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來吧,大個頭。出現吧……」

沖至到石像面前的鸞峰,率先釋放出了自己的一團龍氣。

之後,在那龍氣之中緩緩地走出來一個體型碩大的巨人。

巨人沒有面相,身高几丈,手臂間,經脈迸起,給人以孔武有力的感覺。

「龍氣幻型,龍皇境界嗎?」

站在一處岩石上面的秋水,看到鸞峰竟然用自己的龍氣幻化出來了形體,感到不可思議。心想,這鸞峰隱藏的還真是深啊,看先前的實力也就是大龍師巔峰的水平,但是,現在竟然能夠幻化出了「氣形人」。這已是遠遠地超出了她的想象。

大個頭出來之後,直接就迎上了逼近鸞峰的那鳳仙道人的石像。

一雙孔武有力的大手,對著那鳳仙道人的石像就是一拳,這一拳揮出,就已是迎上了那鳳仙道人的石像,令鸞峰未曾想到的是那石像竟如金鐵般堅固。

「媽的,好強啊,不愧是龍天師的實力,這要是那鳳仙道人活著,恐怕我連一擊都抵擋不過。」

緊緊短暫的接觸,鸞峰就意識到眼前石像的可怕,之後,操控著大塊頭,慢慢地向後退去。

而鳳仙道人的石尊,看到大個頭竟然迎上自己的石臂,且身體沒有受到傷害,其巨大的石像也是一滯,之後,再度揮動其石臂,上面黑色的龍氣迸發而出,直接掃向後退的大個頭上半身。

看到大個頭身處於石像的攻擊範疇。

鸞峰暗罵,對手不留一點餘地。

「走。」

大喝一聲,鸞峰身形退去,之後,精神力操控著大個頭也開始快步暴退,向著冰風、毒烈還有陳鳳玉那邊跑去。

畢竟,陳鳳玉和冰風是大龍師巔峰境界,而那毒烈更是達到了龍皇境界,是要比眼前的還沒有徹底地成型的「大個頭」要強上很多。

鸞峰的舉動,也是惹起了毒烈的注意。

看到鸞峰向自己這邊奔來,毒烈心中先是一驚,他原以為在這礦洞墓穴之中的大龍師境界的御龍師只有六人而已,但是現在看來,眼前這個小子實力竟然也非常的可怕。

「不好,那小子是想將那鳳仙道人的石像,引了過來。」

剛剛站穩腳跟的冰風厲聲道,心裏面對鸞峰也是憎恨之極。沒想到自己剛剛脫身,卻是又要再度陷入到麻煩之中。

陳鳳玉娥眉緊皺,她自然也是看穿了鸞峰的意圖,心中卻是多了幾分的忌憚,想當初,在密林之中的時候,那小子就憑藉著大龍師境界的實力,從自己的手裡面成功地逃脫掉了。

現在看來,此人果真有些手段,要不然也不可能和那鳳仙道人的石像對抗,還可以自如的躲閃。

很多人直到現在為止都不敢小覷鸞峰了。

但是,鸞峰自己卻是十分地清楚,眼前的大個頭是自己所學的功法「山巒盡顯」中的一部分,並不是他真的能夠幻化出成型的「氣形人」,而是那「山巒盡顯」功法捲軸上面的妙用。

「嘭」

「哐」

……

鳳仙道人的石臂幾次重重地擊在大個頭的身上。

大個頭的身形也是開始逐漸地虛幻,這要是打在鸞峰的身上,鸞峰知道就算是不死也得傷殘。

「媽的。」

猛地,鸞峰吐了一口血,在大個頭慢慢消失后,才算是慢慢地運轉起龍氣,開始調理自己的身體,剛才自己強行催動龍氣幻化出了更為強悍的大個頭,現在於鸞峰而言,龍氣的損耗不可謂不巨大。

