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想騙我,嗯?」

慕初笛很是心塞,他竟然不相信?

她便繼續說道,「四年前,我被顧曼寧騙去,後來被K綁架,那時候我聽到你跟他的對話,你說,你是不會來救我的,你會對我好,那是因為那個時候沒有宋唯晴。我不相信,我一直堅信你會來救我跟牙牙。」

暖婚蜜戀在八零 「可是,我等來的不是你,而是他們的一槍。」

「我這個位置,也吃了一槍。」

慕初笛像他當初那樣,拉著他的手,按在她的胸膛前。

慕初笛沒有留意,男人的眸色,漸漸加深。

她繼續往下說,「那時候我中槍昏倒,聽到槍聲,看到底下有鮮血,我以為牙牙也中槍了,你沒來救我們,你知道我那個時候的心情嗎?」

「崩潰!」

「我恨你,一直在恨你。」

「後來是沈京川把我救出去的,他給了我重生的機會,我答應替他辦事,所以,假裝未婚夫妻,把久久帶了回去。」

「我承諾過,不能把沈京川的事情說出來,所以剛才,我去問他了,求得他的答允。」

「霍驍,我不想我們之間還存在那些誤會,你明白嗎?」

若是說剛才他不相信,可當她說到他與K的對話時,他就信了。

因為她那悲傷的語調,使他心疼了。

「我從來沒放棄過你。」

「以前不會,以後更不會。」

比誓言還要動聽。

慕初笛眼眶微微發紅,輕輕地嗯了一聲。

「那你現在可以起來了?」

「還是說,有什麼想對我說的?」

現在這個姿勢,實在讓人羞恥。

該說開的都已經說開了,慕初笛想聽聽他的說法。

他沒問她為什麼要跟沈京川假裝未婚夫妻,因為他知道,他問了她也不會說。

他不想影響了現在的好心情。

男人波光瀲灧,眼眸地洶湧著情慾。

大手微微收緊,在她胸前的位置重重地印下一吻,隨後啃噬了一口。

慕初笛還在等待他的回答,卻被男人這一波操作搞到懵了,身子也微微發軟。

粉嫩的唇瓣輕輕張啟,想要開口。

卻聽到男人埋頭傳來的低沉嗓音,無比的勾人。

「你的胸比以前更大了。」

慕初笛頓時面紅耳赤,她說了那麼一大堆,他竟然回她這樣的一句話? 他的動作,沒有消停,只是變得溫柔了。

慕初笛以為解釋完,他就會停下來,誰知道不只沒停,還越來越兇猛。

被一波又一波的慾望給折騰得眼眶溢出生理鹽水。

慕初笛嬌憨地抱怨道,「霍驍,你欺負我!」

誤會都解開了,還這樣折騰她。

沒人性的!

就像被解封的潘多拉盒子,霍驍對慕初笛渴望,變得越來越濃,他根本就停不下來。

輕輕地吻掉她眼角的淚,溫柔纏綿的聲音在耳畔迴響。

「乖寶貝,我這是在愛你。」

很愛很愛。

有多愛,就做得有多猛。

慕初笛被折騰了整整一天一夜,最後,暈過去了。

待她清醒過來的時候,臉上閃過一絲難以置信。

以她如今的身體素質,竟然還被折騰得暈過去,這貨昨晚到底有多狠?

想要坐起來,身子卻無法動彈,她無力。

此時,房門被打開,霍驍捧著稀粥和一些藥物進來,見她醒了,眉梢透著一絲愉悅,微微上揚。

「別亂動,免得弄傷傷口。」

傷口?

霍驍這麼一說,慕初笛還真發現,身體某個部位,火辣辣的。

眸子里閃過一絲怒氣,咬牙切齒道,「你還知道啊?」

那麼凶,那麼猛,是要把她玩壞嗎?

竟然還能神采奕奕地跟她說這種話,啊啊啊,不要臉。

慕初笛內心是抓狂的。

特別是對上男人的無恥。

「知道,所以來給你上藥。」

上藥?上什麼葯?

對上男人眼底的一抹邪氣,慕初笛大腦頓時清明。

他是要給她那個部位……

絕對不允許!

倏然,腦海里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昨晚只顧著跟他解釋,還沒有給他論罪呢。

「為什麼一直不告訴我牙牙就是我的孩子?」

如果他說了,她就不會氣那麼久,干那麼多蠢事。

饜足的男人,有著百分百的耐心。

握上她指出的食指,輕輕地捏了把,「好,都是我的錯,乖,先上藥。」

終於找回主場,慕初笛怎麼會這麼簡單就放過他。

對上男人寵溺的眼神,她越發的有恃無恐。

「那你先給我解釋,宋唯晴是怎麼回事?」

「她為什麼會有我跟久久在國外的照片?這就是你的宋大校?」

宋大校那三個字,使霍驍眸色沉了下來。

這事,就在剛才喬安娜已經給他電話。

他也沒有想到宋唯晴會幹這種事。

她的確藏得很深,若不是他動了一些軍方的勢力,怕且還真查不出來。

這事使他不怎麼愉悅,可對上慕初笛那吃醋的小臉,不知怎麼的,瞬間轉陰為晴。

她在意他,所以才吃他的醋。

坐在床邊,輕輕地捏了捏她的臉頰。

總裁老爸你太遜 「很巧,我跟她也是假的。」

「假裝情侶。」

慕初笛怔住,她心裡其實已經想好各種逼問的手段。

只是沒有想到,得到的卻是這麼震驚的答案。

四年前,整個容城的人都知道,宋唯晴是霍驍唯一的軟肋。

誰能知道,這軟肋其實是假的?

