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驚訝的一嘆,男人抬起頭,望了望頭頂上的烏云:「該死的,竟然烏雲遮月了,真是不給力!!該死的!該死的!!」他只顧一個勁的抱怨了,完全忘記了眼前的品甄。

「呵,哈哈哈哈哈哈。」一聲奸笑從她的唇間發出。

這麼一瞧剛剛那個小兔子,在這刻完全變成了高大威猛的女人,而剛剛那高大威猛的男人則變成了一隻小兔子。

「你……你怎麼笑的那麼詭異?」

輕眯了眯眼睛,她緩緩站起身,雙手抱在身前,奸險地一笑:「你說呢?」雙眸一暗,一個餓狼撲食,還不等水晶娃娃拋開,她便將他撲倒在地。

「放開我!放開我!!!」

「放開你??門都沒有啊!你也不想想,你剛剛是怎麼對待我的!!!」接著剛剛的那口惡氣,品甄伸出手就像水晶娃娃打了過去,誰知……

『砰』的一聲,水晶娃娃瞬間變回剛剛的俊美男。

「哦買噶的—–」瞳孔放大,品甄自知自己要倒霉了,趕緊從俊美男身上爬了起來。

「呵,哈哈哈哈。」這回,俊美男發出了詭異的笑容:「想打我?沒那麼容易!!!」

「啊—————救命阿!!!」這次,輪到品甄要倒霉咯。不過……

天上的烏雲密布,真正倒霉的是誰,還不一定呢! 天上烏雲密布,月兒時隱時現,每當微弱的月光透過烏雲照耀在男人身上,他就會變成俊美男;每當月光躲進雲彩里,他就會變成水晶娃娃。.

『砰、砰、砰……』男人不斷的變化。

躺在不遠處,望著他的品甄「啊……」打了個哈欠,懶散的問道:「你累么?」

站在不遠處,時大時小的男人聽到這一問話,額角不禁出現三道黑線,無奈點了點頭……「累……」o(╯□╰)o

「我睡了,你繼續變吧。」實在等不下去了,他一會大一會小的,她也不好下手不是?那就等著……明天早上再說吧!壞笑……

次日一早,艷陽高照,經過一晚上的折騰品甄睡到了日上三竿才睜開眼。

揉了揉自己肩膀,她的目光向四處游移著,也不知道,那個小鬼頭現在怎麼樣了?

目光最終定格在一塊蘆葦處,品甄嘿嘿一笑,這小東西終於變回來了吧?看她不好好收拾他的。(..)媽的,打她屁股?叫他打!哼!

躡手躡足的走到了水晶娃娃身旁,她定眼這一瞧:「喂!!!小東西,你還好嗎??」

只見,水晶娃娃漂亮的臉蛋上掛著兩顆大大的黑眼圈,嘴角也流下了白沫。

逐漸地……水晶娃娃睜開了雙眼,他那炯神的眸子在此刻看起來灰暗無比:「你試……試試一晚上……無數次的……變大變小,能好的了嘛?嘔——–」這話剛一落下,他白眼一翻,嘴角呼呼的冒著白沫。

汗……

看樣子,水晶娃娃是虛脫了吧?

這小鬼頭,晚上竟然可以變成美男,白天就又變成了小孩,並且他知道那麼多事情,肯定!絕對!不簡單!

愣愣的蹲在水晶娃娃身旁,品甄似乎看到了救下白衣的希望。眉頭一緊,她小心翼翼的將水晶娃娃抱到了蘆葦席製成的床上,並將他身上那件碩*大的白色的仙袍退下,換回了他原來的那件小肚兜。

「哼,也不知道他在哪裡提前準備的大衣服,想必他應該不是第一次變身了吧?」收拾好了一切,品甄站起身,環顧四周。輕輕吸了一口四周瀰漫的仙氣:「恩……好清爽的氣息,除了以前在移星宮聞到過,這裡是……啊——–」猛地一聲尖叫。她似乎想起了什麼。

記得自己在解決了憐心之後,離開醇王府便去了移星宮,當時剛一到那裡,那裡的氣氛就與以前不同,明明以前是仙氣瀰漫,可那次便是烏雲密布。原來……

從那時候開始,白衣就已經被掉了包了!

至於那個叫黑衣的男子,為什麼說他也叫南宮白衣?而這個小鬼頭也說,沒有黑衣這個人,明明只有一個南宮白衣,這是怎麼回事呢?

