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絕公子,我們是來通知您一聲,由於貢院的失誤,把您的名字寫在了榜上,幸好及時發現,因為您交的是白卷,所以要將您在榜上除名!話已帶到,告辭!」貢院的人一走,靈雪就笑出了聲!

「哈哈哈哈……我就說怎麼可能呢,原來是人家看錯了,哎,我還真是高估你了七哥!」

「啊……我好不容易激發的鬥志啊……」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第三天的二試林逸和靈雪結伴而行,鳳傾城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二人進入貢院!

「七哥,你回去吧,我們進去了!」靈雪憋著笑看著他說,一旁的林逸也是忍俊不禁,鳳傾城一臉幽怨,但最終還是嘆了口氣,說:「行了,進去吧,結束之後來那邊的茶樓找我!」「好,去吧!」

靈雪和林逸進去之後,鳳傾城才離開,坐在茶樓的最頂端的閣樓上,能夠一眼看到下面的人。

「李大人,姚大人!」靈雪進去之後就看到了兩位,他們對她點頭示意,靈雪的身份兩人心照不宣。「好好答卷,這次你們兩個可是不相上下!」李大人笑著說。

「大人放心,學生一定儘力!」靈雪恭敬地也回了他一句,兩位大人見靈雪禮貌而恭敬的態度,對她的好感不覺增了幾分!「這位便是一試中位居榜首的齊逸吧,真是後生可畏啊,他日必成大器!」姚大人怎麼看怎麼滿意!「多謝大人稱讚!」「好了,時間快到了,都進去吧!」四人就此落位!

「公……千羽,兩位大人好像知道你的身份!」靈雪聽后一笑,小聲對他說:「什麼呀,我就是昨天來貢院找君明哥的時候,他們倆陰差陽錯把我認成君宇哥了,我一想反正也沒事,認錯就認錯,反正最後榜上不會有我的名字,三試結束后,我也就不參加了!」「哦,皇上竟也同意你來參加科考?」 重生偽蝸牛的麻辣生活 「他讓我來查案時就是讓我以考生的身份來的,我也不好抗旨啊!」

兩人一前一後進入了考場,但有人見他們可是眼紅的不行,一個第一,一個第二,還有人看見他們和李姚兩位大人交談甚歡,自然心裡不舒服!

「齊大哥,好好考,加油!」「你也是!」林逸的笑容很陽光,那一瞬間讓靈雪好像看見了夜雲謹,有那麼一會的愣神,但很快又恢復正常。

也不知道他的傷勢怎麼樣了?

「呦,這不是咱們的榜首嗎!還有咱們的第二名!」「還真是會巴結大人!」「真不知道他們的名次有沒有作假!」

……

靈雪聽了很不鎮定,但林逸倒是像沒聽見一樣,自顧自的整理自己的考桌!「你們……」「千羽,不要在意別人的看法,我們問心無愧就好!」林逸一句話讓靈雪安靜下來!周圍人不屑地瞥了他們一眼,看見李姚兩位大人進來了,也快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考試開始了,這次的題目是「為官之道」!

靈雪這次答得就有些不用心了,寥寥幾筆,但也算工整!她很快答完,扭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林逸,滿滿一張紙,還準備寫第二張!她正要回身,就聽見有一個人喊道:「大人,有人作弊!」這下全考場的人都看著那人,靈雪有印象,剛才諷刺的人裡面,他可是說了不少呢!

「誰作弊啊?」李大人看著他問,姚大人也是看著考場的每一個人,那位考生指著靈雪的方向,說:「他們兩個!」李大人和姚大人相視一眼,姚大人走到靈雪跟前,看著她和林逸的卷子,李大人說:「這位考生,沒有證據的事不可胡說,這可是污衊!」

「我親眼看見他們私底下說話,肯定是討論考題,互通答案!」

姚大人拿起他們的試卷,看著那位考生說:「千羽的考卷早已答完,一張紙足以,雖然齊逸未答完,但兩人觀點大不相同,你說他們互通答案,那這觀點也應相同才對,怎會如此?」

「可是他們……」

「好了,坐下答題,沒有證據的事不要亂說!」李大人嚴肅地說道,那位考生只能作罷,但還是有些不服氣,姚大人將考卷還給了靈雪和林逸,並囑咐他們不要分心,但靈雪沒有注意到,坐在她旁邊的那位考生看著她的眼神有些疑惑!李大人轉到了靈雪身邊,看了一眼她的卷子,這一看可是讓他有些為難,看著靈雪的眼神更是猶豫,但也不好說什麼!

