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味兒?」張照好像還愣神了一下,沉默了好一陣子好像想起來似的,說道,「我想起來了,這密室中是沒有人蔘的。

不過,在這座神秘的古墓中有個地方好像是有人蔘的。就在我的玉床下邊有個過道,可以直通向那個地方。

而我的身體一直能保存到現在也是這股子味道在蘊潤著的結果。那地方好像有股子神秘的地氣在。

能讓我的身體千年不腐。如果你要去找的話搬開玉床后希望你回來時能復原。或者你搬開后就蓋上。而老夫需要你幫忙的就是希望你用天元石把我的魂神保存在裡面。

今後你如果有希望進階先天之後也許能幫我一把。而聽說在我們這個世上萬年前曾經還有一群能飛天遁地的修仙者們。

這些人能駕一把飛劍飛行。當年我們一直也在尋找著他們。只不過,直到我死之前都沒能有機會見到這些仙人。

如果能遇上的話我就有希望復活了。這一切都是命。還有一個,如果能遇上『氣通境』以上的強者的話我也有希望。

據說這些強者也有著飛天遁地的能力。可以助人實施還魂之術。」張照說道。

「浩月大陸上在萬年前真有修真者不成?」唐春心裡興趣大增,問道。

「絕對有,不過,那也是萬年前的事了。後來也不曉得什麼原因,那種高等級的修士再也沒見到過。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好像一下子他們就消失了似的。萬年下來,好多人都在探尋著這方面的秘密。

只不過隨著時間久遠,漸漸的武風盛行,而具有大神通的武者也並不比修真者們遜色,所以,人們也就失去了探尋那方面秘密的興趣。」張照說道。

「嗯,應該有著大變化吧。不過,氣通境以上的強者是什麼境界?」唐春心裡大動,問道。


「不清楚,據我所知。目前能知道的武者中最高境界就是『氣通境界』。再往上就不清楚了。傳說幾千年前的武王『蓋世風華』有突破到那個境界。

只不過誰也沒見過他,關於他的傳說很多。說他發怒之時一掌就能捲起寬達上百米的河水撒向天空像是下雨一般。

一腳下去能踢塌幾千米距離外的高達幾百米的大山。隨手就擁有移山毀河的能力。」張照說道。

「那麼厲害,那氣通境上一個層次的高手豈不是跟仙術者有得一比了?」唐春一臉訝然,問道。

「那當然,其實武功練到高強之處時也可以跟仙術抗衡的。雙方各有所長。不能講誰優誰劣。」張照說道,「比如浩月大陸吧,萬年前有仙人,現在沒有了。不過,照樣子有著強大的武者。也許是仙術還不如武者所以自然淘汰了。也許是有別的原因致使得仙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就是武術的倔起。」

「嗯,也許是吧,不過,天元石是什麼東西?」唐春心裡一動,問道。

「天元石看上去跟人的手掌差不多形狀,但是,這種石頭卻是能寄存人的魂神的一種特殊的自然石頭。」張照說道。

唐春頓時大驚,問道,「前輩有沒發現這墓室中好像有隻神秘的手在遊動著?」

「有,那隻手好像是個虛影一般。當初進來時我帶了幾百號手下進來的。

我們也花了大力氣找尋過,不過,那隻手太神秘了,根本上就發現不了它。」張照說道,「天元石就在我的玉床下邊那個神秘地方。

我現在要回到身體中去了,在你沒拿到天元石之前我只能回到身體中暫時保持著。

不過,我感覺自己存在的時間也不長久了。因為,即便是沒跟鍾子秋打鬥,我感覺自己好像快消散了。畢竟,千年過去了。我也只能支撐到現在了。」

「那行,你先回到身體中。我儘力去找到天元石。不過,我不能保證一定會找到。但是,我答應你全力去找。」唐春講道,感覺身體一寒,一股怪異的先天之氣從自己的泥丸宮中出去了到了那具身體中。

綜美劇天才不值錢 ,知道張照走了。這時,唐春余光中發現,貌似張照那具屍體的泥丸宮好像還動了一下。

怪了,死了這麼久了還能動,難道張照還沒死?唐春心裡一震,仔細的觀察起張照的屍體來。

又伸手摸了摸,發現的確是死了。如果張照是元嬰期修士的話倒是有千年的壽元的。

不過,唐春沒有感覺到張照身上那怕是一絲靈力波動。即便是張照死了,但如果生前是高階修士的話也會存在著一絲靈力的。

如此推理,張照生前並不是修士而是先天武者。也許還是氣罡境的高級別武者了。 【今天狗哥要感謝《官術》過來的『盟主哥tclan6495』飄紅和『盟主哥農場長』現沖盟主,連爆三更,兄弟,頂起新書《武尊道》,咱們相助唐春一把。】

