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我差這兩千萬金嗎?」

夜左說著接著向前走去。

古呈想了想也對,按照夜左的花錢特點,兩千萬金在夜左眼中根本算不上錢。

「我說前面的拍賣場夠大了吧?」

夜左停在一家拍賣場的門前,這個拍賣場是這座城市中最大的拍賣場,光是閣樓的高度就可以攀比柳岩城的第一妓院,這種大小應該會有夜左想要的東西。

不過這間拍賣場很讓古呈頭疼,因為這個拍賣場是需要入場費的,他知道接下來夜左要做什麼了…… 「你們兩位有邀請函嗎,沒有的話沒人十個金幣的入場費。」

夜左和古呈走到拍賣行的門口就被攔了下來。

「十個金幣的入場費,這也太多了吧。」

古呈忍不住要說一句,金幣在整個皇朝中是最高面值的流動貨幣,它的存在僅次於柳岩城的專用金票。在古呈的罡古城,護城守衛每個月才有兩個金幣的收入,現在光是入場費就要十金,這一個價格完全把中低等收入者擋在門外。


值得注意的是古呈怎麼說也是一位城主,這點錢他還是能支付得起的。

「你們到底有沒有錢,看你們的窮酸樣就知道兜里沒有錢,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請你們趕緊離開,後面還有很多人在等,不然小心我們不客氣。」

守衛的人看著眼前的夜左和古呈,他們的衣著根本不像是有錢人的著裝,先不說古呈那一身類似於睡衣的衣服,就連夜左這次出門也只是穿了一件黑色皮衣,兩人站在一起倒有種流浪者的感覺。

夜左聽到眼前的人竟然如此無禮,剛想下手,但是他的衣服忽然被人拉了一下,冰冷的目光轉過去,只見古呈在對他使眼色。

「二十金我們畢竟還是有的。」

古呈最怕的就是夜左和看門的人糾纏,不知道為什麼,凡是夜左遇到的看門的人都和夜左有仇的一樣,怎麼說都不會讓夜左進門。

而且以夜左的花錢習慣,恐怕他口袋裡只有十萬金的「小金票」,這種東西雖然夜左確實有錢,但是他也不會無緣無故地給別人,除非那個人是女的。

等兩人進入了拍賣行,古呈可算鬆了一口氣,他拍了拍夜左的肩膀道:「你又差點惹出事情來,你知不知道這座城的城主已經換人了,之前的城主被調回皇朝,現在這座城是由皇朝的直系成員直接管理,這家拍賣行也是那位城主資助的,你要是在這裡殺了人,雖然沒什麼大事,但是多多少少都會影響你們柳岩城弟子參加年會啊。」

古呈耐心地跟夜左解釋道,他知道夜左對皇家血脈的能力很了解,所以他對此也只是一點而過:「咱們找個席位先坐下吧,我去預定座位,你在這裡等著。」

古呈生怕夜左花錢,夜左的錢掏出來足以讓一切人瘋狂,拍賣場這種地方,最適合夜左這樣的人來了,但是這次好像還是夜左第一次來拍賣行,所以一切事情古呈還是包辦了。

兩人來到指定的座位坐下,這裡是一個比較靠近拍賣行中心的一個地方,這裡看的貨物還是比較清晰的,當然這個座位也花費了古呈一千金為代價。

夜左若無其事地看看周圍,只見在他的面前有一個巨大的平台,這個平台足有城主殿頂層的大小,它被分成了六個區域,每個區域都是用來輪流擺放貨物的,也就是說其中一個商品被拍下來的時候另一個商品能立即上架。

也許是知道皇家年會的緣由,這次拍賣場主要經營的都是些治療類和恢復靈力的藥品,當然了,像上級靈丹這種東西都是直接被人瘋搶,而且一次都是百粒為單位。

「接下來上架的是最上級的靈丹,在這個盒子里共有十粒,起拍價一百萬,增長底線百分之五。」

等十幾組上級靈丹被人買走後,隨之上場的最上級的靈丹。

夜左就知道拍賣行會把同類商品中低等的先賣出去,然後在拍出高等些的商品,這種拍賣手段最讓台下的人慾罷不能。

「一百零五萬。」

在夜左身後一個人直接叫價了,看他的樣子是要必須得到這個商品。

「一百二十萬。」

在夜左對面同樣是前排的位置,一位身披風衣的人叫價。這聲音聽起來年齡並不大,是一位年輕的女子。

對於這個價格全場也是一陣驚呼,這種漲價的速度已經超過了一些人的承受底線。

「一百三十萬。」夜左身後的人咬咬牙,這個價格他已經很勉強了。

「一百五十萬。」坐在夜左身邊的古呈終於忍不住了。

最上級的靈丹藥效超過了上級靈丹的數十倍,他對晉級的幫助也遠大於上級靈丹,這種東西足以讓玄靈鏡的人靈氣達到飽和狀態,況且現在有十枚。十枚什麼概念,像古呈這樣三夕玄靈的人,提升到四夕玄靈的可能性已經近乎百分百了。