考試結束后,考場所有考生都交了卷,林逸和靈雪也準備走,坐在靈雪旁邊的那位也起了身,考場上就只剩下他們三人。可就在這時,有個侍衛突然進來,看到靈雪,說:「公子,明王請您廂房一敘!」靈雪看向林逸,說:「怎麼這個時候找我?」「明王可能找你有事吧,沒事,你先去,我去找千絕!」

「好吧,那我走了!」靈雪說完就和那名侍衛一道去了廂房,林逸也準備走,但那位攔住了他!

「這位兄台,王爺可能是說剛才考場作弊一事,你不去看看他,萬一……」

「她不會有事的!」林逸冰冷的語氣和剛才對靈雪完全是兩個態度,他冰冷的眼眸射向這人,「我們與閣下素不相識,閣下是否有些……」

「兄台別誤會,在下只是想結交兩位而已,畢竟我們都是一試中的前三甲,互相認識認識,說不定日後還可一道入朝為官!」「不需要!」林逸說完徑直走出考場,不再理會他,這人有些呆愣了,出門看著林逸離去的背影,自言道:「真的只是想結識一下而已!」

「公子,回去吧,馬車已經備好了!」「好,走……」那人突然看到靈雪捧著一堆吃食從偏門出來,而且還是君明親自送她出來,興趣一起,朝他喊道:「明王!」君明聞聲望去,看到是他,不免有些驚喜!

「許久未見,王爺可還好?」鄭文堯雖是這樣說著,但眼神從未在靈雪身上離開過。「文堯,何時來的雲都?本王還以為昨日閱卷時看錯了,鄭伯伯竟也同意你參加科考!」「早就回來了,只不過是瞞著他們來的!」「你也不怕鄭伯伯惱羞成怒把你抓回去!」「怕什麼,等我金榜題名,皇上聖旨一下,他們不同意也得同意!」

說著看向一旁的靈雪,而靈雪卻不予理會,自顧自的吃著懷裡的玉露糕,鄭文堯突然覺得她很可愛,說:「女孩子吃這麼多也不怕胖,小心將來嫁不出去!」

「怎麼會,我可是吃不胖的體質!」靈雪說著驚奇地看著他,「你怎麼看出來我是女的?」「在考場上無意間發現的,王爺,聽說你這次回來多了一個妹妹,想必就是她吧?」君明笑了笑,說:

「小妹,來,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鄭文堯,是我們雲國最大的皇商鄭仲鴻之子,鄭文堯,我們從小便認識,若你在雲國長大,你們或許也是好朋友!」君明又看向鄭文堯,說,「你說的沒錯,她的確是我的妹妹,只不過是我的堂妹!」

「堂妹?你何時有堂妹的,我怎麼不知道?等一下,堂妹……」鄭文堯像是想到了什麼,堂妹?昊王爺的兄長是先皇,先皇的女兒不就是……

「君明哥,我先走了,七哥還在茶樓等我!」靈雪離開時嫌棄的看了一眼呆愣的鄭文堯,「反應真慢!」說完就走了,君明好笑的看了一眼鄭文堯,說:「心照不宣啊,本王還有事,先進去了!」

「堂妹,公主啊,都長這麼大了!」鄭文堯想起了當年靈雪滿月時,他隨母親進宮去看望皇后說的話,現在想想還真是羞死人……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靈雪從貢院離開后,就想著去茶樓和林逸鳳傾城匯合,沒想到身邊多了一個跟屁蟲,鄭文堯知道她的身份后,就一直在她身邊晃悠,怎麼甩都甩不開,靈雪表示很鬧心!

「靈靈啊,你要去哪啊,我送你去吧!」

「靈靈,沒想到你也會來參加科考,你說我們是不是很有緣分?」

「靈靈,你看……」

「叫我千羽!」靈雪忍不住拉著他的衣領惡狠狠地警告著他,「我警告你,我這次參加科考可沒幾個人知道,還有這是在宮外,你想我暴露身份嗎?」

兩人離得很近,看著靈雪近在咫尺的容顏,鄭文堯居然臉紅了,也許是他們的動作幅度太大,街上的人紛紛側目,有的還小聲議論!

