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指的是……」

「巫族聖祖,巫頌?」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可謂是瞬間反應過來。

正如靈彥姬所說,若是聖祖部落,沒有什麼依仗手段,靈泉之眼怕是早被隱門奪去,這種天地福地,比起靈晶礦脈可謂不差分毫。

這一點,葉飛之前確實是忽略了。

當初他離開聖祖部落時,巫頌的殘靈,送了他一擊之力,葉飛對於那一擊之力的威勢,沒有過多的了解,如今回想起來,這位巫族聖祖全盛時期的實力,怕是在通神境之上。

靈彥姬聞言,點頭輕聲道:「根據同濟會的掌握的信息,聖族部落不滅,巫頌的殘靈永存,你並不是第一個獲得此人一擊之力的世家武修。」

對於葉飛,同濟會顯然是專門做過調查,除了醫聖傳承之外,葉飛踏入武道界之後的事情,幾乎沒有一件能夠逃過這個組織的眼睛。

此言一出,葉飛頓時心神一怔,臉上的表情也是變得嚴肅起來。

「那些獲得巫頌一擊之力的人,現在如何?」葉飛沉吟片刻,隨即再次開口問道。

靈彥姬微微一笑道:「無一不是名震武道界之輩,傳聞華夏第一強者傅蒼天,曾經也獲得過巫頌的一擊之力,對於武道中人而言,這無疑是一份天大的造化。」

巫頌一擊之力有多強,葉飛此刻就算踏入了元嬰之境,也難以準確地做出判斷。

他當初斬殺王家老祖時,祭出那股力量,幾乎是一擊秒殺。

「葉主,再多的事情奴家也不太清楚。」

「我會在此地等上兩日,還望您能夠遵守承諾,會長大人這次是真心誠意的邀請。」靈彥姬已然決定不再前行,同時向著葉飛親身一拜。

南疆山脈內,葉飛目光微閃,他隱約感覺,此事似乎沒有那麼簡單。

既然這靈彥姬不願前往,他自然不會強求,微微點頭之後,身形便是帶出殘影,消失在了叢林之中。

隨著葉飛不斷的前行,四周空氣中的寒意,明顯更濃了幾分,聖族部落已然臨近。

「先恢復體內的靈力再說。」葉飛低喃一聲,速度隨之加快了不少。

南疆山脈深處,一處灌木叢內,此刻忽然閃出一道人影,此地已然是聖族部落的邊緣,前方的部落建造,隨之兼收眼底。

葉飛的身形頓住,當他緩緩抬起頭之時,再其眉心處一道奇異的滕圖印記,忽然變得閃爍不定起來。

這道印記,一直以來都隱藏在葉飛的眉心,如同陷入了沉睡一般,此刻臨近聖族部落,彷彿被瞬間激活,一股無言之勢,從印記內橫掃而出。

「巫頌的那一擊之力,之前被我消耗之後,我原本以為這道滕圖印記已經消失。」葉飛感受著眉心處的變化,此時內心不禁暗道。

就在他思索之時,前方不遠處,一道幽影陡然閃動,很快便是出現在了葉飛的跟前。

「黑煞,拜見聖子大人!」這是一位身形精瘦的黑袍男子,實力僅僅只有築基境,此刻眼中滿是恭謹之色,直接半跪在了葉飛跟前。

葉飛面色沉靜,看了前眼前之人一眼之後,隨即輕輕點頭。

聖族部落,自從他上一次來此,斬殺不少強者之後,如今實力最強的,似乎只剩下眼前這位了。

「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聖族一切可好?」葉飛看了眼前之人一眼,低聲開口道。

黑煞聞言,連忙開口回應道:「聖子放心,族內一切安好。」

南疆山脈,本就少有人闖入,隨著葉飛在武道界的地位不斷攀升,又有唐家之人坐鎮西南,武道世家之人少有人再敢踏入此地。

而華夏隱門,似乎早已將此地遺忘一般,更不會有人輕易闖入。

「今天來此,我要去一趟聖族禁地。」葉飛收回目光之後,隨即直接開口道。

「聖子大人請。」黑煞不敢怠慢,連忙抬手親迎。

前方的聖族部落內,那些聖族族人,幾乎都是在同一刻,感受到了聖子的降臨,紛紛從部落建築內走出,全部半跪在了部落祭壇旁。

「聖族族人,拜見我族聖子!」族內的眾人,幾乎是異口同聲,臉上的神情極為虔誠。

葉飛此時與黑煞二人,已然進入了部落之內,他在掃了前方眾人一眼后,隨即抬手一揮,一道靈力劃過,將眾人的身形拖去。

此時的黑煞,如同忠實的僕從一般,一直跟在葉飛的身後。

前方那處熟悉的祭壇,如今早已經陷入了長眠,其上感受不到半點氣息波動。

葉飛在進入部落之後,打量了祭壇兩眼,隨即懶得多想,並沒有過多的停留,而是直接向著部落禁地而去。

穿過部落大殿,黑煞因為身份的原因,不能在繼續跟隨,選擇了禁地之外守候。

……

聖族禁地,前方不遠處,一道黑風屏障,很快出現在了葉飛的眼前,在這屏障之內,便是禁地空間所處的位置。

「以我如今的實力,穿過這道黑風屏障,已然無需藉助定風珠。」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周身靈力涌動,身上的氣勢隨即一凝。

