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不給看就不給看嘛,幹嘛嚇唬我。再說了,我都已經死過一次了,還能怎麼死。」 「哦,說的也是。誒呀,總之你還是離這東西遠點為好。雖然我也說不清楚你看究竟會不會出問題,但是為了以防萬一,你還是別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姜沐黎認真的說。

「誒,行吧行吧,那就聽你的,不看就不看。」玉兒見姜沐黎如此的嚴肅,看樣子也不像是在跟自己開玩笑,也就不再強求。雖然自己好奇那手機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也沒有必要觸怒姜沐黎,畢竟自己還得寄人籬下呢。

「不對啊,你怎麼又沒經過我的同意就自己跑出來了?咱們之前不是已經說好了么,我沒放你出來你自己不能隨便出來的。」姜沐黎突然想到自己之前跟玉兒的約定,問道。

「啊?有這種事情嗎?我怎麼不記得。」玉兒馬上開始裝傻充楞起來,反正只要自己不承認,那姜沐黎也沒什麼辦法。畢竟空口無憑,姜沐黎也抓不到把柄。

見玉兒這邊開始耍起無賴,姜沐黎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反正今天屋子裡也的確沒有別人,她出來也就出來吧,

「那你就好好的在這屋子裡面帶著,別亂往外面跑就好。」姜沐黎只對玉兒提了這麼一個要求之後,便轉過身去,又開始擺弄其自己的背包。


「別啊,我出來就是為了跟你說會話的,你怎麼又開始不理人,不對,不理鬼了啊?」玉兒見姜沐黎又開始忙自己的事情了,趕緊一步走上前去,拉住了姜沐黎的胳膊,一邊用撒嬌的語氣央求著,一邊搖晃著她的手。

最開始姜沐黎還真就沒準備理她,姜沐黎堅信憑藉著自己蟬聯學霸多年練就出來的堅定的意志力,是絕對不會被玉兒這種下三濫的手段所打擾的。不過事實證明,她錯了,錯的很徹底,錯的就**十分的離譜。

起初玉兒還是動作十分輕柔的搖晃著,不過當她發現這樣的幅度根本就對姜沐黎同學造成任何干擾之後,玉兒手上的力道就開始逐漸加大,頻率也逐漸的變快,後來姜沐黎感覺自己的整個手臂都要被身邊的這個女鬼給掄起來的之後,她才忍無可忍的叫停了這位的沙雕舉動。

「停~!別搖了,再搖就要到外婆橋了!不是,再搖我的胳膊就要被你晃掉了!」姜沐黎的手一甩,甩開了玉兒的手,而後不耐煩的說道。

玉兒見身前的姜沐黎終於有了反應,便趕緊又湊了上去。

「誒呀,我也不是故意要煩你的,這不是自己一個鬼獨處太久了寂寞么。你說我好不容易從那個小黑屋裡被放出來,要是到了外面還是沒有人跟我聊聊天,說說話什麼的,那跟在裡面的生活又有什麼區別呢。」玉兒委屈的說著,順便不爭氣的流下了淚水。

其實姜沐黎本來也就是想要制止玉兒繼續打擾自己,可是看到身邊的這位看起來跟自己年紀差不多的女鬼,就在那裡哭哭啼啼的跟自己訴苦,也覺得自己剛才的做法的確有些不近人情了。

「誒,其實我也不是不想跟你說話,只不過我現在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這樣吧,你先自己玩會手機,等我忙完了再跟你好好交流好不好?」姜沐黎說著,從自己的抽屜里拿出了本來就屬於自己的智能手機,遞給了女鬼玉兒。

「早說嘛,早這樣的話我也就不哭了,你這不是浪費我眼淚么。」玉兒見到姜沐黎拿出了自己的手機遞了過來,瞬間就來了一個川劇變臉,直接就是大雨轉晴,那傢伙,那嘴裂的,陽光燦爛了都。

