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神經線簡直就是爺爺級別的,現在才想起來過去解釋,趕緊的過去吧,在高一九班。」許亮澤沒好氣的說道,在他的眼裡,李天就是暴斂天物,張萌那麼優秀的女孩子都被李天給無視了,這簡直就是莫大的犯罪呀,不過想到那兩位豪車女孩兒,好像張萌也沒有什麼突出的。

李天趕緊的說了句謝了,立刻就朝著高一九班跑去,至於這傢伙剩下的嘮叨,直接選擇了過濾。

可惜當李天跑到高一九班的時候,裡面已經沒有了張萌的身影,按照以前的場景,張萌現在應該也在跟同學們對答案,但現在屬於張萌的考桌卻是空空如也。

李天切切實實的感到了有些沮喪,拿著包慢慢的退出了高一九班,在門口旁邊的一個角落裡,張萌的嘴角有些上揚,其實剛考完他就出來了,她就想知道李天是不是會過來,沒想到李天是一路飛奔而來的,說明自己在他的心裡很有地位的。

邱磊也跟張萌在一個考場里,看到李天走出去,心裡別提多高興了,肯定是跟張萌有矛盾了,或許這就是自己的機會。

不過這傢伙剛剛有些高興,就看到張萌跟著李天走過去了,原來這是人家兩口子之間耍花槍,跟自己毛關係沒有啊。 「今天?」

張玉城臉上表情有所不同,若有所思。

「我今天另有安排,要去見一個很久不見的老同學了。」

直到這番話說出來,顧可彧才算是徹底放棄,今天看來也是不可能了。

「那還真是太遺憾了,看來真的沒有機會請您吃飯了……」

顧可彧沮喪的低下了頭,沒想到會這麼困難。

張玉城看著眼前這個突然活力消失的小姑娘,無奈的笑了笑,最終想了一個折中的辦法來解決今天這個局面。

「我看你盛情難卻,那不如你就今天和我一起去見我的老同學,反正大家都是要吃頓飯,就一起來吧。」

本來顧可彧非常沮喪的,但是聽到張玉城這麼說,突然一愣。

這樣隨隨便便參加導演的私人聚會,是不是不太合適?

張玉城看見她有些猶豫,也明白她在糾結到底要不要去,可能是怕不好意思顯得唐突。

「你不要多想,我這個朋友特別好說話,非常喜歡你們這種青春有活力的少女,我帶你過去,這人肯定高興死了。」

張玉城可是越說越開心,嘴角止不住的上揚。

既然已經這樣邀請了,顧可彧如果再不去就真的是不太合適,也是考慮再三最終答應了。

「既然您都這樣說了,我就沒有後顧之憂了,但咱們出發吧。」

顧可彧就跟著張玉城上了他的車,沒想到這麼個大導演的車這麼低調,內部配飾更是低調,最引人注意的還是導演座位旁邊有一束茉莉花,清新自然,可能這花就是要送給今天碰面的老同學吧,難道這個老同學是個女生嗎?