「呃,你發愣發了這麼久,快過來幫忙。」這時,傳來胖狗的聲音來,唐春一看,發現這傢伙居然正在用力去拽張照頭上的金冠。好像不好拽,這傢伙連腳都給他頂在了張照腰部,整個身子弓成一蝦米狀在拚命的蹬著。

唐春正想攔著,詭異的事發生了。胖狗一摘下張照頭上的金冠拿手中正狂笑著並且連流哈喇汁時,金冠居然就在眼前慢慢的化成了灰塵消散於空氣之中。

「怎麼回事,我的金冠?」胖狗差點掉了下巴,獃獃的看著自己那空空如也的手,一幅茫然跟痛苦樣子。

「不是跟你講過別亂動,這金冠估計就是一虛幻的東西。」唐春笑了笑,琢磨出一些味兒來了。估計張照身體千年下來能不腐並不光是因為玉床下邊的地氣在蘊潤的結果。


而是因為張照死前身體中的先天之氣在保護著自己的身體,包括金冠以及衣服都在保護之列。而一旦這些外物一離開張照的身體失去保護之後就將化為塵埃散去。

並且,張照現在失去了大部分先天之氣。自然也保護不住皇冠以及衣服之物了。

「這玉床下有古怪,咱們挪挪看。」唐春沖還在發愣失落的胖狗說道。

「唉,我的王冠。」胖狗肉痛的叫著,兩人小心的挪開了玉床。「有個地道,好濃的參味兒啊,裡頭肯定有好貨。」胖狗這傢伙又興奮了起來。

等裡面的氣狀物揮發掉一些后兩人才小心的鑽了進去。不過,唐春餘光一直在盯著張照,發現這傢伙的泥丸宮又動了一下。唐春暗暗警惕了起來,因為,這種現象太詭異了。

傾城嘆:庶女謀 ,越往裡面去參味兒越濃。但是,唐春知道,那不是參味兒而是修行界一種叫『木盤草』發出的香味兒來。

因為木盤草長得像是人蔘,所以,不識貨的全誤會了。自然,木盤草的質量品級比百年的老山參王要高得多。大概十幾分鐘過後前面居然傳來了嘩嘩的流水聲。

拐過一道彎后,兩人都愣在當場。因為,前面居然是一個很大的山洞,方圓足有上百米範圍。

而一個巨大的水池裡有一隻高達五米的石雕巨手正豎著,巨手好像是用普通的黑色花崗岩石頭雕刻的。

不過,巨手的手掌心上卻是托著一個古樸的黑色盒子。盒子大概寬長有一米左右,上面還貼著一張黃色的詭異封條。而濃濃的木盤草味兒就是從盒子里傳出來的。

並且,令唐春震驚的就是。從盒子里溢出的木盤草的氣味兒居然在盒子周遭形成一條綠色的飄帶似的霧狀物,遠看的話還有點像是彩虹。

不過,這霧狀飄帶卻是沒有散去。好像就飄在盒子的上面似的環繞著的。

「參的香氣居然濃成霧狀了,這盒子里的人蔘估計不得了的大了。不下百年了,發了發啦發啦。胖哥我從此將衣食無憂,美女妹子大大滴,娘的,回去也搞個男爵封號玩玩兒。」胖狗雙眼瞪得老大。

「就你,胖得比豬還豬,還想搞男爵封號,搞美妹子滴,作你的春秋大夢去吧。」唐春譏諷著,「而且「你沒看清那個盒子嗎?」

「疏忽了,想不到這盒子居然是昂貴的黑紫檀木做的。就這一盒子扛出去的話不賣個幾百兩黃金就別跟我說了。擁有這一切怎麼滴就不能擁有美妹子滴,唐老弟,我跟你說,我胖狗雖說胖如豬,但是,往往那些美妹都喜歡咱這身材。說干起那事兒帶勁頭。咱胖哥是什麼人,專業人士,此道中高手。就是差了點錢錢啊。」胖狗此刻吸引力又扯到了盒子上。

