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去了哪一域?」顧念奴問道。

「該回來的時候……他會回來的,你走吧……」紫衣中年人轉身走入了石室。

「大哥,他到底在什麼地方?」顧念奴沒有走,依然站在石室之外。

「我可以告訴你他在什麼地方,不過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紫衣中年人的聲音從石室內傳出。

「什麼條件!」顧念奴問道。

「不準去找他!」紫衣中年人說道。

「我答應你!」顧念奴猶豫片刻,終於點頭答應了。

「他在樓蘭聖域……」紫衣中年人的話音剛落,石門打開,一卷捲軸從石門中飛了出來。

顧念奴伸手接住捲軸。

「這是他給你的……」紫衣中年人的聲音漸漸消失。

顧念奴聞言雙手一顫,她穩住激動的心情,看著石室說道:「大哥,你放心,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再離開紫岩宗。」

話音未落,顧念奴已經破空飛走。

「雷老匹夫,我已經在他心中種下一顆種子,我很期待,當他回來的時候,他會給你太易教帶來什麼……」

顧念奴走後,石室中傳出了紫衣中年人的自語聲。

……


紫衣中年人的自語聲,葉峰是沒有機會聽到了,此刻孟浩已經帶著他進入了孟府!

葉峰一進入孟府內,就感覺到四面八方有濃郁的天地元氣席捲而至,給人一種沁人心脾的感覺。

「奇怪,我怎麼感覺這裡跟外面不一樣了?」葉峰臉色微變。

「這裡是一處洞天福地,本源法則和外界不一樣,所以你會覺得這裡的氣息跟外界不一樣。這孟家不愧是王城的家族,底蘊不錯,居然用一個洞天福地來建立宗門。」天魔水仙忽然傳音給葉峰。

「洞天福地!」葉峰臉色一變。

就在這時,孟浩忽然說道:「葉老弟,你們先住在這裡好了,我馬上就去取丹藥為葉姑娘療傷!」

葉峰抬頭一看,孟浩已經帶他們來到兩間房間之前。

「葉老弟,有什麼事的話,你儘管吩咐侍衛就行,千萬不要見外!」孟浩又道。

「多謝孟兄!」葉峰謝道。

「葉姑娘,你儘管放心,在下馬上就把丹藥帶來!」孟浩看著藍衣美人,笑了笑,帶著屬下轉身離去。

「三品丹藥,能不能治好你的傷?」孟浩走後,葉峰看著藍衣美人。

藍衣美人抬起螓首看著葉峰,還是沒有說話。

葉峰無奈的搖了搖頭,笑道:「好了,既然你不想說的話,那就不說好了。你先去休息吧,逃了這麼多天,我也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說完,葉峰推開房間的門,走入了房間。


藍衣美人居然也跟著葉峰走入了房間,看到藍衣美人進入自己的房間,葉峰哭笑不得,「姑娘,你的房間……似乎在隔壁。」

藍衣美人沒有說話,簡直走向了裡間。

葉峰被藍衣美人的舉動弄得莫名其妙,他搖頭笑了笑,把房門關了起來,隨即在地上盤坐了起來。

與此同時,裡間內,那個藍衣美人在床上盤坐起來,玉手一翻,一顆丹藥出現在她手中,她把丹藥吃了下去,吃了丹藥后,她開始閉目打坐,臉上漸漸浮現出了血色。

外面,葉峰忽然睜開雙眼,他嗅到了丹藥的氣味。

「這女人不簡單!」天魔水仙傳音道。

「她當然不簡單,普通人怎麼可能出現在幽幻血海,而且還受了傷。」葉峰笑著傳音。

「你小子不會看上她了吧?否則,你為什麼要救她?」天魔水仙沒好氣的說。

「她是個人類,我總不能讓她死在那些血族手裡吧?」葉峰傳音道。

「咯咯,好吧,我就姑且相信你好了。」天魔水仙一笑。

「早知道她自己就有丹藥,我就不用幫她混入孟家了。」葉峰搖了搖頭。

「你不是想加入八大勢力嗎?有了孟家,你就不用靠洛家了,這不是好事嗎?」天魔水仙說道。

「我既然已經答應了洛戰,就必須去洛家一趟。」葉峰正色道。

「你以什麼身份去洛家?」天魔水仙笑道:「你說你想替洛家的人參加盤龍大比,他們就會讓你參加嗎?」

「只要我比洛家的年輕人一代強,他們自然會讓我出戰!」葉峰笑道:「你別忘了,盤龍城的城主是八大勢力的人,這次盤龍大比既然是他定下的,如果我能代表洛家出戰的話,說不定能藉此機會加入八大勢力!」

「話是沒錯,可是你別忘了,這裡可是樓蘭聖域,縱然洛家已經衰敗了,他們的年輕一代也不是弱者。」天魔水仙提醒道。

「我從來不低估自己的對手!」葉峰笑道:「馬上孟浩就會帶我進去靈魂戰場,到時候,其他勢力的人想必也會進去。到時候我倒要看看,樓蘭聖域的天驕到底有多強。」

「進入靈魂戰場,即使靈魂之體戰死了,本尊也不會死,不過,靈魂之力會受到損傷,你千萬不要大意!」天魔水仙說道。

「你去過靈魂戰場?」葉峰臉色微變。

「靈魂之門在人類王城之內,我就算想進去也沒有機會!我只是聽說過靈魂戰場而已。」天魔水仙說道。

「你知道靈魂烙印有什麼用嗎?」葉峰問道。

「據說在靈魂戰場內有許多聖殿,每座聖殿內都有武技和寶器,得到的靈魂烙印越多,能換取的武技和寶器當然也就越好。」天魔水仙說道。

葉峰臉色一變,「靈魂戰場內的東西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天魔水仙沒好氣的說道。

「靈魂戰場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有聖殿?聖殿裡面又為什麼會有武技和寶器?」葉峰疑惑。