顧可彧還以為是男的,一開始聽到喜歡青春活力的女生,她還想歪了,看來是自己誤會人家了。

「我們出發吧。」

導演讓司機開車,沒一會,就離開了這個小區。

一路上張玉城也是沒有讓氣氛冷場,一直在表示對顧可彧的關心和照顧,還詢問了好多關於《瑾淵傳》的事情。

因為之前顧可彧自己也研究了很久這個劇本,前世更是看過這部電視劇的,談起來這裡面的內容也是津津樂道。

張玉城看著眼前這個招人喜歡的丫頭,他也明白這個女孩在私下裡,一定是一個認真努力的孩子,不然不會這麼刻苦鑽研,對角色有著清晰又深刻的認識。

「孩子,沒想到你不僅有表演天賦還這麼認真努力,老杜真的是撿到寶貝了,慢慢等著吧他肯定也會被你的演技征服的,日後肯定有更多的好的劇本等著你的。」

顧可彧沒有想到自己說了對這部劇的見解和感受竟然會有這樣的表揚和誇獎,太意想不到了,聽到這番話,她突然覺得自己應該更加認真對待這部劇,不能辜負這麼多人對她的期望。

這部劇千辛萬苦才到了自己手裡,況且每一個人都在幫助她,她一定要挑起這個擔子,努力前進。

沒想到兩人邊談邊聊就一路走來,已經到了,顧可彧視線一直都在車內,沒想到兩個人竟然來到這麼一個地方。

一下車,顧可彧看清楚這周圍是一塊墓地。

怎麼也沒有想到張玉城見老同學是在這麼一個地方……

春天剛到,但還夾雜著冬天遺留下來的寒風,但是已經有非常多的綠植因為春天到來而冒出了頭,很多小草在衝出土壤,有了一絲的生機。

墓園裡種著很多的樹木,但是還沒有徹底發芽,遠看就是一層淺淺的綠色映入眼帘。

這裡面非常安靜,顧可彧跟在張玉城身後,這才發現剛才那束花他抱在懷裡。

因為剛才都在和梁銘思吵架,根本沒注意到張玉城今天是什麼打扮,他今天穿著筆挺的西裝非常的正式嚴肅,身上的西服沒有一點褶皺。

平日里大家拍戲都是以舒適為主,怎麼可能會穿這樣的衣服出來見自己的老朋友,大家都穿得非常休閑。

「可彧,我這位朋友非常喜歡活潑可愛,你還這麼鑽研演習,她一定更喜歡你了。」

張玉城邊說邊往裡面走,語氣里都透露著和煦。

他還順手整理了一下領結,看來今天這個老同學對於張玉城非常重要。

顧可彧也是心裡舒了一口氣,今天因為要去陸季延就沒有打扮的過於誇張和顏色鮮艷,穿的普通的職業裝,假如今天來祭奠別人穿的花里胡哨也太尷尬了。

兩個人就一直走,走到了最裡面的一塊墓碑前面停下來了。

上面有一張照片,是一個年輕的女子,明艷動人。

顧可彧定睛一看,突然愣住了!

「這個是……周佳瑛嗎?」

其實也不怪顧可彧突然這麼沒有禮貌的問出口,讓誰來這裡也難以接受,當年紅遍海峽兩岸的女星,死後竟然安葬在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墓園裡,還在這麼靠里的位置。

上世紀剛剛解放,文藝事業也隨之解放,但是國內都在大力發展生產沒有很多人關心這方面,所以有很多影視劇歌曲都是從南部地區傳來的,然後迅速掀起熱浪,在這個期間湧現很多優秀的藝術家,特別是女明星。

要說這麼多人裡面最讓大家印象深刻的,那一定就是周佳瑛了。

她出生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是家裡面唯一的女孩子,祖籍江城一帶,後來因為家裡的原因,舉家搬到了南部地區,年紀輕輕樣貌出色,被人挖掘到了演藝培訓班,沒想到聲音條件也非常出色。

從此之後,一發不可收,整個人紅遍大江南北。

美貌在娛樂圈不缺,但是像周佳瑛這樣影視歌曲樣樣俱佳的女藝人可真的為數不多,特別值得推薦就是她對演技的琢磨,非常令人欽佩。

周佳瑛演什麼像什麼,在那個年代大家非常喜歡看電影,她出演的電影都是紅遍半邊天,演技得到了大眾的認可。

很多導演都非常喜歡周佳瑛,都想要找她拍戲。

之前周佳瑛只是普通的歌星,小有名氣,但是後來真正改變命運的是,出演了自己人生第一部戲,那是一部震驚了南部電影界的片子,正是因為這個的成功使她信息打開海外市場。 「走吧,一起去吃飯…」就在李天沮喪無比的時候,身後好像是想起了上帝之音,這個聲音,讓李天臉上的表情立刻就變了,回過頭來,果然,張萌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後,臉上似笑非笑的看著李天,李天也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原來張萌根本就沒走,就在旁邊看著自己呢。