「為什麼?」

她為了恩情和報仇,才會跟沈京川假裝未婚夫妻,那霍驍又是為了什麼呢? 「為了我母親,這事以後再告訴你。」

「乖,別生氣,會給你討回公道的!」

這寵溺的口吻,完全把她當成小公舉地來哄。

儘管臉上還是一臉怒顏,然而心裡卻是甜絲絲的。

原來,他跟宋唯晴之間也沒有關係。

他們不是真正的情侶。

一時之間,幸福感襲擊而來,快要把她砸暈。

慕初笛從來都沒想過,幸福竟然主動給她敲門。

這感覺,不要太好哦!

嘴角情不自禁地彎了彎,然而慕初笛可不想讓霍驍看到,畢竟現在,她在給他立規矩。

扯了扯被子,潔白的被子擋住了半張臉,只露出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楚楚動人。

「我告訴你啊,以後不許騙我,不許誤會我,我說太陽從西邊升起,你也要說是。」

慕初笛嬌憨地盯著他。

「是。」

簡單明了。

低沉的嗓音在室內迴響,慕初笛藏在被子里的笑意漸漸在加深。

烏黑瀲灧的眸子閃過一絲狡黠,帶著絲絲的報復。

「在外面要給我面子,誰給我臉色,你就給我去甩臉,啪啪啪。」

「是。」

慕初笛心裡樂了,霍驍竟然難得的聽話。

她還不怕死地揪老虎鬚,繼續道,「那叫聲老婆大人聽聽。」

矜貴如帝皇的霍驍,怎麼可能叫出這麼甜膩的稱呼。

慕初笛知道他不會叫,她只是在故意小小地懲罰他一下。

男人倏然低頭,薄唇貼在她敏感的小耳垂,輕輕地往耳廓里吹了吹氣,「老婆大人,我們繼續。」

朕真沒想敗國啊 慕初笛渾身細胞顫慄,身子微微在發抖。

對上霍驍的目光,她頓時懊悔了。

早知道就不玩那麼厲害了。

挖坑埋自己了。

這次他很溫柔,也沒有真的勉強她,只是纏綿地吻遍全身,一次又一次。

最後,他才抱她進浴室,給她沐浴洗漱。

又纏綿了一輪,霍驍這才放她去吃東西。

香噴噴的粥還漂浮著煙霧,使慕初笛食指大動。

咯噔,勺子掉落在桌上。

頭頂傳來男人低沉的笑聲,慕初笛臉色微變,怒目瞪了過去。

「你說這是誰害的?」

話語幾乎從牙縫裡蹦出來的。

她連拿勺子都沒有力氣,這是那隻禽獸害的?竟然笑,還敢笑?

她想殺人了。

察覺到慕初笛的怒氣,霍驍也不逗她。

輕輕地揉了揉她柔軟的髮絲,寵溺道,「我害的,乖,彆氣。」

「我喂你!」

低調千金:領養神祕老公 眼前是盛滿粥的勺子,慕初笛才顧不上什麼羞澀,直接張嘴含了上去。

她餓啊,體力嚴重被抽光。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吃粥的動作很快,一下子又一口。

吃著吃著,慕初笛臉皮也厚了。

其實不用自己動手,被人喂著的感覺也挺好的。

夠爽。

她甚至換了個姿勢,讓自己更為舒服一些。

陽光撒入房內,房間里的溫度漸漸上升,霍驍看著眼前一臉滿足的慕初笛,眼底也閃過一絲溫柔。

一碗到底。

「還要吃?」

烏黑澄清的眸子閃閃發亮,用力地點頭。

霍驍直接讓張姨再送一碗上來。

房門被敲響,霍驍應了一聲,房門這才打開。 然而進來的不只是張姨,還有一個小不點。

牙牙烏黑澄清地眼睛掃視四周,確認房間里有沒有什麼危險的武器。

他一直在房間外徘徊,老是聽到呯呯的聲音,懷疑媽咪被老霍虐待了。

於是趁張姨上來送粥,連忙偷溜進去。

邁著胖乎乎的小腿,向慕初笛飛奔過去。

展開雙手,像展翅的小鳥。

「媽咪。」

甜甜的一聲呼喚,眼看快要撲到慕初笛的懷裡。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