要不是隱匿在腰間的護龍石,不斷地從空氣之中抽離著龍氣,注入到自己的身體之中,催使腹丹旋動,恐怕現下自己早就栽在地上,一命嗚呼了。

那鳳仙道人的石像拍擊在大個頭的身上之後,顯然是不肯罷休,在看到大個頭變成一片虛無之後,也是有點狂暴。

之後,真的就像秋水和鸞峰預先計劃好的一般。

在鸞峰躲到一處隱蔽的岩石後面進行調息時,那鳳仙道人的石像就向著那毒烈、冰風,還有那陳鳳玉等一行人撲去。

石像的眼目之中精光閃現,黑色的光柱再度發出,對著毒烈那邊就是一通爆射。

「那是什麼?」

毒烈對那黑色的光柱有點恐懼。之後,在環顧四周,之後,也顧不上幫助別人,起身就向旁邊的一處礦洞之中竄去。

「不好,這石像實在是太厲害了,我們不能硬扛,還是快些離開為好。」

陳鳳玉也發現了不對的地方,即刻吩咐玉女閣的人馬上離開。

但是,還是有些晚了,


那黑色的光柱在不少人猝不及防的狀況下,直接激射而出,射穿了一些剛剛轉危為安的御龍師的身體。不論是煙淼峰、毒龍幫,亦或是玉女閣的御龍師都有損傷。

「啊,師姐,救我。」

「師姐,救命啊」

…..

玉女閣的好幾名弟子應聲倒地,不少人哀求連連。

陳鳳玉心存憐憫之心,想要上前去搭救,但卻是被殘月攔了下來,「鳳玉,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以咱們現在的手段。萬萬不是那鳳仙道人石像的對手的。要是一個不好,你死在這,我們玉女閣的損失可就大了。」

「可是。」陳鳳玉畢竟是女子,憫善之心還是有的。

但是,面對著那兇殘的鳳仙道人的石像,只有憫善之心還是遠遠不夠的。

「沒有時間了,鳳玉,你快走吧!」

殘月站在煙淼峰眾人的最後,不斷地運轉著小腹之中的龍氣,直到其身體開始顫抖,嘴角流出紅血。

旁邊的冰風那邊,也是臉色不好看,剛才那石像的攻擊, 重生辣妻:墨少的名門私寵 。要是再在這裡待下去,保不好,就會命隕於此。

「我們也走。」

冰風嚴聲喝道,和莫邪身形一起,向空間中的那個石道口處竄去。

然而,就在眾人剛剛抵達那石道邊沿的時候,在那鳳仙道人的石像上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緩緩地飄出一尊人形。

「都站住吧!今天,既然你們已經來了,就不要走了。你們打擾了我的寧靜,現在,我就送你們命歸黃泉。」

那人一身黑衣,髮髻被簪著,給人以風仙道骨的感覺。但是,聲音卻是陰損、歹毒,滿是冷意。

「那…..那是鳳仙道人的真身嗎?」

冰風滿臉的驚異,身體不由得顫慄。

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而就在眾人剛剛止步的時候,身前的那些石道口,也就是那些來時的過道,竟然,轟然間坍塌。


「啊。」

剛剛還以為自己脫險了的御龍師,也是紛紛被砸死在礦石之下,**崩裂,四肢殘缺得也不少。 「鳥山,不好了,我們好像是遇到麻煩了…..你看,那石像上面的那道人影。」

看到鸞峰向自己這邊靠攏而來,秋水緊張地說道,抬著手指,指給鸞峰看。

順著秋水的手指,鸞峰這才算是注意到,在那鳳仙道人的石像上面卻是立著一個一身黑衣,面容枯槁的老者,灰白的髮髻用一根黑色簪子斜扎著。

「今天的你們……都必死無疑。我鳳仙道人的安寧,豈能是你等小輩隨意打擾的,今日,你們就用你們的性命,來為你們的無禮闖入付出代價吧!」

說著,鳳仙道人腳下一頓,之後,整個人騰空而起,身形直接懸浮於空之中,這可是只有達到龍天師級別的強者才能夠使用出來的獨有技能啊。

不是龍皇境界,是龍天師境界嗎?很多人都被鳳仙道人流散出去的龍氣感到震驚。

而就在鳳仙道人騰空而起的瞬間,其身下的那石像也是土崩瓦解一般,迅疾地碎裂。

一縷凝實的靈魂,慢慢地從石像之中飄出,融入到鳳仙道人的形體之中。看到那有些的靈魂,眾人也都是議論紛紛。

「秋水大哥,怎麼,鳳仙道人是活了嗎?