拿到手機的玉兒果斷閃人,哦,不對,閃鬼,離得姜沐黎遠遠的,省的她到時候反悔再把手機收回去。

姜沐黎眼見著玉兒就這樣忽悠了自己一手,雖說的確有些氣不過,但是想想也就算了,畢竟自己也而得到了來之不易的安靜時光,還是先好好做完手裡的事情再說吧。

拿到了手機的玉兒趕緊趴到了姜沐黎的床上,緊接著,她翹起了二郎腿,開始耍起了手機。

別看才三四年的時間,手機這種東西更新換代的速度還是很快的。現在玉兒手裡的手機,跟自己活著的時候相比,已經有了不小的改進。不僅僅是性能上的提升,而且網路方面也非同日而語。

起初拿到手機的玉兒是有些陌生的,雖說自己曾經也用的是智能機,但畢竟也過去好多年了,用上了這種先進的產物還是有些不習慣的。

不過好在人家也是新世紀的年輕鬼,對於電子產品的學習能力還是很強的,沒過多久,基於自己已有的知識面,就已經把手裡的這部手機研究的差不多了。

而當她打開社交軟體「PP」的時候,驚奇的發現,自己原來註冊的「PP」號,竟然還可以用!過了這麼多年沒人上,賬號還沒有被凍結!

此時,玉兒的心情可謂是無以言表。因為這裡面記錄的東西,可都是自己生前的回憶,那些家人,朋友,老師,同學的號碼,都存放在這個pp號之中,雖說不知道她們之中有沒有人換了號,但是仍舊有很多人處於在線的狀態。


其實玉兒已經把自己生前的所有的牽挂斬斷了。她心裡也清楚,自己其實本就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了,只不過陰差陽錯之下,自己暫時還沒有辦法離開而已。從前的玉兒已經畫上了句點,陰陽兩隔,亡者也不應該打擾生者的生活才是。即便現在自己的內心還是有很多複雜的感受,但是理智告訴她,還是不要打擾任何一個人為好。尤其是自己的父母,親近的朋友。

……

不過那些曾經跟自己關係不好的傢伙也可以趁現在好好捉弄一番啊!嘿嘿嘿!(卧槽,好邪惡,想想就覺得刺激。)

……

反正也不知道玉兒究竟是怎麼想出來的這個點子,這種危險的想法就突兀的出現在她的腦中,然後愈演愈烈。她現在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先捉弄一個人試試了。

……

玉兒:你丫分明是自己想要這麼寫好不好啊!別把你自己的那些邪惡的想法灌輸給我啊!我還是個善良純真的小女孩,不對,小女鬼啊!


……

玉兒這邊聊的火熱,姜沐黎倒是也沒閑著。

打發了玉兒之後,姜沐黎就開始投身到瘋狂遊戲的道具上。因為一直都沒有機會看看瘋狂遊戲給自己寄來的道具,所以趁此時間,姜沐黎就把之前送來的碟子拿了出來。

因為之前也只是隨意的把木盒子放到了柜子里,所以一打開櫃門,姜沐黎就看到了之前送來的木盒。將其拿出后,放到了桌子上。

盒子是深黑色的,看起來的確很像是木頭的材質。不過姜沐黎也不清楚是否有黑色的木頭存在。

當然,她倒是也沒有在包裝上浪費時間。畢竟自己知道裡面裝的八成就是那個玩碟仙的碟子,所以也就沒有猶豫,直接就把面前的盒子給打開了。

當她打開盒子的剎那,便看到那個熟悉的盤子安靜的躺在木盒裡。碟子的周圍被厚重的棉絮包裹,並沒有用任何的塑料泡沫之類的東西。姜沐黎試著用手碰了碰那些用來減震的材料,雖說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彈性的樣子,不過當手觸碰到上面之後,卻傳來了與其表面看上去截然不同的感覺。

「怎麼回事,明明看上去就是棉絮一類的製品,摸上去的感覺卻如此富有彈性?這真的是現在科技能夠製造出來的材料么?為什麼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種東西?」