不過,胖狗並沒有動作。估計是也學乖了,知道這裡的東西都是不好拿的。而唐春還發現,那隻巨手的下邊圍了一圈的小手,也是石頭雕刻的。

難道這就是張照所講的『天元石』?唐春心裡想著。不過,唐春並沒有從這些石頭裡發現關於修鍊的靈氣之類的東西溢出來。

這貨不由得有些失望,只能是寄希望於那個盒子里能撈到品階更高的木盤草了。據說修行界修士用來提功煉功的石頭叫靈石。這靈石也是修行界的通用貨幣。

「差不多可以行動了。」胖狗有些不耐煩了。

「胖哥,你說這隻手會不會活過來?」唐春問道。

「活過來,怎麼可能。這是石頭雕的,傻子也能看出來。」胖狗說道。

「你想想那隻神秘的手?」唐春說道。

「想它幹嘛,老子不想作惡夢。」胖狗聳了聳肩,突然一愣,有些發怵的問道,「太怪了,咱們見過一隻真手。而先前還見過一座山似的巨手,現在居然又出現了石雕小手。這裡會不會是那隻真手的老巢?」

「這個你問我我問誰,如果真是它的老巢的話咱們估計想逃也逃不開的。」唐春講道。

「那是,奶奶個熊,反正都來了,把那個紫檀盒子弄回去才是正道。老子至少可以歇上幾年不用干這擔心受怕的『偉大』事業了。」胖狗咬了咬牙,財帛動人心啊。

他小心的拿著雙錘往前走去。

水池裡的水很清澈,一眼就能看清底面,也不深,就到膝蓋處。兩人小心的淌水過去,不過,當胖狗的手剛觸及到巨手下邊的一圈小手之時意外發生了。

啊……

胖狗慘叫了一聲,唐春發現,這傢伙那隻觸及到可能是用天元石材料制用的手時瞬間就焦黑了,好像被燒烤過一般。

而且,胖狗的那隻手還在哧哧的冒著煙霧,好像正在進行**燒烤一般。痛得胖狗摔進了水池慘叫著翻騰著。

唐春趕緊施了個冰靈符法術往胖狗手上一砸,雖說沒有符紙好用,但也只能馬馬虎虎湊和著用用了。

被冰靈符一壓,胖狗手上的煙霧小了很多。唐春一看好像有些用處,趕緊一把抓起胖狗的手直接把冰靈法術抹在了胖狗的手掌上。

連連施展了三個冰靈術才讓胖狗手上的煙霧給滅了,不過,胖狗的手一下子可能好不了啦。不過,在唐春冰靈術的浸入下,胖狗的痛楚一下子消失了。 「春哥,你這一摸倒真靈了。看,我的手好多了。」胖哥現在可是心悅誠服的叫起『春哥』來了。

「回去慢慢治了,估計一個月會恢復吧。不過,叫你別亂動你不信,看看,如果是你的臉碰上去那就差不多了。」唐春訓道。

「那是那是,鐵定破相了。那可就慘啦,還怎麼去見我的依紅小妹妹。不過,它娘的,這石頭還真是奇怪了。」胖狗罵了一句舉起鎚子想砸石手,不過,鎚子舉在半空這傢伙想想會不會從鎚子上傳來什麼,這傢伙趕緊又放下了不敢動了。

