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小畜生,看我今天不好好的代替你爺爺教訓你一頓!」

這時從診室走出來一個護士。

「吵什麼吵?吵的神醫都無法安心治病了!」

前面的人一聽都吵到神醫了,立即和護士告狀。

「是他!他想插隊,那個小少年不給他讓位,他就打人家!」

一聽到這話,護士一臉嚴肅。

「就你的命是命,別人的命不是命嗎?都老老實實的排隊,若是再有人插隊鬧事,別怪醫院報警了!」

有了護士的這個警告,顧海雖然氣,但也不敢再聲張。

反正,他已經排到第七位了。

十一點半之前,神醫肯定能夠醫治到他!

可惜……

時間來到九點五十五分時,眼看着前面還有三個人,突然來了四個警察。

「剛剛是誰報的警?」

馮清揚站了起來:「是我,他花錢買位置,我不給他讓,他就打我,大家都可以作證!」 ,

第286章

這,就不僅是為了錢了,還衝著我宋三喜來了。

寒風,呼嘯。

天色暗沉。

倉庫的大鐵門,虛掩著。

外面,停著兩輛計程車,車尾相對,車頭各朝一個方向。

看來,綁匪的確是兩個人。

他們很有經驗,事情辦成后,能分頭逃。

宋三喜一腳踹開鐵門,咣當一聲。

「甜甜!」

他,沉嘯著。

裡面傳來,甜甜凄慘的哭叫:「耙耙!耙耙」

放眼一看,觸目驚心。

周文兵觀察到的情況,全部屬實。

甜甜,被捆起來,吊在高高的橫樑上。

離地,六七米。

小丫頭嚇的臉蒼白,滿臉淚水,哭的撕心裂肺。

背後,繩子拴著,穿過一個定滑輪。

下方,靠牆的位置,一堆廢舊的大理石裡面。

一個頭套男子,手拽著繩子,固定著甜甜。

他只要一松繩子,甜甜就會跌下來。

砸的,不會是堅硬的地面。

因為,地面有一口水池。

裡面裝滿了水。

不知道水池有多深,但要是掉進水池裡,小丫頭要冷的夠嗆。

這裡,離市區還有二十公里的樣子,失溫了就危險了。

這傢伙,只露出一個頭來,冷淡的看著宋三喜。

一部小型攝像機,架在旁邊的空地上,正在拍攝著。

水池的旁邊,另一個頭套男子,提著一根球棒,冷嘿嘿的笑了。

「宋三喜,挺有錢啊!」

這種情況,令宋三喜感覺有些棘手。

對講里,周文兵惱火不堪,低聲道:「三喜哥,這他馬是沖你來的,又要拿錢,還要收拾你。拿球棒那傢伙,不安好心的。」

宋三喜,當然不回周文兵的話。

他只是點了點頭,「甜甜,別怕!不哭!做個勇敢的寶寶!爸爸來了,一定會帶你回家!」

甜甜不聽話,嚇著了,渾身顫抖,眼淚滾滾,直叫著耙耙,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了。