就在姜沐黎懷著疑惑的心情,準備把那些棉絮狀物體拿出來好好研究一番的時候,還沒等她將手裡的那點棉絮完全從盒子里拽出來,那東西就憑空消失了。姜沐黎刻意清楚的感覺到,那東西在自己的手中一點一點的消失,直到什麼都不見。

眼見這如此詭異的景象發生在自己眼前,姜沐黎現在出了震驚意外,也找不出什麼更好的形容詞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難不成這東西一旦被拿出來就會全部消失?這是什麼鬼?是那個什麼瘋狂遊戲定製的高級黑科技么?」雖說姜沐黎對此表示十分的困惑,但本著不知道的東西就少碰的原則,姜沐黎決定還是不要把這東西全部拿出來了。萬一在對自己有什麼影響,那可得不償失。

所以姜沐黎就直接從盒子里將那個碟子拿到了桌面上,之後蓋上了木盒的蓋子。

「這碟子作為任務獎勵,是不是有些虧了啊。雖說碟仙有著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是我如果想要問問題,那不還是得來一盤緊張刺激的碟仙遊戲才行?」

姜沐黎現在想想都覺得后怕,之前玩的那場碟仙遊戲屬實是有些恐怖,要是再經歷一回,嗯,其實活著還是挺好的,不是么。

雖然話是這麼說,可是姜沐黎總覺得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獎勵,就這麼放著也屬實是有些可惜。她這麼想著,就把目光放到了黑色手機上,說不定在那裡能找到什麼好辦法。 姜沐黎之所以去查看黑色手機,是因為她沒有在盒子裡面發現什麼其他的東西。無論是之前用到的白色蠟燭,還是那張鋪在碟子下面的寫滿字跡的紙,那些和這個碟子配套的用來請碟仙的道具一個都沒有。所以姜沐黎想著,能不能從黑色手機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確定一下其餘的東西是不是都可以代替,還是有什麼其他的方法跟碟仙交流。

當姜沐黎打開黑色手機裡面的瘋狂遊戲app之後,隨便翻閱了幾下,果然從個人信息里的資產欄中找到了有關自己手裡的碟子的相關信息。

碟仙的碟子:法器

品質:史詩

當前效果:召喚碟仙

只用方法:未知

注意:其實想怎麼用都可以,只要能召喚出碟仙,那就是好碟子。

「……」

其實吧,講道理老實說說實話,就這麼得來了一件史詩級別的法器,姜沐黎看到那紫色品級的時候,還是很開心的。畢竟這也是自己保命的手段嘛,而且還如此的稀有。不過當她看到使用方法後面那兩個字之後,她就徹底方了。而當她看到注意後面那一行字之後,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尼瑪相當於根本就什麼都沒說啊!到頭來你也沒告訴我這東西應該怎麼用好不好啊!寫了那麼多字不全都是廢話嗎!不告訴我用法也就算了,你這意思是讓我自己猜嘛!要不要我那一件史詩法器盛菜啊!」

姜沐黎的心裡現在可以說是無限mmp。這可是她第一次獲得道具,沒想到瘋狂遊戲竟然是這種尿性。(慶幸吧,你獲得的還是一件史詩法器,你看看隔壁陳默,拼死拼活的最後就得來了一件垃圾。)

不過雖說氣歸氣,但她還是按耐住手上把這個碟子摔在地上的衝動,把這口氣忍了下去。雖說簡介里說的並不清楚,但是至少自己也是玩過一次召喚碟仙的遊戲,遊戲流程以及所要用到的各種道具自己也記得清清楚楚。說不定只要按照上一次的方法,自己就可以使用這件法器,再次召喚出碟仙。

將碟子收好,姜沐黎又拿起了桌子上的黑色手機。因為剛才她在瀏覽app的時候,忽然想到自己完成任務的積分可以用來抽獎或者兌換道具。而且自己現在已經升級到LV2了,想必商城裡此時又會解鎖出來一些新的道具,說不定就對自己有用。