「時間還早,咱們就別在食堂吃飯了,咱們到外面去吃吧。」李天看了看現在的時間,這跟正常上學的時間不一樣,現在才11點呢,下午兩點半開考下一科。

「都隨你…」張萌小聲的說道,李天很明顯的感覺到兩人的關係發生了升華。

一桌飯吃的兩個人是都很高興,兩人都避免談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張萌也是個聰明的女孩子,有些事情自己應該知道,但有些事情不應該自己知道,所以也就不問了,珍惜眼前的時刻才是最重要的。

下午再次進入考場,兩個人的精神面貌都不一樣了,張萌又恢復了原來的笑容,李天進來的時候也跟白素打了個招呼,畢竟兩個人是一個班的,白素還是原來那個表情,淡淡的點了點頭,不過李天也不在乎這個。

下午考的就是英語了,在小洋妞的幫助下,李天的這一科可是非常厲害的,一會兒的功夫就做完了選擇題,小洋妞可以用半個小時做完所有的試卷,李天50分鐘也能做完。

說白了,英語就是個死記硬背的科目,李天的記憶力非常強悍,只是有些音調找不準,不過這些都被小洋妞給解決了。

一個小時之後,李天那邊就已經交卷了,李天早就計算好了,今天晚上不上晚自習,所以必須得去集團那邊看看了,雖然自己回到了肥桃縣,但這一段時間都沒有去過集團,中午也跟張萌說了,晚上就不陪張萌了。

「同學,月考雖然不是高考,但也不要這樣粗心,還是檢查一下吧!」老師看著李天拿著卷子走過來好心的說道。

「我都已經檢查了一遍了,謝謝老師提醒。」人家老師也是好心,李天的眼神也充滿了真誠,交了卷子后就出去了,只不過老師絕對不相信,才一個小時的時間,你這裡又做卷子又檢查的,怎麼可能呢?除非是天才。

老師的眼神停在了白素的身上,老師好像是明白了什麼,難怪李天會這麼做,原來是想要引起白素的注意,老師也是過來人,當然明白這些男孩子心裡想的是什麼,都拿自己的學業開玩笑了,剛才那個傢伙肯定是個不靠譜的貨。

其實在白素的心裡也是這麼想的,現在她還沒有做完試卷呢,就更加不要說其他人了,白素的英語成績在135分到145分之間,在整個學校當中處於中上游,整個考場肯定就白素做的快了,所以她自己也不相信李天會那麼強。

走出學校的大門,李天就對學校裡面的事情不去想了,李天分的很清楚,在學校里是學生,在外面才是原來的自己。

一上車李天就被廖忠誠給煩死了,這傢伙不斷的說李天手下的人資質多好,不斷的說那些神水多麼的珍貴,如果沒有那些神水的話,這些人一輩子也不可能達到入門階段呢。

資質和勤奮是一個方面,珍貴的藥品又是另外一個方面,如果這些東西全部都集合在一個人的身上,那麼一個高手就能出現了。

「少爺,如果單純從底層的基礎人員開始算,你已經掌握了一個初級世家了。」 乾坤劍神 廖忠誠無奈的坐在了副駕駛上,只要是李天上車的時候,他就必須得呆在副駕駛上,這是李天給他規定的,其他時間就不管了。

「現在的世家還分等級的嗎?」 追尋幸福的定義 李天有些不解的說道,廖忠誠把李天當成了那種獨行者,這些人一般都不清楚世俗界的劃分。

廖忠誠詳細的給李天講解了一下世家的等級,他們廖家屬於中等世家,大約可以掌握一省之地,還有一些初級世家,能夠掌握兩三個地級市,至於高級世家,這就非常厲害了,幾乎能夠掌握兩三個省份。

這裡所說的掌握,絕對不會是表面上的,就好像王家一樣,他們是魯東省的第一家族,但是他們並沒有全面掌握整個魯東省,魯東省的勢力十分混雜,而且王家沒有高手,就不能稱之為世家。

