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看!」曲山清指了指剛剛打出去的銀針。

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下,那根銀針眨眼間變得奇黑無比。

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有想到這毒性如此之大,而紅臉大漢更是被嚇得臉色有些發白,如果不是剛剛被曲山清拉住,恐怕此時的他……

「整個房間,遍布著毒性,我想我們站在這裡也未必安全!」

曲山清說著向後退了三步。

其他人則是被嚇了一跳,向後退了數米之遠。

然而,有一個人例外,非但沒有後退,反而向前跨了幾步,直接來到了房間的門口。

此人正是東方修哲,一開始有眾人在前面擋著他無法看清裡面的情況,現在眾人都退到了後面,正好把空間給他留了出來。

「小五,你在幹什麼,快過來,那裡危險!」

東方瑾萱被嚇了一跳,自己只是一眼沒有照看到,她這個弟弟就做出這樣的瘋狂事來,還真是不讓人省心。

「二姐,不用擔心,沒事的,你看我的四周,有一個水穹罩保護,毒素是靠近不了我的,況且我又不進去……」

東方修哲對著東方瑾萱擺了擺手。

如果不是怕深深地刺激到自己的二姐,他還真想到裡面調查一下,那位老者到底所用的是什麼手法?

東方瑾萱定眼細瞧,果然在東方修哲的四周瞧見了一個透明狀的球體,正是水系魔法中的「水穹罩」。

「喂,瑾萱,你弟弟到底是什麼等級的魔法師,他竟然連『水穹罩』都能瞬發出來?」紅玉菲兒一臉的震驚。

先前見東方修哲瞬發水球術就已經夠讓人吃驚的了,然而水球術只是一級魔法,可是眼前這個「水穹罩」那可是四級水系魔法啊!

「瞬發? 邪王蜜寵:神巫小姐逆天而行 ?」

東方瑾萱大腦有些發愣,剛剛她光顧著東方修哲的安慰了,並沒有留意東方修哲這個魔法是如何發動的。

「我是絕對沒有聽見,你們又聽見么?」紅玉菲兒向其他人望了望。

所有人都是一致地搖頭。

「我弟弟能夠瞬發四級魔法?」

東方瑾萱的大腦有些發矇,以至於忘了及時地把東方修哲叫回來。

「天啊,好嫻熟的魔法控制力!」

就在這時,又是一聲驚呼響起,是由先前那位水系女魔法師口中發出的。

只見此時的東方修哲,正控制一條水帶,嫻熟地從黑狼的屍體上把那枚納戒卷了回來。

然後又用水的高速度旋轉,將沾染在納戒上的毒素清理乾淨,最後十分得意地將這枚納戒收於掌心之中。

納戒可是好東西,東方修哲又豈會把它扔在這裡暴殄天物!

「……好……好厲害,他……他是水系魔法的天才嗎?」

那個女魔法師激動得笑臉微紅,因為同是水系魔法師的緣故,她非常清楚東方修哲那看起很平常的操控水帶,其實是一件多麼難的事!

至少,在這位女魔法師的眼裡,就算自己再修鍊個兩三年,也未必能有東方修哲操控的一半好!

「瑾萱,你為什麼早點沒有告訴我們,其實你的弟弟魔法天賦這麼高?」

紅玉菲兒一臉羨慕滴看著東方瑾萱,她在想,如果自己也有這麼一個牛X的弟弟,該是一件多好的事啊!

其實她有些冤枉東方瑾萱了,東方瑾萱也是才知道自己的弟弟竟然還有這麼一手。

為什麼以前和自己切磋時,小五都沒有施展過?

他這一手操控魔法的本事到底和誰學的?

這……這真的是我弟弟么? 只是一會的工夫,狼群傭兵團所有的納戒,全部都集中到了東方修哲的小手裡。

加上以前的,現在東方修哲的納戒數量為「七」枚。

至於狼群傭兵團所用的那些兵器,並不能入得東方修哲的法眼;而那隻已經死去的金線雕,考慮到無法食用,也是被他給直接忽視了。

又對房間的四周掃視了幾眼,確定沒有什麼好東西后,東方修哲大搖大擺地,退回到了正用怪異眼神看著他的眾人身邊。

不得不說,東方修哲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無論走到哪裡都能撿到便宜。

「小五,你……」

東方瑾萱像看陌生人一般盯著東方修哲,她此時是又震驚、又驚喜。

雖然在幾天前,女人的直覺告訴她自己的這個弟弟身上有著很多秘密,但卻沒有想到,自己的弟弟魔法造詣竟會如此了得,簡直讓她這個當姐姐的欣喜若狂。

原以為帶東方修哲到魔獸山脈是一個錯誤的決定,現在看來,自己的這個決定終於有成效了!

「二姐,你這麼看著我幹什麼?」

東方修哲將手中的納戒收好,抬頭望著東方瑾萱,其實他知道自己的二姐在為什麼而激動。

自從昨天見到那位老者之後,東方修哲認真考慮過了,自己必須展露點實力,不然的話一遇到什麼危險,他這個二姐一定會奮不顧身地保護他。

他可不想自己的二姐有什麼閃失!