「靈靈,別人都在看著我們呢!我們這樣不太好吧?」鄭文堯紅著臉把話說完,靈雪休息了一下周圍,氣得放開他!「靈……千羽,你去哪兒,我和你一起吧,君明可是讓我好好照顧你的!」「胡說什麼,我怎麼不知道?」瞎扯唄!鄭文堯心想,要是靈雪知道了他在想什麼,一定會毫不留情地撕了他!

茶樓內,林逸和鳳傾城已經坐了有一會兒了!

「七王似乎和公主關係不錯!」

「那當然,我們在南國……奇怪,跟你說這些做甚!」鳳傾城突然向樓下瞥了一眼,就看見了靈雪來了,但身邊那個傢伙是誰啊?不停地和靈雪說話,靈雪那表情一看就知道那傢伙不是什麼好人!

「雪妹身邊那誰啊?」鳳傾城疑惑地問,語氣很是不滿,林逸聞聲望去,看到鄭文堯時,皺眉道:「是他!」「嗯,你認識?」林逸搖頭,說:「不認識,只不過知道他是和我們同考場的考生!就坐在公主旁邊!」

鳳傾城忍不住打量著鄭文堯,心裡很不是滋味!「沒我傾國傾城,沒我有氣質,這傢伙怎麼和雪妹認識的?」聽了他的話,林逸茶都快噴出來了,第一次聽見一個男人形容自己傾國傾城!兩人坐等靈雪和鄭文堯上來!

「七哥,林大哥!」靈雪打招呼后就自坐下,鄭文堯還真是不拿自己當外人,徑自坐到靈雪身邊,看著旁邊的林逸,笑道:「兄台,又見面了!」面對他的熱情,林逸微微點頭,鄭文堯絲毫沒有注意對面黑著臉的鳳傾城,繼續和靈雪說話!

「靈靈,你理我一下,好歹我們也算是青梅竹馬吧!」

「噗……什麼,青梅竹馬!」

鄭文堯還真是語出驚人,鳳傾城直接噴了,林逸動作一頓,眼神在靈雪和鄭文堯之間來回打量!「公主,我這是錯過了什麼?」「雪妹,怎麼回事?就一早上沒見,你何時多出來個青梅竹馬?」

「他胡說的!」靈雪都有些無力解釋,說,「介紹一下,這位是鄭文堯,雲國最大的皇商鄭仲鴻的獨子!」鄭文堯最後還加了一句:「也是靈靈的青梅竹馬!」

「鄭公子,今天好像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吧!」靈雪微笑著提醒道,可是鄭文堯根本不理會,總有話說!「我們小時候見過的,我還抱過你,也是那時候你才剛滿月,不記得也正常!」

「你……」靈雪想揍人的心都有了,但心理暗示著:冷靜!冷靜!不和他一般見識!「七哥你們好了嗎?我們回去吧,後天就是第三試,我們還沒有準備呢!」鳳傾城笑著說:「好,我們走!」「林大哥!」林逸沉默著起身,看向鄭文堯時,嘴角的笑容怎麼也掩蓋不住!

「林大哥,好笑嗎?」靈雪突然陰森森的問道,林逸立刻收住笑容,嚴肅道:「不好笑,但是……」就是忍不住怎麼辦?

「忍不住給我憋著!」靈雪只有在生氣時最放鬆,對於別人的那些心理話,才會回別人一句,讓他們摸不著頭腦!

「靈靈,你住哪兒,我送你吧!」鄭文堯追上來,但卻在靈雪轉身的那一刻身體突然頓住,眼睛一直盯著靈雪的眼睛,逐漸變得空洞,靈雪魅惑般的聲音出口道:「今天你誰也不曾見到,我走後,記得把桌上的茶喝完,賬結了,然後回家,明白?」「明白!」靈雪打了一個響指,說:「我們走吧!」鳳傾城和林逸看得一愣一愣的,走到樓梯拐角處忍不住看了一眼鄭文堯,那傢伙還真的坐在那一杯接著一杯喝茶!

出了茶樓,鳳傾城忍不住追問:「雪妹,你如何做到的,厲害!耳根終於清凈了!」「千羽用的可是攝魂術?」林逸問,靈雪笑著說:「林大哥果然厲害,意思差不多吧!」「攝魂術?可是攝魂鈴在我這兒!」鳳傾城看著手腕上的攝魂鈴疑惑道,靈雪敲了他的腦袋,說:「心理學上有一種叫做催眠術的方法!」「不懂!」「不懂就別懂了,把你的攝魂鈴練好就行!」靈雪說著和林逸徑自走開!