剛才是控制石像,現在又是冒出一尊凝實的身體,難道他本尊尚未死去不成?」

鸞峰覺得詫異非常,雖然他知道秋水是個女子,但是,還是張口問道。因為, 神秘男神,求休戰!

「不,他的確是已經死了。眼前的這具身體,也定然不是他的,裡面定有奧妙。而那靈魂卻是真實地存在的。但,也只不過是一縷靈魂罷了。

剛才你也看到了,就是石像之中那一縷極淡的靈魂他都收了回去,這說明,他這具身體裡面的靈魂不足,或者說,他的肉身也僅僅是依仗著幾道靈魂在支撐罷了。」

秋水緩緩地分析著,而她那敏銳的判斷力也是讓鸞峰吃驚。

秋水道,「現下的鳳仙道人並不是以前的鳳仙道人,或者說,他的實力已是早不如前。要我看,現在他也就是龍皇巔峰的水平,根本不像是龍天師級別的強者。」

「龍皇巔峰嗎?那也是極其地可怕的。我們倆現在的實力,也不過是大龍師巔峰的層次,要是真的拼殺起來,我們好像也討不到什麼好處。」


鸞峰心中一片苦悶。

「那也不一定,打不過,我們還是可以跑的。實在不行,我就催動我的命咒,強行撕開空間,到時候,逃脫也是非常容易的。」

說到這裡的時候,秋水聲音有些壓抑,畢竟,在龍星上面的人雖然生命值長,但是,要是毫無意義的耗費也是沒有人情願的。命咒就是一種耗費生命值,而發揮功法最大威能的一中催化方式。

秋水有這種想法,而已經靠攏到了一起的那三大宗派,卻是有另外的想法。

因為直到此時,那毒烈竟是拿出了一件法器,而且還是高級法器。

那是一個羅盤狀的法器,上面鑲嵌著綠色的寶石。一個扁平的指針在其上面來回地游移著,盤槽內是一列列的細密且不知所以的文字。

就在眾人準備各施手段之時,那騰空而起的鳳仙道人卻是冷冷地在發笑,高聲道,「你們這幫手段卑劣、低微的御龍師,也膽敢闖入我的墓穴,現在,就是你們的死期,今日叫你們有來無回。」

「寒冰灌天。」

隨著鳳仙道人的一聲冷喝,只見漫天的空氣仿似驟然間凝結了一般,之後,在那凝結的空氣之中開始不斷地凝結出一塊塊尖利的冰凌。

冰冷在太陽石的照射下,閃爍著璀璨的光芒。

「嗖嗖嗖……」

隨著鳳仙道人龍氣的不斷地灌入到那些冰凌之中,那些凝結在半空中的冰凌,開始四散而去,向冰風、陳鳳玉等暴射而出。

五六塊尖利的冰凌,也是向鸞峰和秋水並向射去,那迅疾的速度不可謂不快。

「燃火掌。」

鸞峰冷喝一聲,掌中龍氣凝聚,向那幾塊飛奪過來的冰凌拍去。但是,剛打碎一塊,隨後就又衝上來幾塊。

鳳仙道人的手掌在半空之中不斷地變化,頓時寒風刺骨,冰棱如飛劍一般,層疊而出。

「喵喵。」

沉睡多時的小小也是被驚醒了,自從幾些天鸞峰對上陳鳳玉之後,小小就陷入了沉睡狀態,現下遇到危險了它倒是適時地醒了過來,這也是讓鸞峰暗罵,這小東西不仗義。

「你們不是很強嗎,你們不是想要我的寶貝嗎?我身後就是我的平生所得,就看你們能不能取得,不過,我說過,今天的你們都是我的掌下亡魂,休想逃脫。」

鳳仙道人的話一出,下面的那些御龍師頓時眼光火熱起來,因為在那鳳仙道人的身後不遠的地方,也就是剛剛那石像出現的地方,竟然有一扇青銅門。

門面之上雕有龍形圖案,斑駁的銹跡,但仍能看清。

「真的是他的墓葬」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