拉她的男子吼道:「小丫頭,別叫了!再叫,我一松繩子,下去就淹死你!」

說完,他手裡的繩子一松。

甜甜尖叫著,向下墜了近三米。

宋三喜、周文兵心驚膽顫。

但那男子,還是收手了,吼道:「你再叫,我再松!」

甜甜恐懼著,搖著頭,不敢發聲。

眼淚滾滾,無助絕望的看向宋三喜。

男子冷哼聲,這才把甜甜又拉高,拉回原來的位置,高高的懸吊著。

宋三喜看著這男子,冷道:「如此對付一個不到四歲的小女孩,我的女兒,你會付出代價的。」

「是嗎?」男子一手握著繩子,一手猛的拔出一支槍來,指著宋三喜,「來,我看看你會讓我付出什麼代價?」

宋三喜心驚,沒想到,對方連這種武器都有。

那個拿球棒的,棒·子在手裡打了幾下,「宋三喜,乖乖聽話,讓我打斷你的胳膊腿,就可以了。呵呵」

甜甜驚聲哭叫了,「不要打我耙耙!不要打我耙耙!打斷胳膊腿,耙耙會疼的。你們打我好啦,打我好啦,我不怕疼啊!!!」

她,又尖叫了。

因為那男子,又松繩子。

甜甜下墜近三米,才止住。

「小丫頭,你再叫,我一槍打死你爸爸!」

甜甜捂著嘴,不停的流淚,絕望,無助。

她,再也不敢說話了。

宋三喜,冷笑道:「看來,我這是得罪誰了啊?又要我的錢,還要斷我的手腳,呵呵兩位,方便透露一下是誰嗎?」 「我跑不動了,你自己逃吧。」非洲雄獅氣喘吁吁道。

金小胖雙腿岔開,騎在他的脖子上,雙手死死抓住鬃毛,回頭望去,「堅持住,他們就要放棄了。」

21頭阿拉伯狼群,因非洲雄獅的減速,開始從左右兩邊包抄而來。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這要從曹璇夏死亡后,開始說起。

吃飽喝足的兩人,稍做休息后,就開始朝着水源方向趕去。

和上一次一樣,隨着越來越靠近水源,行徑路上,開始出現同行者。

剛開始人少的時候,還會有別有用心者,想要擊殺其他試煉者,吞其血肉,以此來補充體力和水分。

但是,如果沒有立即結束戰鬥,陷入持久場,體內水分極速消耗,那麼雙方,多半會被拖垮,從而被別人撿漏。

所以,當周圍出現三支以上的隊伍時,戰鬥廝殺便會減少很多。

除非有一個隊,強出別人太多,就如同那5頭美洲虎,要不然都老老實實的趕路。

非洲雄獅和金小胖警惕性都很高,時刻與周圍的隊伍,保持200米距離,不給他們一丁點機會。

雖然時刻保持着警惕,消耗的體力會更多,但最後也得到了回報,便是安全來到水源地。

大口大口喝着滾燙的清水,「啊~終於活過來了。」

兩人都十分珍惜,這難得的休息時間,快速恢復著體力,但凡感覺口渴時,就立即去喝水,時刻保持,體內水分的最大值。

沒有李博明的感知,兩人沒有再去埋伏別人,而是早早提前離開。

似乎是因為,昨天大部分水源之地,到最後都發生了一邊倒的虐殺。

當金小胖兩人離開的時候,有許多試煉者也跟着離開。

一下子少了一半的試煉者,這讓已經聯合起來的幾隻強隊,開始坐不住了。

看着到手的積分,越來越少,幾隻強隊立即決定,提前開始屠殺。

聽着遠處傳來的廝殺聲,金小胖兩人暗暗慶幸,「幸好走的早,沒有去貪那點便宜。」

水源方向幾聲高昂的狼嚎聲,並沒有引起兩人的注意,依舊不急不緩的遠離。

警惕了一天的兩人,卻因為這一次小小疏忽,陷入了絕境。

慢慢悠悠走在沙漠中,聽着腦海中的戰報,兩人開始吃瓜討論,「我擦,這個叫『狼中浪』有點厲害呀。」

「一個人就殺了8個試煉者。團滅了3個隊伍。」

塔塔~塔塔~正當他們愜意的聊天時,迎面傳來,數不勝數的奔跑聲。

最先看見的是,把天空染成黃灰色的漫天黃沙。

緊急着就是,數百頭阿拉伯狼,一字排開,呼嘯而來。

嚇得兩人撒腿就跑,前有狼後有虎,他們只能橫向奔跑。

不斷在內心祈禱,「一定要在它們包圍時,跑出去。」

然而事與願違,當他們即將跑出去的時候,狼群也來到了面前。

金小胖趕忙噴射毒液,想要驅趕狼群。

可是,也就是他這一行為,激怒了頭狼。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