「公主剛才說的催眠術是怎麼回事?」「林大哥有興趣?」「只是好奇而已!」「回去跟你好好解釋!」「好!」

「你們兩個等我一下!」

……

而還在茶樓喝茶的鄭文堯此時真是不好受的!

「公子,你都喝了好多了,不撐嗎?」隨從有些擔心的看著自家公子,鄭文堯邊喝茶邊說:「你以為我想喝嗎?」心裡一直有個聲音說喝完桌上的茶水,想停停不了,怪事!

……

皇宮內,君聖煜召了君聖彥等人入宮,他們聽了君聖煜的敘述,才明白十五年前的事,他們看了那封信件,以及暗衛搜集的證據,樁樁件件都指向左相!

「皇上,真的能確定都是左相所為嗎? 穿越之貓咪不好惹 萬一是林逸和左相設計的圈套呢?」夏贏澈有些懷疑,此事關係重大,林逸和皇室敵對不是一天兩天了,城府之深不得不防!

「確定了,暗衛的消息從來沒有錯過!」君聖煜說,其實他可以確定不止有暗衛的消息,他還拜託了那邊的人,所以千真萬確,心中確有懊悔,當年沒有及時查清楚就妄下論斷,害得父皇枉死,林家被滅門,皇叔一家在外漂泊,親妹妹流落在外受盡苦楚,這次一定要糾正當年的過錯,還林家清白,更是還死去的人一個公道,也趁這個時機清理一下朝堂!

「那我們就要儘早打算了,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君聖彥說。

「大後天就是殿選的日子,在這之前,我們要做好所有的事!」夏贏澈說。

「對了皇上,你說公主和林逸在一起,沒事吧?」沈琛問道,他總是不放心,靈雪之前的傷還沒好,元神受損靈力長時間無法施展,若是遇到危險……

「沒事,鳳傾城在她身邊,他會保護好小妹!」

「今天聽明王說,鄭文堯也來了雲都參加科考,已經見過公主了!」歐陽恪說道,他這一說,讓人放心了不少,可是又讓人擔心了!

「那傢伙跟著添什麼亂,鄭伯伯同意他參加科考?」從君聖彥的語氣里不難聽出對鄭文堯的嫌棄!「不知,不過據說是瞞著家裡出來的!」歐陽恪也是剛收到暗衛的情報,君聖煜拿出一封信,說:「鄭伯伯已經知道鄭文堯的事了,信件昨天就到了,讓朕無論如何都要讓文堯落榜!」

「鄭家就他一個獨子,鄭伯伯當然想著讓他繼承家業,又怎會讓他入朝為官?」

「也是,朝廷有規定,官員不得私下做生意,他要是當了官,鄭伯伯非得被氣死,龐大的家業何人繼承?」

君聖煜嘆了口氣,自語道:「文堯,這你可就怪不得朕了!」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第三試就在今天了,靈雪卻是出奇的穩居第二,第二試靈雪的卷子上寥寥幾筆,就這樣也能進前三甲,不過她不在意,反正殿選是不會有她的。不過她有些奇怪,這次的第三名,竟然是那天說她和林逸作弊的人,叫孫然。

「又是你們!」孫然眼中憤恨異常明顯,也不知道他哪來的怨氣!「怎麼,還想說我們作弊啊?」靈雪反問道,他旁邊的人倒是看著不錯,立刻上前勸阻道:「大家都是同一個考場的人,和氣和氣!這已經是第三試了,說不定以後會成為幕僚!」「你們別得意,我們殿選見!」孫然說完就回到了座位上,那人充滿歉意地對靈雪他們說:「不好意思,我待他向兩位道歉,他也是壓力過大的緣故,對不起!」說完我回去了,靈雪注意了一下他位子上的號碼牌,也坐了下來!

「開始考試!」李大人照舊展開題目,姚大人也開始了他的轉悠,靈雪這次很認真的答題,腦海中的東西很多,答得很快,半個時辰足以,在放下筆的那一刻,李大人和姚大人同時朝她看去,姚大人轉到她跟前粗略地掃了一眼她的試卷,眼裡滿是讚賞!