帶著疑惑,品甄離開了水晶娃娃的家,在這個滿是桃花的地方來回溜達著。

「這裡難道只有這個小鬼頭在住么?」走出約莫500米的時候,品甄遙望到不遠處好像有一戶人家,而且炊煙升起。「耶,還有住戶哦。」快步向著那戶人家望去,她在門外喊道:「請問,有人在嗎?請問,有人在嗎?……」

喊了幾聲,都不見有人應答,她無奈的撅起小嘴,輕手輕腳地推開了這戶人家的籬笆門:「明明炊煙升起,應該不可能沒有人吧?」跨過庭院,直接向著房門走去,還要抬手敲門,那兩扇門似被風兒輕鬆吹開……

透過門縫,品甄向裡面望去,一張桌子兩把椅子,似乎很是簡陋,起腳,跨過門檻,慢慢走到方桌前,伸出手指輕抹了下……

一塵不染的,這裡應該有人住,可能主家沒在家吧,那自己還是趕緊出去吧。

轉過身,剛要離開,可她餘光似乎瞥見屋內床榻之上躺著一個人……

「呃……「張開嘴巴,說不出話,因為躺在床上的那個人好像已經睡著了。

自己是應該馬上離開呢?還是去和那人打個招呼,道個歉在離開?

摹地,似是鬼使神差,品甄既沒選擇離開,也沒選擇去喊醒床上的那人,而是邁出腳步一點點向床鋪靠近著,想要看看躺在床上那人的面容。

一步、兩步,慢慢向那人接近,當她看到那人面容的時候,瞳孔瞬間擴張,嘴巴變成了一個『0』字形……「凌……凌無雙!」天吶,怎麼會這樣,凌無雙怎麼會也在這裡??

「你是何人?」

「你是何人?」

猛地,從身後傳來了一男性聲音,在驚愕之中的拼甄快速回過頭:「蕭天?!」

「品甄小姐?!」二人幾乎是異口同聲道出的此言……

當日,蕭天將玉璽交予了品甄之後,便決心要隨君陪葬,於是,他趁著凌曄全身心注意在登基大典之時,便悄悄潛伏到了皇宮的懸崖旁跳下。(..)

誰知,這一跳下便遇見了一男童,那男童將他帶到了凌無雙的住處,於是就有了現在一幕……

坐在桌前,品甄聽著蕭天的敘述,目光撇了眼躺在床上的凌無雙,好奇的問道:「蕭統領,皇上他……」

「唉!」重重的一嘆,蕭天傷感的搖了搖頭:「皇上自從跳入山崖便昏迷不醒至今……」

原來,凌無雙是自己跳下山崖的。呵,還真看不出,這妖孽男人竟會有如此骨氣。

同情的眸光再度看了眼床上的凌無雙,也許,現今的與世隔絕對他來說才是最好的結局了吧?

江山沒了,屬於他的一切都沒了,相信沒有人能承受的了如此打擊的。.

「哦,對了,品甄小姐,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呵呵……」含羞的一笑,她無奈搖了搖頭:「我也是自己跳下來的。」

「哦?醇王不是登基了嗎?為什麼你會……」蕭天滿腦袋的問號。

「沒有,當醇王登基的時候,便被黑衣篡權了。」

「黑衣?黑衣是誰?!」

「這……」叫她可怎麼形容呢,因為她也不知道那個突然出現的黑衣是誰。「我也不好說,我只知道,他佔有了白衣的靈魂,將白衣打入了仙鶴體內,最後白衣被黑衣給殺死了,我也一同跳入了山崖。」

「啊??」蕭天還真聽的一頭霧水的,因為他只知道南宮白衣,根本不知道什麼黑衣。「對了,品甄小姐,你在入谷時,遇見沒遇見一名男童?」

就是那個壞小子?!「恩。遇見了。蕭統領可知他的來歷?」

「不知道……」蕭天無奈的搖了搖腦袋:「不過……」

「什麼?!」

「我聽人家傳言,玉星大陸原本是一片陸地,在幾百年歸屬南宮白衣所有……」

「什麼?!」打斷了蕭天的話,品甄『譖』的一下子坐了起來:「南宮白衣?!」

「對,就是你認識的那個南宮宮主。」

不會吧……「那他豈不是幾百歲了?!」品甄傻眼了,南宮白衣幾百歲?她怎麼能接受?!

「呵呵,按照道理說,南宮宮主真的有幾百歲了,不過,人家說南宮宮主幾百年前被封印住了,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突然出現,並且與醇王在一起了。」

被封印住了???『它根本就是我的坐騎,它是我用來封印南宮白衣的坐騎。』

『我們的契約——–結束了……』

猛地,品甄想起了那個水晶娃娃和黑衣在殺死醇王時的話語。

水晶娃娃說他自己封印住了南宮白衣,而那天黑衣又說自己與醇王的契約結束了,可否聯想成……

水晶娃娃封印了南宮白衣,是醇王將封印解開放出了南宮白衣,可黑衣又是哪裡冒出來的呢??