「兩百萬。」

坐在對面的女子死死地咬住價格,而她的每一次叫價都會引起全場的一陣驚呼。

最終這十枚最上級靈丹已經炒到了三百萬的價格,這個價格對於古呈已經承受不起了,他此次參加皇家年會就只帶了六百萬,只是為了這十枚最上級的靈丹實在是有些不值得了,況且平時購買最上級靈丹也不過二十五萬,眼下再爭下去實在是要虧了。

三百萬的價格最終落到了那位女子的口中,此時再也沒有人和她爭搶了。

就當全場的人都以為這個最上級的靈丹非她莫屬的時候,一個富有磁性的聲音慢悠悠地從拍賣場的最前排傳出來。

「五百萬。」

聽到這個叫價,所有的人並沒有像之前那樣驚呼,拍賣行里反倒是陷入了一片寂靜,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說的五百萬,還有沒有更高的了。」

夜左無趣的彈著指甲,五百萬對他來說簡直就像打水漂。

聽著夜左的叫價古呈不停地擦著頭上的汗,夜左果然不適合去拍賣場這種地方,只要是他看上的東西多少錢他都能拿出來。

「這位嘉賓希望您不是在開玩笑。」

台上的總管忍不住提醒一句,在拍賣行有許多拍紅眼的人,雖然自己沒有那麼多錢但還是叫了價,最終導致貨品流拍的不再少數。

夜左看著對面的那位女子已經陷入了沉默,隨手甩出了五張一百萬的支票,五張支票飄飄洒洒地落在了旁賣行平台的地板上,格外地醒目。

「難道說這是柳岩城的專用貨幣?!」

拍賣行的總管見多識廣,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張貨幣的出處,柳岩城的繁華程度足以可以印出屬於自己城獨有的支票,這種支票的的價值還略高於金幣,眼下的這個人肯定是柳岩城的重要人物。

「五百萬一次有沒有更高的價格?五百萬兩次,五百萬三次,成交。」

拍賣行的總管都情不自禁地把三次數的比平時快了許多,因為他知道這種價格絕對沒有人再壓過去了。

拍賣場總管恭敬地把五百萬放回了夜左的席位:「這位貴賓拍賣場拍成的物品是要到後台兌換的,請拍賣結束後到後台領取。」

夜左什麼也沒有說,很隨意地接過錢,放入自己的衣服里,在衣服打開的那一刻,拍賣行總管無意中發現在夜左的衣服里還有不計其數的金票,面值比這張大的不計其數。

「我說偷窺別人並不明智吧。」

夜左的聲音只讓拍賣行的總管和古呈聽到了,他的表情雖然略帶微笑,但是卻讓人感受到了刺骨的冷意。

「這位貴客實在是對不起,鄙人純屬無疑,如有冒犯請多包涵。」

拍賣行總管知道眼前的人絕對惹不起,趕忙向夜左道歉。

像這種在拍賣行剛開始一聲不吭最後一次性叫出天價的人,背後如果沒有足夠大的實力,沒有足夠的底氣,是絕對不會像夜左這樣坦然的。

「死回去。」

夜左的眼睛中殺意一閃而過,面對夜左的無禮他也只能灰溜溜地走回平台,就當是剛剛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但是他已經決定好一定要好好補償這位客人,畢竟像夜左這樣大手筆的人才能讓拍賣場名聲更大。

「接下來拍賣的是一部靈技,名為破曉,為六夕靈技,起步價三百萬金。」

聽到是一部六夕靈技,台下的人無不驚訝不已,六夕級靈技,連城主都很難得到,整個大陸能得到六夕靈技的人實在是太少了,這種東西更有可能拍出天價。

起步價三百萬根本就是無限放低的一個價格。

聽到有一部不錯的靈技,夜左也是眼光一閃,來了興趣。

在夜左的靈技中只有噬辰經和流影冥掌,這兩個冥界的東西最怕被人認出來,除了這兩個靈技,夜左好像還真沒有研究過其他的靈技。

拍賣行總管敏銳地捕捉到了夜左的眼神,以他剛剛目測的夜左的錢數,恐怕這本靈技又是歸他莫屬了。

他現在只是關心夜左到底會拍出一個怎樣的價格。

(PS:放肆皇朝企鵝一群成立:124735163,五百人群尚未滿員!) 「起步價三百萬金有沒有叫價更高的?」

拍賣行總管並不擔心這件商品沒有人要,要是在平時,這種六夕級靈技都是留到最後的壓軸商品,而且價格都是遠高於預計的價格。不過這次因為皇家年會的推遲,來自柳岩城那個方向的城主,富商幾乎都選擇在這個城過夜了,所以這次六夕級的靈技並沒有留到最後,相比之下「那個東西」更有吸引力。