當姜沐黎再次打開遊戲商城的時候,果然,在自己等級提升之後,又解鎖了許多新的商品。

大力丸:25積分

效果:服用后,會讓身體在短時間裡提升速度與力量,效果持續時間,1分鐘。(注意:改提升效果隨著服用者自身體質的強弱而改變,體質越強,則提升的效果越明顯,反之則越微弱。)

姜沐黎只是看了這東西一眼,就果斷放棄了兌換它的選擇。顯然,姜沐黎作為一個女孩,本來力量上就不怎麼佔優勢,雖說速度還可以,但是也就是正常人的水準。所以怎麼看,自己用大力丸都不划算。再者說,自己一個女孩,吃這種東西,總感覺哪裡怪怪的。

黑狗血便攜版250ml:60積分

效果:黑狗血有著辟邪驅邪的功效。既可以抹在身上,普通的鬼魂不能輕易接近,也可以潑灑到鬼魂身上,將其消滅。

(注意:黑狗血只對普通鬼怪有效)

姜沐黎看到這東西的第一眼,其實還是有那麼一絲心動的。畢竟這東西可攻可守,而且還方便攜帶。只不過後來想想,她還是決定放棄了。原因有二,一是因為往身上抹的話那味道的確頂不住,而且也不美觀。二是自己住宿舍,萬一抹完后回學校被發現,這些血跡一時半會也很難解釋的清楚。雖然姜沐黎覺得很好用,但還是忍痛割愛,放棄了這個選擇。

烈陽符:150積分

效果:催動體內陽氣,對單體鬼魂造成傷害。瞬髮型符咒。

(注意:若使用者陽氣不足,或是陰氣太盛,使用后輕則倒霉一段時間,重則會有鬼怪纏身,大病一場,雖傷害可觀,但還請慎用。當然,若是處男使用的話,當我沒說。)

「嗯,看起來這東西還算靠譜,起碼這手機上展示的圖片可比自己從美術教室裡面撿到的那一堆黃符比起來好看太多了。不過這注意的最後一句話著實是有些意味深長啊。那這麼說來的,女生的陰氣本來就比陽氣足,如果我用,那豈不是最起碼都得倒霉?」

其實姜沐黎這麼想也沒有錯,但是她還是決定先繼續往下看看。雖說自己很想把這個符買下來,不過礙於自己手頭的積分並不是很寬裕,而且這一張符150點,買下就得花掉1/3的積分,屬實是有些肉疼。

陰陽鬼術:300點積分

效果:行走於陰陽兩界,穿梭於生死之間。

(注意:集眾家陰陽先生之所長,收錄各種陰陽鬼術。抓鬼驅邪,成為陰陽大師,你值得擁有。)

原本姜沐黎都已經對接下來的物品沒有什麼信心了。畢竟看了好幾樣,都沒有一件物美價廉的東西出現,姜沐黎也沒什麼耐心繼續看下了去了。不過當她無意間看到了這個陰陽鬼術的時候,頓時打起了興趣。

「抓鬼?驅邪?陰陽先生?這書好像看起來有點意思啊。」

俗話說的好,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本書對於眼下的姜沐黎而言就是這個道理。畢竟符都是一次性的,用了就沒了,法器這東西也有不靠譜的時候,萬一弄丟了或是被奪走了,自己的保命手段也就沒了。可是學來的本事可就是自己的,誰也奪不走,這一點作為學霸的姜沐黎可是深有體會。