亂!!

本來清晰的思路,因為黑衣而在此陷入了混亂之中。

平息下腦海混亂的思緒,她快速看向了蕭天:「蕭統領,你繼續說吧。」

「玉星大陸原本是一片陸地,在幾百年歸屬南宮白衣所有的,後來不知什麼原因,南宮白衣嗜殺千萬精兵,而玉星大陸也慢慢分裂成了三個島嶼,其中就是夜月王朝、大興王朝以及移星宮。」

「有人說,玉星大陸的谷底是一個世外桃源,住著桃花谷毒仙。」

「也有人說,這位桃花谷毒仙,正是當年封印南宮白衣的仙人……」

「不會吧!!」聽蕭天說完,品甄傻眼了,那個水晶娃娃……竟然真的是封印白衣的人??天吶,原來他不是胡扯的,那他,看來真的是桃花谷毒仙了??「蕭統領,那個男童,可是桃花谷毒仙?!」

「不……」搖了搖腦袋,蕭天為難的皺了皺眉:「他只是一個五歲的孩童,應該不可能封印的了南宮宮主,而且,我剛剛說的只是傳聞,這裡是不是桃花谷,我也不清楚。況且……」目光看向躺在床上的凌無雙:「他真的是桃花谷毒仙的話,絕對能救好皇上,可是,那個男童似乎也無能為力……」 嘖……這可就難辦了,且不論那個小屁孩到底是不是桃花谷毒仙,如果他連凌無雙都救不了的話,又怎能救活白衣呢?

在聽完蕭天的話后,品甄開始擔憂了起來:「蕭統領。(.)」

「什麼?」

「你可知關於桃花谷毒仙更多的事情?」

「這……我只知道一件事。」

「什麼事?」雙眸一閃,品甄的眼裡充滿了期待。

「當日,在我第一次把你帶入統領府時,南宮宮主和醇王夜闖統領府要營救你。而皇上,當日擊退醇王時,所使用的招數正是《毒芒決》的九成功力。」

蕭天所說的,品甄都看到了,所以並不難以理解。

「《毒芒決》是桃花谷毒仙留下的創世之作,無數人想要取得,最終落入皇上之後,加以修鍊,然而,南宮宮主卻使用了《毒芒決》的十成功力,想必,他是親自跟桃花谷毒仙修鍊的。」

斯……蕭天為什麼會這麼肯定?「蕭統領,你為何要這樣說?」

「因為《毒芒決》這本書上根本沒有記載第十成功力,必須要桃花谷毒仙親自傳授才行。」

「哦……」蕭天說出這話雖然幫不上太大的忙,但是,這不妨叫人聯想到,桃花谷毒仙的厲害。愛上(..)

想那白衣與凌無雙都是要跟他拜師學藝,可見他的本事,所以……

若那個水晶娃娃真的是桃花谷毒仙,一定並非凡品。

他到底是能救白衣呢?還是不能救呢!

算了,管他呢!「蕭統領,麻煩你與我來一下。」

品甄帶著蕭天這個幫手,一同回到了水晶娃娃所在的地點。

這個時候,水晶娃娃似乎還不曾從昏迷中醒來,也難怪,他這一夜真的太累了。

「蕭統領,你去拿根草繩把他捆住。」聲音壓倒最低,品甄鬼祟的使了個眼色。

蕭天這一聽……「用草繩捆住一個五歲孩子?這是不是有點太殘忍了??」

「沒事,你放心吧,他絕對不是五歲孩子那麼簡單。」試問,有哪家的五歲孩子會喊人家娘子?又有哪家的五歲孩子能出口成臟,天天罵人家是醜八怪?又有哪家的五歲孩子能做到一會兒變大,一會變小呢?

不一會,蕭天找來了幾根草繩,將那水晶娃娃跟床鋪捆在了一起。

至於後面的事情呢?他們就坐等水晶娃娃睜眼咯……

時間過去了兩個時辰,天色都快接近下午了,那水晶娃娃這才睜開了眼睛。「啊——–」懶散的打了個哈欠,剛要起身,才發現,自己身上綁著繩子。「呃?!」愣愣的望著草繩,他的樣子別提多可愛了。靈動的眸轉向一旁,他微微一笑,瞥了眼自己的繩子:「我被綁住了,你們幫我解開好不好?」