廖家在中等世家當中排後面,他們掌握了南方一個地級市,那裡從官方到地下勢力,全部都是廖家說了算,離我家的大本營在那邊,省城的雲幫只是他們的一個延伸勢力。

通過廖忠誠這個傢伙,李天多少的算是了解了一下世家的能力,除了這些所謂的世家之外,就是一些傳承門派了,很多人都擁有雙面勢力,一方面是大家族的成員,另一方面又是這些門派的弟子,這樣的人就會推動自己的家族和門派進行合作,這樣就能夠產生1+1大於二的效力。

當李天問道廖家的情況的時候,廖忠誠這個傢伙就不說了,只是說在南方有一個地級市,涉及到自己家族的情況,廖忠誠基本上都不會透露,誰知道李天這傢伙會不會有什麼想法?萬一要是看上了廖家,按照廖家現在的情況,絕對不可能是李天的對手。

從這些談話當中,李天基本上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那就是大力發展手下的勢力,一個大家族或者是門派什麼的,都不是一個人能夠挑起來的,都必須得靠著很多的手下一起努力。

李天聽到很多獨行者的事例,雖然他們都產生了一時的輝煌,但是從長遠來看,他們都沒有堅持下去,就是沒有讓自己的勢力扎針,在上輩子的修行世界當中,李天就是一個獨行者,那個時候他非常的輝煌,各大勢力都不敢跟李天對抗,可是當李天消失之後,那些跟李天交好的朋友和家人,估計就沒啥好日子過了。 在別的公司,基本上下午4點半就沒有什麼緊急的事情了,可李天的公司當中完全不一樣,進入公司的時候,這裡忙的直接就沒人跟李天問好,雖然李天掛的是副總裁,但是很多人都清楚,李天才是李氏集團的掌舵人,李元秋僅僅是掛個名而已。

雖然李雅過來幫忙解決了不少的困難,但很多事情還得等著李天過來拍板,畢竟最近公司的動作實在是太大了,而且這座辦公樓也有些裝不下了,原來的時候這裡只是一個餐飲集團,還空著三樓一大片的辦公室呢,現在整個辦公樓都已經是超負荷運轉了,原來在這裡工作的人只有一百多名,現在已經是400多名了。

解決辦公用地也是當下最重要的一個問題。

當李雅把這個問題說出來的時候,李天就想到了一個很好的地方,原來趙氏企業集團的大樓,那裡歸屬於趙氏企業集團,雖然趙氏集團破產了,但那所大樓修建的還是不錯的,在這所縣城當中,高達20層以上的大樓只有兩座,一座就是趙氏企業集團,另外一座是城內唯一的一個四星級酒店。

「其實下面這些人老早就想這麼做了,只不過你一直都沒有發話。」說完了李天的話之後,李雅笑著說道。

「這有什麼不好說的,既然趙氏企業集團也加入了集團公司,也是咱們的一份子,那邊的辦公樓都在那邊空著,這邊咱們都要裝不下了,你下去安排一下,這個月就搬過去吧,咱們公司就用三層左右的樓層,這邊的辦公樓還是還給餐飲集團,都把人家餐飲集團的工作人員寄到什麼地方去了?」剛才上樓的時候,李天看到,原來餐飲集團的行政人員都在一樓,每個辦公室當中都有十幾個人。

其他的部門還好說,尤其是財務部門,需要的是隔離政策,絕對不能夠有那麼多的人的,對於財物安全也沒任何好處。

「沒什麼事情就出去忙你的呀,在這裡盯著我幹嘛?我臉上有花嗎?」李天有些奇怪的看著姐姐,這邊還有一大堆的文件呢。

「某些人昨天晚上答應了我兩億的流動資金,到現在公司的賬上才到賬了4000萬,我想知道剩下的1億6000萬在什麼地方呢?」李雅有些玩味的說道,李天一拍腦袋,自己直接把這個事情給忘了,趕緊的拿起電話跟鄭如燕那邊溝通。