「咱們還是走吧,這裡一切咱們都沒辦法動。等咱們功力提高了再過來。」唐春說著轉身就走,胖狗只是貪婪的看了看那紫檀盒子,最後吞了一把口水跟著唐春就走。

就在這時候,池中之水突然噴向了那些手掌。

「快走!」唐春一看,趕緊想溜到岸上。不過,太晚了。手掌給池中之水一噴,八隻石頭小手突然變成了血紅之色。

而八道血柱從石頭小手上彈射出來把唐春跟胖狗都包圍在了其中。胖狗往前一撲,居然透過血柱一下子到了岸邊上。

「快上來。」胖狗轉頭沖唐春大叫道,此人還不錯,沒丟下唐春就溜。

唐春也是趕緊往前撲去,不過,當一觸及到那八道血柱之時頓時全身好像掉進了火爐中一般的痛苦。而且,此刻八道血柱居然好像靈動的蛇一般下子變成繩子樣東東往唐春身上纏去。

唐春趕緊施展開了冰靈術往『繩子』上點去,卟卟卟的聲音響起,那道道繩子給冰靈術一拍就散開消失了。

不過,這邊剛散開那邊又有血柱繩子撲上來。唐春沒辦法,只好連續摧動著靈力在施展著冰靈術,只不過太耗費靈力了。

「你還在亂舞什麼,快上來,這裡不能再呆下去了,要命啊。」胖狗叫道。他根本就不清楚唐春的情況。

「上不來胖狗,被絆著了。」唐春叫道,胖狗這傢伙還相當的仗義。一聽這話掄起鐵鎚往那些血柱上砸去。

這次不一樣了,血柱好像被惹怒了。噼啪一聲脆響,胖狗整個人慘叫一聲好像突然被雷電擊中了似的連外衣都給燒焦了。而頭髮在瞬間居然全給燒成了灰塵。

山洞裡多了個胖胖的和尚,胖狗傻眼了,覺得全身無力連彈起來的力氣都沒了。唐春也在拚命的掙扎著,不過,半個小時后,唐春的靈力耗盡了。冰靈術也施展不出來了。

這貨就改用金槍逼入內氣去戳,因為唐春的『大伏魔雲天功』只到五段頂階,還不能作到內氣外入。不過,這廝受不了啦。

乾脆把裝有貢塔鮮血的瓶子打開喝了一大口進去,頓時,內氣一下子充滿了全身,但是,靈力好像貌似並沒多大動靜,也不曉得啥原因。


不過,這法子好像不靈。血柱繩子根本就不怕內氣,唐春被血柱繩子一下子纏滿了全身,遠看去就是像一隻血色綁帶包圍的木乃伊。

「春哥……」胖狗艱難的叫了一聲,對唐春更是佩服。自己剛才給那血柱來了一下就倒下了,可是人家唐春還堅持了這麼久。並且還是血柱綁帶子樣纏著全身的,雖說最後還是敗了,但那也是英雄壯舉。

就在這時候,那隻中央的巨手也開始泛出淡淡的紅色來了。不久,紅色越來越濃了。再不久,巨手的手臂上居然露出了一張血紅色的可怕人臉來。居然是鍾子秋那傢伙。

「你……你不是魂散啦?」唐春一愣,哼道。

「哈哈哈,年輕人,你被張照那蠢貨給騙啦。」鍾子秋的人臉在手臂上狂笑了一聲還彈動了一下。此刻的手臂倒有點像是一台電視機一樣在放著。

「你也聰明不到哪裡去。」唐春雖說全身被綁,但人卻是出奇的鎮定。此刻絕對不能慌亂,不然,自己今天就得擱在這裡了。這張照跟鍾子秋肯定有仇,最好是能從中挑點什麼事來也許自己還有空子可鑽了。

「誰說的,我鍾子秋是天下最聰明的人,也是最聰明的大帥。老子可是大秦王朝黑衣衛的副首領。本來是可以當首領的,不過,被張照給害了。」鍾子秋有些憤怒了。臉在那隻巨手上扭動著。

「聰明個屁,人家張照王爺才聰明。他早就算計好了,就是想借我之手除掉你。你現在就剩下一張臉皮子寄在這天元石中,而人家張照現在的魂神卻是完整的寄在自己的身體內。而且,我發現張照根本就沒死。到時他一活過來你可就慘啦。以他的功力毀這天元石如探囊取物般容易。」唐春講道,語速度很快。

「放屁,張照不可能沒死。魂神都散了還能不死?再說了,千年下來了他那身體早幹了還有屁用。除非是能奪魂差不多,不過,奪魂的話要合適的身體,太難找了。不然,這墓中也來了好幾拔人馬,怎麼張照就無法奪魂去。」鍾子秋大怒了。

「人家泥丸宮還會動,怎麼會死。而且,剛才你保存在張照身體內的一點魂氣是不是被張照戳毀了最後便宜了我。」唐春哼道。


「那又有什麼,我現在天元石中可以再活上一百年。可是張照呢,就他那具破身體還能堅持多久。

最多幾年光景了,他那具身體必毀了。哈哈哈,最後,還是我鍾子秋更勝了一把。

就張照一個私生子也想當皇帝。還扯起什麼恢復張家江山的幌子出來。

人家大秦王朝的大臣們也不是傻子。張照怎麼樣,狼子野心,大家都明白,最後落得孤家寡人一個。還想跟老子搶『圓圓』,他算個什麼東西。」鍾子秋哼道。

「張照原來是自己想當皇帝啊。」唐春說道。

「你以為呢,這天下者誰不想當皇帝。張世民又怎麼樣,還不是兄弟相殘搶到了帝位。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