靈雪並沒有提前交卷,而是手拄著頭坐等著,沒想到剛轉頭,就看見旁邊的鄭文堯和她同樣但方向相反的姿勢,不停地朝她拋媚眼,靈雪一陣惡寒,不敢去看他了,但卻無意間看到他的卷子,還真不錯,不過答得再好也徒然啊,君明說過鄭伯伯不同意他入朝為官,就算他考上了,皇帝哥哥還是會依照鄭伯伯的意思,讓他落榜,他恐怕還不知道鄭伯伯已經跟皇帝哥哥通信了吧?

孫然一個抬頭便看見靈雪和旁邊的鄭文堯眉來眼去,看著很曖昧,像是誤會了什麼,一臉的嫌棄,低頭答卷!靈雪轉而注視著剛才勸阻的那人,他叫岳池,很認真的答卷,而且靈雪看得出他品行端正,靈魂更是乾淨,日後若是為官,必定是個清正廉潔的好官,但看向孫然時,眼神詭譎,她看到了他的人品還有德行,靈魂還有些污濁,雖然很聰明,但欺軟怕硬,心胸狹隘,不適合為官!

考試結束后,她和林逸回了福運樓!因為第一第二試淘汰了很多人,所以參加第三試人很少,考試結果當天就出來了,毫無疑問,林逸居於榜首,孫然第二,岳池第三,靈雪理所當然的「落榜」,鄭文堯也同樣,但去那裡看榜單時,他的反應卻沒有那麼激烈,就好像提前知道了自己會落榜一樣!

「林大哥,恭喜你啊,文試榜首!」靈雪笑著說,然後看著一臉平靜的鄭文堯,「唉,沒有你的名字哦!」哪知他一臉平靜地說:「意料之中了,那天和君明打招呼后就知道了,老爹怎麼會不插手!」然後一臉委屈的看著靈雪,說,「靈靈,我可是因為你才暴露行蹤的,我不管,你要對我負責!」

靈雪聽后急了,問:「什麼我負責,你自己偷跑出來我哪裡知道,不能怪我!」「你怎麼這樣說?」他可憐兮兮地看著她,說罷死挽著她的胳膊,耍賴道,「我不管,你要負責,我就賴上你了!」這賴皮的模樣,隨從看見都震驚,他家公子雖說平時有些不正經,但也不至於這樣啊!

「你放開我!」靈雪看著周圍人的眼神,真想一掌劈死他,小聲說,「男女授受不親,你趕緊給我放開!」「我們青梅竹馬怕什麼,再說了你現在可是男人裝扮,你想暴露身份?」

「林大哥,快把他拉開啊!」靈雪求助林逸,但林逸無奈地聳聳肩,說:「千羽,鄭公子的厲害我們可是見識過的,我可不敢插一手!」

正當靈雪苦悶的時候,就聽見了她厭惡的聲音!「呦,這不是千羽公子嗎?怎麼,榜上無名還有心思玩笑?」孫然那副囂張的樣子,讓靈雪真想打他,靈雪沒有插手考試結果,就是想讓他在殿選的時候被皇帝哥哥親自淘汰,依照雲國的規矩,文試前十名都有資格入朝為官,但只有前三甲才有機會進入殿選,由皇帝親自出題,現場作答,而答不上來的直接劃到三名以後,也就是說前三甲中只有一個人能得狀元之名,另外兩個只能居於十名之中,前十名里只有一人才能得到皇帝的親自任命,另外九名,只有等待尚書省的分配了!

但若是前三甲品行不端,皇帝親自下命令直接淘汰,那再想為官就會難上加難,靈雪就等著殿選,她無法插手文試,是因為左相是主考官之一,但殿選可是由皇帝直接負責,任何人無權干涉,她就不信一個品行不端的人,皇帝哥哥會看不出來?

「呵呵,當然有心思,我看你也不是很厲害嘛,第二有什麼驕傲的,還不是被我林……齊大哥壓的死死的!」

「你別得意,最起碼本公子榜上有名,而你……哼!」孫然不屑地看著她,岳池勸阻道:「孫然好了,少惹是非,這裡是雲都,不是在家裡……」「你給我閉嘴,膽小怕事,有什麼出息,一個野種也有資格說本公子,滾開!」孫然語氣很沖,口出惡言,「野種」在靈雪聽來,無名之火瞬間被燃起!