他的定風珠已經殘廢,葉飛一直沒有時間修復,此寶儘管不俗,但面對武道界真正的強者,卻是有些雞肋,遠不了他的仙品冰劍好用。

沒有過多的猶豫,葉飛身形閃動,已然沖入黑風屏障之中。

這處聖族禁地,實際上與葉家的須彌空間一樣,黑風屏障之後,則是另外一處空間,其內空氣中的靈氣濃度,比起外界要強上數倍不止。

「靈泉之眼,就在此地山脈盡頭……」

「想要儘快恢復傷勢,還是進入拿出深淵崖底為好。」葉飛身處半空之中,此時臉上露出思索之色。

他的身形隨即閃動,下一刻已然出現在了一處山崖前。

曾經就是在此地,他曾遭遇韓家少爺的算計,最終落入崖底,不過也是因禍得福藉助靈眼之力,踏入了先天之境。 「那隻玄蛇,應該還在崖底。」葉飛淡笑一聲,他此刻已然感應到了,崖底傳來的不俗之威。

在沒有得到仙寶之前,定風珠內的玄蛇之影,幫助過他許多次,這頭玄蛇的真身,至少有著金丹大道的實力,對於當年的葉飛而言,無疑是個極為恐怖的存在。

閃身沖入懸崖,一股無形的撕扯之力,瞬間將葉飛的全身包裹。

葉飛微微一笑,並沒有運用靈力抵抗,而是任由這這股力量,將他直接拖入了崖底。

「嘶嘶……」

「吼!」耳邊傳來低吼,空氣中的拉住之力,明顯更強了幾分。

深淵崖底,葉飛整個人,被大地牢牢吸住,四周一片漆黑無比,前方的黑暗中,隱約有一個龐然大物,正向著他扭動而來。

「此獸實力不俗,今後有幾乎,定要將其帶出此地。」葉飛臉上的神情不變,體內的靈力隨即涌動。

只見他的眉心處,那道奇異的聖族滕圖,此刻忽然爆出一陣幽光。

前方的黑暗中,玄色碩大的身軀,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出現在了葉飛的視線之中,那顆巨大的頭顱,向著葉飛伸延而來。