「我也不清楚……據說靈魂戰場是某尊遠古大能留下的試煉之地,專門用來培養人族。」天魔水仙說道。

「培養人族!」葉峰臉色一變。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如果你想知道的更多,恐怕只有去問盤龍城的城主了。」天魔水仙說道。

葉峰剛想說話,房間外傳來了孟浩的聲音:「葉老弟,葉姑娘在嗎?在下把丹藥帶來了。」


「這傢伙的動作還真快!」

葉峰笑了笑,起身打開了房門,笑道:「孟兄,我妹妹在裡面療傷,丹藥我送給她就行了!」

孟浩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笑道:「葉老弟,這是三顆百草丹,希望對令妹的傷有幫助。」

「孟兄,舍妹說了,她很感謝你,等她的傷好了之後,她會在盤龍城多留幾天!」葉峰笑道。

「葉老弟,你快為葉姑娘療傷,我先走了!」孟浩大喜,連忙把玉盒遞給葉峰,他不敢打擾葉峰,連忙帶著屬下離去。

「有個妹妹好真是好!」葉峰笑著摸了摸鼻子,帶上門,轉身走入了裡間。

當葉峰走入裡間的時候,藍衣美人正在閉目打坐,葉峰沒有打擾藍衣美人,而是靜靜等待著。

半個時辰后,藍衣美人終於睜開雙眼,她抬頭看著葉峰,緩緩說道:「丹藥,拿來!」聲音動聽之極。

葉峰一愣,愣了愣,他笑道:「我還以為你是啞巴,原來你會說話。」

「丹藥!」 [全職]職業閨秀 ,把手伸向了葉峰。

葉峰搖頭笑了笑,把玉盒拋給了藍衣美人。

藍衣美人接住玉盒,從玉盒中取出丹藥服了下去,繼續閉目打坐,不再理會葉峰。

葉峰笑著搖了搖頭,轉身走向外面。

「幫我布一個聚元陣!」藍衣美人忽然開口。

「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該跟我說一聲謝謝嗎?」葉峰轉身看著藍衣美人,笑道。

「你救我,難道只圖一聲謝謝嗎?」藍衣美人直視葉峰。

「你說對了,我就想讓你謝我一聲!」葉峰一笑。

藍衣美人看著葉峰那澄澈的眼眸,好半天才說道:「先幫我布聚元陣!」 「我只能布置人階聚元陣。」葉峰對藍衣美人說道,聚元陣是一種聚齊天地元氣的陣法,以他現在的修為,只能布置人階聚元陣。

「足夠了!」藍衣美人淡淡說道,她似乎非常不願意跟別人多說話。

葉峰一笑,眉心釋放出靈魂念頭,化作符文,演化成了「聚元陣」,漂浮在藍衣美人上方。

「轟隆!」天地元氣從四面八方席捲而至,如**一般籠罩著藍衣美人。

藍衣美人運功,天地運氣不斷湧入她的體內。

葉峰臉色一變,他感覺到「聚元陣」隨時都有可能崩潰,沒有多想,他再次釋放出靈魂念頭,演化出符文,加固陣法。

半個時辰后,藍衣美人還在吸收天地元氣,葉峰已經盡全力穩固陣法,他消耗了極大的靈魂力,臉色已經變得極其蒼白。

又過了半個時辰,藍衣美人還是沒有停下來,依然在吸收天地元氣。

「這女人還真不把你當外人看!」天魔水仙忽然傳音給葉峰,語氣戲謔。

葉峰根本沒有時間回答天魔水仙的話,他的精力全都在聚元陣之上。

忽然,藍衣美人停止吸收天地元氣,嘔出一口血來,血液中帶著炙熱的火焰,瞬間把地面灼燒出了一個窟窿,房內的溫度驟然上升。

「你怎麼了?」葉峰臉色一變,急忙沖向藍衣美人。

「我沒事!」藍衣美人用手撐著床,喘著粗氣說道。

沒事?葉峰不相信藍衣美人沒事。

「多謝!」藍衣美人深吸口氣,擦乾嘴角的血漬,抬起螓首看著葉峰。

「想聽到你說個謝字還真難。」葉峰一笑。

「你是第三個!」藍衣美人輕聲道。

葉峰臉色一變,這藍衣美人到底經歷過些什麼?自己竟然只是她第三個說過「謝」字之人。

「你還得幫我三十天,在這三十天內,我會一直跟著你!」藍衣美人忽然說道。

「三十天?」葉峰臉色微變,問道:「你需要我做什麼?」

「你只需要幫我布置聚元陣就行了!」藍衣美人說道。

「好!」葉峰笑著點頭,「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藍衣美人玉容微變,眼中閃過失望之色。

「三十天之後,你必須再跟我說一聲謝謝!」葉峰一笑。

聞言,藍衣美人眼中的失望之色頓時消失,她點頭道:「我答應你!」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