「六夕級的靈技平時能拍多少金?」

夜左轉頭問古呈,夜左畢竟對靈術沒有太大的研究,他甚至連六夕靈技什麼概念都不知道,不過按聶冉八盤式的角度衡量,這本應該是一件不錯的東西。

「平時我也很少來拍賣行,至於六夕級靈技我這也是第一次見到。比如說我修鍊已久的咫印渾天決,那是一個五夕級的靈技,當時也是拼了一千五百金買下的。」

在古呈眼中一千五百金的價格已經接近天價了,當時的他身為城主也沒有一個拿出手的靈技,所以他狠下心就拍了下來,而且一直用到現在。


「兩千金。」

夜左還沒等後面的人叫價,直接把這件商品的價格提到了兩千金。

這一個數字直接讓在場的人心中一抖,在場的人富豪不在少數,但是和夜左比起來,他們全部的家當還不如夜左在柳岩城一晚上的消費。

在夜左身後的大部分人都忍住心中要叫罵的衝動,原本可以叫兩次價的幻想直接破滅了。

「兩千五百金。」

在夜左後排的一個聲音響起,這個聲音聽起來和夜左一樣的淡定,好像覺得這個商品自己已經勢在必得。

「五千萬金。」

夜左最不喜歡別人在他面前裝作鎮定,在他眼中別人的自信完全是一種愚蠢可笑的行為,於是他直接把價格翻了一倍。

「**是不是瘋子。」

類似於此,後排和對面逐漸響起來了叫罵聲,夜左卻只當沒有聽見。

「五千二百五十萬。」

身後響起的那個聲音聽起來已經有些慌張了,要是在平時一部六夕靈技一般都是在三千萬到六千萬之間,現在的價格已經快要到頂峰了。


現在他增長的價格只是拍賣行最少增長率的一部分錢,他只是希望夜左出門只帶了五千萬,如果正是這樣,這件商品絕對還有希望。

拍賣場中大多數人都不再說話了,現在的時刻一般人是插不上手了。

「一億。」

聽到這個價格全場的人都嘩然了,然而能叫出這個價格的人也只有夜左這種大手筆的人,才能叫出來。

一億金的金票連皇朝都發行不起來,只有柳岩城這種商業巨城才能發行,皇朝中發行的金票最高面值也只有一百萬金。也就是說要花出一億金的價錢,至少要皇朝發行的金票滿滿一口袋。

這個價格連拍賣行總管都有些害怕了,如此大的手筆看來只有柳岩城的夜城主才能叫得出,那麼大的人物出現在自己的拍賣行中,拍賣行總管實在是不敢想像。

「夜城主,你真是……哎,真不知道怎麼說你。」

古呈感覺自己和夜左坐在一起就像是無限打擊自己的內心,之前劍狼團想要的一千萬就足以讓罡古城頭疼,眼下夜左直接拍出來了一個億的價格,古呈真是有些腦袋要炸掉的感覺。

看到夜左拍出那麼一個不可能的天價,在場的人直接暴亂了,更是那位和夜左攀價的人,更是一個靈技直接打了過來。

剛剛的自己簡直就像是自找打臉一樣。

「肅靜!」

拍賣場總管大喝一聲,身上八夕玄靈的威壓擴散到拍賣行的每一個角落,在場人的暴亂的內心瞬間萎靡下來,剛剛凝成的靈技直接被拍賣行總管的威壓衝散。

夜左無聊地笑笑,剛剛想要出手的那個人實力也不過是一個五夕先天,如果這個人真的出手了那麼夜左能保證整個拍賣行中一個人都別想活著離開,即使他們現在的城主是皇室成員,夜左也不一定會給他面子。

不過話說回來眼前拍賣行總管的實力確實讓夜左有些意外,八夕玄靈足以在柳岩城附近的那些城市中當一個城主,如果他只能當一個拍賣場的總管,夜左可以想象現在這個城的城主有多大的能力了。

「有沒有比一億更高的價格了?」

拍賣場總管的目光掃向在座的每一個人,八夕玄靈的威懾力,除了夜左還沒有人敢和他對視。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