若是常人見此情景,定會被嚇得不輕,這頭龐然大物此刻的模樣,彷彿是要將葉飛一口吞下。

「好久不見……」葉飛微微一笑,身形沒有移動半分。

「呼呼。」玄蛇發出兩聲低頻,略顯削尖的頭顱,停留在了葉飛跟前一丈處。

此獸卻是並沒有張開大嘴,而是伸出了那條鮮紅的信子,雙瞳緊盯著葉飛,這一人一獸,在深淵底部對視一番,畫面略顯得有些古怪。

「我要借用靈眼之眼療傷。」葉飛望著眼前的玄蛇,此刻低聲開口笑道。

這種上古遺獸,早已經初步靈智,自然能夠聽懂葉飛的話語,只見它身形扭動,直接將葉飛整個人拖去,隨即消失在了黑暗中。

在玄蛇的帶領下,前方不遠處隱約可見,一道柔和的靈光,隨著葉飛不斷的臨近,慢慢的變得耀眼起來。

「玄蛇,你幫我護法,不要讓人闖入此地。」葉飛身形一晃,隨即從玄蛇的身上落下。

「吼吼!」後方的玄蛇,發出兩聲低吼,如似回應一般,慢慢退入了黑暗之中。

如此同時,深淵底部,那些恐怖的毒蟲,彷彿受到了什麼威脅一般,紛紛都遠離了靈泉之眼的範圍。

葉飛面露微笑,轉頭望向後方的黑暗中,心中略有些感動,儘管這些毒蟲異物,不可能傷的了他,玄蛇的舉動讓他不禁暗道心中一暖。

「接下來,該恢復靈力了。」

「此地的靈氣濃郁,兩天的時間足以。」葉飛定了定心神,此時不在多想,閃踏入了前方的靈光光柱之內。

霎時間,磅礴的靈壓,從四面八方,向著葉飛周身擠壓而來。

靈器之眼底部,隨著葉飛的踏入,其內的靈氣開始變得躁動不安。

「給葉某吸。」葉飛低喝一聲,眼中雷威一閃。

他體內的功法同時瘋狂遠轉,四周翻滾的靈氣,彷彿找到了一個宣洩口一般,向著葉飛身形蜂擁而至。

聖族禁地,那處叢林深處,原本平靜的靈泉之眼,此刻也隨即變得翻滾躁動起來,無形的靈壓向著四面八方橫掃而來。

「這處靈眼,確實不俗。」靈泉之眼底部,此時的葉飛盤膝而坐,心中不禁暗道。

此地的靈氣,彷彿源源不斷一般,比起靈晶礦脈不差分毫,只是當年的巫頌,為何要將此地設成禁地,葉飛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讓若聖族族人,能夠借用靈泉之眼修鍊,如今整個聖族部落的實力,怕是不弱與一流隱門。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一天的過去……

聖族部落內,隨著葉飛的到來,整個部落似乎變得活躍了許多,在黑煞的組織之下,族人們巨型一次祭拜聖子大禮。

儘管也沒有出現,但卻是絲毫不影響祭拜舉行,整個聖族部落族人,全部聚集在了祭壇的四周,同時向著禁地的方向跪拜。

南疆山脈,叢林的中心處,此時一顆巨大的古樹頂端,正站著一位身穿紅紗的美艷女子,她臉上的表情平靜,目光所致的方向,正是深處的聖族部落。

「希望他能夠安全走出吧。」

「傳聞得到巫頌一擊之力的武修,除了傅蒼天之外,如今還存活在世上的,怕是也唯有他一人了。」古樹頂端,靈彥姬眸中閃動著微光,此時忍不住低喃一聲。

能夠讓華夏隱門忌憚,這個聖族部落,又豈是尋常的地方?

如此同時,聖族部落禁地,拿出深淵底部,經過一天的吸收穩固,葉飛身上的傷勢,已然恢復了大半。

轉眼間,又是一天過去。

經過長時間的吸收煉化,這處靈泉之眼,幾乎沒有半點要枯竭的徵兆,彷彿此地的靈氣,真的沒有止境一般。

「元嬰境之內,想要再出突破,著實有些困難。」靈泉之眼內,此時的葉飛,已然睜開了雙目。

他的眼中精光閃動,時間很快內斂,經過這一次的恢復,葉飛此刻的境界,已然穩固在了元嬰初期巔峰,但卻是遲遲沒有突破的跡象。

「想要踏入中期,怕是需要一些極品天材地寶方可。」

「又或者藉助靈丹之力。」葉飛此時緩緩站起身來,他的眼中微光閃動,同時緩緩地抬起了手掌,目光落在了指中的儲物戒指上。

在他的儲物戒指內,低階靈丹還有著一些,這對於如今的葉飛,提供的到的幫助有限。

而煉製高階丹藥的材料,他手中也是湊足了不少,北海十二暗島的那頭黑蛟毒龍,其身上有價值的東西,此刻都躺在葉飛的儲物戒指之內。

「等處理完同濟會的事情,我需儘快回到江東。」

「憑藉黑蛟毒龍的屍體,加上一些千年藥材,足以煉製出五品靈丹。」葉飛此時心中已然有了決斷,隨即閃動身形走出了光柱。

五品丹方,葉飛的傳承記憶中,記載著不少,不過煉製起來有些困難,他手中丹爐的品質太低,無法承受高階丹藥的靈壓。

而如今這個時代,就算是隱門之中,懂得煉丹之道的武修也是極少,丹爐的稀有可謂在靈器之上。

「該離開了,天宮玉牌的最後一顆玉石,但願能夠順利得到。」葉飛在一番思索之後,隨即周身靈力涌動,身形帶出一道靈光。

再遇玄蛇告別之後,他很快衝出了深淵,這處禁地空間,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葉飛幾乎沒有過多的停留。

