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道歉,行,你滾吧,取消你的名額!」

李商海直接怒喝著。

李撫柔驚呆在原地,小嘴微張著,她被李商海取消名額了,李撫柔有些接受不了,李商海為了葉飛取消了她的名額。

「我錯了,李先生,我錯了,你不要取消我的名額,我可喜歡你了,我要聽你的課。」

李撫柔連忙雙手拉著李商海的手,對著李商海哀求著。

「你應該求我嗎?」

「你求錯人了,我聽葉兄弟的,葉兄弟讓你聽課你就能聽課。」

李商海把手從李撫柔的手中抽了出來,倒負著手對著李撫柔說著。

李撫柔看著葉飛,而葉飛則是雙手插兜,一副冷漠的樣子,李撫柔吞了口口水,都這個時候了,還在意什麼面子,求就對了。

「妹夫,求你了,讓我聽課吧,好不好?」

李撫柔在葉飛面前哀求著,眉頭緊皺,沒想到有一天,她會去求葉飛。

「我們進去吧,不要耽誤時間了。」

葉飛根本沒有理會李撫柔,而是攬著李月姍的手臂,朝著屋內走進去。

李商海緊隨其後,以葉飛為首。

李撫柔就這樣看著葉飛從自己面前經過,並且是極其冷漠的蔑視,連一句話都沒有跟她說,李撫柔感覺受到了極高的侮辱,她咬牙切齒的看著葉飛的背影。

「葉先生說了,你們兩個,也不允許進去。」

此時李商海忽然對著李天成和李秋風說著,二人當場就愣住了,李商海竟然聽從了葉飛的安排,把他們兩個人的名額給剔除了。

李九月同情的看了一眼他們三人,然後就是走進了屋內,李艾空微微驚訝,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三人在門外站著,都是一臉的錯愕。

「這個李商海是不是有病?他竟然把我們拒之門外,為了葉飛?」

「葉飛和李商海什麼關係?」

李撫柔吃驚的問著李秋風和李天成,無法接受這一切。

「不知道,可能是李商海傻逼吧!」

李天成咽不下這口氣,真想把門砸開。

「我聽說李商海以前是中海人,而葉飛也是中海人,他們說不定認識。」

李秋風此時說著,想起來了一個關鍵性的消息。

「沒錯,就是這樣,混賬東西。」

李撫柔生氣的咒罵著。

「行了,別罵了,我們都走吧,再繼續在這裡,只能是自取其辱罷了。」

李天成上了車子,離開了這裡,他們二人也相繼離開。

此時李商海的演講大會開始了,李月姍如願以償的坐在了第一排,最近的位置。

李商海在台上滔滔不絕的講著,葉飛坐在後排眯著眼睛,開始睡覺,反正又聽不懂,還不如睡覺呢。

兩個小時以後,李商海的演講結束,葉飛醒來,發現很多商人的眼中都帶著光芒,可能是聽到極其令人振奮的信息了吧。

李商海的演講結束,無數人嘩啦啦的鼓掌著,都是陸續離開了這裡,他們受益良多。

「月姍,這是我這些年積攢的經商經驗,都在這本書里,你拿回看看吧。」

李商海忽然叫住李月姍,遞上一本書。

李月姍看著李商海的書,眼中亮晶晶的,剛才李商海的演講實在是精彩,而這本書很厚,怎麼也比剛才李商海的演講要精闢的多。

「好,多謝李先生了。」

李月姍對著李商海真摯的感謝。

「沒事,我送你們回去吧?」

李商海問著葉飛。

「不用了,我們順便吃個飯,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忙吧。」

葉飛說著。

「那好,那我就先去公司了,有事聯繫我。」

李商海對著葉飛微笑著,然後就是離開了這裡。

「哇,李商海果然不同反響啊,精闢,太精闢了!」

李月姍翻閱著李商海的書籍,眼中的光芒閃閃的,好像要把這本書吃了一樣。

「好了,該吃飯了,我都餓了。」

葉飛摸著肚子說著。

「你餓什麼餓,你都是睡了兩個小時了,還餓。」

李月姍白了葉飛一眼,無奈的便是把書合上。

「堂妹。」

此時李艾空忽然叫著李月姍,跟李九月並肩走了過來。

「嗯,堂哥,要不要一起去吃飯?」

李月姍看到李艾空后,便是尊敬的說著。

「不了,我回家還有事,那個,能不能讓我先看看你的書,我保證不弄壞!」

李艾空提出請求。

「好啊,借給你看看沒有什麼的。」

李月姍爽快的把書遞給了李艾空。

「謝謝,我三天內看完。」

李艾空拿著書,隨便翻閱了一下。

「那你們去吃飯吧,我就先走了。」

李艾空禮貌的說著,然後對著李月姍擺擺手說著。

葉飛看著李艾空的背影,若有所思。

「別看了,姐夫,去吃飯啊,我要吃大龍蝦。」

此時李九月白皙的小手在葉飛面前晃了晃。

「行,吃大龍蝦。」

葉飛說著,便是帶著李月姍和李九月朝著飯店走去。

接下來的時間,李艾空快速的找人把書籍印刷出來了三份,然後就是朝著李家大宅走去。

「這個該死的葉飛,簡直是混賬!竟然在西涼城認識這麼多人。」

「葉飛到底是怎麼在西涼城認識這些人的?他才來了幾天?」

李家大宅內,李撫柔一邊罵著葉飛,一邊轉悠著,和在外邊的嫵媚狀判若兩人。

李天成和李秋風坐在椅子上,二人喝著茶水,眉頭緊鎖,什麼都沒有說。

「唉,真是倒霉!」

李天成嘆息著。

「葉飛那小子還真的……嘖嘖。」

李秋風眼中閃爍出一抹異色。

「堂哥,堂姐,我來了。」

就在此時,李艾空走了進來,手中捏著三本書。

「艾空堂弟啊,聽課聽的怎麼樣啊?」

李撫柔看到李艾空來了,就是酸溜溜的說著,因為李艾空沒有被葉飛趕出來,但是二人也沒有什麼練習。

「聽課挺好的吧?」

李天成翹著二郎腿,喝著茶水,問著李艾空,語氣之中同樣有種攻擊的意味。

「唉,怎麼能這麼說呢,我也想著你們的。」

「來,看看這三本書,李商海這些年的經商之道,全部都在書里,一人一本。」

李艾空把書分到了三人的手中,他們三個都是詫異的看著李艾空。

「我知道你們沒聽課,所以就偷偷複印了三本,誰也不要告訴哦。」

「我先走了。」

李艾空還沒等他們說什麼,便是直接離開了,他來的快去的也快,留下三人在錯愕著。

李艾空走到門口的時候,嘴角揚起一抹微笑,示好成功。

「這真的是李商海的書!」

「是,看裡邊講話的樣子像,這個李艾空,還算有點良心,知道我們需要什麼。」

此時三人內心樂開了花,把李艾空誇了一個遍。

「叮咚。」

此時李撫柔的手機響了一下,她看了一眼,是個新聞。

「嗯?堂哥,快看,柳克從東涼城回來了,是做生意失敗了,在發招攬合作夥伴。」

李撫柔看清楚新聞后,便是激動的說著。

「是那個一年前去東涼城創業的柳克?做生意失敗了嗎?」

李天成接過手機,仔細的看著新聞。

「看樣子是的,柳克在西涼城做生意還行,但是為了更好的發展,去了東涼城,現在只有回家吃老本,東涼城的生意不好做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