,頓時大量的信息涌了出來。

貝貝星主要是靠挖掘這裡的貝殼為生,這些貝殼可不是簡單的貝殼,有的裡面含有一些仙石,甚至有著一些寶物等等,而大多數則是空空如也。

這些貝殼很是神奇,據說裡面還能挖出一些仙術來,而在這樣的大山裡面挖貝殼,則是整個貝貝星最為平常的事情罷了。

當然,在這裡挖這些貝殼,自然也不會白挖,每隔半年便是會給予你一塊仙石,但是你這一年挖出來的仙石,卻是要交給這裡的勢力。

貝貝星有著三大勢力,劉家,馬家和楊家,其中劉家的勢力最大,至於原因,便是因為管理這個貝貝星的仙君也是姓劉,叫做劉貝貝。

這裡的這個大山所在的礦區,便是劉家的主要礦區之一,因此,在這裡,劉家基本上是能夠隻手遮天。

雖然不知道這個劉管事為何這裡這麼趾高氣昂,但通過對於這個貝貝星大體勢力情況的了解,這裡大家都是不敢輕易地招惹這個劉管事,以及這些信息裡面提到的劉家的一些重要人物。

「都記住了嗎?」

很快一刻鐘的時間便是過去,而劉管事也顯得有些不耐煩起來。

「記住了!」

眾人皆是無奈的說道,這些在下界的天才,在此刻,卻是只能這般的忍氣吞聲。 「給我大聲點!」

見眾人皆是有氣無力的樣子,那劉管事心裡不由感到一陣不爽,大聲的呵斥起來,見那樣子大有一不滿意便要出手的模樣。

「記住了!」

這次洪亮的聲音響起,整齊劃一,在這片巨大的山間響起。

「哼,這還差不多!」

劉管事冷哼了一聲,然後對著身後的幾人招了招手。

很快,便是有著七八個人走了過來,然後對著劉管事點頭哈腰的道:「管事有何吩咐?」

「這些新人就交給你們了,有不識抬舉的,該打便打,該罰便罰,當然,若是有人敢搗亂什麼的,直接殺了便是!」

劉管事對著走向前來的幾名粗獷大漢大聲的說道,身怕張楠沒有聽見似的。

當然,這話還是對不少人都有著一定的威懾作用的,想不到在飛升前還是傲視蒼穹的存在,而到了仙界,所謂的享受根本就沒有,反而成為了任人宰割的螻蟻,這令不少人都不敢相信這便是事實。

交代好了之後,劉管事便是大搖大擺的向著遠處的一座臨時住所去了。

「媽的,仙界怎麼這個鳥樣?」

「是啊,真是倒霉,我飛升之前,那天降祥瑞啊,可是看見了不少的仙女啊,一個個貌美如花啊,我擦,這怎麼變成這樣了?」

「老子在下界可是大名鼎鼎的第一天才啊,你妹的,叫我來挖礦啊,居然挖得的還是劉家的,一年才那麼兩塊仙石,這還怎麼修鍊?」

待到劉管事一走,這裡的人們一個個皆是低聲的嚷嚷了起來,叫苦連天,想要把體內修鍊的能量,轉化為仙界的仙元力,這需要一個極其漫長的過程,特別是這一開始的時候,沒有仙石相助的話,那是難上加難啊。

「都給我嚷嚷什麼呢?找死是嗎?」

這個時候,一名絡腮鬍子的大漢走了出來,惡狠狠地瞪著大家,而頓時這裡的人一個個皆是無奈的低下了頭,大家心裡都清楚,這個時候,只有忍耐。

見眾人都安靜了下來,那大漢方才繼續道:「來到這裡,就得遵守這裡的規則,你們這裡面肯定有人現在在思考逃離這裡,呵呵,不妨告訴你們,有本事你們便是儘管逃,我倒要看看你們都長了幾個腦袋!」

這絡腮鬍的大漢虎目怒瞪,這裡的人絲毫都不懷疑,死在他手上的礦工定然很多,而且看這個樣子,這人應該是這裡的大隊長了,而身後的那些人便是這裡的小隊長,而另外則是有著不少拿著鞭子的監工。

自己的一喝,效果十分的明顯,這絡腮大漢心裡不由十分的滿意,摸了摸自己的鬍鬚,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身後:「你們分為七個小隊,以後便是由他們負責,另外,希望大家記住,我叫劉柳,我有權利決定你們的生死!」

「噗嗤!」

聽見劉柳二字,有一名女子忍不住笑出了聲,顯然她是想到了牛牛上面去了。

「找死?」

作為大隊長,居然當著自己的手下的面這麼被恥笑,劉柳忍不住一陣惱怒,他惡狠狠地瞪著這女子,隨後狠狠一巴掌對著那女子扇了過去。


「砰!」

一個巨大的白色手掌,毫不留情地扇在了那女子的身上,女子砰的一聲便是化為了血霧,輕易被擊殺!

通天塔內,早就忍不住想要看看仙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權穎草以及浮屠等人,皆是變了臉色,只要張楠願意,他們隨時能夠在通天塔裡面看見外面的景象,但今天,他們算是徹底的明白了,仙界不是什麼樂園,也是一個人吃人的地方,在這裡,沒有實力,連狗都不如。

韓曉月的嘴角更是忍不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這也難怪張楠當初會反覆的徵詢他們的意見了,這仙界,並不是想象中的美好啊。

而張楠望見這裡的情況,也是不由皺起了眉頭,的確,挖礦石能夠鍛煉自己的體魄,對以後的修鍊都有著很多的益處,但這裡的情況顯然都出乎了他的意料,他還記得,這個貝貝星,以前可是他的勢力範圍之內的星球,然而現在,自然是被人給佔領了,若還是他在管轄,不可能允許下面的人,這麼的肆意殺戮。

其他人皆是相互的對視了一眼,心裡更是鬱悶不已,他們飛升到這個星球的,不過才一百多人,到了現在,這才多少的時間啊,連礦都還沒有開始挖,這便是死了兩個,這以後的日子還如何的過啊。

對方的手段都是十分的殘忍,沒有任何的餘地,完全的隨性而為,出手沒有絲毫的猶豫,令人心悸。

在之前,確實有很多的人都在考慮如何逃離這裡,但現在,沒有一定的把握,誰還敢逃離這裡?