離開禁地之後,黑煞似乎早已經在主殿內等候多時。

「聖子大人,您要離開了嗎?」黑煞神情極為恭謹,此時抬手向著葉飛一拜,小心翼翼地開口詢問道。

葉飛聞言,隨即微微點頭。

「聖族的事情,交於你便可,若是有什麼需要,你可派人前往江東葉家。」葉飛看了前方之人一眼,低聲開口回應道。

他儘管是聖族聖子,但對於這個部落,葉飛始終感覺有些陌生。

大殿之內,黑煞聞言連忙抬手道:「屬下定不負聖子大人重託。」

一番交代之後,葉飛隨即不在多言,轉身向著大殿之外走去,黑煞則是緊跟相送。

聖族部落,此時部落族人,再次從部落建築內走出,神情都是極為虔誠,在這些人的眼中,聖子無疑是有如天神一般的存在。

「聖族族人,恭送聖子大人!」

部落中心,祭壇廣場上,數百名聖族族人,此時再度跪倒在地,向著葉飛虔誠跪拜。

當葉飛進入祭壇場之後,他的身形忽然一頓,眉心的那道奇異印記,竟是爆出陣陣幽光,一絲絲無形之力,開始在他的眉心凝聚。

「這是……」

「巫頌的一擊之力!」葉飛心中一驚,這股力量他可謂是熟悉無比。

隨著聖族之人的跪拜,他的眉心處,原本的滕圖印記,慢慢的化作一朵透明的白雲,其內巫頌的那一擊之力,彷彿在慢慢復甦一般。

葉飛眼中精光一閃,隨即猛然轉頭,望向前方的那座聖族祭壇。

一番沉默之後,葉飛臉上露出果斷之色,身形閃動之下,下一刻便是出現在了祭壇之上。

原本祭壇的中心,那處巫頌的雕塑位置,此刻早已經被封死,其上刻畫著古樸的符文,在符文之內,葉飛感受到了一股氣息波動。

「兩天前,這處祭壇明明是一片死寂。」葉飛眉頭微皺,此時內心不禁暗道。

兩天前,葉飛進入聖族部落之後,他便是注意到了這處祭壇,一番打量之下,在沒有感受到任何氣息波動之下,他才最終放棄了查探。

而此刻祭壇符文內,已出現了明顯的力量波動。

「以靈為引。」

「巫頌,你殘靈未消,還不出來見我。」葉飛掌中迅速掐訣,此刻體內的靈力轟然爆發,抬手向著下方一指帶點去。

當初他只有先天之境時,沒有實力弄清楚這祭壇的古怪,而如今的葉飛,已然是元嬰境的強者,自然不會輕易略過此事。 聖族部落,此時的祭壇廣場上,聖族族人臉上都是露出驚駭之色,紛紛抬頭望向前,顯然是不太明白,他們的聖子此刻想要做什麼。

火爆祕書壞總裁 而隨著葉飛周身氣勢的爆發,聖族部落的族人,均是無法在靠近祭壇,全部被震退至了遠處數丈之遠。

「聖子大人!」黑煞此時也是一頭霧水,抵抗著威壓的同時,忍不住低聲開口道。

此時的祭壇之上,葉飛並沒有理會聖族之人,他身上的威壓之力,針對的只是下方祭壇之內,你並不會傷了那些普通族人。

「不出來么……」

「那葉某就毀了這座祭壇。」葉飛目光一寒,掌中爆出一道雷威。

他此刻可以確定,那巫頌的殘靈,就隱藏在祭壇底部。

話音剛落,葉飛掌中爆出一道狂暴的雷弧,他的臉上露出果斷之色,便是準備直接將祭壇轟開。

「你……進來吧。」就在這時,一道低沉的聲音,忽然從祭壇地底傳出。

葉飛身形一怔,隨即目光一凝,只見在他的腳下,祭壇的地面忽然裂口,一道黝黑的光芒,從裂口中伸延而出。

這道裂縫,彷彿是一個地底入口一般,在葉飛的靈識查探之下,後方伸延出一個極大的空間。

只是片刻的遲疑,葉飛身形隨即消失在了原地,直接融入了地底入口之中。

「咔……咔。」隨著葉飛的身形的消失,祭壇之上的裂縫,隨即很快封閉起來。

此時的祭壇廣場上,聖族部落族人,都是面面相覷,一時間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在反應過來之後,只能向著祭壇虔誠跪拜。

而如此同時,葉飛在穿過那道裂縫之後,便是出現在了一座洞府之中。

這時一處不小的府邸,建造風格極為復古,他此刻所站的位置,正是府邸的前院,四周空無一人,寂靜的有些可怕。

「你來了,這裡是我曾經的仙府。」

「除了傅蒼天之外,你是第二個能進入此地之人。」府邸的前方堂內內,一道低沉中有著些許悠遠的聲音,此刻徐徐傳來。

府邸前院,葉飛面色一凝,臉上的表情,此時明顯變得嚴峻了幾分。

仙府這兩個字,已然證明了這巫頌的不凡,此人全盛時期,怕是一個極為恐怖的存在。

不過轉念一想,既然傅蒼天能夠從這裡走出去,證明此人應該沒有惡意,這巫頌是否真的存活至今,葉飛此刻心中不免也是有些好奇。

沉默片刻之後,他隨即移步向前走去,不多時便是進入了府邸的內堂。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