「野種罵誰呢?」「野種罵你!」「哦,野種在罵我呢!」「你……」眾人皆開口大笑,孫然氣得說不出一句話,但又隨即笑道:「本公子不和一個落榜的人計較,有失身份!」

「我打賭你殿選淘汰!」靈雪嚴肅的說,但他卻笑道:「真是個傻子,就算狀元不是我也不會被淘汰的!」然後又囂張的看著林逸,說:「榜首又怎樣,最後還是居於本公子之下,本公子上面可是有人的!」

「有人?左相嗎?」靈雪問道,孫然笑著說:「你們不配知道,左相的威名其實你們能褻瀆的!」說完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靈雪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說:「左相還不消停!」「也囂張不了多久了,不是嗎靈靈?」鄭文堯說,靈雪看了他一眼,不自覺的笑了,林逸憤恨的握緊雙拳,靈雪看見后拍了拍他的肩,說:「放心,我們會贏的,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林逸聽后才放鬆下來,但又很擔心,因為左相好像有了察覺,林正不見了,這幾天他的人一直沒有收穫,他很擔心林正會出什麼意外……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文試結束了,該抓的人一個也沒有漏網,就只剩下左相這條大魚,君聖煜正等著他落網呢!靈雪也該回宮了!

「林大哥,我回去了,你一個人小心點!」

「我們還會見的,明天的殿選!」林逸笑著提醒道,靈雪也笑了,看著後面的陸戰,他可是淚流滿面啊!「大小姐……」「好了,又不是見不到了,以後我一定出宮看你們,你們福運樓的八寶鴨很好吃!」所有人被靈雪逗笑了,掌柜的說:「大小姐,您要是再來,我一定讓您嘗遍福運樓的美味,我請客!」「好,這可是你說的!」

「公子,時候到了!」歐陽恪走上前說。這煞風景的人!靈雪嫌棄地看著他,沈琛在一旁偷笑,被嫌棄了吧?靈雪上了馬車,一行人朝皇宮的方向駛去!

「都安排好了嗎?」

「殿下放心,皇上已經全部安排妥當,就等著左相了!」沈琛回答道。

「那老狐狸就沒有懷疑過?」

「公主大可放心,雖然左相已經懷疑林逸,但絕對不會想到林逸會通過你和我們聯手,那晚公主被劫走,大鬧左相別院,事後他雖然查了你的身份,但查到的是我們提前偽造的假身份,我們的人日夜盯著左相府,這幾日就會有行動了!」

「殿下,另外,我們的人查到,左相和外族有勾結,已經證據確鑿,他怎麼也抵賴不了了!」沈琛說,靈雪知道他說的「我們的人」是誰,雲宮經閣內全都是關於宣和大陸的事,件件清楚記載,就差證據,搜集證據不是難事,十二將全都包了,如今沈琛的元神覺醒,只要千里傳音,另外十一人一定唯他馬首是瞻,效率特別高,沈琛這次想必動用了雲宮的勢力!

靈雪回宮后梳洗換裝后,就直奔太後宮里,聽喜鵲說太后從龍興寺回來了,皇上、太子、彥王都在太後宮里,靈雪馬不停蹄地趕到那兒!

「母后要注意鳳體,最近天氣轉涼,出去要多加件衣裳才是!」

「皇帝放心,哀家的身體哀家知道!」太后笑著說,君承熠端著熱參茶由桂嬤嬤照顧著從內堂出來,一路小跑到太後跟前,甜糯的娃娃音說出來:「皇奶奶,參茶,熠兒看了好久呢!」太后一看她的小孫子可愛的樣子,慈祥的笑著,說:「熠兒乖,坐到皇奶奶身邊來!」太後接過參茶放在桌上,又拉著熠兒坐到懷裡!

「太后,小太子為了您這碗參茶,可一直照看著火候呢,一刻也不放心!」桂嬤嬤笑著說,太后抱著熠兒笑得合不攏嘴,說:「我們的熠兒長大了,真孝順!」

「我說侄兒啊,怎麼也不見平常你對皇叔這樣好呢?」君聖彥開玩笑地說,哪成想熠兒還是一如既往的腹黑,可憐兮兮地看著太后,告狀:「皇奶奶,皇叔總是欺負我,前段時間他剛把我的畫毀了,這次武試都不帶我去,以前父皇都會帶我去的!」「唉你不能這樣啊,那次是不小心,我不都跟你道歉了嗎,武試你不能去,你還小嘛!」君聖彥是怎麼也玩不過這個侄子,誰讓人家年紀小不懂事,長得軟萌軟萌的,蠱惑人心啊!

「好了,熠兒還小呢,你就不能讓著他點?」太后是不會怪罪君承熠的,錯永遠是大人的!

