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說到此處,靈君突然遲疑了一下。

「只不過什麼?」陳天斗問道。

靈君思索了片刻,繼續說道:「只不過你的這條手鏈,應該是被餵養了天地靈果,所以才能夠擁有如此奇特的能力。」

「天地靈果?那是什麼東西?」陳天斗奇道。

「這天地靈果,是吸食天地靈氣,而孕育出的果實,可以賦予人,或者某樣物品特殊的能力。」

「在我們仙幻大陸,我曾經聽說,出現過兩顆天地靈果,其中一顆,被北冥戰神所得。」

「北冥戰神?」

聽到這個名字,陳天斗不禁感覺熱血沸騰,並且暗自覺得,似乎歷史上任何重大事件,都能夠和這北冥戰神扯上關係,難道他真的是天神下凡嗎?

「沒錯,就是北冥戰神,他將這顆天地靈果,餵養了他的法寶「雷鬼」!」

靈君話雖平靜,但是一提到北冥戰神的那件法寶,卻是眼中一絲狂熱之色閃過。

「雷鬼?那是什麼法寶?」陳天斗問道。

「這雷鬼,乃是一樣逆天神兵,是一個極具霸悍之力的拳套,它的外形,足可以覆蓋成年人體的手臂,很是霸道,可穿山裂石,有翻天覆地之神力。」

聽靈君這樣一說,陳天斗便萬分羨慕,「這麼厲害!」

靈君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這更厲害的地方,並不只是僅此而已,在北冥戰神餵食了天地靈果后,這雷鬼便整個化入了他的肉體之內。」

「法寶化入肉體?」

陳天斗心中不禁驚嘆,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法寶居然可以與人體合而為一的!

「不錯,在雷鬼化入肉體之後,便再看不到它的存在了,但是當使用真氣之時,它便又會自動現形。曾經不知有多少人,以為北冥戰神丟了法寶,從而輕敵挑釁,結果卻遭到慘敗。」

說到這,靈君便又看向了陳天斗的手鏈,說道:「而這第二顆靈果,便是在十幾年前,出現在了西域的萬神鋒附近,當時眾多人前去見證它的誕生,準備搶奪,可是,卻被一個神秘之人掉了包。」

「掉包?當著那麼多人的面都能夠掉包?這是個什麼人啊!」

陳天斗感覺,這件事似乎有些天方夜譚,難不成那人會隱形?

「據說當日,在天地靈果誕生之時,電閃雷鳴,風雨大作,可就在這時,一個全身閃著奇怪光圈的人卻突然間出現了,很多人說,他身上穿著一層金屬鎧甲,令他忽閃忽現,看上去很不真實。」


「而在片刻之後,那人便徹底消失了。當眾人趕去那天地靈果誕生之地的時候,看到那靈果依然還在,便展開了一番爭奪,但其實,那神秘之人,只是故意留下一個假的,挑起爭端,為自己爭取逃跑的時間。」

「我懷疑,那個人,或許就將這天地靈果餵給了你的這條手鏈,而他,或許也與你的身世有著很大的關係。」

聽靈君說完,陳天斗整個人便有些呆住了。

他怔怔的看著靈君,有些出神,似乎陷入了一陣遐想之中。

靈君看了看他,又是說道:「當然,這一切只是我的猜想,也有可能不是真的,但是我覺得,可能性應該是不小,如果你要得知自己的身世,這條手鏈,必定會是一個最直接的線索,只要你守著它,我相信總有一天,一切都會明了的。」

陳天斗點了點頭,那帶著手鏈的左手,便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只要守住了自己的這條手鏈,或許自己的身世就真的能夠真相大白吧。

既然那個人將這手鏈留給了自己,絕對不會就這樣離開的。

或許,他正在等待,等待陳天鬥成熟之時,將會掀開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傍晚,陳天斗便獨自一人行走在龍陽城人流涌動的街頭。

對於靈君的一番話,他一直都在頭腦中循環著。

可是越想,陳天斗便越覺得,自己出現在仙幻大陸,並不是一個巧合。

難道冥冥之中,有人在操控著一切嗎?

「哦!對不起!」


陳天斗突然覺得,肩膀上似乎撞到了東西,便頭也不回的道歉了一句,繼續沉思。

「沒關係。」

忽然間,一陣熟悉的聲音,在他的耳邊傳來。

陳天斗突然怔在了原地,面露驚色,那表情似是欣喜,有似是不可置信。

「這聲音….林雨諾…」

陳天斗的記憶被喚醒,彷彿又回到了那一日,被幽蓮宮弟子圍剿的一刻。

「抓住我!」

那輕輕的一句話語,卻在陳天斗的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是林雨諾!」

陳天斗猛然轉頭,向著人群中望去,卻只是看到了一片黑壓壓的人頭,想要找到某個人,簡直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擦身而過,可是在下一秒便被人流覆蓋,消失的無影無蹤。

「是林雨諾!一定不會錯的!」

陳天斗不停的跳躍,張望,在人群中尋找著她的影子。

可是一番辛勞過後,換來的卻只是自己的一場空歡喜。


但那熟悉的聲音,剛剛真的就在耳畔響起啊….. 陳天斗獃獃的注視著不停涌動的人流。

而剛剛耳邊響起的那個聲音,卻依舊在耳旁回蕩。

他知道,自己早晚會再次見到林雨諾的。

可是,真的這樣快嗎?