天真的言語,純真的表情,這樣的反應十足是給人措手不及,也是理所應當的,這才是一個五歲孩子應該有的反應才是嘛。

「品……」

「嗯!」伸手攔住了被打動的蕭天,她用力搖了搖頭,快速將目光對上水晶娃娃惡狠狠的笑了笑:「小鬼頭,是我們把你綁住的!」

「你們?你們為什麼要綁我丫?」

該死的,這個小鬼頭在裝天真!緊握了下拳頭,她輕眯了眯眼睛:「你知道我想聽什麼的。」

「咦?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我不知道又怎麼能說?」

「夠了!」『啪』的一聲,用力拍了下桌子,品甄兩步走到了水晶娃娃面前:「小鬼,你不說,我可又要揍你咯!!!」

水晶娃娃愣愣的看了看她握起的拳頭,猛地,小臉一擰:『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品甄小姐,算了吧。」蕭天真看不過去了,畢竟他是個五歲孩子啊。

而那品甄的眉頭幾乎擰成了一團,如果這個小鬼真是桃花谷毒仙,按理說不可能無法掙脫開這麼細的草繩,可他之前又給自己點了穴,他到底有沒有功夫呢?

她之所以會綁住水晶娃娃,無非是想試探他的功夫罷了,就目前看來,情況很不近乎人意。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給你鬆開就是了。」無奈之下,品甄與蕭天一同鬆開了水晶娃娃。

可就在這時,那水晶娃娃停止了哭泣,一個起身,伸出手,就在她與蕭天的身上點了點。

「唉!!」那二人無法動彈的望著水晶娃娃。

見此,水晶娃娃邪邪地一笑:「嘿嘿,中計了。」

該死的,就知道這個小鬼頭不值得可憐。「小鬼頭,你想怎麼樣!」

「哼!」一個翻身,水晶娃娃跳到了藤椅上,雙腳別再一起,樣子古怪又可愛。「你們二人跑來綁我,無非一個為了救凌無雙,一個為了救南宮白衣那臭小子嘛。」

呃,蕭天愣了愣神,他壓根也沒告訴過這男童,昏厥之人的姓名啊,可為什麼男童會知道皇上的名字呢?

品甄與蕭天相繼對視了一眼,雙眸充滿期待的等待著水晶娃娃後續的話語……

「好吧,我告訴你們就是了……」

「好吧,我告訴你們就是了……」

水晶娃娃這話一經落下,品甄與蕭天霎時充滿了期待。.

「那個……南宮白衣呢,能救!」

哈————

瞬間,品甄的臉上綻放出了開心的笑容。

「切,不守婦道。」見她笑的如此開心,水晶娃娃不屑的瞥了她一眼:「喂,你怎麼也得給相公我留點面子吧,用不著笑的跟朵花一樣的吧?」

「……」是!是!是!她知道了,現在水晶娃娃是老大,她一切都要聽命,雖然她不知道他為什麼總說是自己的相公。

「至於那個凌無雙嘛……」深吸一口氣,水晶娃娃輕皺了皺眉頭。

見他臉色不太好,蕭天趕忙問道:「皇上怎麼了?」

「唉,其實他根本什麼事都沒有,只是他自己不想醒來,別人幫不了他的!」

「這……」奇怪了,若說一個人裝睡,肯定會餓、會口渴,可凌無雙卻什麼都沒體現啊。「這是怎麼回事?」

「他把自己的心封閉了,導致大腦停止轉動,就如同一個沒有靈魂的軀殼,他自然無法醒來咯。」當一個人,靈魂與肉體分離,靈魂在世間遊盪不肯歸還主體,那幾乎就等同於死亡。.

「高人!高人,我相信肯定有辦法救得了皇上的,請您指點二一二吧。」蕭天一個勁的哀求。

水晶娃娃輕皺了皺眉:「救不了,但是,你可以試著用他最在意的東西,把他的靈魂喊回來。」

最在意的東西?

皇上能有什麼最在意的東西?皇位么?不是的!皇上想要皇位,無非就是為了保命罷了,至於其他……

女人?後宮佳麗三千,皇上只會寵信他們一夜,從無留戀。

那皇上最在意的東西是……

目光一點點轉向品甄。

察覺到蕭天在看自己,她下意識的錯開了自己的眼神,喃喃道:「放心吧,蕭統領,若我能幫得上忙,一定幫……」

與凌無雙的情早已緣盡,可以說當緣起的時候就等於緣盡了,然而,上次蕭天曾說,凌無雙打算用替身替自己報名,這份恩,她會還的!

「啊,對了!」忽地,水晶娃娃又開了口。「惡婆娘,我現在把答案都告訴你了,你也要替我做幾件事,才能救回你想救的人!」

「請說。」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