鄭如燕沒想到李天會親自給自己打電話,當李天說了請求之後,鄭如燕那邊表示沒有問題,今天開出的翡翠價值更高,屬於李天的大約有1億5000萬,這樣李天在湘江那邊有2億2000萬的款子。

鄭如燕是鄭氏珠寶集團的CEO,那邊直接就用最快的速度給李天轉賬,這邊掛電話才五分鐘,財務那邊就說錢已經到賬了。

「你給人家當了一個什麼顧問呀?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顧問費?」姐姐有些奇怪的說道,雖然知道李天有本事,但也不能有本事到這個程度吧,去了省城不到一個禮拜拉回來了,那麼多的翡翠不說,還去兼職當顧問,問題是這個顧問有上億的薪水。

李天給姐姐稍微解釋了一下,這才明白為什麼賭石顧問如此的有錢。

「可是我們把那些翡翠都買回來不好嗎?那樣我們就更加有錢了呀,何必要告訴別人呢?」李雅的話讓李天的嘴抽搐了一下。

如果咱們有足夠的錢的話,幹什麼要把這個事情告訴人家呢?翡翠這個行當的門檻越來越高,原來幾百萬都能夠玩得轉,現在如果沒有上億資金的話,進去簡直就是看熱鬧的,什麼東西也買不起。

況且就算你把這些翡翠給買出來了,你的購買價格都已經超越了翡翠原來的價值,那就沒有什麼必要了,人家珠寶集團就不一樣了,人家可以製作成各種各樣的飾品,最後還可以獲得不小的盈利,咱們能跟人家比嗎?

「咱們可以自己開一家珠寶公司呀?」既然知道了李天的這個作弊技能,姐姐就不願意放棄這樣一個盈利點,除了可以獲得高額利潤之外,最主要的就是自己也沾光,誰讓李雅是個女人呢?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有家珠寶公司呀?想帶什麼就可以帶什麼。

「姐,別說我打擊你的積極性,我就跟你說一個事兒,我原來那個同學顧亮你認識吧?他在肥桃縣開了一個小型的珠寶店,面積也就是幾十平方米而已,那樣的一個店鋪都要投資幾千萬,你說咱們想開個珠寶公司,那得投入多少錢呀?咱們現在有那個能力嗎?」李天沒好氣的說道。

誰不知道珠寶公司賺錢快呀,但這樣的公司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到最後沒準兒都賠進去,況且珠寶不僅僅是翡翠,還有黃金鑽石什麼的,那些玩意兒咱可是一點兒渠道都沒有。

「況且翡翠的銷售並不是在小城市當中,珠寶集團以後肯定在我的規劃版圖之內,但現在咱們沒有那個力量去開。」李天又提出了另外的一個問題。

不管是鄭氏珠寶集團也好,秦氏珠寶集團也好,他們的主力消費軍都在大城市,小城市並不是他們的對象,在肥桃縣這樣的地方,銷售最多的不是鑽石和翡翠,銷售最多的是黃金那些玩意兒。

李雅點了點頭,只能是無奈的先出去了,現在錢已經到賬了,那就趕緊的做自己的事情去吧,超市集團那邊不用自己去管,可餐飲集團這邊自己得看著,這些錢除了發展之外,還得改善一下員工的生活情況。

飯店這邊很多服務員都是剛剛來到肥桃縣的,飯店必須得包他們的食宿,很多人都是十個人擠在一間屋中,這是違反規定的,不過剛開始也沒辦法,李雅現在負責的就是這個事兒,必須要讓他們四個人一間屋,之前沒錢,現在有錢了就得解決。 特別是國外的影視公司還有導演紛紛邀請周佳瑛,表示想要合作。

因為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人,周佳瑛的演藝之路非常順利,在那個年代,通訊設備不如現在發達還做了真正的家喻戶曉,是真的不容易。