當他聽到那個聲音的時候,心裡雖然期待,帶也有片刻的猶豫。

自己,應不應該出現在她的面前呢?

而就在陳天斗尋找聲音來源的同時,那遠處他們所住的那一家客棧之中,卻迎來了幾位貌美女子。

為首一人,看上去比較成熟,舉手投足都與自己的年齡相符。

而在她的身後,還跟著一位東張西望,彷彿對什麼都是十分好奇的可愛少女。

在這名少女的身邊,便是一位看似高傲,眼睛都不願意看向旁人,彷彿心中只有自己的女子。

而在這最後,就是一位貌若九天仙子,表情平靜,眼中精光閃爍的年輕女子了。

只見這一行人一進客棧,為首的女子便開口對掌柜說道:「掌柜的,我們要四間房。」

「啊?真是不好意思,四位姑娘,我們現在,只有三個房間了,要不然,你們就互相擠一擠?」掌柜一臉歉意的,打量著面前四位女子說道。

那很是傲嬌的女子先是一皺眉,說道:「這怎麼行,四個人三間房,這要我們怎麼住?難道你不知道人都是有秘密的嗎?」

「啊,這個嘛…」

見那姑娘不肯,掌柜便面露一絲難色,皺了皺眉頭。

「要不這樣吧,小晴,你跟我住一間,雨諾和如香每人一間,大家覺得怎麼樣?」為首的女子說道。

那名為如香的女弟子點了點頭:「這樣還不錯。」

「既然蘭玉師姐這樣說,那就這樣辦吧。」雨諾說道。

沒想到,這女子一行四人,居然就是此次代表幽蓮宮,參加北斗演武的女弟子,蘭玉、小晴、沁如香、林雨諾。

歷經了幾天的時間,他們終於從幽蓮宮趕到了龍陽城。

只不過,這龍陽城的人口之多,卻是出乎她們的意料。

似乎在幽蓮宮裡面呆久了,見到這麼多的人很不習慣。

「掌柜的!剛剛一個房間客人說,他要續租!在住上幾天!我們現在只有兩間客房了!」樓上店小二,突然探出頭來喊道。

「啊?哦!我知道了!」

掌柜怔了一下,隨即便轉頭對著幽蓮宮四位女弟子說道:「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四位姑娘,原本那一位客人是要退房的,可是現在他這一續租,我們就只有兩間客房了,你們看看是不是…」

說罷,那掌柜便看了看林雨諾和沁如香。

只見她們兩人相視了一眼,似乎都很不情願與別人同住。

尤其是那沁如香!

「這樣啊,那….」

蘭玉也轉頭看向了她們二人,臉上頗有難色。

「想都別想啊,我從小就習慣一個人住了,多一個人不舒服的!」沁如香搶先說道。

而林雨諾卻是不動聲色,微微一笑。

蘭玉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我明白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另找一家客棧吧。」

「幾位姑娘。」

見她們四人要走,掌柜便好心勸道:「這龍陽城現在正是人流旺季,北斗演武就要開始了,人會越來越多的,現在能夠找到一間房,就是一間房,等到了今天之後,各大門派的掌門都到來了,恐怕就沒有你們住的地方了啊。」

蘭玉仔細想了想,掌柜說的也不無道理。

可是眼下這性子高傲的沁如香,還有不願低頭的林雨諾,她們二人實在是有些頭疼啊。

「不如,就讓你們中的一位姑娘,住在我們的房間吧。」

突然間,在幽蓮宮四位女子的身後,出現了一位全身白衣,帶著銀白色半遮面具的男子。

「哦!是您回來啦!」

掌柜的一見到此男子,看是熟人,便立刻打了聲招呼。

四位女子回頭看去,見是個男的,還帶著面具,便是微微一蹙眉。


「這位兄台,我們怎麼好意思住你的房間呢?更何況,這男女…恐怕還是不要了吧。」蘭玉微笑著說道,女人味十足。

只見那白衣男子,正是陳天斗和二蛋的師父,靈君。

靈君聽聞蘭玉的話,立刻擺了擺手,說道:「姑娘你誤會了,是這樣的,我和我的兩個徒弟,也是來參加北斗演武的,而他們又都是男兒身,如果你們實在找不到房間的話,我讓其中一個徒弟騰出一間房,讓他們二人擠一擠就是了。」

「啊?這,這怎麼好意思啊。」蘭玉忽地臉上一絲羞愧之色,很是尷尬。

靈君卻微微一笑,搖了搖頭:「就這樣辦吧,不然我兩個徒弟大男人還各佔一間房,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了,就讓給你們一間吧。」

說完,靈君便上了樓,似是騰出房間去了。

「那就謝過兄台了。」蘭玉幾人很有禮貌的,對著靈君的背影點頭說道。

「好!我這就給你們改一下房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