而且,前面的路還很長,難免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危險,與其到那時再施展,不如先讓眾人有個心理準備,免得因為分心而失了性命。

況且,他只是展露水系魔法而已,真正厲害的本錢是陰陽五行術。

「小五,你什麼時候魔法這麼厲害了?」東方瑾萱抓著東方修哲的胳膊問道。

「厲害?這哪有什麼厲害的!」


東方修哲毫不在乎地撇撇嘴,如果他真正展露水系魔法,那才叫厲害呢!


「這怎麼不厲害,你都比我厲害了!」

先前的那個女魔法師突然插口道。

此時的她,非常受打擊,在學院里學了這麼多年魔法,沒有想到竟然還不如一個八歲左右的小孩。

聳聳肩,東方修哲沒有解釋什麼。

「小朋友,我現在很想知道你是在哪所學院學的魔法?」女魔法師一臉激動地繼續問道。

當她知道東方修哲並沒有在魔武學院上學,只是兒時在一處啟蒙學院待了半年時,驚訝的更是半天都說不出話來了。

在她看來,這已經不能用「天才」二字形容了。

為了不再刺激她,東方修哲跑到一邊,研究起新得到的納戒來。

「要是咱們『羅修魔武學院』能有這樣一個驚世駭俗的天才出現,想必『羅修』之名便可再次響遍整個鐵秦帝國了吧?」

盯著不遠處的東方修哲,高輝一臉感慨地說道。

他們「羅修魔武學院」,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出現一個像樣的天才了。

別說是學生了,就連那些授課好一點的老師,都是漸漸地投奔其他學院了,日漸蕭條的「羅修魔武學院」,已經沒有多少學生想來了。

一想到自己的母校未來的命運,高輝就是一陣傷感!

「喂,小鬼!」

就在東方修哲正在研究新得到的納戒裡面,有什麼好東西時,一個粗嗓門突然在耳邊響起。

東方修哲抬頭,就見紅臉大漢像一堵牆一樣站在自己的身邊,正用一種貪婪的目光注視著自己手中的幾枚納戒。

「我告訴過你,沒事別和我說話,我和你很熟嗎!」

東方修哲冷冷地說道,他對眼前這個經常與自己二姐爭鋒相對的傢伙,沒有什麼好感。

紅臉大漢的額頭上有青筋暴起,不過他強忍著內心的怒火,壓低著聲音,繼續說道:「小鬼,你手中的納戒,必須和大家分一分!」

東方修哲沒有說話,而是面帶冷笑地看著對方。

他沒有想到,這個紅臉大漢竟會這麼不要臉,竟然把主意打到自己頭上了。

剛剛的他,嚇得連那個房間都不敢接近,現在倒想分納戒,想得美!

「小鬼,你知不知道,在傭兵里有著一個約定俗成的規定,見者有份?」紅臉大漢一副很有理的樣子說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傭兵!」東方修哲懶得和這個傢伙擺道理,便想到一邊去。

卻不料這個紅臉大漢搶先一步又擋住了東方修哲的去路,這一次的他,卻是擺出一副蠻橫的架勢,威脅道:「小鬼,那幾枚納戒也不是你的,憑什麼你想佔為己有,快點交出來……」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便是被東方修哲的一句話給打斷了!


「給我滾一邊去,再煩我,信不信我讓你滾出這個世界!」

東方修哲這突然的一嗓子,讓很多人都愣住了,不但包括這位紅臉大漢,還包括正準備過來的東方瑾萱。

誰都沒有想到,八歲的東方修哲竟會爆出這樣的一句話來。

這也太強悍了吧!!

「該死的小鬼,我看你……」

一愣之後的紅臉大漢反應過來,當下就欲給這個狂妄的小鬼一點教訓,可是眼前一花,東方瑾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想動手是么,好啊,我來陪你玩玩!」

東方瑾萱的紅蓮鬥氣噴涌而出,一股撲面而來的熱浪,逼得紅臉大漢向後退了數步。

「你這個女人,別以為你有點實力就可以蠻不講理!」

紅臉大漢也是氣急了,把自己的鬥氣施展了出來。

「二姐,你先讓一讓!」

東方修哲陰著一張臉,突然走到了東方瑾萱的前面。

「小五!」東方瑾萱怕熱浪誤傷到自己的弟弟,忙收回了體內,「小五,你想做什麼?」

此時的東方瑾萱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弟弟了。

邪邪一笑,東方修哲回答道:「不給這個傻大個一點厲害,他還以為我好欺負呢!」

「你?」

東方瑾萱瞪大了雙眼,雖然她剛剛親眼見識了東方修哲在魔法造詣上確實非同一般,但想靠自己的力量對付一個力量型的斗師,簡直就是拿自己的安危冒險!

「小鬼,我勸你還是乖乖躲在你姐的屁股後面吧,就你這樣的,別以為能夠瞬發幾個魔法就多麼了不起了,信不信老子一拳就能送你上西天?」

紅臉大漢哈哈大笑起來,不是他看不起東方修哲,而是他根本就沒有將東方修哲放在眼裡。

「你敢?!」

東方瑾萱當下就欲將東方修哲拽到一邊,然而卻沒有料到,東方修哲毫無徵兆地出手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