細細來說,周佳瑛真正接觸演藝圈的時間並不長,但就是在這樣的時間裡周佳瑛留下了好多質量上乘的影視作品,個人成就遠遠超過同期的藝人。

就連內陸的導演們也明白只要是有這個演員的電影,大家都會來看的,座無虛席。

因為天生麗質,更是風情萬種,出演過的美人兒更是不少,在那個男演員缺乏的年代也反串過帥氣逼人的公子少爺,更是贏得了更多的關注和喜愛。

她的每一個角色都入人心,得到了大家真正的支持和喜愛,很多影視作品都是循環播放,在那個地方都有她的海報和消息。

海內外的觀眾都是十分喜愛她的角色,更是被她的演技所折服,每個角色都演的非常到位。

正是因為國外的呼聲非常高,經過國家的發展以及改革,她也成為了第一個出國演習發展的女藝人。

按理說,有了更大舞台就有了更大的天地,像她這樣優秀的女演員可定有著非凡的發展,但是美好的人生路就在這個時候發生的轉折。

剛剛來到國外好萊塢的第二年,她就傳來了死訊,讓大家始料未及。

沒有一個人知道這個女明星是怎麼客死異鄉,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失去了年輕的生命,同樣的留給支持他的影迷朋友們一個遺憾。

很多媒體還有粉絲都在調查她的死因究竟是什麼,大家也是眾說紛紜,不知道究竟哪一個才是真相,紛紛都在猜測。

如嬌是妻:貪歡總裁不放手 各種八卦消息層出不窮,但是到現在也沒有真正的解釋讓大家信服。

很多人都說,周佳瑛來到好萊塢的第一年就認識了一個男導演,並且兩個人相戀了,但是因為男方家裡的原因,男人有家室,兩個人不歡而散,但是也有人說是瘋狂的粉絲追蹤周佳瑛到她家裡自己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是沒有一個真正的說法讓人心服口服,在那個年代通訊不發達,可能只有她身邊的人才知道真相是什麼吧,外界都無從而知。

每年周佳瑛的生日,網路上還是有很多人紛紛出來給她留言表達自己的祝福,希望她在天堂幸福快樂無憂無慮,哪怕她已經去世了那麼多年,但是留下的作品依舊入人心,讓大家久久不能忘懷。

她在演藝圈的地位和影響力不容忽視,人們都會永遠的記住她。

現在看到張玉城帶著自己要見的老同學,竟然是紅遍大江南北的周佳瑛,顧可彧也是大吃一驚,沒有想到這消息讓自己知道了。

更讓她意想不到的是,生前那麼燦爛一生的女子,死後竟然被葬下這麼一個小墓園裡度過。

墓碑上只有一張照片,沒有多餘的墓志銘,想她這樣的國際巨星難道不應該去更好的地方安置嗎?怎麼會來這裡?顧可彧怎麼也想不通……

可能就連周佳瑛的親人粉絲們也想不出其中的原因吧。

像她這種人生經歷豐富的人,應該建一座紀念館來懷念她的美麗與優秀,那麼多優秀的影視作品應該來一個循環展出。

墓碑上的照片並沒有很大,小小的框子里藏不住她的美麗與自信,看樣子很年輕的,就這樣失去了生命,燙著時髦的短髮,嘴角上揚,雙眼亮晶晶的,就是這樣一個美麗的人兒離開了世界,就這樣活在人們心裡。

美人在骨不在皮,就是周佳瑛這個樣貌放在現在,依舊是相貌出眾演技超群的,如果有機會顧可彧也想這樣一個人還活著,那現在的演藝圈會是怎樣的一種格局,都很難說了,一切可能都會不一樣了。

顧可彧就在原地一動不動,張玉城導演率先一步獻上了自己的茉莉花,更是小心翼翼的拔掉了周圍的雜草,悉心的彈掉周圍的灰塵。

「佳瑛,好久沒來看你了呢,之前一直忙的停不下來都沒有時間,現在停下來了我就趕緊來看看你,你過得還好嗎,你一直說你有自己的想法和規劃要完成自己的一生,那你去了另一邊又沒有按照自己的想法活呢?」