這時外面傳來靈雪的聲音!「母后,我回來了!」太后一聽見靈雪的聲音開心的不行,她很疼愛這個女兒,因為不在自己身邊長大,所以她總覺得虧欠著她,這下靈雪回來了,她要把過去這十五年來她失去的,全都補回來!

「給母后請安,給兩位皇兄請安!」說完就跑到太後身邊坐下,親切地挽著太后的胳膊,「母后,兒臣好想你,你去龍興寺祈福都不和兒臣說一聲,還是皇兄跟我說的!」

「你啊,母后好不容易把你給盼回來了,當然要去寺里還願了,謝謝菩薩把哀家的女兒送回來了!」「那哪是佛祖的功勞,明明是母后的功勞,兒臣就是聽見了母后的召喚,才會回來的,母后比菩薩還靈驗!」「你這嘴啊,但也不能說菩薩的不是,菩薩可是聽著呢!」太后笑著說。

「姑姑,你都瘦了!」熠兒看著靈雪說,靈雪一看見熠兒就喜歡,伸手將熠兒抱過來,說:「熠兒倒是長高了,也重了不少,再大一點,姑姑都抱不動你了!」「那熠兒就抱姑姑,熠兒可是男人,長大了也要保護姑姑的!」他這副小大人的模樣把眾人都惹笑了!

「那姑姑就等著你保護了!」靈雪笑著說!

「靈兒,哀家都聽皇帝說了,你這次真是太冒險了,你皇兄也是,派誰去不好,非得派你去,你這身體一直不好,萬一……」「母后,我這不是安全回來了嗎,而且皇帝哥哥有派人保護我,能出什麼事?」靈雪安慰著太后,然後看著君聖煜一笑,把熠兒往坐榻上一放,跑到他面前攤開手,問:「皇帝哥哥,我這次表現不錯吧,有什麼獎勵嗎?」

緊接著她的額頭就被彈了一下,君聖煜說:「獎勵?都把自己弄賊窩裡面了,還想要獎勵,明知道是圈套偏往裡面鑽!」「就是,靈靈啊,你真是太不懂得保護自己了!」君聖彥也跟著說,靈雪瞪了他一下,他立馬閉嘴,乖乖坐下!「皇帝哥哥,我這不是沒受傷嗎?再說了,我還立功了呢,林家……」靈雪剛要說,君聖煜便跟她使眼色,示意她不要說!

別當著母后的面說,母后還不知道,雖說林家是被冤枉的,但父皇卻是因為林家而死,母后心裡一直有恨!

好吧,那我們出去說吧!

「母后,兒臣御書房還有事,就先告退了!熠兒,好好陪陪皇奶奶知道嗎?」「嗯!」

「母后,您好好休息,兒臣也告退了!」

「母后,兒臣改日再來看您!」

「去吧去吧,凡事以國事優先,別耽誤了!」

「兒臣告退!」三人便跪安了,但剛走到門口,太后又叫住了他們,說:「皇帝,聽說文堯來雲都了,有空把他叫進宮來,哀家好久沒見他了!」

「兒臣記著了!」說完三人便出了太后的寢宮,在御花園裡散步……

「皇帝哥哥,那個鄭文堯怎麼回事,開口閉口說是我的青梅竹馬?」靈雪一想起他那個樣子就膽寒,君聖彥一聽,更是氣憤:「什麼青梅竹馬,要說青梅竹馬也應該是我吧,哪裡輪的到他?」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靈雪都愣了,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了,不過幸好君聖煜沒有想那麼多,他糾正道:「聖彥,你是哥哥,什麼青梅竹馬!」「口誤口誤了,皇兄!」君聖彥心虛地不敢看他!

「好了,商量一下吧,根據暗衛傳過來的消息,左相那邊已經按捺不住了,他準備在各國使節到來之前造反,離使節到訪還有十天,留給我們的時間還不足十天,所以趁早動手!」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好了,商量一下吧,根據暗衛傳過來的消息,左相那邊已經按捺不住了,他準備在各國使節到來之前造反,離使節到訪還有十天,留給我們的時間還不足十天,所以趁早動手!」

「皇帝哥哥是想用這次的科舉案引出十五年前的謀逆案,一舉拿下?」靈雪問。「沒錯,這次的科舉案涉案官員大部分都是左相提拔上來的人,只要其中一個招認是左相指使,那就好辦多了!」

「科舉舞弊可大可小,這次涉案官員眾多,有輕有重,都要酌情處罰,我們把線引到左相身上,我看他到時候還有何話說?」君聖彥幾乎可以預見左相之後的表情了!