更是有人心裡慶幸不已,剛才差點就沒有忍住笑了出來,還好自己留了一個心眼,不然的話,現在都命喪黃泉了。

「給我好好的幹活去,我們劉家是不會虧待任何人的,一年兩顆仙石,自然會給你們的!當然,若是你們能夠好運挖出來紫仙石的話,到時候便是能夠讓你們免去一百年的挖礦,直接成為普通的自由人!」

大漢的話再次傳來,令不少人都想要吐血,這裡挖礦,居然需要一百年的時間,至於那紫仙石,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不是那麼容易便是能夠挖出來的。

只能認命的人們,很快便是被分配到了小隊長那裡,然後小隊長便是叫來了監工,又給安排了工具儲物袋。

飛升仙界,下界的物品皆是不能帶到仙界來,當然,即便能夠帶上來,也不會有多大的作用,哪怕是帝具,到了仙界,還不如這裡的普通的刀劍鋒利,加上這裡的空間極其的穩定,根本發出了什麼的效果。

當然,也有特殊的情況,那便是張楠的血魂刀和通天塔以及通天塔裡面的紫金缽,張楠是能夠帶上仙界的,至於戒指,張楠則是沒有辦法,只能留在了下界送給了李露。

一把連小仙兵都稱不上的匕首,加上一個袋子,便是張楠的挖礦工具了,望著手裡的工具,張楠無奈的笑了笑,只能埋頭找了個岩壁,跟著鑿了起來。 「叮叮噹噹」的聲音在這座大山之間響起,聽起來無比的清脆,有著近萬的人在這裡的崖壁上面不斷的用匕首鑿著那裡的貝殼。

這貝貝星乃是屬於一個礦星,這樣的星球仙界並不多,其它星球飛升的新人,也會被送來這裡挖礦,當然,劉家也會出錢請一些人來這裡挖礦,這樣的人,一般都是些需要仙石的自由人,這樣的人,價格自然要高上很多,一年能夠有六塊仙石。

這裡的貝殼鑲嵌在這裡的山石之間,山石無比的堅硬,匕首在下面能夠輕易地鑿出火光來。

匕首無比的鋒利,若是在下界的靈冥大陸,張楠毫不懷疑,這匕首的堅硬度堪比帝具,然而,這樣的匕首,面對這仙界的山石,卻是如同碰上了難啃的硬骨頭,一匕首狠狠的鑿上去,只能鑿出下去那麼的一點點的山石。

很快,張楠便是大汗淋漓起來,這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自己面前的這鑲嵌在山石之間的貝殼才露出那麼一半,這樣看來,一天也挖不出幾個貝殼來,而且這裡的大部分貝殼裡面都是空的,十個裡面能有一個是有一小塊仙石的,那都算是你自己運氣好到爆了,才有這般的可能。

「這樣下去可不行,得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才行!」

張楠心裡想著,便是想通天塔道:「通天塔,你幫我感應一下,這些貝殼裡面,哪裡是有仙石的,最好是紫仙石,能夠挖出一塊紫仙石,我就能夠離開這裡了。」

他自然知道不可能叫通天塔出手幫忙逃離這裡,仙尊的力量極其的強大,況且過去了這麼多年,對方的修為肯定到了更加厲害的程度,動用通天塔的力量,很有可能被很快的發現,而且這裡以前可是他的地盤,不過,現在易主了,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四大敵人之一的管轄範圍了。

「嘿嘿,你自然不能在這個鳥地方浪費一百年,咳咳,若是在通天塔之內,這可是等於一萬年,即便是一個垃圾,他都能夠成為一個高手了,豈能在這裡浪費,問我,算是問對人了,你現在挖的這顆,裡面便是空的,從這裡向上爬十米遠的地方,那棵露出十分之一的貝殼裡面,便是一紫仙石!」

通天塔嘿嘿一笑,然後懶洋洋的道。

此話一出,張楠的嘴角立即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感情自己這兩個小時都白忙活了:「你幹嘛不早說?」

「咳咳,你不是也沒問嗎?再說了,這裡的確挺鍛煉身體的,我還以為你要體驗一下生活呢!」

通天塔更是幸災樂禍的道,令張楠一陣無語。

既然有了目標,張楠也不再猶豫,身怕那個地方的那塊貝殼被他人看見了一般,立即順著通天塔所說的那個方向爬了上去,這裡的山壁乃是三十度斜斜向上的,整個大山看起來都有點像金字塔一般的模樣。

「這個傻蛋,居然挖了一半都放棄了!」

見張楠離開了,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笑嘻嘻的跑了過來,然後好像撿了便宜一般的接著張楠所挖的這塊貝殼挖了起來。

張楠剛離開便是聽見這人的聲音,忍不住微微回頭看了這男子一眼,然後笑了笑,便是繼續向上爬了上去。

「叮叮噹噹!」的聲音不斷的回蕩,眼看太陽就要落山之時,張楠終於把那個貝殼給挖了出來,握在了手中,不由緩緩鬆了一口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