張玉城聲音里已經有了一絲絲的壓抑和顫抖,越說越激動。

娘子可愛 「不要怪我沒來看你哦,最近真的是非常忙,你要體諒我啊。」

顧可彧看著張玉城一個人自言自語,彷彿周圍的一切都不存在,只有他們兩個人。

她也不好插嘴,就這樣一著看著面前的導演自言自語,自說自話。

顧可彧其實上輩子也認識張玉城,這樣一個專業好大的導演一直以來的形象都是非常正氣和高大的,哪裡見到過如此溫柔的一面,可能只有面對逝去的故人才會展現出來吧。

張玉城本人一直都是風風火火的性格,在圈子裡更是人人敬仰的大導演,可能眼前這個男人在年輕的時候也是十分仰慕周佳瑛這樣的美人吧,也是她的追求者。

其實他也終生未娶,也是有很多的娛樂媒體八卦張玉城的人生,說他年輕的時候愛慕一位女子,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如願以償的走在一起,兩個人就分開了,他更是一輩子沒有娶妻生子。

也有很多人想要接近他,但是都被他拒絕了,甚至有的人變本加厲陷害他,他都封殺人家了,不會讓那些人再演戲了。

顧可彧以為張玉城就是熱愛這份工作,又沒有遇到合適的女人共度一生,一生都奉獻給演藝事業了,原來也是心裡留有一席之地給一位自己年輕時候喜歡的女子了,看來也是一個深情的人。

再後來的每一個人都像周佳瑛,可卻再也不是真正的周佳瑛,也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走進他的心裡,一切都停滯不前了。

「我今天碰巧帶來一個小姑娘,非常有天賦,你肯定會喜歡她的。」 接下來的時間,李天又面試了幾個助理,李明也給他找了幾個,很可惜這幾個人都跟李天沒有啥配合,所以只能是刷掉他們了,李天以後的事情很多,正規企業方面就得全靠這個助理了,如果這個助理沒有那麼多的能耐,那也就沒必要上班了。

李天開出去的工資是每個月1萬,所以就得要求自己的助理會很多的東西,雖然那些人跟普通人當助理可以,但是李天不是個普通人,他需要這些人在短時間內把企業的各種情況都了解到,自己問什麼就得會什麼,簡單來說這助理得是個超級工作狂。

很多人都以為這1萬塊錢一個月很好賺呢,當他們回答不上李天的問題的時候,這些人算是都明白了,天底下沒那麼好賺的錢,要不然人人都得上萬都月薪。

正當李天有些著急的時候,莊嚴帶著個人進來了,當初李天想要找個管事兒的,莊嚴就說他手底下有一個漂亮妹子,據說還是在外國留學回來的,後來李天也沒當一回事,就當這個傢伙吹牛呢,沒想到還真有這麼個人。

眼前的這個秘書李天好像似曾相識,但怎麼著也想不起跟這個人見過,這個人也跟李天聊了幾句,從言談上能夠聽得出來,的確是一個工作的好苗子,而且各種能力都可以,剛才也進行過試驗了,擔當助理是完全沒問題的,連李天都感覺今兒莊嚴是幹了個好事。

這女孩子26歲名字叫劉潔,臉蛋兒身材各方面都夠85分,就算是挑剔的李天也得多看一眼,按照莊嚴的話就是能力怎麼樣咱不知道,但外表絕對過得去。

這女孩的父親去年生病,家裡實在是沒錢了,只能是跟高利貸開口了,可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把高利貸給還上,所以莊嚴才說咱說了算。

「如果您沒什麼問題的話,我可以提幾個問題嗎?」當李天的面試基本完成的時候,劉潔開口了。

「有什麼話直接說就是了,我這裡不搞一言堂,你想當我的助理,有的時候也得發表自己的意見。」李天笑呵呵的說道。

「我可以做更多的工作,不管你讓我做什麼我都能夠完成,我想我的工資能不能高一點?」眼前的女孩堅定的說道,臉上一點兒的懦弱都沒有,這根本就不像個女孩子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