「皇帝哥哥,到時候左相一定會想要見你,你可不能答應他,如今我們證據確鑿,容不得他抵賴,也被聽他說什麼,直接讓禁軍去左相府拿人,對付這樣的人,你就不能聽他說什麼廢話!」靈雪說,君聖彥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她,說:「以前怎麼沒發現你這本事,我們的妹妹就是厲害啊皇兄!」

君聖煜看著她寵溺地摸摸她的頭,她笑了笑說:「證據確鑿,他還有什麼好解釋的,我們明明掌握了證據,知道他在狡辯,難道聽了他的三言兩語那些證據都作廢了?想得美!總之一句話,辦他還需要理由嗎,看他不順眼就是了!」

「靈靈霸氣啊!」君聖彥忍不住稱讚道!

三人商量完后,君聖彥就出宮回了王府,而靈雪卻纏著君聖煜到了御書房……

「皇帝哥哥,明日殿選你的題目是什麼,能告訴我嗎?」靈雪笑著問,君聖煜眯著眼有些懷疑的看著她,笑著問:「你是想在這套朕的話,然後幫林逸吧!」「呵呵呵……我這不是擔心嗎?要是明日殿選出了意外怎麼辦?」靈雪一見不行,就另外想了辦法,「皇帝哥哥,那明日殿選我能在場嗎?你在你龍椅旁邊或者後面給我設一個位子,要是不行再在我面前垂一道珠簾,我絕對安安靜靜看著,不打擾你,好不好?」

「真的想去看?」「嗯嗯!」靈雪一聽這語氣就知道有希望,立馬狗腿似的給皇帝哥哥捏肩捶背!「看在你這兩日還算乖的份上,朕就答應你,不過自古後宮不得干政,未免百官議論,朕在旁邊給你設一個屏風,你要保證在旁邊乖乖的!」

「好好,我保證,皇帝哥哥你真好!」

……

今天的殿選很重要,百官都要在場,按照上朝的時間殿選,所有人都來的差不多了,左相還是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作為百官的領頭人,立於左邊前面,右邊昊王、夏侯並排而立,第二排是彥王,明王,夏世子,而大殿之上,禁軍的兩位統領歐陽恪和沈琛卻不在皇上身邊,副統領卻在,不過這不是吸引人的地方,真正吸引百官眼球的是龍座旁邊的不遠處,設了一道屏風,眾人隱約看見屏風後有人影閃動,卻不知是誰!

靈雪斜靠在坐榻上,百無聊賴的翻看著君聖煜給她準備的書,無聊透頂,兩名宮女在一旁給她扇著風,喜鵲和紅袖各自端了茶點過來,愜意,悠閑……

「這怎麼還不開始啊?」靈雪不耐煩地問,紅袖小聲說:「公主您小點聲,這可是太極殿,外面都是大臣,可不能讓人發現我們!」「公主,您早上都沒用膳,先吃一點墊墊!」喜鵲端著一盤玉露糕給她,靈雪看了一眼玉露糕,再看了看身邊的四個人,接過去說:「來你們也吃!早上你們都沒用膳就被我拉來太極殿了,肯定餓壞了!」

那兩個小宮女一看這急忙跪下,說:「公主,奴婢不敢!」靈雪起身親自把她倆扶起來,說:「別動不動就跪,對膝蓋不好,你們好像是剛調來未央宮的吧?」

「回公主,是的,奴婢是內務府剛撥下來的,前天才入未央宮!」兩名宮女膽怯地低著頭不敢看靈雪,靈雪笑著說:「既然到了我未央宮,那就是我未央宮裡的人,在我這裡你們大可隨意一些,不用拘謹,我這裡沒那麼多規矩,你看看他們倆,陷在膽子大的都敢反駁我了!」

「公主,奴婢哪有?」「是公主殿下您總不聽皇上的話,皇上吩咐我們要看著您,不能讓您闖禍才對!」喜鵲和紅袖說,然後就聽見外面說開始了,靈雪一把將玉露糕塞到小宮女手裡,說:「你們隨意,不用管我,也不用給我留,我現在關心的是殿選!」 緋聞男神:首席誘妻成癮 然後坐到坐榻上密切關注外面的動靜!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