更何況每次遊戲任務看樣子都會遇到那些奇奇怪怪的兇惡的鬼魂,如果能夠學會如何去對付它們的話,那可就真的是能將生存概率提高一個層次。

不過雖然姜沐黎對於這本陰陽鬼術十分的感興趣,但要是讓她二話不說就就買下來,那還是有些難度的。畢竟這一本書就要300積分啊!自己現在2/3的積蓄啊。

姜沐黎也是猶豫了好久,又在商城裡面比對了好久,終於才下定決心買下這個「陰陽鬼術」。根據她的判斷,目前看來,雖說這書的確是貴的離譜,但是從長遠上來看,性價比的確是很高的,剩下的物品沒有一樣比這本書還要高的了。所以姜沐黎還是咬了咬牙,選擇了用300積分兌換下這本「陰陽鬼術」。

當姜沐黎完成兌換的操作時候,她才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誒,太累了。就算我上網買東西都沒有感到這麼疲憊過。真的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啊。」姜沐黎搖了搖頭,讓自己的頭腦稍微清醒一下。

自己手裡目前還剩下150點積分,這150點其實還可以買下其他的東西。又是一番比對之後,姜沐黎成功的從剩下的破爛里選擇了那個「烈陽符」。

雖說副作用還是不小的,但是這東西說不定就會在關鍵時刻保住自己的一條小命。


終於,在兌換完這兩件物品之後,姜沐黎成功的花光了自己手裡的所有積分,成為了一名光榮的月光族。

此時,姜沐黎的心裡並沒有任何花錢的爽快,取而代之的,只有一種強烈的空虛感。

她整個人直接靠在了椅子上,緊張的神經也稍微鬆弛了下來。這時候她才有心思去看一眼床上玩手機的玉兒。

此時,那女鬼也不知道在幹些什麼,不過從她那不經意流露出的表情里姜沐黎可以推斷出,這傢伙肯定沒幹什麼好事。

反正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急著處理,更何況剛才這傢伙吵著要煩自己,正好趁著這個時候跟她說說話,排解一下她寂寞的情緒。

不過姜沐黎倒也沒有直接就喊她,因為此時姜沐黎也想要嚇唬這個女鬼一下。畢竟自己被這個傢伙嚇了那麼多次,也該輪到自己嚇唬她一回了。

姜沐黎見女鬼玩的入迷的時候,悄悄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因為玉兒此時是背對著姜沐黎的方向,所以此時的她對於姜沐黎的一舉一動都一無所知。

就趁著這個空擋,姜沐黎一點一點的挪著自己的小碎步,慢慢蹭了過去。她順便還憋住了呼吸,以防她從自己的喘息聲里判斷出自己的位置。

沒多久,姜沐黎就挪到了床邊,慢慢的,將自己的頭湊到了玉兒的頭後面。

「啊!!!!!!」

「啊!!!!!!」

沒有任何的前兆,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就是在姜沐黎的嘴湊近玉兒的一瞬間,姜沐黎忽然就叫出了聲音。

雖然叫聲不是很大,但是也足夠讓一個正常人精神一振。出乎姜沐黎的意料,玉兒的反應竟然比自己一開始被嚇得時候還要激烈,她整個人一遍喊著,一遍就從床上翻了個個,手裡得手機也被甩出了老遠,還好沒有掉在地上。

這裡有必要說一嘴,玉兒那一聲慘叫,跟姜沐黎得叫聲,那絕對不是一個量級的。如果說姜沐黎還是正常的說話聲的話,那玉兒的那一叫,絕對可以稱得上是驚天地泣鬼神了。 不過幸好姜沐黎並沒有放任玉兒胡亂的叫下去,在她剛開口的瞬間就撲了上去,用雙手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嘴,然後整個人就直接壓了上去。

好在姜沐黎的反應及時,聲音只出現了不到一秒就停止了。呀不然的話,估計這音量連對面樓的男寢都能聽到了,宿管大媽肯定得上來查水表。

幾秒后,當姜沐黎確認玉兒不再叫喊了之後,才緩緩地鬆開了捂在她嘴上的手。

「哈哈哈哈哈哈,怎麼一你個鬼還能被人嚇得半死,真的是太丟鬼的臉了哈哈哈。」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